离婚后傅总下跪认错
  • 离婚后傅总下跪认错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秀美人
  • 更新:2024-06-16 20:20:00
  • 最新章节:第6章
继续看书
“离婚吧”结婚三年,宋栀惜一直都知道他不爱自己,她彻底失望,果断提出离婚。“好啊,以后别求我,二婚的女人我嫌脏......”傅北擎本以为宋栀惜的离开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他却大错特错。宋栀惜离婚后,斗绿茶,掉马打脸惊呆众人!可是他......傅北擎:“偷了我的心,就别想跑!”宋栀惜:“哦?我这个离过婚的女人配不上你?”傅北擎将她抵在墙角,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那我入赘,行不行?”

《离婚后傅总下跪认错》精彩片段

    第1章

    清脆的高跟鞋声在走廊上响起。

    一纸孕检报告被放在她面前。

    “宋秘书,我怀孕了。”

    宋栀惜挑了挑眉,语气真诚的祝贺:“那恭喜郑小姐了,怀孕了还是多注意休息,安心养胎。”

    这女人居然不问问她孩子是谁的?

    郑嘉怡有些羞恼,眸底似乎都染上了一层水雾,看上去格外可怜:“孩子是北擎的,那天酒会上他喝多了,我们就......”

    她看上去一副柔弱模样,眼底却有一丝炫耀和倨傲。

    “原来是这样?”

    宋栀惜恍然大悟,冲她礼貌的笑笑:“那我一会就去通知傅总这个好消息?”

    郑嘉怡愣住了。

    宋栀惜的反应实在出乎她意料,这个女人明面上是傅北擎的秘书,实际上不是他的情人吗?

    在他身边待了三年都没个名分,知道她怀孕,就一点不怕她挤走她的位置?

    郑嘉怡闪出一丝慌乱:“不用了,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亲自告诉北擎比较好,毕竟是他的孩子。”

    宋栀惜顿悟,噢,原来是专门来告诉她的。

    她看一眼郑嘉怡脚上的高跟鞋,语气关切:“那可一定要小心了,之后最好还是不要穿平底鞋,对腰不好,也容易摔着孩子。”

    郑嘉怡有些恼怒了,深吸一口气冷声道:“宋秘书,我知道你待在他身边也花了不少心思,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我怀了傅家的骨肉,迟早是要嫁给他的,你最好识相一点离开他。”

    宋栀惜有点想笑:“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傅总开除我呢?”

    郑嘉怡一噎,咬着牙冷声开口:“你拿北擎压我?真想等我成了总裁夫人,让你灰溜溜滚出傅氏?”

    宋栀惜按了按眉心。

    还有一堆交接的工作等着她处理,她真的没时间应付这个女人。

    “喂,我在跟你说话!”

    郑嘉怡看见宋栀惜低头玩手机的样子,气得咬牙,伸手就想推搡她,手腕却被宋栀惜准准拧住。

    宋栀惜示意她坐下:“郑小姐,生气对孩子不好,你说的事情我决定不了,不过我通知了老夫人,她知道这消息,一定很开心。”

    她竟然会去通知老夫人?!

    郑嘉怡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惶,下意识后退想离开,却被宋栀惜拽住手腕无法挣脱。

    “别急,老夫人已经快到了。”

    宋栀惜脸上挂着笑,眼神却有些玩味。

    她话音刚落,咖啡店门口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栀惜啊,你刚刚说什么咱们家的长孙?你怀了北擎的孩子?”

    一名衣着华贵的老太太匆匆赶来,脸上都是喜色,身后还跟着一大堆医生:“怀孕了就别工作了呀,你是咱们傅家的少夫人,哪里需要这样辛苦!”

    郑嘉怡瞪大了眼,满脸不可置信!

    宋栀惜是傅家的少夫人?!

    怎么可能!

    “不是我怀孕,是这位小姐。”

    宋栀惜抬头,冲傅老夫人笑了笑:“毕竟是北擎的孩子,我也不敢瞒着您。”

    老夫人的脸色由惊转怒,死死瞪着郑嘉怡的孕检报告:“你,怀我们傅家的长孙?”

    “老,老夫人,我......”

    对上老夫人威严的脸,郑嘉怡嗫嚅着唇,只觉得心里一沉。

    “你是什么阿猫阿狗,也配生我们傅家的长孙!”

    老夫人气极,她天天盼着儿子和栀惜早点让她抱孙子,这么一闹,小两口又要生嫌隙了!

    “栀惜,你放心,我会给你交代。”

    她态度很坚决,直接看向医生:“给这个女人检查,孩子和母亲,傅家都不要!”

    郑嘉怡捂着小腹脸色苍白:“不,你,你们不能......”

    医生们客客气气将她“请”了出去,不一会就走了进来:“老夫人,这位小姐没怀孕。”

    宋栀惜讶异的看向郑嘉怡,叹了口气:“郑小姐,你怎么能撒谎骗人?老夫人这么大年纪,经得起你这样折腾吗?”

    郑嘉怡被傅家的保镖按着肩膀,表情又羞愤又怨恨。

    宋栀惜竟然从始至终都在看她笑话!

    这个心思阴险的女人!

    老夫人顿时明白了情况,冷哼一声:“那就直接把人扔出去!不许她再靠近北擎!”

    等到碍眼的人离开,她欲言又止的看向宋栀惜:“栀惜,等那个混小子回来,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你别放在心上,啊?”

    “妈,没关系。”

    宋栀惜笑了笑:“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我没关系,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结婚三年,她太了解傅北擎了。

    以前她在意,而现在,傅北擎跟多少女人厮混,都和她没关系。

    她回到公司,正要去处理手上那些交接的东西,傅北擎的特助就快步走了进来:“宋秘书,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

    “我这就去。”

    宋栀惜点点头走向总裁办公室,恰好,今天她也应该和他摊牌了。

    刚推开门,浓郁清冽的酒味就弥漫在她鼻尖。

    一只修长的手直截了当箍住了她手腕,将她扯进怀中。

    宋栀惜皱紧了眉,抬头便对上傅北擎那张俊美无畴的脸。

    他眼尾泛红,衬得那双桃花眼格外动人,出门前她亲手系上的领带被拽得凌乱,最顶端的扣子都掉了一枚,露出好看的锁骨。

    那皮肤热得灼手,宋栀惜下意识想挣脱,手才在男人炽热的胸膛上要推开他,却被他俯身吻住。

    宋栀惜恨不能一耳光甩在傅北擎脸上,却只能咬着牙别开头强自镇定开口:“总裁,您喝多......”

    办公室的门被他嘭的一声关上。

    “没喝多。”

    傅北擎将她抵在墙上,菲薄的唇带着炽热的温度,再次封住她嘴唇。

    宋栀惜还想挣扎,他却径直抱着她走向里间休息室:“今天怎么这么不乖?”

    宋栀惜紧皱着眉看着他脸上不正常的红,暗自想是哪一位胆大的女人竟然能让他着了道。

    “放开我!”

    她压底嗓门寒声开口:“外面的女人多得是,你想就去找给你下药那个!”

    一声嗤笑响起,傅北擎将自己的西装扔到地上:“当年你求我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傅夫人,何况作为妻子,这不是你该做的?”

    妻子?

    他也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都让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怎么还能云淡风轻的说出这样的话?

    宋栀惜深吸一口气,在他再次吻住她嘴唇时狠狠咬住他舌尖。

    男人闷哼一声,眼底染上了些薄怒,正要撕开她裙子,宋栀惜却趁他吃痛快速翻身下床,将休息室从外面反锁。

    “傅总稍等,我这就出去给傅总找人解药。”

    她扔下一句话,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门口那几个小姑娘直勾勾看着她,目光有艳羡,还有些八卦。

    总裁那种禁欲冷漠的冷面阎王,刚刚竟然......

    宋栀惜头也不回的进了办公室,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你们会所新来了一批漂亮嫩模吧?送到傅氏总裁办公室,账单我签。”

    挂断电话,她讥诮的扯了扯唇,打开了桌面上那份文件。

    打印机吞吐着纸张,一纸散发着油墨味的离婚协议书落到她手边。

    第1章

    清脆的高跟鞋声在走廊上响起。

    一纸孕检报告被放在她面前。

    “宋秘书,我怀孕了。”

    宋栀惜挑了挑眉,语气真诚的祝贺:“那恭喜郑小姐了,怀孕了还是多注意休息,安心养胎。”

    这女人居然不问问她孩子是谁的?

    郑嘉怡有些羞恼,眸底似乎都染上了一层水雾,看上去格外可怜:“孩子是北擎的,那天酒会上他喝多了,我们就......”

    她看上去一副柔弱模样,眼底却有一丝炫耀和倨傲。

    “原来是这样?”

    宋栀惜恍然大悟,冲她礼貌的笑笑:“那我一会就去通知傅总这个好消息?”

    郑嘉怡愣住了。

    宋栀惜的反应实在出乎她意料,这个女人明面上是傅北擎的秘书,实际上不是他的情人吗?

    在他身边待了三年都没个名分,知道她怀孕,就一点不怕她挤走她的位置?

    郑嘉怡闪出一丝慌乱:“不用了,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亲自告诉北擎比较好,毕竟是他的孩子。”

    宋栀惜顿悟,噢,原来是专门来告诉她的。

    她看一眼郑嘉怡脚上的高跟鞋,语气关切:“那可一定要小心了,之后最好还是不要穿平底鞋,对腰不好,也容易摔着孩子。”

    郑嘉怡有些恼怒了,深吸一口气冷声道:“宋秘书,我知道你待在他身边也花了不少心思,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我怀了傅家的骨肉,迟早是要嫁给他的,你最好识相一点离开他。”

    宋栀惜有点想笑:“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傅总开除我呢?”

    郑嘉怡一噎,咬着牙冷声开口:“你拿北擎压我?真想等我成了总裁夫人,让你灰溜溜滚出傅氏?”

    宋栀惜按了按眉心。

    还有一堆交接的工作等着她处理,她真的没时间应付这个女人。

    “喂,我在跟你说话!”

    郑嘉怡看见宋栀惜低头玩手机的样子,气得咬牙,伸手就想推搡她,手腕却被宋栀惜准准拧住。

    宋栀惜示意她坐下:“郑小姐,生气对孩子不好,你说的事情我决定不了,不过我通知了老夫人,她知道这消息,一定很开心。”

    她竟然会去通知老夫人?!

    郑嘉怡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惶,下意识后退想离开,却被宋栀惜拽住手腕无法挣脱。

    “别急,老夫人已经快到了。”

    宋栀惜脸上挂着笑,眼神却有些玩味。

    她话音刚落,咖啡店门口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栀惜啊,你刚刚说什么咱们家的长孙?你怀了北擎的孩子?”

    一名衣着华贵的老太太匆匆赶来,脸上都是喜色,身后还跟着一大堆医生:“怀孕了就别工作了呀,你是咱们傅家的少夫人,哪里需要这样辛苦!”

    郑嘉怡瞪大了眼,满脸不可置信!

    宋栀惜是傅家的少夫人?!

    怎么可能!

    “不是我怀孕,是这位小姐。”

    宋栀惜抬头,冲傅老夫人笑了笑:“毕竟是北擎的孩子,我也不敢瞒着您。”

    老夫人的脸色由惊转怒,死死瞪着郑嘉怡的孕检报告:“你,怀我们傅家的长孙?”

    “老,老夫人,我......”

    对上老夫人威严的脸,郑嘉怡嗫嚅着唇,只觉得心里一沉。

    “你是什么阿猫阿狗,也配生我们傅家的长孙!”

    老夫人气极,她天天盼着儿子和栀惜早点让她抱孙子,这么一闹,小两口又要生嫌隙了!

    “栀惜,你放心,我会给你交代。”

    她态度很坚决,直接看向医生:“给这个女人检查,孩子和母亲,傅家都不要!”

    郑嘉怡捂着小腹脸色苍白:“不,你,你们不能......”

    医生们客客气气将她“请”了出去,不一会就走了进来:“老夫人,这位小姐没怀孕。”

    宋栀惜讶异的看向郑嘉怡,叹了口气:“郑小姐,你怎么能撒谎骗人?老夫人这么大年纪,经得起你这样折腾吗?”

    郑嘉怡被傅家的保镖按着肩膀,表情又羞愤又怨恨。

    宋栀惜竟然从始至终都在看她笑话!

    这个心思阴险的女人!

    老夫人顿时明白了情况,冷哼一声:“那就直接把人扔出去!不许她再靠近北擎!”

    等到碍眼的人离开,她欲言又止的看向宋栀惜:“栀惜,等那个混小子回来,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你别放在心上,啊?”

    “妈,没关系。”

    宋栀惜笑了笑:“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我没关系,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结婚三年,她太了解傅北擎了。

    以前她在意,而现在,傅北擎跟多少女人厮混,都和她没关系。

    她回到公司,正要去处理手上那些交接的东西,傅北擎的特助就快步走了进来:“宋秘书,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

    “我这就去。”

    宋栀惜点点头走向总裁办公室,恰好,今天她也应该和他摊牌了。

    刚推开门,浓郁清冽的酒味就弥漫在她鼻尖。

    一只修长的手直截了当箍住了她手腕,将她扯进怀中。

    宋栀惜皱紧了眉,抬头便对上傅北擎那张俊美无畴的脸。

    他眼尾泛红,衬得那双桃花眼格外动人,出门前她亲手系上的领带被拽得凌乱,最顶端的扣子都掉了一枚,露出好看的锁骨。

    那皮肤热得灼手,宋栀惜下意识想挣脱,手才在男人炽热的胸膛上要推开他,却被他俯身吻住。

    宋栀惜恨不能一耳光甩在傅北擎脸上,却只能咬着牙别开头强自镇定开口:“总裁,您喝多......”

    办公室的门被他嘭的一声关上。

    “没喝多。”

    傅北擎将她抵在墙上,菲薄的唇带着炽热的温度,再次封住她嘴唇。

    宋栀惜还想挣扎,他却径直抱着她走向里间休息室:“今天怎么这么不乖?”

    宋栀惜紧皱着眉看着他脸上不正常的红,暗自想是哪一位胆大的女人竟然能让他着了道。

    “放开我!”

    她压底嗓门寒声开口:“外面的女人多得是,你想就去找给你下药那个!”

    一声嗤笑响起,傅北擎将自己的西装扔到地上:“当年你求我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傅夫人,何况作为妻子,这不是你该做的?”

    妻子?

    他也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都让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怎么还能云淡风轻的说出这样的话?

    宋栀惜深吸一口气,在他再次吻住她嘴唇时狠狠咬住他舌尖。

    男人闷哼一声,眼底染上了些薄怒,正要撕开她裙子,宋栀惜却趁他吃痛快速翻身下床,将休息室从外面反锁。

    “傅总稍等,我这就出去给傅总找人解药。”

    她扔下一句话,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门口那几个小姑娘直勾勾看着她,目光有艳羡,还有些八卦。

    总裁那种禁欲冷漠的冷面阎王,刚刚竟然......

    宋栀惜头也不回的进了办公室,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你们会所新来了一批漂亮嫩模吧?送到傅氏总裁办公室,账单我签。”

    挂断电话,她讥诮的扯了扯唇,打开了桌面上那份文件。

    打印机吞吐着纸张,一纸散发着油墨味的离婚协议书落到她手边。




“二叔。”

宋栀惜礼貌点头,眼观鼻,口观心,尽职尽责的扮演好一个妻子的形象。

傅北擎看了一眼她揽着自己臂弯的手,莫名的觉得心情不错,平日看不顺眼的傅志华,此刻竟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二叔开玩笑了,事业固然重要,可是家庭也需要好好的经营,毕竟,工作什么时候都能做,但是家没了,可就不一样了。”

傅北擎脸上带着笑,可是眼睛里面却一丝笑意也无。

傅志华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一下,面上闪过一丝怒意。

这个臭小子,是在内涵他吗?

谁不知道他傅志华虽然在商业上颇有成就,但是早年却是和妻子离婚,之后再未结婚。

傅北擎,是在看他笑话吗?

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傅志华冷笑一声:“话可不能这么说,公司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可别因小失大。”

“二叔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傅北擎四两拨千斤的挡了回去,丝毫不让,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就在傅志华准备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傅老爷子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声音不大,却带着丝丝威严。

“站在外面做什么?都进来吧。”

傅志华顿时收了脸上的怒意,冷哼一声率先走进偏厅。

傅北擎也不理会,带着宋栀惜跟了进去。

两人来的正是时候,晚饭已经上桌,傅老爷子坐在主位,招呼两人落座。

宋栀惜自打进了老宅就秉持着沉默寡言的好习惯,如今更是专注于干饭,力求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她最讨厌麻烦,偏偏麻烦总是会找上门来。

“听说,你们两个最近又闹别扭了?”

傅老爷子面色严肃,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精光。

宋栀惜身子猛地一僵,下意识的抬头:“爷爷,我们......”

“爷爷,这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在你面前打小报告了?夫妻嘛,吵吵闹闹很正常,若是每次都闹到您面前,那可就没意思了。”

傅北擎率先抢过宋栀惜的话,模样看起来有些散漫。

宋栀惜看了他一眼,长长的睫毛微颤。

“那就最好,不过你们也要收敛一些,毕竟你们代表的是傅家的脸面,别做的太过了。”

傅老爷子看了宋栀惜一眼,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意有所指。

“你最近接手的项目怎么样了?”

“还在跟进当中。”

“嗯,你自己心中有分寸就好。”

傅老爷子又说了两句,就不再说话了。

宋栀惜感受到身上的压力转移,这才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但凡老爷子让他们回来,定然是要兴师问罪的。

不过还好,以后她就解脱了,也就不用再看这家人脸色了!

就在她以为话题就此结束的时候,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傅志华突然间笑着开口。

“北擎不愧是爸您亲手教导出来的孩子,能力非凡,这么大的案子都能解决,当真是应该让跟他同辈的孩子好好学学。”

傅志华笑着称赞,一副为傅北擎感到自豪的模样,忽而话锋一转,关切的说道:“不过我听策划部门的人说,甲方对我们的策划还有些不满意,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老狐狸!

宋栀惜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心里面不断的吐槽。

傅志华果然是修炼成精的老狐狸,一方面夸赞傅北擎有能力,一面又指出他的不足,这眼药上的,那叫一个精准。

果然,听完他说的话,傅老爷子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是这样吗?”

“爷爷,不过就是些小问题,我已经让策划部的人加班加点了。”

“北擎啊,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可是做生意,靠的不仅仅是能力,还有经验,你到底还小,有些事情不了解,这商场,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嘞。”

傅志华不赞同的说道,摆出一副为小辈着想的姿态。

“不过你也别泄气,刚好这次傅氏合作的对象是我一个老朋友,不如这样,这次二叔就破个例,带带你,也好让你学些经验。”

傅志华笑容满面,若是没有眼底的算计,还真像一个负责人的好叔叔。

傅北擎抬头,眼底寒霜顿现:“二叔,带我就不必了,二叔有时间,还是先把自己的烂摊子解决吧,之前技术部数据出错,给公司带来了不少的损失,我记得,那好像是二叔负责的项目吧。”

傅北擎拿餐巾纸擦了擦嘴,动作优雅,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傅志华的脸却是猛然变得格外难看:“北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帮你,你却要揭我的短?”

“二叔误会了,我们虽是一家人,可工作上的事情还是要分清楚才是,毕竟,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我们不过是叔侄。”

“你......”

“够了!”

就在两人谁都不愿意退让的时候,老爷子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悦。

“好好的一顿饭,非得闹的鸡飞狗跳吗?志华,北擎说的没错,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不解决,难道还要让别人给你擦屁股吗?”

傅老爷子瞪了傅志华一眼,后者顿时像是受了惊的鹌鹑一样,垂下了脑袋,只是在人看不到的角度,面上却是带着满满的恨意。

一顿饭吃的战战兢兢,宋栀惜吃的味同嚼蜡,好不容易撑到了结束,宋栀惜只觉得自己的胃病都要犯了。

傅志华在饭桌上闹了个没脸,放下筷子就找了个借口离开,如此以来,客厅离开就只剩下了傅老爷子,傅北擎和宋栀惜三人。

“你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要孩子的事情了。”

捧着一杯热茶,傅老爷子拿盖子撇了一下茶沫子,话虽是对着傅北擎说的,目光却是紧紧的锁着宋栀惜。

果然,该来的早晚都要来,躲是躲不过的。

宋栀惜心中感慨,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爷爷,这种事,急不得。”

“有什么急不得的?你倒是不急,是打算让我们傅家断子绝孙吗?当初娶你就是为了让你给傅家延续香火的,不是让你做阔太太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