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无我也欢
  • 一别两宽,无我也欢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荷叶田田
  • 更新:2024-06-08 09:09:00
  • 最新章节:第15章
继续看书
从前我以为,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不会出轨,那个男人一定是我老公。直到那一天,我撞见他与另一个女人缠绵,面对重重背叛,我最终走上了复仇之路......

《一别两宽,无我也欢》精彩片段

    第1章刷卡提醒

    今天下午,我的手机收到一条刷卡提醒。

    25000元,收款方是时代广场的LV专柜。

    这张卡是我与老公的家庭账户,虽然是我的户头,但是卡一直是老公在保管。

    心里一紧,当下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预感。

    老公出轨了?

    下一秒,我立马又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一个男人不会出轨,那个人一定是我老公。

    我的老公名叫翟浩,是一家设计公司的老板。

    老公和我同龄,我们是大学同学。读书那会儿,他是出了名的系草。接近一米九的个头,阳光俊朗的外貌,初次见面就捕获了我的芳心。

    大学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婚后他把我宠成了公主,为我学会了做饭,包揽了家里的所有家务。

    一晃九年过去,我今年32岁了,却没有步入中年的烦恼。

    因为我拥有着高薪体面的工作、体贴的丈夫与一个可爱的女儿。

    在外人看来,我的生活是如此的令人羡慕。

    这样完美的老公,怎么可能出轨呢?

    我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电视剧看多了,怎么能因为一条刷卡提醒,就怀疑老公出轨。

    可是,他平时对奢侈品并不感兴趣,怎么会突然花两万五呢?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

    “老公,你在逛街吗?”

    “小东想给他媳妇儿买个包当生日礼物,可是还没发工资,就拜托我先垫着,凑巧我今天只带了这一张卡。”他回答我的时候语气镇定,丝毫没有迟疑。

    翟小东是翟浩的堂弟,也是他的助理,翟浩帮他垫钱也合乎情理。

    他跟我保证,说不会轻易动家庭账户的钱,会尽快补回去。

    我听着他温柔解释的声音,心里忽然很过意不去。

    老公心里是有这个家的,而我却疑神疑鬼,把他和电视剧里的渣男相提并论。

    下午我请了半天的假,打算回家亲手为父女俩准备晚饭。

    推开大门,我听见卧室里传来老公的笑声。

    他怎么也在家里?以往这个时间,他应该去学校接女儿放学才对。

    我推开卧室的门,看见老公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手里握住手机发笑。

    看见我,他急忙将手机熄屏,脸色窘迫道:“老婆,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的脑袋有些懵,下意识地看了眼四周,确定卧室里没有别人。

    强行压制住心中的疑惑,我问他:“茵茵呢?”

    “让我妈去学校接了。老人家挺想孙女的,想让茵茵去住两天。”翟浩穿好衣服,走过来轻轻抱住我,“而且老婆,我们也好久没过二人世界了。”

    听见他的话,我突然有些自责了。

    这段时间我工作忙,回家倒头就睡,没有尽到做妻子的义务,所以他才会想办法自己解决吧。

    晚上洗完澡,我特意穿了一条性感的睡裙。

    “老婆你真美。”翟浩抱着我,热情的亲吻我。

    结束之后,他去洗澡,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一条微信弹了出来,是翟小东发来的。

    “明白,不过嫂子那边你怎么圆场?”

    我心砰砰跳得很快,眼前有刹那间的晕眩。

    翟浩有事瞒着我?他要和我圆什么场?

    女人天生敏锐的直觉,让我心乱如麻。

    我甚至想要解锁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就在这时,浴室里的水声停了,翟浩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好像有人给你发消息。”

    我故意提了出来,然后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翟浩面不改色,拿起手机看了看,没有丝毫的犹豫:“小东发来的,谢谢我今天借他钱。”

    我的呼吸一滞,他在骗我。

    我想要说的话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又咽不回去,不知道该不该当场拆穿他。

    我很害怕,如果翟浩真的出轨了,我该怎么办?我们在一起整整九年,我把整个青春都给了他,我真的能承受住真相吗?

    如果他没有出轨,我这么怀疑他,势必会破坏掉我们的感情。

    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是我想要的。

    犹豫了一会儿,我心神不宁地应了一声,回到了被窝里。

    第二天去公司,我看见一群女人围着舒茜,讨论她今天提的新包。

    “这可是LV的新款,才刚上市没几天吧?”

    “这得花多少钱啊?茜茜你肯定是家里有矿!”

    “没多少钱,也就两万五,是我男朋友送的。”舒茜笑颜如花地答道。

    舒茜是我的同事,同时也是我与翟浩的大学同学,这些年来我们关系一直不错。舒茜长得丰满,前凸后翘的身材很有女人味。不过她的眼光一直很高,谈了好几段恋爱都无疾而终。

    我记得她已经单身快半年了?怎么突然新交了男朋友,还这么巧送了她一款两万五的包。

    我的身体一抖,整个人仿佛沉入了冰窖里,不敢继续想下去。

    翟浩和舒茜……不,他们平日里又没什么私交,怎么可能搞到一起。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要胡思乱想,说不定真的就是巧合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心不在焉地数米粒,舒茜打趣我:“就你那小身板,可别学小姑娘减肥了,就不怕你家翟浩嫌弃抱着硌手,去抱别的女人?”

    她的话戳到了我的心尖上。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说男人是不是都会变心?”

    舒茜呛了一口水:“咳咳……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怀疑翟浩出轨?”

    我点点头。

    我怀疑,但也没有确凿的证据。

    舒茜哈哈一笑,劝我:“我看你就是神经过敏,结婚这么多年,你家翟浩对你怎么样?你仔细想一想,他要是都出轨了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男人靠得住了。”

    这些年来翟浩对我的好有目共睹。

    我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反问她:“听说你交新男友了,怎么不介绍我认识?”

    舒茜压低了声音说:“现在得先保密,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第一个把他介绍给你认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我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工作压力大,导致神经过敏,打算彻彻底底的放松两天。

    下午翟浩去接女儿回家,我亲自准备了她爱吃的饭菜。

    “宝贝,看看妈妈都给你做了些什么好吃的?”

    我将土豆肉丝夹进她碗里,满心期待地看着她吃。

    下一秒,翟茵茵呸得一口吐了出来。

    “妈妈做得饭太难吃了,我再也不要吃妈妈做的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翟浩皱起了眉头训她。

    翟茵茵撅起嘴,不满道:“我又没胡说,从来都是爸爸做饭,妈妈除了上班什么也不会!”

    我苦笑了两声,心里虽失落,但也不至于和女儿置气。

    她才八岁,正是童言无忌的年纪。

    而且这么多年来,都是她爸在照顾她,她自然和他更加亲近。

    我反思着自己的不称职,决心要在今后好好弥补。

    转眼又过了一周,6月6日,我与翟浩结婚九周年的纪念日。

    翟浩亲自来接我下班回家,他准备了玫瑰花,还送了我一条漂亮的水晶项链。

    不得不说,翟浩是一个很懂得仪式感的男人,他记得每一个节日,记得我的一切喜好。他拥有大多数直男不具备的浪漫细胞,却又不像花花公子般滥情,这也是我爱了他那么多年的原因。

    我们结婚九年,每一年的纪念日他都会让我惊喜。

    今年也不例外,假如我没有发现那张小票的话。

    晚上清洗衣服时,我在翟浩的裤兜里发现了一张珠宝店的小票。票上的东西除了他送我的那条水晶项链,还有一对两千块钱的耳钉。

    我没有耳洞,这对耳钉显然不会是买给我的。这个牌子设计比较年轻,也不适合我婆婆那辈人的风格。

    戴这种耳钉的人,只会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女人。

    我的心慌乱到了极点,我努力回忆着所有我们认识的人,试图找到一个合理的人选。可是我找不到,这些年来无论是长辈还是朋友,涉及到送礼物的问题,翟浩都会征求我的意见。

    我脑补出一幕幕恶心的画面,某个年轻妩媚的女人,戴着一对精致的耳钉,搂着翟浩的脖子发嗲。

    我拿起脏衣篓里他换下的衣服,看了看又闻了闻,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又害怕真的发现些什么。

    最后除了那张小票,什么也没发现,可我的身体还是在发抖。

    我想要去当面质问翟浩,可我最终还是忍住了。

    歇斯底里的崩溃之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悄悄将小票给收了起来。

    这对耳钉究竟是送给谁的?我想要知道答案。

    第二天下班,我直接开车去了翟浩的公司。

    “翟总不在,方便留下名字和联系方式吗?我回头转告翟总。”

    前台是个身材微胖的姑娘,圆脸长卷发,长相十分的可爱,是男人喜欢的那种肉感美女。

    她似乎是新来的,并不认识我,翟浩也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件事。

    我出神地盯着她耳垂处精致的耳钉,一瞬间失语,直到公司的会计张姐出来看见我。

    “小陈,这是翟总的夫人。”她跟前台介绍道。

    小陈闻言脸色一变:“对不起,夫人,我之前没见过你。”

    “你的耳钉很好看。”我淡淡地说,“是男人送的吧?”

    在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翟浩身边的每个女人都很可疑。

    见她愣住,我回过神来又问她:“翟总不是六点钟才下班的吗?”

    “平时是的,但是每周五翟总都会提前两个小时走,好像是去接孩子。”

    周五学校会提前放学,但是近几个月以来,女儿每周末都会去翟浩的爸妈家住,所以周五通常也是由婆婆去接。

    那么,他空出的这两个小时是去哪里了?


翟浩迟疑了片刻,尴尬地笑了笑,附和我:“儿子和女儿我都喜欢,不过你工作这么忙,我可不忍心看你辛苦。”

“怎么会辛苦呢?为你生儿育女,也是对我们爱情的见证。”我盯着他的眼睛说。

宋小真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她咧着嘴,眼神有掩藏不住的失落,找了个借口走掉了。

不一会儿,到了吹蛋糕的环节。

翟茵茵站在台上许愿,我和翟浩站在她的身后,台下的亲朋好友们热情地鼓着掌。

翟茵茵吹灭了蜡烛,翟浩接过话筒发表感言。

“首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女儿茵茵的生日,其次我要感谢我的老婆,为我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给了我一个幸福完美的家。”

翟浩在人前总是一副好丈夫、好父亲的人设。过去我沉浸在其中,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如今我亲眼看透了他的伪装,才发现他的真面目多么丑陋。

他说完在翟茵茵额头处吻了一下。

宋小真就站在人群之中,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翟浩,眼里充满了爱意。

翟浩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与宋小真视线相交,轻轻弯起了唇角。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听着亲友们的掌声,大步朝着翟浩走了过去。

“老公,我也要谢谢你。”我凑近话筒说道,而后踮起脚尖,猛地吻住了翟浩的唇。

台下响起一阵欢呼声。

翟浩的身体一僵,紧接着搂住了我的腰。

我知道宋小真正在看,紧紧抱住翟浩,足足吻了他一分多钟。

余光瞥见一个红色的人影转身离开了人群,一路小跑着走出了餐厅。

我松开翟浩,不由自主地笑了。

“思影,你能想开,我也就放心了。”

吃饭的时候,卢念雪把我拉去一旁,小声地对我说。

她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也笑了,看来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就是破坏亲妹妹家庭的小三吧。也不知道有朝一日,她知道真相之后,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再想起当日她劝我的那些话,会不会感到可耻。

“放心吧姐,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我意味深长地说。

招呼了一圈客人后,我突然发现翟浩不见了。

他刚才明明在和他的父母聊天。

“爸妈,翟浩去哪儿呢?”我问公婆。

婆婆说:“刚才打了个电话就出去了。我看浩儿最近都憔悴了,他工作忙,思影你得多关心下他。”

这么多年以来,婆婆一直对我不做家务的事颇有微词。

虽然没有正面的冲突,但是打心底里觉得我不是个合格的儿媳妇。

我没有心情与她争论,应了声好便急匆匆往外走。

心里有种预感,翟浩肯定是追出去安慰宋小真的。

五分钟后,我远远地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树下,翟浩和宋小真拥吻在一起,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我心寒至极,太阳穴疼得厉害,眼前有刹那间的眩晕。

今天是女儿的生日派对,他们怎么能如此无耻?!

我掏出手机,放大镜头拍了几张照片,转身回到了餐厅。

刚一进门,我就碰见了另一个熟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