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1当枭雄
  • 重生1991当枭雄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一曲东风
  • 更新:2024-05-29 20:11:00
  • 最新章节:第6章
继续看书
一代枭雄重生1991,一个遍地黄金,潜力无限的年代,可是他却变成了一个打老婆,卖妹妹,嗜赌如命,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的二流子。陈凡要告诉所有人,狼行天下吃肉,无论在何时何地,他依旧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枭雄!

《重生1991当枭雄》精彩片段

    第1章

    陈凡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蓝格床单和牡丹花被罩,狭小的空间摆放着一套老旧的组合柜,屋外的小厅里还有一个特有年代感的泥褐色大水缸。

    陈凡摸到大水缸边沿,拿着泛黑的铁皮水舀子喝了一口水,偶然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肥大的老旧西装,土味十足的束脚休闲裤,穿到发灰的白球鞋,胡子邋遢的脸,可关键是,这张脸不属于陈凡!

    “我不是喝酒喝死了吗?”陈凡目光呆滞的笑了起来,“这是重生了?”

    陈凡来自2021年,混混出身,摸爬滚打十几年,混到身价几千万枭雄,却突然被确诊癌症晚期,不想被病痛折磨,干脆敞开了喝一顿大酒,再睁眼就是现在的场景了。

    无意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彩色日历,1991年9月,一股混乱的记忆犹如开闸洪水般随之涌入了他的脑中。

    陈凡,二十三岁,三年前通过相亲与如今的老婆李小荷结婚,但他嗜酒嗜赌,李小荷不敢让他碰,越不让碰,他就越是往死里打,越是往死里打,李小荷就越倔,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一年前陈凡气死了爹妈,拿到这套职工房,妹妹陈莉被迫辍学,务工赚钱,赚来的钱都是陈凡的,但陈凡却整天想着如何把亲妹妹卖个好价钱,去赌桌上翻本,所以陈凡不打陈莉,打坏了,也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把最后能借的一笔钱输光了的陈凡,又打了李小荷一顿,若不是陈莉拉着,估计真能把李小荷打死。

    半晌,陈凡整理好了脑中零零碎碎的记忆,忍不住暗骂,这陈凡绝对是人渣中的战斗渣。

    “既然上辈子没当成大佬,这辈子重生在遍地黄金的九十年代,那我就要成为大佬中的大佬!”陈凡暗下决心。

    忽的,门开了,一位二十出头的高挑少女走了进来,不施粉黛的俏脸和身上透出的那股清纯,堪比后世走清纯玉女风的大明星,若是打扮一下就是碾压,她就是李小荷。

    “嫂子......”李小荷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大姑娘,模样一般,看向陈凡的灵动双目中,写满了绝望,她是陈莉。

    “陈凡!”李小荷满眼惊恐的看着陈凡,但下意识的把陈莉护在身后,“服装厂给我涨工资了,我能挣钱,你别想把她卖给别人当媳妇!”

    李小荷全身都在颤抖,紫青色的嘴角更是没来由的抽了抽,显得很惊恐。

    陈凡很想解释,那个人渣中的战斗渣不是他,但谁会信呢?

    陈凡无奈的笑了一声,坐到了水缸旁边的床上,应该是陈莉的床,“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卖她干什么?更何况,恋爱自由,谁也没权利干涉她的婚姻!”

    “有吃的吗?我饿了!”陈凡竟然没动手打李小荷,而且说话还这么温柔,这让李小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别说李小荷,就连陈莉都瞪大了美目,怔怔的看着陈凡。

    对于二女来说,陈凡不吼不骂不动手,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别说现在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了!

    “我这就做饭!”李小荷立刻钻进了厨房,手忙脚乱的忙碌了起来。

    她很怕陈凡,但却没想过离婚。

    这是个开放与传统碰撞的年代,开放的人简直堪比三十年后,而传统的人对贞洁看的比命重要,李小荷属于后者,除非被陈凡打死,否则她绝对不会离婚。

    李小荷在忙,陈莉则是躲在角落偷偷盯着陈凡。

    “我脸上有花吗?”陈凡笑吟吟的看着局促不安的陈莉。

    上一世,陈凡是个孤儿,没亲人也没老婆,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他渴望有个家,渴望有二三至亲。

    而这辈子突然多了妹妹和老婆,他倒是有些不适应,也没有太强烈的归属感,唯一满意的就是,李小荷是真漂亮,绝对是他上辈子游戏花丛多年都没见过的那种女人。

    “没......”陈莉慌忙的摇头,收回目光,不敢再看陈凡,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陈凡变了。

    很快,高粱米饭加咸菜被摆上了小方桌。

    李小荷又惊又惧的小声说道:“家里就这些了,先将就着,等我发了工资,在买些油盐回来。”

    “很久没吃粗粮了,味道还不错。”陈凡大口吃了起来,这种饭菜,他有二十多年没吃过了,虽然味道的确不怎么样,但在陈凡口中,却别有一番滋味。

    已经躲到了卧室里的陈莉和李小荷,怔怔的看着陈凡大快朵颐,二女相互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撼。

    “嫂子,他好像变了一个人!”陈莉小声嘀咕。

    “他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李小荷很警惕。

    陈莉心中一惊,声音都有些发颤,“他是不是想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把我卖了?”

    李小荷:“这几天我们小心一点。”

    “你们也出来一起吃吧!”屋外的陈凡朝着二女喊道:“一会饭要凉了。”

    “他竟然还会关心我们?”陈莉惊呼一声。

    “先出去吃饭,情况不对你就跑,我拦着他!”李小荷虽然这么说,但眼中却情不自禁的闪动出了期盼的光芒。

    她不期盼陈凡变得有多好,只要不打她,不卖陈莉,李小荷就心甘情愿的赚钱养着他。

    陈凡吃完饭把筷子一丢,直接回到屋里思考人生去了,二女这才坐到桌上,心不在焉的吃着饭。

    就在这时候,楼道里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和骂骂咧咧的声音。

    “陈凡呢?”

    “一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家?”

    “今天要是不搬走,我就把你家拆了!”

    叫嚷声在陈凡家门口停了下来,随后便是一阵疯狂的砸门声。

    每一道砸门声,落在李小荷和陈莉耳中,都像是阎王爷的催命符,陈莉被吓的缩到了墙角瑟瑟发抖,李小荷壮着胆子去开门。

    第1章

    陈凡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蓝格床单和牡丹花被罩,狭小的空间摆放着一套老旧的组合柜,屋外的小厅里还有一个特有年代感的泥褐色大水缸。

    陈凡摸到大水缸边沿,拿着泛黑的铁皮水舀子喝了一口水,偶然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肥大的老旧西装,土味十足的束脚休闲裤,穿到发灰的白球鞋,胡子邋遢的脸,可关键是,这张脸不属于陈凡!

    “我不是喝酒喝死了吗?”陈凡目光呆滞的笑了起来,“这是重生了?”

    陈凡来自2021年,混混出身,摸爬滚打十几年,混到身价几千万枭雄,却突然被确诊癌症晚期,不想被病痛折磨,干脆敞开了喝一顿大酒,再睁眼就是现在的场景了。

    无意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彩色日历,1991年9月,一股混乱的记忆犹如开闸洪水般随之涌入了他的脑中。

    陈凡,二十三岁,三年前通过相亲与如今的老婆李小荷结婚,但他嗜酒嗜赌,李小荷不敢让他碰,越不让碰,他就越是往死里打,越是往死里打,李小荷就越倔,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一年前陈凡气死了爹妈,拿到这套职工房,妹妹陈莉被迫辍学,务工赚钱,赚来的钱都是陈凡的,但陈凡却整天想着如何把亲妹妹卖个好价钱,去赌桌上翻本,所以陈凡不打陈莉,打坏了,也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把最后能借的一笔钱输光了的陈凡,又打了李小荷一顿,若不是陈莉拉着,估计真能把李小荷打死。

    半晌,陈凡整理好了脑中零零碎碎的记忆,忍不住暗骂,这陈凡绝对是人渣中的战斗渣。

    “既然上辈子没当成大佬,这辈子重生在遍地黄金的九十年代,那我就要成为大佬中的大佬!”陈凡暗下决心。

    忽的,门开了,一位二十出头的高挑少女走了进来,不施粉黛的俏脸和身上透出的那股清纯,堪比后世走清纯玉女风的大明星,若是打扮一下就是碾压,她就是李小荷。

    “嫂子......”李小荷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大姑娘,模样一般,看向陈凡的灵动双目中,写满了绝望,她是陈莉。

    “陈凡!”李小荷满眼惊恐的看着陈凡,但下意识的把陈莉护在身后,“服装厂给我涨工资了,我能挣钱,你别想把她卖给别人当媳妇!”

    李小荷全身都在颤抖,紫青色的嘴角更是没来由的抽了抽,显得很惊恐。

    陈凡很想解释,那个人渣中的战斗渣不是他,但谁会信呢?

    陈凡无奈的笑了一声,坐到了水缸旁边的床上,应该是陈莉的床,“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卖她干什么?更何况,恋爱自由,谁也没权利干涉她的婚姻!”

    “有吃的吗?我饿了!”陈凡竟然没动手打李小荷,而且说话还这么温柔,这让李小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别说李小荷,就连陈莉都瞪大了美目,怔怔的看着陈凡。

    对于二女来说,陈凡不吼不骂不动手,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别说现在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了!

    “我这就做饭!”李小荷立刻钻进了厨房,手忙脚乱的忙碌了起来。

    她很怕陈凡,但却没想过离婚。

    这是个开放与传统碰撞的年代,开放的人简直堪比三十年后,而传统的人对贞洁看的比命重要,李小荷属于后者,除非被陈凡打死,否则她绝对不会离婚。

    李小荷在忙,陈莉则是躲在角落偷偷盯着陈凡。

    “我脸上有花吗?”陈凡笑吟吟的看着局促不安的陈莉。

    上一世,陈凡是个孤儿,没亲人也没老婆,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他渴望有个家,渴望有二三至亲。

    而这辈子突然多了妹妹和老婆,他倒是有些不适应,也没有太强烈的归属感,唯一满意的就是,李小荷是真漂亮,绝对是他上辈子游戏花丛多年都没见过的那种女人。

    “没......”陈莉慌忙的摇头,收回目光,不敢再看陈凡,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陈凡变了。

    很快,高粱米饭加咸菜被摆上了小方桌。

    李小荷又惊又惧的小声说道:“家里就这些了,先将就着,等我发了工资,在买些油盐回来。”

    “很久没吃粗粮了,味道还不错。”陈凡大口吃了起来,这种饭菜,他有二十多年没吃过了,虽然味道的确不怎么样,但在陈凡口中,却别有一番滋味。

    已经躲到了卧室里的陈莉和李小荷,怔怔的看着陈凡大快朵颐,二女相互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撼。

    “嫂子,他好像变了一个人!”陈莉小声嘀咕。

    “他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李小荷很警惕。

    陈莉心中一惊,声音都有些发颤,“他是不是想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把我卖了?”

    李小荷:“这几天我们小心一点。”

    “你们也出来一起吃吧!”屋外的陈凡朝着二女喊道:“一会饭要凉了。”

    “他竟然还会关心我们?”陈莉惊呼一声。

    “先出去吃饭,情况不对你就跑,我拦着他!”李小荷虽然这么说,但眼中却情不自禁的闪动出了期盼的光芒。

    她不期盼陈凡变得有多好,只要不打她,不卖陈莉,李小荷就心甘情愿的赚钱养着他。

    陈凡吃完饭把筷子一丢,直接回到屋里思考人生去了,二女这才坐到桌上,心不在焉的吃着饭。

    就在这时候,楼道里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和骂骂咧咧的声音。

    “陈凡呢?”

    “一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家?”

    “今天要是不搬走,我就把你家拆了!”

    叫嚷声在陈凡家门口停了下来,随后便是一阵疯狂的砸门声。

    每一道砸门声,落在李小荷和陈莉耳中,都像是阎王爷的催命符,陈莉被吓的缩到了墙角瑟瑟发抖,李小荷壮着胆子去开门。




“一次成功,能做到吗?”陈凡正色的问道。

“能!”李小荷第一次看到陈凡如此正经,不由用力点了点头,开始工作。

陈凡盯了李小荷一会,发现李小荷的手艺出乎意料的好,他也就放下了心,开始四下打量起了车间。

见到四周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布匹,陈凡忍不住问道:“你们厂子的布料都是哪来的啊?”

“有上级指定的布料供货商,一个劲的往我们这拉布,我们这小厂子,根本用不完!”李小荷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这么说,你们厂库房的存货量很足了?”陈凡双眼放光。

“嗯。”李小荷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陈凡也没再发问,自顾自的琢磨了起来。

李小荷干活还是很麻利的,再加上昨晚她真的用心在看陈凡画出的商标,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四套衣服就缝好了。

“把陈莉叫回来吧,我不卖她,还有,肉你们吃了,中午在家等我!”陈凡拿起了衣服检查一番,这才心满意足的收了起来,简单嘱咐了李小荷一句,便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骑上摩托车,直奔市里。

七点多,陈凡已经出现在甘单市的大专学校门口了。

二话不说,陈凡直接在学校门口摆起了地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正版皮尔卡丹西服,挥泪大甩卖!跳楼价了啊!”

陈凡认为,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而且他们没什么见识和阅历,尤其是这些即将步入社会,又有一定程度虚荣心的大专生,相对好骗,不对,应该说相对容易做生意。

陈凡这番充满了现代气息的吆喝,以及大品牌的影响力,的确吸引了不少学生。

“真是皮尔卡丹?”

“你看这标,能有假吗?”

“多少钱一套啊?”

“这东西专卖店里得两千多,我这只要二百块钱!”

“相差这么多?包装也没有!假的吧?”

“小伙子,不识货啊?实话告诉你吧!”陈凡压低了声音,挤眉弄眼的对身边一个穿着老旧西装的学生说道:“我亲戚是走船的,这都是偷出来的,而且有一些瑕疵,上不了专柜,要不能卖你二百块钱吗?”

陈凡的表情,语气,说辞,无一不体现出“真诚”二字,那学生开始犹豫了。

“别犹豫了,钱不够可以回家取钱,反正还没上课呢!”陈凡再加一把火,“小伙子,就你这模样,穿上皮尔卡丹西装,绝对是姑娘们眼中四大天王,搞对象就更容易了!”

小伙脸一红,“你这人是卖衣服,还是耍流.氓啊?”

那个年代,偷偷拉个小手都算是异类,更别说陈凡这种动不动就把搞对象挂嘴边的话了,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陈凡倒是无所谓,“小伙子,搞到对象你才能耍流.氓啊,搞不到对象,你跟谁耍去?连机会都没有啊!对不对?我告诉你,你和未来老婆之间,只差我这一身西装!”

“一百八卖给我,我就回家取钱!”小伙子没把持住,上套了。

“小伙子,占了这么大便宜还要讲价?这是皮尔卡丹!”

“行!等我!”

陈凡早就想好了,能在市里读大专,肯定不差钱,甘单市的普通职工月薪能达到二百多,消费能力肯定是有的,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大谈特谈搞对象,哪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能受得了?

家里不给拿钱买,就已经把问题上升到让小伙子打光棍的高度上了,一旦到了这个高度,哪个家长狠不下心,掏不起钱?

要知道,在镇上,十八、九岁结婚的比比皆是,比如陈凡和李小荷就是其中一对。

最重要的,还是“山寨”的手段过于超前,两三千块钱的衣服二百钱拿下,谁不动心?

品牌的影响力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就已经形成了,尤其是市里的人,更是容易接受品牌的概念,而皮尔卡丹这种品牌在这个时代,就相当于奢侈品。

综上所述,各种心理暗示,语言攻击,再加上大牌吸引力,陈凡觉得他这第一桶金,有90%的几率能成功!

这不,没过多久,靠着坑蒙拐骗的手腕,陈凡带来的四套衣服都被预定了,小伙子们满脸通红的回家取钱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订货的四人陆续回来提货,陈凡的四套衣服销售一空。

四个小伙子换上新衣服,好像瞬间变身四大天王,腰不疼腿不痛,走路都带风了。

陈凡也血赚一笔,120块钱进货,李小荷加工一番,一共卖了800块钱,净赚680块钱,这还只是第一次试水啊!

陈凡心满意足的揣着钱,火急火燎的又打听起了早市的位置。

找到早市,轻车熟路的货比三家,陈凡又拿下了万年长青款的深色西装十二套,消费480块钱,因为这次的西服做工更好更细致。

一番折腾,手里还剩200块钱的陈凡,骑着摩托往家赶,上午十点多,陈凡再次回到了家里。

李小荷和陈莉都在家,见陈凡进来,二女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甚至李小荷还主动和陈凡说了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小荷轻声问道。

陈凡没回应李小荷,而是反问道:“还什么时候可以去厂子里做工?像今天早上那样?”

“半个小时之后,换班和午饭的时间!”李小荷不明所以,但还是如实答道。

“等到时间我们再去一次,这次衣服比较多,要赶工。”说完,陈凡把身上的200块钱放到了桌上,“这些钱你拿着,给家里添置点东西,再给你们俩买身衣服。”

望着桌上的两张百元大钞,二女傻眼了。

这是陈凡第一次给李小荷钱。

别说李小荷了,就连陈莉都瞪大了眼睛,震撼的看着陈凡。

“你!从哪弄的钱?”李小荷感觉就像是在做梦,可梦醒了,之前的期盼又变成了绝望,“你是不是干坏事了?”

“别瞎猜,这钱来路光明!”陈凡懒得解释,直接回屋里歇着去了,下午还得回市里继续坑蒙拐骗呢,没精神可不行。

没多久,肉味飘进了屋里。

陈凡走出屋子,看到了餐桌上冒着热气的小炒肉,以及战战兢兢坐在桌边,惊恐望着他的陈莉和李小荷。

“都饿了吧?快吃吧!”陈凡招呼二女过来吃饭。

二女很拘谨的坐到了距离陈凡最远的位置。

“你想读书吧?”陈凡一边大口吃饭,一边随口对陈莉问道:“这几天赚到钱,你就回学校吧,虽然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却是最好的出路。”

李小荷之前拿出了陈莉偷偷藏着的纸笔,陈凡就看出来了,她想上学读书。

可亲耳听到陈凡说出这番话的李小荷和陈莉,都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当场。

他,似乎真的变好了?

见李小荷和陈莉半天没发出声音,陈凡不由抬起头,看向了她们......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