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曾许你天荒地老
继续看书
一场婚车车祸,林慕安被迫代替双胞胎妹妹嫁给陆流年,从此后她每天晚上都是妹妹替身。可他从来不会把对妹妹的温柔分给她一点,她所承受的欢爱全是非人的折磨。“林慕安!出事的人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他狠狠咬着她的喉咙,让她产生了一种他真的会这样活活把她咬死的错觉。可后来有一天她真的不在了,他却又亲自下到十八层地狱将她的命抢回来。他求着她:“林慕安,慕安,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

《谁曾许你天荒地老》精彩片段

很多人都知道林慕安爱陆流年爱到能去死,却没有人知道,林慕安已经为陆流年死过一次。
包括陆流年。
*
“叫啊!你为什么不叫!”
“林慕安你不疼吗?疼你就叫出来啊!”
男人粗暴地将她翻了个身,大掌掐着她的后颈将她的脸重重按进枕头里!
一年了。
他们结婚一年,这一年里的每一个晚上,陆流年都是带着满身酒气回到家,将无处宣泄的恨意悉数施虐在身下这个女人身上。
涓涓的鲜血顺着她的腿根流下,落在大红色的床单上,融为一体,变成更加浓郁的深色。
林慕安脸色苍白如纸,下唇几乎被她咬破。
不疼吗?
很疼的。
但是她不想叫,好像叫出来就是认罪一样,她没有错,她没有罪,她不能叫。
身后的陆流年就像是一头暴戾的狼,她的忍耐反而激起他的兽.性,他冷冷涔涔地笑:“你想忍?好,可以,我看你能忍多久!”
“唔……”林慕安原本以为疼过那么多次,应该已经麻木了,可不是,他每次挞伐她都能感到切骨的疼痛,控制不住的眼泪从眼角掉了下来。
陆流年看见了她的眼泪,瞳孔一缩:“林慕安,你有什么资格哭?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了那么多人,你怎么还有脸哭?不准哭!”
透过黑发的缝隙,林慕安看到了男人憎恨的眼神,他那么恨她,那么厌恶她,非要把这场男欢女爱变成折磨和惩罚。
可是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他怎么能这样践踏她?
身上的男人还在疯狂地律动,林慕安像死鱼一样一动不动,直到他发泄出来,她才找到声音说出话:“……我没有害过任何人,陆流年,我没有……”
原本打算进浴室洗澡的男人,听到这句话,顿住。
随后他冷冷地笑起来:“没有?”
来不及分辨他这句话里有多少危险的味道,林慕安就被他从床上一把拽起来,也不管她穿没穿衣服,直接将她拉出门。
他要去的方向是三楼。
而三楼有什么,林慕安心知肚明。
她的脸色瞬间又苍白了几度,拼尽全力挣扎起来:“我不要去!陆流年,我不要去那里,我不要去!”
女人和男人的悬殊就在这里,不管林慕安怎么反抗,到最后还是被他丢进三楼那间房间里。
林慕安摔在地上,全身都是僵硬的,一动不敢动,更不敢回头。
陆流年不许她不看,他掐着她的脖子逼迫她抬起头:“你没有害人?这种话你敢看着她说吗!你告诉我,如果不是你,她现在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陆太太的位置怎么可能轮得到你坐!!”
雪白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女人。
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那是她的双胞胎姐姐,也是她从小到大逃不开的噩梦。
林慕安眼眶通红,咬紧了牙:“不是!她不是我害的!”
“行车记录仪拍得清清楚楚,是你推了司机的方向盘导致车祸发生!就是你害星雨和似水变成植物人!就是你!”
一句句指责让林慕安无法招架,承受不住,她一颗心支离破碎:“不是我!不是我!陆流年,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不是我做的……”
陆流年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证据。
录像拍得清清楚楚,就是身为伴娘的她,从副驾驶座推了司机的方向盘,婚车才会和货车相撞!
而本该成为他新娘的林星雨,和他的亲妹妹陆似水,都在那场车祸里变成植物人!
唯独她毫发无损,甚至最后成功代替林星雨嫁给他,成为名正言顺的陆太太!
“林慕安,你怎么能这么狠毒,为了嫁给我,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能害!”
这一年来,他每天都生活在失去未婚妻和妹妹的痛苦中,这一切的痛苦,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陆流年眼睛猩红,将她按在了地上,用最残暴的方式对这个罪大恶极的女人施虐。
林慕安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手臂咬出血,不肯求饶,不肯认罪。
陆流年在她耳边嘶吼:“你嫁给我不就是想要这个,我现在就给你,你把完整的星雨还给我!还给我!”
……
接下来一整晚,林慕安都在痛苦和绝望之间徘徊,陆流年在林星雨的床前毫不怜惜地蹂.躏她,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开死亡那么近。
等到他停下来时已经是黎明,林慕安蜷缩在地毯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陆流年已经酒醒,看到她身下鲜血淋漓,他没有一点罪恶感,甚至觉得仅仅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他的未婚妻,他的妹妹,都因为她变成活死人,林慕安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他蹲下来,修长微凉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一字一字地告诉她:“如果不是你长得和星雨一模一样,林慕安,你以为我会碰你?”
如果不是因为你和星雨长得一模一样……
林慕安眼前的世界霎时间支离破碎,那些碎片又变成钢针刺入她的心脏,她听到了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
他对她的凌虐她可以咬牙承受,对她的污蔑她也可以死死扛住,因为她爱他,所以忍了,她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他能知道她的清白。
可是现在,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坚持多么可笑,他连碰她,都是因为她有一张和林星雨一样的脸。
原来她一直都是林星雨的替身啊。
所谓焚心蚀骨,不过如此。
林慕安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庞滑落,滴落在他的手上。
陆流年被那水滴的温度烫得眉心一蹙,旋即掠过一抹厌恶,又来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又想在他面前装楚楚可怜!
其实不是,林慕安只是累了,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想放过自己。
“陆流年……”
这个名字她曾呢喃过无数遍,从唇齿间卷出缠.绵的味道。
“我们离婚吧。”很多人都知道林慕安爱陆流年爱到能去死,却没有人知道,林慕安已经为陆流年死过一次。
包括陆流年。
*
“叫啊!你为什么不叫!”
“林慕安你不疼吗?疼你就叫出来啊!”
男人粗暴地将她翻了个身,大掌掐着她的后颈将她的脸重重按进枕头里!
一年了。
他们结婚一年,这一年里的每一个晚上,陆流年都是带着满身酒气回到家,将无处宣泄的恨意悉数施虐在身下这个女人身上。
涓涓的鲜血顺着她的腿根流下,落在大红色的床单上,融为一体,变成更加浓郁的深色。
林慕安脸色苍白如纸,下唇几乎被她咬破。
不疼吗?
很疼的。
但是她不想叫,好像叫出来就是认罪一样,她没有错,她没有罪,她不能叫。
身后的陆流年就像是一头暴戾的狼,她的忍耐反而激起他的兽.性,他冷冷涔涔地笑:“你想忍?好,可以,我看你能忍多久!”
“唔……”林慕安原本以为疼过那么多次,应该已经麻木了,可不是,他每次挞伐她都能感到切骨的疼痛,控制不住的眼泪从眼角掉了下来。
陆流年看见了她的眼泪,瞳孔一缩:“林慕安,你有什么资格哭?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了那么多人,你怎么还有脸哭?不准哭!”
透过黑发的缝隙,林慕安看到了男人憎恨的眼神,他那么恨她,那么厌恶她,非要把这场男欢女爱变成折磨和惩罚。
可是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他怎么能这样践踏她?
身上的男人还在疯狂地律动,林慕安像死鱼一样一动不动,直到他发泄出来,她才找到声音说出话:“……我没有害过任何人,陆流年,我没有……”
原本打算进浴室洗澡的男人,听到这句话,顿住。
随后他冷冷地笑起来:“没有?”
来不及分辨他这句话里有多少危险的味道,林慕安就被他从床上一把拽起来,也不管她穿没穿衣服,直接将她拉出门。
他要去的方向是三楼。
而三楼有什么,林慕安心知肚明。
她的脸色瞬间又苍白了几度,拼尽全力挣扎起来:“我不要去!陆流年,我不要去那里,我不要去!”
女人和男人的悬殊就在这里,不管林慕安怎么反抗,到最后还是被他丢进三楼那间房间里。
林慕安摔在地上,全身都是僵硬的,一动不敢动,更不敢回头。
陆流年不许她不看,他掐着她的脖子逼迫她抬起头:“你没有害人?这种话你敢看着她说吗!你告诉我,如果不是你,她现在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陆太太的位置怎么可能轮得到你坐!!”
雪白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女人。
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陆流年身形微微一顿,三五秒后,一声冷笑:“离婚?”
她凭什么跟他提离婚?
她毁掉他幸福美满的人生,一句轻描淡写的‘离婚’就想置身事外,简直痴人说梦!
“林慕安,你想得美!除非星雨和似水醒过来,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我放过你!”陆流年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滔天的恨意,“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摔门而去。
林慕安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
无声无息的房间里,只有她轻轻的,包含无奈的呢喃:“陆流年,你知道吗?我比你更希望似水能醒过来,她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能为我作证,我没有害过任何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可是已经一年过去,医生都说她们醒过来的可能性很渺茫,如果她们一辈子都不能醒,她就真的要被陆流年折磨一辈子吗?
窗外传来汽车开走的声音,林慕安知道是陆流年走了。
这里虽然是他们的家,但他从不会在这里过夜。
每天晚上带着浑身酒气回来,不管她是否已经睡着,更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会将她狠狠折磨一顿,酒醒了就离开。
对他而言,她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一个供他发泄欲.望的工具。
林慕安支撑着破碎的身体站起来,从床上拿了一条毯子裹住身体,避无可避的,直视了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心里不禁泛起一阵苦涩,陆流年到底有多恨她?把她当成林星雨的替身,还在林星雨的床前蹂.躏她,他在她身上律动的时候,看的到底是她的脸还是林星雨的脸?
林慕安不忍再想下去,吸了吸鼻子,拖着酸疼的双脚准备回房,还没出门,一个佣人突然急匆匆地跑来:“少夫人!少夫人!”
佣人乍一看见林慕安没能被布完全遮住的双.腿内侧上,有红白交织的浊液,脸一红,连忙转过身。
类似的难堪林慕安这一年来已经经历过不少,反正她在陆家就是个笑话,也无所谓了,扯了扯嘴角,哑声问:“怎么了?”
佣人才想起来要来禀报的大事:“少夫人,大小姐的手刚才动了一下!”
林慕安脑袋一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刚才去打扫房间,亲眼看见大小姐的手指动了!少夫人,大小姐可能要醒了!”
要醒了……?
林慕安内心原本绝望如荒原,忽然之间开出了绚烂的花:“快!快叫医生来看!”
“是!”
似水要醒了。
陆似水终于要醒了。
林慕安满心满脑都是这个喜讯,因此没有注意到,在佣人禀报陆似水的情况时,身后床上的林星雨,睫毛也跟着颤了颤……
医生来得很快,对陆似水做了一番检查后,对林慕安说:“大小姐的身体的确已经在慢慢恢复,照这个情况下去,再过不了多久她就能醒过来。”
林慕安难掩喜悦,立即想将这个消息告诉陆流年,可她给陆流年打电话,却是一直没有人接听。
她忘了,陆流年从不会接她的电话。
算了,反正她不说,佣人也会主动告诉他。
……
第二天晚上,林慕安进浴室洗澡,她刚将衣服从身上脱下来,还没拧开莲蓬头,门忽然被人一下推开,她吓得下意识双手掩胸,却见门口站着眼神阴郁的陆流年。
“你、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陆流年冷沉着脸走过来,猛地一把将她推在墙上!那是她的双胞胎姐姐,也是她从小到大逃不开的噩梦。
林慕安眼眶通红,咬紧了牙:“不是!她不是我害的!”
“行车记录仪拍得清清楚楚,是你推了司机的方向盘导致车祸发生!就是你害星雨和似水变成植物人!就是你!”
一句句指责让林慕安无法招架,承受不住,她一颗心支离破碎:“不是我!不是我!陆流年,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不是我做的……”
陆流年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证据。
录像拍得清清楚楚,就是身为伴娘的她,从副驾驶座推了司机的方向盘,婚车才会和货车相撞!
而本该成为他新娘的林星雨,和他的亲妹妹陆似水,都在那场车祸里变成植物人!
唯独她毫发无损,甚至最后成功代替林星雨嫁给他,成为名正言顺的陆太太!
“林慕安,你怎么能这么狠毒,为了嫁给我,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能害!”
这一年来,他每天都生活在失去未婚妻和妹妹的痛苦中,这一切的痛苦,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陆流年眼睛猩红,将她按在了地上,用最残暴的方式对这个罪大恶极的女人施虐。
林慕安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手臂咬出血,不肯求饶,不肯认罪。
陆流年在她耳边嘶吼:“你嫁给我不就是想要这个,我现在就给你,你把完整的星雨还给我!还给我!”
……
接下来一整晚,林慕安都在痛苦和绝望之间徘徊,陆流年在林星雨的床前毫不怜惜地蹂.躏她,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开死亡那么近。
等到他停下来时已经是黎明,林慕安蜷缩在地毯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陆流年已经酒醒,看到她身下鲜血淋漓,他没有一点罪恶感,甚至觉得仅仅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他的未婚妻,他的妹妹,都因为她变成活死人,林慕安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他蹲下来,修长微凉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一字一字地告诉她:“如果不是你长得和星雨一模一样,林慕安,你以为我会碰你?”
如果不是因为你和星雨长得一模一样……
林慕安眼前的世界霎时间支离破碎,那些碎片又变成钢针刺入她的心脏,她听到了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
他对她的凌虐她可以咬牙承受,对她的污蔑她也可以死死扛住,因为她爱他,所以忍了,她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他能知道她的清白。
可是现在,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坚持多么可笑,他连碰她,都是因为她有一张和林星雨一样的脸。
原来她一直都是林星雨的替身啊。
所谓焚心蚀骨,不过如此。
林慕安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庞滑落,滴落在他的手上。
陆流年被那水滴的温度烫得眉心一蹙,旋即掠过一抹厌恶,又来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又想在他面前装楚楚可怜!
其实不是,林慕安只是累了,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想放过自己。
“陆流年……”
这个名字她曾呢喃过无数遍,从唇齿间卷出缠.绵的味道。
“我们离婚吧。”陆流年身形微微一顿,三五秒后,一声冷笑:“离婚?”
她凭什么跟他提离婚?
她毁掉他幸福美满的人生,一句轻描淡写的‘离婚’就想置身事外,简直痴人说梦!
“林慕安,你想得美!除非星雨和似水醒过来,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我放过你!”陆流年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滔天的恨意,“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摔门而去。
林慕安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
无声无息的房间里,只有她轻轻的,包含无奈的呢喃:“陆流年,你知道吗?我比你更希望似水能醒过来,她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能为我作证,我没有害过任何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可是已经一年过去,医生都说她们醒过来的可能性很渺茫,如果她们一辈子都不能醒,她就真的要被陆流年折磨一辈子吗?
窗外传来汽车开走的声音,林慕安知道是陆流年走了。
这里虽然是他们的家,但他从不会在这里过夜。
每天晚上带着浑身酒气回来,不管她是否已经睡着,更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会将她狠狠折磨一顿,酒醒了就离开。
对他而言,她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一个供他发泄欲.望的工具。
林慕安支撑着破碎的身体站起来,从床上拿了一条毯子裹住身体,避无可避的,直视了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心里不禁泛起一阵苦涩,陆流年到底有多恨她?把她当成林星雨的替身,还在林星雨的床前蹂.躏她,他在她身上律动的时候,看的到底是她的脸还是林星雨的脸?
林慕安不忍再想下去,吸了吸鼻子,拖着酸疼的双脚准备回房,还没出门,一个佣人突然急匆匆地跑来:“少夫人!少夫人!”
佣人乍一看见林慕安没能被布完全遮住的双.腿内侧上,有红白交织的浊液,脸一红,连忙转过身。
类似的难堪林慕安这一年来已经经历过不少,反正她在陆家就是个笑话,也无所谓了,扯了扯嘴角,哑声问:“怎么了?”
佣人才想起来要来禀报的大事:“少夫人,大小姐的手刚才动了一下!”
林慕安脑袋一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刚才去打扫房间,亲眼看见大小姐的手指动了!少夫人,大小姐可能要醒了!”
要醒了……?
林慕安内心原本绝望如荒原,忽然之间开出了绚烂的花:“快!快叫医生来看!”
“是!”
似水要醒了。
陆似水终于要醒了。
林慕安满心满脑都是这个喜讯,因此没有注意到,在佣人禀报陆似水的情况时,身后床上的林星雨,睫毛也跟着颤了颤……
医生来得很快,对陆似水做了一番检查后,对林慕安说:“大小姐的身体的确已经在慢慢恢复,照这个情况下去,再过不了多久她就能醒过来。”
林慕安难掩喜悦,立即想将这个消息告诉陆流年,可她给陆流年打电话,却是一直没有人接听。
她忘了,陆流年从不会接她的电话。
算了,反正她不说,佣人也会主动告诉他。
……
第二天晚上,林慕安进浴室洗澡,她刚将衣服从身上脱下来,还没拧开莲蓬头,门忽然被人一下推开,她吓得下意识双手掩胸,却见门口站着眼神阴郁的陆流年。
“你、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陆流年冷沉着脸走过来,猛地一把将她推在墙上!未及林慕安反应,她突然用力一下撞掉林慕安的手机,手机掉在地上四分五裂,同时她抓住林慕安另一只手,将她手里的水果刀刺进自己腹部!
------------
林慕安呆住!
“星雨!”陆流年快速冲上前,用力一把将林慕安推开,拥住浑身是血的林星雨,急切地呼喊,“星雨,星雨!”
林星雨脸色苍白,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指着林慕安说:“安安,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啊……”
陆流年霍然回首,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火,恨不得将林星雨活活烧死:“林慕安!”
“不是我,是她……”林慕安脸色变得惨白。
“难道你想说是星雨自己撞到你的刀上?!林慕安,你以为我是瞎子吗!!”陆流年戾气横生,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他都亲眼看到她捅伤林星雨了,竟然还敢狡辩!
“你怎么这么能恶毒?一年前差点害死星雨和似水,现在还想继续害她们!你简直丧心病狂!毒妇!”
林慕安手上还拿着那把水果刀,刀尖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就像陆流年那些尖锐的话一字字扎在她心上,疼痛到无法呼吸。
陆流年暂时没时间和她算账,他抱着晕过去的林星雨快速跑下楼,送她去医院抢救。
林慕安则是像被抽走了全身力气一般,软倒坐在了地上。
她原本以为,只要逼林星雨现身,她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怎么都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没有监控录像,没有手机录音,林星雨还用了苦肉计,陆流年怎么可能相信她?
前路一片灰暗,林慕安无助地蜷缩起身体,将脸埋在臂弯里,任由眼泪无声流淌,直到最后,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在角落里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她被一盆冷水泼醒。
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头发就被人狠狠揪了起来,有人在她耳边咒骂:“贱人!”
林慕安感觉自己整个头皮都要被掀起来,吃疼地挣扎,那人抓着她的头狠狠撞向墙壁,撞得她头晕眼花,耳朵嗡嗡响。
“你是不是非要把你姐姐害死你才满意?!”
“都不知道我怎么生出你这个恶毒的女儿,你姐姐刚醒你就拿刀子捅她,你怎么不把自己捅死啊?你怎么不去死啊?!”
这个声音……林慕安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是她的亲生母亲,阮春华。
是的,她的亲生母亲,却把她当成仇人一样对待。
林慕安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世界多余的人,不仅陆流年厌恶她,连她的亲生母亲都不曾把她当女儿看待。
她和林星雨明明是双胞胎姐妹,可在家里的地位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原因无他,因为当年阮春华生完林星雨,轮到她的时候,突然大出血差点丧命,所以阮春华就认定她是克母的贱种,从小到大只疼爱林星雨。
“你是不是看星雨醒了,怕星雨抢走你陆太太的位置,所以就想杀了星雨是不是啊?林慕安,你这个贱人,你这个小偷,你霸占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是要被天打雷劈的!”阮春华还在不停咒骂,仿佛眼前这个女孩不是她的亲生骨肉,而是她的十世仇人。
林慕安却突然笑了起来,眼泪也滚落下来:“我是小偷?妈,您扪心自问,到底谁才是小偷?”
“陆流年为什么会喜欢上林慕安,为什么会想要娶林慕安,别人不知道原因,您还不知道吗?明明是林慕安偷走本该属于我的幸福,她才是小偷!”
“而且当初也是您逼我代替林慕安嫁给陆流年,是您硬要把陆太太的位置塞到我手上,怎么现在就成了我是小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