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黎虞暖
  • 更新:2024-06-02 20:09:00
  • 最新章节:第6章 难分难舍
继续看书
《圣经》里说:爱如捕风,恨如朝露。只是,谁还没有试图捕捉过注定要离散的风呢?他是她爱而不得的人,唯有放弃。待到失去才明白,爱止于唇齿间,难掩于岁月。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精彩片段

从包厢一出来陆兮玥就快步冲进洗手间,掬一捧凉水洗着脸,还是觉得阵阵晕眩。
只要想到刚才听到的消息,陆兮玥就心头滞闷的厉害,双手撑着洗手台低头消化那个喜讯。
凌萧然,我想过我们之间的结束,会是因为有一天你的厌倦,却没想过会是这样。
盥洗室的门被人推开,听到上锁的声音,陆兮玥抬头就看到了凌潇然。
转瞬恢复平静的脸,像套了一层壳。
凌潇然走到她身后将人亲昵地环在怀里,凑到她耳边低语,“怎么突然离席,小雨发现了怎么办?”
“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不是吗?你怕什么?”
男人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我们这么多天没见面你就不想我吗?”
“42天。”
凌潇然笑了,“记得那么清楚?”
是啊,能不清楚吗,是一天一天数着过来的。
谁知道消失那么多天的人,一见面就送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陆兮玥想挣扎出他的怀抱,却未能如愿:“凌潇然,你们下周要结婚的事,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吧,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结不结婚有什么必要告诉你?又关你什么事!还是你觉得我会娶你这样一个女人?这个念头你想都不要想!”
即使是这样残忍的话,他的语气还是那样温柔缱绻。
虽然心底清楚的知道这个事实,毕竟凌潇然从来没有掩饰过对她的厌恶,但是亲耳听到,陆兮玥心里还是生出锐痛。
“你真的要结婚?”深吸一口气,她才能把这句话完整的问出来。
“刚才那么多人,你不是听得清清楚楚?”凌萧然眉头微皱,莫名的有种被质问的感觉。
陆兮玥低下头,等喉头那阵刺痛的感觉褪去,才浅声嗫嚅。
“你以前不是说不想被束缚,怎么突然要结婚?”
结婚的对象还是她的亲堂姐。
“不为什么,我早晚都是要结婚的,老爷子很喜欢你姐姐,我就答应了,反正我结婚除了家里多了个女人,跟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他是准备把她放在哪里?
陆兮玥缓缓抬起头,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凌潇然,你把我当成什么?”
凌潇然喉头梗了梗,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表。
“你还能是什么?是我的人就懂点儿事,我出来的时间太长了,你等会再回来,别被你姐一家人发现不妥。”
他早晚都是要结婚的,只是这个人不会是她而已,陆兮玥觉得小腿又疼了起来,疼的她差点站不稳。
他没结婚的时候,可以来找她,可现在他要结婚了居然还不准备放过她。
回去?做梦!
陆兮玥强忍着腿上传来的不适出了酒店,被街上的风一吹才觉得冷,裹紧了外套。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凌潇然,我们分手了。”
她很快就收到了回复:“我们在一起过?”
隔着手机屏幕都可以想到他脸上的不屑,嘴角一定是往一边翘起的。
“好,那我们以后两不相干。”
“我没有玩够之前,你想都不要想。”
陆兮玥看着那一条短信,只觉得心如刀割,气的想把手机摔他脸上。
“凌潇然,你都要结婚了!我死都不会做别人婚姻的插足者!”
“插足?你也配?敢再闹就把那些照片给所有认识你的人都发一份!”
陆兮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这个家现在其实已经不再是她的家。
自从她签下那份转让股份协议以后,这里的主人就变成了叔叔。父母车祸双亡以后,公司面临危机,所有的股东都找到家里来,完全不顾及她只是一个十岁,刚刚失去至亲的孩子。
叔叔主动站出来要抚养她、照顾她,帮她解决一切难题,承诺在她成年以后就将公司还给她。
再后来她为了那个人,签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
叔叔得到股份的那天兴奋的大醉伶仃,也露出了真面目。
她不知道人怎么可以那么善变。
她根本不是他疼爱的侄女,以前对她好只是为了钱,她在这个家的身份一落千丈。
可是她不舍得离开这所房子,这里有她父母生活过的痕迹,有她生命里最温暖的时光。
她舍不得。
那时候那个人出现在她生命里,带给她温暖,现在看来只是一场绮丽的梦而已,只有她一个人不清醒。
她偷偷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只敢在角落贪婪地偷看的人,爱而不得的人。
今天成了她堂姐的未婚夫!
平和的假象在一年前就撕破了。
她不知道那天晚上,一身酒气的凌萧然为什么会突然进了她的房间,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完全变了质。
他不复往日那个温和的大哥哥,只会带给她无尽的羞辱、折磨。
他们不是恋人,甚至连朋友都不再是。
她也挣扎过躲避过,得到的只是凌潇然的冷笑和威胁,后来她就再也不解释了,反正解释只会带给自己更多的灾难。
陆兮玥坐在床沿,泪水无声的滑落,她抱紧了那张全家福,仿佛还能汲取一点温暖。
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姐,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应该和凌潇然一家在酒店吗?
“我不回来,怎么教训你这个害死自己父母的丧门星,就没见过你这种人,把自己父母害死了还有脸活在世上!”
陆诗雨恶毒的话,刺痛了她,眼前一阵发黑。
那天要不是她想吃蛋糕,说不定爸爸妈妈就不会返回去那家店买,说不定就不会出意外。
陆诗雨看到她那个样子就觉得恶心,将手上的包兜头摔在陆兮玥脸上,眼神鄙夷凶狠。
“我告诉你,你过去拥有的一切现在都属于我,要不是为了陆家的面子,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我们一家让你住在这里,你不知道感恩就罢了,居然连我的男人也敢染指!”
“你的男人?”
“别这这里恶心的装样子了,你和凌潇然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陆兮玥脊背僵了僵,呼吸有一瞬凝滞,你早就知道还要和他结婚?
“你们以前那些我可以不计较,今天在我的订婚宴上,你居然敢跟他在我眼皮子底下乱搞,大伯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做了别人的插足者,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里跳出来!”
“你说谁是插足者?”
“你,就是你!”
“我没记错的话,在今天之前你跟他可是没有超出朋友的关系。”
“那是以前,不代表现在我们没有关系,所以你识相点自己消失在他面前,要是再被我发现你单独见他,我就把你爸妈的尸骨都挖出来,让他们永世都不得安生。”
“你!”陆兮玥气极,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我什么我,现在我是他光明正大的未婚妻,你……”
陆诗雨冷笑一声,“不过是被他玩烂的破鞋,他有带你见过父母吗?有承认过你的身份吗?别做梦了,我真可怜你。”
浑身僵硬的陆兮玥却正在微笑,如春日的花开。
“是吗?我再可怜凌潇然也不会放开我,他早就爱我爱的要死,即使知道我是你的亲堂妹,会被伦理道德谴责,还是要困住我,谁让我摆脱不掉呢!”
陆诗雨双眼迸射出疯狂的嫉妒,拿起手边的花瓶就想砸过去,却突然转了个方向,朝自己脑门上敲去,花瓶应声碎裂。
人也倒在地上,额角渗着血,趴在地上低声呼痛。
陆兮玥还没明白她突然的举动,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凌潇然大步走进来,将陆诗雨抱在怀里,眼里全是心疼和关切。
“小雨,你怎么样了?”
陆诗雨满脸泪痕地攥住他一小片衣服,“萧然哥哥,她说的不是真的是不是?你跟小玥根本什么都没有,是小玥在骗我的是不是?”
她抽噎着从陆萧然怀里挣脱出来,站在陆兮玥面前,“小玥,你生气可以像刚才那样用花瓶砸我,可以打我骂我,但是求你不要拿萧然和我开玩笑好吗?
他是我的未婚夫,你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对不对?”
她没有哭出声音,只是沉默的掉着眼泪,祈求一般看着陆兮玥。
放声痛哭还能发泄,无声的眼泪狠狠地揪住了凌潇然的心。
沉凝的视线落在陆兮玥身上,眼眸像是冰冻的深渊。
她本能的后退两步,撞在墙上。
凌潇然已经亮出了刀锋,她现在是进是逃?
陆兮玥眼睛眨了眨,心中很快就有了决定,这未尝不是她的一个机会,微笑着面向陆诗雨。
“姐,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了吗,现在装什么呢?花瓶是谁砸的大家心知肚明。”
陆诗雨如受重创,艰难地摇着头。
“萧然哥哥,她说的都是假的是不是?你和小玥......我,我去跟凌伯父说清楚,我成全你们。”
“陆兮玥,你闭嘴!”他嘴角抿出森冷。
紧跟着双臂扶住陆诗雨的肩膀,温声细语道:“小雨,你先在楼下客厅等我几分钟,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相信我!”
陆诗雨梨花带雨的点头,犹豫片刻回头哀怨地看了陆兮玥一眼,脚步踉跄着走了出去。
凌潇然将门用力地摔上,一步一步逼近陆兮玥。
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平静的让陆兮玥汗毛直竖。
她紧紧贴着墙,畏惧的屏住呼吸:“是她一进来就先骂我,我本来不想的......她头上的伤也不是我砸的。”
凌潇然擒住她的下巴,讥讽道:“我爱你爱的要死?你摆脱不了我?”
陆兮玥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刚才他都听到了。
凌潇然手指在她下巴上轻柔的摩挲了两下,“陆兮玥,你撒谎的时候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真是让我开眼。”
“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的手向下,掐住了她纤细的脖颈,缓缓收紧。
陆兮玥可以感受到他的愤怒,本能的去掰他的手,只觉得空气正在迅速消失,心脏剧烈跳动着,濒临死亡的恐惧淹没了她。
任她反抗,都不能撼动分毫。
陆兮玥突然就松开了挣扎的手,就死在他手上吧。
这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束,眼皮无神的耷拉着。
凌潇然看到她的样子,非但没有报复的痛快,反而心里一痛蓦然清醒,松开了手。
陆兮玥滑坐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凌潇然看着她白皙颈子上,那道触目的青紫,蹲下去,用手摸了摸,凑到她耳边轻声说:“现在下楼给小雨道歉,刚才的事我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他说的那么温柔,却听得陆兮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好,我会的。”
“小玥,其实是你爱我爱的要死,死活都要缠着我的是不是?”
陆兮玥木然的点头,“是,是我。”
凌潇然很满意她的乖巧温顺,拍了拍她的脸。
“现在下去,不要让小雨等你太久,注意一下你的措辞,不要再给我添麻烦。”
陆兮玥从地上爬起来,提线木偶一般跟在凌潇然身后,将手捂在心脏的位置,骂自己的心不听话。
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的态度,为什么还会疼呢。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凌潇然所谓的道歉,是这样一种方式。“你在家不小心撞到了头,是你们家佣人送你过来的。”
呵,也是,凌萧然醉的那么厉害,一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自己说出真相,他也会相信是她不小心撞到了头而已。
陆兮玥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陈醉却立刻按住了她,“你还不能走。”
“为什么?”
陈醉犹疑了片刻,“你怀孕了。”
陆兮玥瞪直了眼睛,脑子里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你说我怀孕了?”
怎么会是在这个时候?在她决定离开的时候。
“嗯,孩子已经十一周了,这是你昏迷的时候做的检查,这里有b超单,可以看到胎儿的样子。”
陆兮玥怔愣着接过来,飞速的翻看着,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正常,她以为那只是手术的后遗症,从来没有往这上面想过。
现在该怎么办,告诉凌潇然吗?
她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他那么讨厌自己,怎么可能让自己生下他的孩子。
她决定私自留下这个孩子,离开这里,偷偷的把孩子生下来。
她不会放弃凌潇然的孩子,从知道他存在的那一刻起,那也是她的孩子。
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就是凌潇然那张冷漠的脸,她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就当这是凌潇然送给自己的分别礼物吧。
“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我要出院。”
陈醉搓了搓手,眼神无处可以停留,“你最好还是在医院观察几天才回家......”
陆兮玥还在诧异他的反应,看到自己手臂上漏出来的痕迹,瞬间脸涨的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陈醉看着她的脸,竟然跟着一起脸颊发烫起来,却还是不肯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凌潇然推开病房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一个低着头满脸羞涩,一个双眼深情地望着对方,都红着脸。
呵,有意思!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本事,不过是住个院的功夫,就在和医生眉来眼去,说不出的怒意陡然生起。
陆兮玥抬头看到他,脸上的血色霎时褪的干干静静。
“真是情深意切!我来的不是时候,怕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吧。”
“你胡说什么,不要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样龌龊。”
在这时候陈醉拉住了陆兮玥的手,将她挡在自己身后。
凌潇然的脸色,已经开始预告一场暴风雨。
“陈医生,这里不关你的事。”陆兮玥伸手去掰他的手指。
陈醉冷着脸,一言不发,只是挑衅的看着凌潇然。
陆兮玥快疯了,陈醉不知道凌潇然是什么人,他对上他只有吃亏的份,她不能连累他。
凌潇然已经走到跟前,陆兮玥哀求的看着他,“我错了,陈医生跟我们之间的事没关系,你不要......”
陈醉却已经愤然发声,“你算什么男人?她怀孕了你还在这里为威胁她。”
“你怀孕了?”凌潇然锐利冰冷的眼神射了过来,陆兮玥霎时浑身紧绷。
她想都没想就矢口否认,“我没有......没有。”
“你出去。”
陈醉站在原地未动,感觉到掌心里那只小手在微微发颤,冒着冷汗。
在她祈求的目光中松开手,温声说:“别怕,有什么事你就按床头的铃就行,我随时都在。”
“谢谢。”陆兮玥僵笑着应道。
凌潇然看来,他们两个这是一刻都不肯分开,在这里缠.绵告别。
真可笑,自己推了家里那么多宾客赶来,却看到她和其他男人难分难舍,果然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值得。
等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凌萧然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嘲讽:“这就是你找的新男人,就是因为他,你要迫不及待的离开我?还是说,他只是你众多备胎中的一个?”
陆兮玥的心脏泛起一阵细细密密的痛,侧身想离开,却被他抓住手臂。
“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
他一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病例,面色越看越阴沉。
“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你怀孕了?这是哪个野男人的种?怪不得这么多天也不来找我。”
“我只有过你一个男人,当然是你的孩子。”
这个女人还真是恶劣,当初在自己的酒里做了手脚,要不然自己怎么可能着了她的道,当时还欲拒还迎装的那么无辜。
现在被自己发现她怀孕了,还在狡辩。
凌潇然猛然将她扣在身前,手指在她腹部揉捏着:“是你那个男人不肯接手,就想把这个帽子扣到我头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