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永不落寒州
  • 星光永不落寒州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皆秋色
  • 更新:2022-04-02 13:2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手表
点击阅读
虐情小说《星光永不落寒州》,讲述了夏眠、陈寒州之间的爱恨情仇,是作者“皆秋色”的已完结作品,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夏眠她是乐队的主唱,陈寒州他是乐队的吉他手,他们二人默契搭档了七年之久。可是没有想到,如今陈寒州竟然突然宣布要退出。面对这个晴天霹雳,让夏眠简直就是悲痛决绝。她知道,在陈寒州的心里,一直都在恨着她,但是为什么他就是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呢?为了得到陈寒州的爱,夏眠已经心甘情愿的失去了一切,包括她那宝贵的尊严。

《星光永不落寒州》精彩片段

北城,市中心体育馆

粉丝们狂热的叫喊声穿透屋顶。

“Apollon…”

“寒州…”

Apollon陈寒州,天才吉他手,SOUL乐队的灵魂所在。

尽管呼喊自己的声音被盖过去,夏眠也毫不在意。

她为陈寒州感到骄傲,因为这是她的男人。

对于夏眠而言,陈寒州是她坚持这么多年的全部意义,她努力唱歌,就是为了能站在他身边。

演唱会结束后,举办方为他们举行了庆功宴。

大家都很开心,唯独陈寒州神色冷淡。

夏眠偏头和一旁的贝斯手Jack说话,转头回来,陈寒州却不见了。

看不到他,夏眠有些担心,起身去找他。

果然,在空旷的天台她看到了一道清瘦修长的身影。

陈寒州正面对着她,双手撑在栏杆上。

男人的脸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神色。

夏眠快步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十分安心,声音温柔道:“寒州,你怎么在这儿?”

陈寒州没有说话。

隐在黑暗里的目光自她胸前掠过,手上使力一拉,夏眠身子反转,被他压在栏杆上。

冰冷的感觉透过脊背传来,夏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心中有些慌乱。

“寒州,你要做什么?”

明明看到她眉尖微蹙,男人却没有怜惜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已经推高了她的裙摆。

他天生一双极漂亮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尤其是这双手在弹奏吉他的时候,十指灵活,让无数女生为之疯狂,生出许多难以启齿的羞涩念头。

夏眠曾爱极了他这双手,多年前两人感情好的时候,她每日都要捧着这双手痴痴的看半个小时。

夏眠知道,这双手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只需片刻功夫,她便溃不成军。

陈寒州不说话,向对待自己的玩物一般,夏眠一阵羞耻。

她知道他不爱她,只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罢了。

她压住内心的痛苦和酸涩,双手缠着他的脖子,主动配合着他。

他是她的光,所以,无论他对他做什么,她都愿意。

夏眠的反应并没有取悦他,他捏着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丝讥诮。

“夏眠,你可真够贱的。”

谁能想到,人前那个光芒万丈的女人,在他身下这般委曲求全。

陈寒州的动作粗鲁又凶狠,仿佛要将她碾碎一般。

夏眠像个破布娃娃一般被他摆弄,疼的留下眼泪了,不明白他为何变脸变得这么快。

结束后,陈寒州放开她,夏眠理了理衣服和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自然些。

陈寒州倚在栏杆上,点了一支烟,他抽了一口,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抖了抖。

夏眠看着他冷漠的神色,内心一点点的在变凉,直觉告诉她,一定发生了什么。

她不安的望着他,像是个罪犯在等待宣判一样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在黑暗中明灭不定的香烟,声音却冷的要将夏眠冰冻。

“夏眠,这是我们最后一场演唱会,我要退出SOUL乐队”

夏眠猛地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SOUL乐队是我们七年的心血,你怎么舍得退出?”

陈寒州侧头瞥了她一眼,眸子里有一瞬间的光闪过。

他的神色里有难得的温柔:“清语要回来了,她要出道,乐队里缺一个吉他手”

他这般模样,在夏眠的眼里,却是奢侈珍贵。

她都不记得他上一次冲着自己笑,是哪个时候了。

等陈寒州再与她对视时,眸子里的光陡然凌厉起来。

“为了清语,我什么都舍得。”

那我呢?你也舍得吗?

夏眠没有问出口,她似乎从男人的眼里知道了答案。

和夏清语比起来,她夏眠简直不值一提。

夏眠几乎瞬间崩溃,她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她嘴里泛着苦涩的味道,内心一阵阵针扎一般的疼。

她努力的想让自己不在这个男人面前流泪,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

“寒州,SOUL乐队由你组建,如果你走了,乐队跟解散又有什么区别?”夏眠颤抖着说道。她明白自己在陈寒州心中的地位,他们只是表面上最默契的搭档。

实际上,自己从未走入过他的内心。

呵,她是个肮脏的女人,也配不上他。

明知道他讨厌自己,却还不知廉耻在他身边待了这么多年。

天台的光线昏暗,可陈寒州还是看清了夏眠此刻咬着唇,默默垂泪的模样。

她哭的将眼妆都花了,顺着脸颊流下两道污痕。

陈寒州皱了下眉,在他心里,夏眠真实的样子比眼前的模样更丑陋。

他憎恨这个女人,让她痛苦是他的乐趣,可此刻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她哭时,像是有什么在他内心抽了一鞭子,疼的心都发颤。

他狠狠摁灭烟头,神色里透出一丝不耐。

“想要我不离开也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的话仿佛给了夏眠希望,朦胧的泪眼里陡然射出光来,她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只要你不离开SOUL乐队,我什么都答应你。”

陈寒州嘴角勾起一丝邪恶的笑意,修长的手指捏着夏眠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他,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我要你将主唱的位置让给清语,你还愿意吗?”

夏眠愣愣的怔在原地,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陈寒州冷哼一声,甩开她的下巴。

“不愿意就算了。”

夏眠低下头,在他转身的一瞬抓住了他的衣袖。

“我答应你。”

只要是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夏眠先到了练习室,贝斯和键盘手已经开始练习,她情绪低落的坐在角落里。

突然,音乐戛然而止,夏清语挽着陈寒州的手臂出现在门口。

夏眠嘴唇发白,目光在两人身上滑过,她双手紧紧的握拳,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

女人乌发雪肤,长相甜美清纯,完全看不出她曾怀孕又堕过胎。

女人的目光落在角落里的夏眠身上,声音温柔。

“姐姐,好久不见啊”

夏眠的脸上勉强扯出一点笑意。

夏清语曾是乐队的助理,两年前,发生那件事情后,贝斯手宋羁忽然消失,夏清语也去了国外。

陈寒州看了一眼夏眠,当着众人宣布:

“从今天开始,我们乐队的主唱换成清语”

Jack和Callous当然不答应,陈寒州冰冷的目光看向夏眠,语气冷硬:“夏眠,你来说。”

夏眠心中一痛,强迫自己说道:“主唱的位置是我主动让出来的。”

“Summer,那你呢”Jack问

“我?”夏眠露出茫然之色。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她的目光看向陈寒州,男人面色冷漠,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夏清语面带笑容,十分大度,好似这个乐队本就是她的一样:“正好乐队需要一个助理,不如让姐姐来当助理吧。”

本来就该是她脚下的尘埃,就该好好的被她践踏才对!

见夏眠抿着唇不说话,显然是不愿意。

陈寒州一挑长眉,无情的说:“要是不愿意,就滚出乐队”

夏眠内心一阵绞痛,咬着牙答应。

“我愿意做助理”

为了留在你身边,我什么都愿意。

看到她眼底的挣扎和痛苦,夏清语脸上露出一丝恶毒的笑容。

夏眠,这还只是个开始,以后有你受的。

她故意抬起手,袖口滑落,手腕上面正带着一个宝珀的女表。

夏眠的目光就定在那个手表上,她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攥了一下。

脑袋机械性的转动,看向陈寒州的手腕

那双手天生就是艺术品,不需要任何饰物,此时,手腕上却带着同款的男表。

“这款手表,你们…”

夏清语笑的越发温柔起来,眼底还带着一丝甜蜜。

“姐姐,你还不知道吧,这款手表是两年前寒州哥哥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他的。”

夏眠被她的话气的发抖。

“这手表明明是我的!”

是她好不容易从母亲和夏清语的剥夺中省下的钱买的!

可她还没送出去,就不见了!

夏清语也不辩解,一瞬间,眼眶就湿了,委屈巴巴的望着陈寒州。

她越是什么也不说,在陈寒州眼里就越是无辜,只觉得夏眠嫉妒的嘴脸丑恶。

“夏眠,这款表明明是我生日那天清语亲手交给我的,怎么变成你的了,你还要不要脸?”

他的话,就像毒箭一般,刺穿夏眠坚硬的铠甲,还伤透她的五脏六腑。

既然他说是,那就是吧

夏眠眼眶发红,浑身颤抖,转身便夺门而出。

夏眠点了根烟,坐在训练室外的长廊尽头。

烟雾缭绕里,她紧紧咬着牙。

她不想哭,有什么好哭的呢?

从小到大,她总是在失去,总是被冤枉,她早该习惯了。

她只是眼睛进了沙罢了!

一抬头,夏清语站在眼前。

夏清语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她面前,脸上依然挂着温柔甜美的笑容。

夏眠丢掉手里的烟,冷冷的瞧了她一眼

“你来干什么?”

夏清语轻笑一声:“当然是来看看姐姐此刻狼狈的样子,姐姐越是痛苦,我就越开心”

夏清语盯着夏眠漂亮的脸,藏在骨子里的妒意疯狂的冒出来。

她夏眠就该一辈子是她的影子!

只要她在意的东西,她都要抢走!

她收起脸上温柔的笑意,像一条毒蛇一样朝她吐着信子

“为什么?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

夏眠被她扭曲的脸吓到了!

“你……”

夏清语神色忽然温和起来:“姐姐,你不是想要这个手表吗,我还给你就是了。”

说罢,她将手表塞入夏眠的手中。

夏眠反射的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夏清语死抓着不放。

“你想干什么?!”

夏清语冲着她诡异一笑,高声哭喊道:“姐姐,清语知道是自己错了,我不该喜欢寒州哥哥!”

抓着她的手猛地推了下自己。

接着,便脚下一崴,整个人都倒在地上。

夏眠还没反应过来。

“啪”的一巴掌,便打在了她的脸上!

星光永不落寒州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