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深情是把刀
点击阅读
小说《你的深情是把刀》是一部故事内容超级揪心的短篇言情文,乔冉、霍鸣梵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小说由王牌作家“嘎嘎酱”创作编写,小说又名《所谓爱情你不配》。文中内容概述:因为那莫须有的罪名,乔冉被自己的丈夫霍鸣梵折磨了整整四年。这四年的时间里,女人无数次的为自己辩解,为自己力证清白,可每一次,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都被男人无情打断。他对她的偏执,让他不愿给她半分信任。哪怕,所谓的现实可笑至极,哪怕女人的声嘶力竭让人心颤,可他依旧不为所动。

《你的深情是把刀》精彩片段

霍家,浴室的镜子被水汽淹没,隐约看到乔冉细腻柔软的身体。

“啪!”

身后穿着整齐西装的男人,狠狠拍打,丝毫不在意女人痛苦的表情。

“叫!”

他抓住她的长发,用力往下扯。

乔冉闭了上眼,死死忍着痛不出声。

“叫啊?怎么不叫了?”

“乔冉,你怎么这么贱!”

终于他放开了她,她身子一软摊在了地上。

四年了……

她嫁给他,已经四年了。

她一直忍受着他的粗暴对待,换来的却只是他更加深重的厌恶。

他的手指肆意动作着,低沉磁性的声音,充满诱惑,但透露出的冷意仿佛来自地狱。

“乔冉,你装够了没有?很委屈吗?四年前,你设计我,趴在恳求我要了你,那股浪劲你现在怕是忘了吧?”

“你不要说了……”她说话的声音打颤,脸上硬是挤出一丝笑容,“霍鸣梵,你明明恨我还跟我纠缠不清,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为了虐待我连自己都恶心?”

“乔冉!激怒我对你没好处!”他再一次扯起了她的头发,逼她看镜子里他们的模样。

镜面被水汽朦胧,霍鸣梵眼神凛冽,声音像是索她命的恶魔,“乔冉,你瞧瞧你,瞧瞧你这副恶心的模样,你跟女表子有什么两样!”

胸口心一抽一抽的痛。

她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都四年了,这种话,她也该……习惯了。

“可是,霍鸣梵,我这个恶心的女表子却是你的妻子,是你霍鸣梵名正言顺的法定妻子……”

“给我闭上你的嘴!”

他的眼神露出残暴的狠色。

这个男人……

夜城的人都知道霍氏的掌权人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他也向来深沉内敛,这样的人,却被她激到这个份上……

她闷哼一声,下一瞬脸上却是放肆的大笑。

“妻子?呵呵……你只会自欺欺人!我说过,别跟我玩把戏,你难道不知道我娶你是为什么?乔冉,你毁了蓉蓉,我要亲手……毁了你!”

“霍鸣梵!你凭什么!凭什么让我担!”她声音拔高,“当年的事情我没做就是没做!你凭什么让我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你……”

“凭你是乔冉!”

“你敢拿着刀子捅自己的父亲,你敢抢自己未来的姐夫,你这种毒蝎心肠的女人,还有什么不能做不敢做!”

她咬着牙,面上冷得厉害,“我捅了乔江海,那是他该死!他该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样毫不手软的拿刀捅死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那张肥腻不怀好意的脸,她依旧反胃,恶心得难受,她死死攥着手,回头,一双眼亮的惊人,她说:“可是霍鸣梵,我是喜欢你,可是我行得端坐得正,从来没干过龌龊事!”

“你这是在狡辩!你父亲偏心蓉蓉,你因为嫉妒就能拿刀捅他,你这么心狠手辣,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的!”

他双手掐她的脖子,狠狠压下,看着这这张与蓉蓉三分相似的脸,总能轻易激起他最大的暴虐和恨意,这个女人……

是这个恶心的女人毁了他的蓉蓉!

人证物证都在,她还在狡辩!

四年了,她没有低过一次头,认过一次错!

她又凭什么……

她只要不承认,就觉得自己没做过?

乔冉!

你想都不要想!

他依然记得两年前找到蓉蓉的时候,她一丝不挂,浑身肮脏污秽,两眼无神,仿若已死……

恨意充斥着大脑,掐着她脖子的手收紧,窒息感传来,她呼吸开始困难,伸手去掰他的手,艰难的喊道:“放……放手……”

他的力道总是这么大,不可撼动,这一刻,乔冉知道,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她深爱十多年的人,是真的……

想要她的命。

眼前阵阵模糊的时候,乔冉忽而有瞬间里的恍惚。

她感觉自己要死了……

――咚咚

卧室的门被敲响,佣人道:“先生,您要的东西拿来了。”

他要的……东西?

乔冉只觉掐在脖子的手缓缓收了力道,他的声音薄凉响起:“拿进来。”

什么……

不及她多想,便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脚步正往未关紧门的浴室走来……

“不――”乔冉一下僵直了身子,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挣脱了半个身子,她脸色惨白,双手想要挡住自己,“关门!霍鸣梵!关门!你疯了吗!”

他羞辱她还不够,如今竟……竟还当着佣人的面!

莫大的屈辱和愤怒,让她的身子颤得厉害,她尽可能的缩着身子,似乎这样就能保住自己的一丝尊严。

乔冉浑身苍白,时刻提醒着她,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准备当着另外一个人面前,用最屈辱的方式,羞辱她。

门外的佣人早察觉到不对劲,低着头匆匆把东西放在门外的桌子上,关门离开。

呵,这个女人也有怕的时候?霍鸣梵讽刺的抬了抬嘴角。

女人的挣扎让他无端升起一股恼意。

她顾不得身上各处的疼,将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她长长的头发搭在肩上,遮住了大半的侧脸,霍鸣梵看不到她的表情,心里莫名一股躁意,他赤身打开浴室门,拿过佣人拿进来的东西――

一杯水,一粒药。

他捏着那药片,上前,大手掰过她的肩,看着她倔强嘲讽的脸,他一言不发,掰着她的下颌将药送进她嘴里。

她咬碎了那药,口腔中无法言喻的苦涩蔓延开来。

他勾唇,指腹划过她的眼,“你在不甘吗?”

“乔冉,吃个药都能这副表情,怎么,你还想怀我的孩子?”

孩子……

心头狠揪,她闭了闭眼将那股涩意压下。

她的孩子……

她肚子里……曾孕育了一个孩子的……

“记起来了?”他俯身,在她耳边低低的,“乔冉,别给我动歪心思,你肚子里的孩子,怀一个我打一个……”

声音如同魔鬼。

心头抽痛,她身子颤得厉害,“霍鸣梵,那也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我的孩子什么时候轮到个女表子生养了!”

乔冉蓦地收紧了手指。

这话……

可真……狠啊。

许是今日他带给她的屈辱格外得多,她心头疼得已经麻木,有些模糊的视线里,仿佛就看到多年前那个虽疏离却含笑的眼睛,他向摔在地上的她伸了手,他说,“起来。”

那是她最脆弱的时候,养父越发明目张胆的眼神让她战战兢兢,唯一让她感到温暖的奶奶病重,养母对她客气到疏离,姐姐优雅可亲,可她的朋友们却都厌恶她,在那场宴会上,她们当众给她难堪,她摔倒在地,满身狼狈……

是他,向她伸了手。

他说,“你叫乔冉?不错的名字。”

他说,“既然是乔家二小姐,就挺直了背,连你自己都不尊重了自己,还指望谁给你尊严。”

眼前渐渐的模糊,他从不曾知道,他的一句话支撑了她整个青春。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不好了先生,蓉蓉小姐又发病了!”

他的步子那么的急切,一向稳重的人,只在听到那个名字才会如此……

她不知怎的,突然就伸了手,一把抓住他的裤脚,“别走!”

声音,带了几不可察的祈求,“霍鸣梵,我不许你走!我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

换来的,是他的一声冷笑。

甩开她的动作毫不迟疑,他大步走出,关门声像一声耳光,响亮的打在她脸上。

她看着那离开的背影,有瞬间里的恍惚,这就是她爱了十几年的人吗?

这就是……

她赌上一切也要嫁的人吗?

她赌上一切也要嫁的人吗?

-------------------

乔冉躺在床上,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她身子抖得厉害,昨天的一切像场噩梦,她在冷水中泡了许久,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脑袋昏沉得厉害。

――咚咚

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不等她回答,佣人便推门进来,“乔小姐。”

是了,即便如愿嫁给他,她依旧只是“乔小姐。”

“乔小姐,先生要您上二楼。”佣人道。

二楼?

她怔了下。

霍宅有三层,她住一楼,与……佣人紧挨。

三楼,是霍鸣梵的地方,是她从不被允许去的地方。

而二楼,她的姐姐乔希蓉,就住在这个宅子的二楼。宅子里的佣人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蓉蓉小姐。

她死死攥紧了手,四年来的压抑隐忍,似就要压抑不住。

“乔小姐!”佣人催促。

她勾唇笑了下,缓缓起了身。

身上披着的,是件宽大的风衣,让她的身形越发的瘦削,她起身的身形微晃,她稳了身形,向着二楼而去。

二楼卧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随即而来的就是一声尖叫,“滚!让她滚!我不要见她,我不要见她!”

接着便是迎面而来的玻璃水杯,乔冉眼前模糊,身子微晃,避了开来。

砰地一声,杯子砸在地上,声音沉闷而有力。

“谁让你躲的!”

冷漠而夹杂着怒气的声音。

乔冉眯了下眼,终于看了清,她看到她的丈夫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她的姐姐,他抱着她的力道那么温柔,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冷冽刺骨。

“冉冉……”他怀里的乔希蓉忽然尖叫起来,“啊――是你!都是你!我不要……不要!”

乔希蓉胡乱的抓起另只水杯,霍鸣梵看向乔冉的眼神陡然凌厉,“你敢动一下试试!”

乔冉浑身发冷,便是这一个片刻,那只水杯砸了过来,直直向着乔冉的面门,她下意识闭了眼,下一瞬便觉额间骤然的疼,她眼前一阵的发黑,有几个瞬时看不清眼前……

“……乖,已经打着了,蓉蓉听话……来,吃药……”

“鸣梵,鸣梵,我怕……”乔希蓉缩在霍鸣梵怀里,可怜而委屈,一抬眼看到门口的乔冉,她喃喃的,“冉冉……冉冉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讨厌你……我恨你……我恨你!”她一下拔高了声音,挣扎着就起了来。

“把她带过来!”

“是,先生。”

房里的佣人,一左一右到乔冉身边,半拖半拽的将她带到了乔希蓉床边。

“你们做什么!”

霍鸣梵看她一眼,那眼神薄薄的凉,他揽了揽怀中乔希蓉的肩,“蓉蓉,看,这就是你的妹妹乔冉,你不是恨她吗?恨,就发泄出来吧。”

乔冉脑中轰的一声,几乎立刻的想起之前听佣人说的……

乔希蓉的医生说,乔希蓉现在是在下意识逃避,这不是好事,须得让她正视伤害,而这最好有个刺激,刺激她情绪爆发,而后情绪得以发泄,才能让她慢慢正常起来。

可他押着她做什么?

不祥的预感充盈了满身,她还未反应过来,蓦地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都是你的错!”

是乔希蓉……

病了那么久的人不知哪来这般大的力气,乔冉的脸颊迅速肿了起来。

疼痛让她本就昏沉的脑中越发的模糊,乔希蓉像是终于寻到了发泄的出口。

“为什么抢我的鸣梵……你为什么要……我那么疼你,乔冉,你怎么能那么狠心……”

每说一句,便是一个巴掌落下。

模糊的视线里,乔冉看到的是霍鸣梵勾起的唇角,那抹笑意,那么的凉薄,那么的嘲讽……

乔希蓉终于打累了,她缩在霍鸣梵的怀里,哭得像个委屈的孩子,她说着后悔,说着害怕,说着难受和无措……

霍鸣梵抱着乔希蓉,他最清楚她是多么的柔弱多么的善良,能将他柔善的蓉蓉逼迫到这般地步,可见她是恨乔冉到了怎样的程度!

霍鸣梵盯向乔冉,下一瞬却被她的目光看得心中微凛……

那眼神,嘲讽的,痛苦的,愤怒的……

那么多的情绪杂糅其中,却独独没有后悔。

霍鸣梵莫名烦躁,他冷了嗓子:“还站着做什么,还不滚出去!”

乔冉被两个佣人拖着往外走,乔冉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蓦地挣脱了开,她回头,“霍鸣梵。”

嗓音暗哑,喉中血腥气弥漫。

他脸上的不耐烦那么的明显,她看着他,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十年前……

她拿着沾满血的刀,她的养父躺在地上,警笛声渐近,年迈病重的奶奶向她跪了下来,她说,“冉冉啊,我只有你爸这一个儿子啊!奶奶求你,当奶奶求你,你不要……不要说实话……否则我们乔家就完了……奶奶没脸下去见祖宗啊……”

“冉冉,奶奶求你,认下吧,这个罪,你认下吧,为了奶奶……就当为了奶奶……”

她应下了因为嫉妒父亲更疼爱姐姐所以出手伤了他的罪名。

十年来,背着心狠手辣忘恩负义的罪名,从没解释过一句。

所有人都说是她的错,她的罪,而只有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错了……

病了的人会格外的脆弱,她看着这个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身侧的手收得紧紧,她说:“霍鸣梵,我最后一次再跟你说……”

“我从来,从来都没有害过乔希蓉,她被害,她受伤她难受她是受害者!可我呢?”

“那些我从未做过的事你都算到身上,我受了四年,我总以为有一天你会信我……”

“可是霍鸣梵,我也……会累的啊……”

她曾不顾一切的救他,也曾不顾一切的嫁他。

她以为她能坚持……能坚持到他肯信她的那一日,但好似是高估了自己,她扯了个笑,笑意荒凉,“霍鸣梵,我们,离婚吧。”

你的深情是把刀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