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为人族守护神
继续看书
自由之域鹰域境内,天道降下九天玄雷,生灵尽皆泯灭!
战斗之域熊域境内,天道发动亿里冰封,整个熊域,顷刻化为冰渣!
礼仪之域龙域境内,九位仙帝对抗天道失败,自爆而亡,九域最后的支柱龙域,沦陷!
至此,人族灭亡,万物成灰!
……
九帝之师陈平,重生天道浩劫来临的三年前!
前世十三万亿人族守护我一个人,这一世,换我来守护你们!
陈平踏平九域,聚九域全部资源,在龙域撑起了一个天穹!
九域震惊:东方奇迹!
“恳求帝师,放我们进龙域吧!”
“我们要沐浴在东方没有浩劫的阳光下!”

《此刻我为人族守护神》精彩片段

第1章这一世,换我来守护!

【九域告急!强大的自由之域鹰域和战斗之域熊域未能抵挡天道之威,生灵尽灭!】
【龙域战报!龙域九帝出战!对抗天道!相信龙域十三万亿人族,上下一心!一定能够扛过这次浩劫!】
【终章!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龙域九帝作为人族最后的希望,悍然对抗天道,为人族争取最后的希望!
但,人力终有穷尽时!很遗憾,九帝最终自爆,也没能阻止天道浩劫。
浩劫降临,龙域十三万亿人族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眼神坚定的挡在一个人面前,最后再看了一眼故土……】
天道之威降临龙域第二日,龙域全境,沦为废土!
至此,人族灭绝!
……
“为什么是我!!!”
陈平猛地一个激灵,从地上蹿了起来,嘴里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怒吼。
瞬间,原本正在举行祭天大典的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现场一片死寂!
“你是哪一脉的弟子,祭天大殿,庄-严肃穆,非但不跪,还敢在这里大声喧哗!?”
祭坛上,一名银须白发的老者板着一张郑重的面孔,疾言厉色的呵斥说道。
陈平一怔,环顾四周。
“大长老,师……师尊!你们……”
“这是……平始道宗!!!”
“我重生了?”
看着一张张早已在浩劫中死去的面孔,陈平陷入了沉思当中。
自己竟然重生了!
九帝不惜自爆为人族争取机会,弥留之际说自己就是那最后的机会,原来!是这个意思!
感受着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以及脑海里多出的一部名为《九元归一诀》的功法,陈平明白了一切!
是他们!是他们用自爆的方式,轰碎了帝路,让自己身负的神秘体质觉醒,自己才能回到三年前,回到浩劫来临之前!
“陈平!赶紧跪下,诚心朝拜,乞求上苍宽恕!”
平始道宗的九长老韩雅,也就是陈平的师尊,此时侧过娇躯,急忙提醒了一句。
陈平回过神来,抬起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天道不仁!不跪!也罢!”
哗!
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这小子疯了吧?竟然敢在祭天大典上对上苍不敬?真不怕天道一怒,让他灰飞烟灭吗?”
“天道不仁?天道哪里不仁了,我们人族能有今天,还不是靠上天眷顾?”
“别的不说,我们龙域能跟鹰域、熊域平起平坐,你敢说不是天道的功劳?”
面对众人的质疑以及一道道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目光,陈平并没有生气,反倒是表现得十分平静。
他清楚,现在浩劫还未降临,他就算说的天花乱坠,大家都不会相信!
人族当自强,泱泱龙域,上下五千万年的传承,靠的从来都不是上天的眷顾,而是自身的努力!
可惜,这一点,很多人都理解不了,只有当浩劫降临之时,他们才会醒悟过来,但那时候,已经太晚了!
陈平没有争论,但也没有下跪,这一世,他绝不跪天!
“反了反了!我平始道宗,竟然出了你这个一个不敬上苍的败类!”
“来人!将他给我拿下!今天,他跪也得跪,不跪,打断双腿也要让他跪!”
祭坛之上,平始道宗的大长老青筋突兀,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
嗖嗖嗖!
人群当中瞬间站起来了几道身影,手臂上戴着执法队的袖章,气势汹汹的朝陈平走了过去。
“且慢!”
就在执法队准备将陈平拿下之时,跪在陈平不远处的九长老韩雅挺身而出,护在了陈平的身前。
“这是我第九峰唯一的弟子,谁人敢动!”
铮!
韩雅抽出腰间的佩剑,三尺寒剑,横在当场,寒光硕硕,气势逼人。
这一幕,看得众人心头一紧。
谁也没有想到,九长老韩雅,竟然敢在这种场合亮剑!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韩雅是铁了心要跟大长老作对,要跟整个平始道宗过不去啊!
陈平看到这一幕,心头一暖的同时,鼻子也是忍不住一酸。
浩劫降临龙域之时,九帝破空,韩雅就在自己身边,当时她也像此时此刻一样,拔剑,挡在自己的面前,最终被浩劫所吞噬!
不仅如此,龙域的十三万亿子民,同样挡在自己的面前,铸就了一道血肉长城,守护着自己这个九帝遗言中的最后希望!
悲剧,决不能重演!
这一世,换我来守护!
一念至此,陈平往前跨了一步,挡在了韩雅的面前。
“你疯啦!不要命了吗?为师就你这一个弟子,你要是被废了,我还有什么脸当长老?”
韩雅嗔怒,言语当中,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师尊,这一次,弟子来守护你。”
陈平勾着脑袋,脸上挤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完了,是不是为师平时敲你脑袋敲太多了,把你给敲傻了?”
韩雅一副关切的表情。
陈平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便把目光投向了祭坛上的大长老。
他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了,三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如果说长,也是弹指一挥间。
修行无岁月,如果按照正常情况发展下去,龙域只能再次走向灭亡。
他必须要把进度条拉快,两倍不行就拉到三倍,三倍不行就拉到十倍,百倍,千倍!
总之!一定要赶在浩劫来临之前,让龙域拥有足够抵挡浩劫的力量!
而这当中的关键,便是眼前这个人——大长老!
“敢问一句大长老,今日,为何祭天?”
众人:???
“祭天大典,一年一度!这傻子,问的什么狗屁问题?”
有弟子忍不住质疑说道,就连陈平身后的韩雅,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一阵疑惑,搞不清楚陈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祭司上苍!乞求我平始道宗来年风调雨顺,如此重要之事,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站在祭坛上的大长老看了一眼众人,旋即板着一张脸,质问起陈凡来。
“好一个风调雨顺!难道不是因为紫羽门不日就要攻山,你大长老才祭的天吗?”
“难道不是因为你大长老贪生怕死,早已为自己找好了灵岩禅寺这条退路吗?”
“难道不是因为你当年争夺宗主之位失败,现在想要用上千名弟子的性命来泄你的私愤吗!!!”
话音刚落,大长老脸上的目光、脸色甚至是语气都是忍不住一沉。
“胡……胡说八道!本长老一生清誉,岂容你来侮辱!”
“将他拿下!挂在祭坛上!凌迟一千刀!以儆效尤!”
大长老怒目圆睁,银须倒竖,恨不得亲自下场将陈平就地正法。
“是真是假!大家睁开眼睛好好看看!”
陈平冷哼一声,旋即朝着核心弟子所在的区域走了过去,韩雅不放心,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正因有韩雅跟着,所以执法队的弟子并不敢对陈平动手。
很快,陈平便来到一名核心弟子的面前。
“师尊,帮我把他的储物袋打开!”
韩雅皱眉,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听了陈平的话。
那名被抢去储物袋的弟子神色瞬间慌张了起来,想要从韩雅的手里抢回储物袋,但却连韩雅的身都靠近不了。
韩雅飞快的打开储物袋,陈平直接从里面掏出了一枚令箭。
“破后而立!浴火重生!就让平始道宗,毁灭得更快一些吧!”
咻!
陈平直接拉响了那枚令箭,瞬间,一道红色的火焰直接蹿出,染红了整个天际!
第2章给命运提个速!

“孽障!你在玩火!!!”
祭坛之上,大长老勃然大怒,身上真人二重天的气势猛然窜起,直接朝着陈平碾压了过去。
嘶!
众人见状,心头皆是一震,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立马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此等强悍的气势,真人之下,何人能挡?
众人震惊的同时,心里也不禁嘀咕,陈平拉响的那枚令箭,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大长老一看,就爆发出雷霆之怒?
“小心!”
手持寒剑的韩雅又一次不假思索的站在了陈平的面前,宛若一座大山,将陈平守护。
轰!
瞬间,韩雅身上,同样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但在众人的心中,韩雅此举,无异于螳臂当车!
要知道,大长老乃是整个平始道宗当中,宗主之下的第一人。
韩雅不过区区九长老,论实力,怎么可能是大长老的对……?
什么???
就在众人觉得韩雅会被碾压的时候,场上的情况,陡然反转!
韩雅的气势竟然比大长老还要强!
“真人三重!你竟然是真人三重天!韩长老!你藏得够深啊!!!”
大长老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当中挤出来的这番话,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韩雅一言不发,眼神坚定的站在陈平的面前,那模样就好像在说:想要对付陈平,先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看见这一幕,众人都呆了,搞不明白韩雅为什么如此维护陈平,甚至不惜为了陈平得罪位高权重的大长老。
师徒情深?
恐怕不见得,平日里韩雅对陈平非打即骂,一副恨铁不钢的模样,看不出来哪里情深。
为了面子?
这更加说不过去,得罪了大长老,韩雅九长老的位置哪里还能保得住,面子能比这个重要?
思来想去之后,众人心里更加迷糊了,怎么也想不明白。
而整个现场,唯一知道韩雅为什么会这样做的,只有陈平!
只见陈平缓缓走到韩雅的身边,悄无声息的接过韩雅手里的剑。
“师尊,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吧。”
韩雅一怔,下意识的想要夺回陈平手里的剑,但此时陈平已经拿着剑,挥舞了起来。
“你,你,还有你,都给我看好了!”
陈平目光一寒,目光扫过几名弟子所在的方向,最终落到了大长老的身上。
铮!
寒剑一抖,发出一道铮鸣之音。
旋即,一套如行云流水般的剑法在陈平的手里出现。
剑法灵动飘逸,剑招通灵,一招一式,都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道蕴,就宛如那剑仙一般。
紧接着剑招一转,寒芒毕露,宛若有千军万马在咆哮,又像是尸山血海在哀嚎,看得让人忍不住心头一紧。
“这是什么剑法?我们平始道宗什么时候有如此高深的剑法?”
众人震撼,目光死死的盯着陈平,生怕错过什么似的。
“剑羽漫天!”
陈平猛喝一声,手里寒剑挣脱而出,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最终,无数道剑影凭空出现,直接刺向了祭坛之上的大长老。
“白羽剑典!是白羽剑典!龙域战神韩白的白羽剑典!!!”
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认出了陈平所施展的这套剑法。
龙域战神啊!
那可是多少龙域儿郎心目中的英雄!
十八岁便是龙域军队当中最年轻的先锋官,一人一骑,杀的熊域不敢犯境。
十九岁成为将军,带领龙域儿郎守护疆土,让来势汹汹的象域大军铩羽而归。
二十岁被封为龙域战神,一人一剑,对上当时号称鹰域最强军队的白鹰军,成功斩首其统帅,震惊九域!
这是一位传奇的人物,是但凡提起都会让人热血澎湃的英雄。
正是有这种不畏生死,誓死守护疆域的人在前方抛头颅洒热血,龙域才有了今天的安宁。
但,传奇终有陨落的一天,在十六年前的一次与鹰域的战斗当中,韩白中了埋伏,身首异处,尸身至今还被鹰域当做是炫耀,收藏在鹰域的五行大楼当中,让人唏嘘。
此刻见到龙域战神韩白的成名灵技白羽剑典,众人心中同样是百感交集。
而与众人不同的是,面对踏至纷来的剑影,祭坛上的大长老却诡异的笑了起来。
只见大长老轻轻挥了挥手,漫天的剑影瞬间消散,双指一合,三尺寒剑便被他收入了囊中。
对此,陈平没有丝毫的意外,自己的本意,也不是要攻击大长老,只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会白羽剑典,自己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呜呜呜……”
就在众人还在回味热血的时候,在平始道宗的山下,传来了一阵号角咆哮的声音。
“报……报……报……”
一道仓促的身影从山下跌跌撞撞的跑了上来,脸上写满了惊恐二字。
“报!山下突然出现了大批紫羽门弟子,人数足有上千,请大长老定夺!”
听到这番话的众人,猛然一震,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陈平。
紫羽门攻山!
紫羽门真的攻山了!
就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大长老临行前又看了一眼陈平,旋即大手一挥。
“第一峰的弟子,随我下山迎敌!其他弟子按兵不动,等我回来!”
刷刷刷!
大长老座下,第一峰的弟子们,像是早有准备一样,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直接跟着大长老朝着山下的方向奔跑了下去。
看着大长老离开的背影,韩雅柳眉紧蹙,俏脸上掖起了一抹愁容。
“陈平,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韩雅对于紫羽门攻山之事,一点都不关心,她的眼中,只有陈平。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我也都知道。”
“此刻,大长老下山,是奔着投靠灵岩禅寺而去,不会再回来。”
“待会,紫羽门的人,便会攻上山来,师尊,我们已无退路,此时平始道宗,你的实力最强,请你接管权柄,带领大家抵御外敌!”
陈平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十分认真,但是韩雅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她只知道,陈平施展出了白羽剑典,他们的身份就暴露了,平始道宗,不能再待下去,否则将会有杀身之祸!
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是陈平绝对不能有事!
“跟我走!平始道宗的死活,与我们无关,你的命,比谁的命都重要!”
韩雅拉着陈平,便想要往后山的方向而去,但却被陈平一把挣脱。
“杀呀!杀一人赏一块下品灵石,杀十人赏一块中品,杀百人,赏上品!封长老!”
就在这时,漫山遍野的喊杀声震耳欲聋,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惊。
“怎么回事?大长老不是下山迎敌去了吗?怎么他们这么快攻上来?”
“快看!陈平说中了,大长老带着第一峰的人,都跑光了!”
“天啊!这可怎么办啊,连最强的大长老都临阵脱逃了……”、
……
就在众人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陈平直接单膝跪地。
“弟子陈平誓与平始共存亡,恳请师尊接掌宗主之位,带领平始道宗抵御外敌!”
陈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平始道宗,众人怔了一怔,旋即便反应了过来。
谁说大长老是平始道宗最强者?
分明九长老才是啊!
听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弟子们面面相觑。
“弟子张三誓与平始共存亡,恳请九长老接管宗主之位,带领平始道宗抵御外敌!”
忽然,人群中一名弟子径直跪了下去。
哗!
紧接着,刷刷刷的声音响了起来。
“弟子李四……”
“弟子王五……”
“弟子赵六……”
“恳请九长老接管宗主之位,带领平始道宗抵御外敌!”
数百名平始道宗弟子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场面轰动,仿佛有一股热血在众人的心中燃烧了起来。
陈平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内心百感交集,这跟前世发生的一模一样。
平始道宗蒙难,掌门迟迟未归实际却在敌方阵营助纣为虐,大长老奋起抵抗却是临阵脱逃。
韩雅为了保护自己,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众人见状,便顺势把她推向了掌门的位置。
只不过,这一切,在陈平的操作下,提前了,提前了整整一个月。
但陈平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韩雅掌权,只是第一步,想要守护龙域,守护人族,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关键!
如果命运迟早要发生,那便让我来给它提个速!
“平始道宗的渣渣,受死吧!吃老子一刀!”
“不堪一击,这就是平始道宗吗?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痛快!我已经杀了五个人了,再杀五个,就有一块中品灵石,实在是太痛快了,还有谁,出来受死!!!”
与此同时,紫羽门的第一批人,已经将守山的弟子尽数屠光,一群人,神色狰狞,龇牙咧嘴的轰杀进来……
第3章放他们进来!

“我可以当这个掌门!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如果待会遇到危险,一定要跟我走,否则,今天就算把你的腿打断,我也要带你离开!”
面对众人的恳求,韩雅视若无睹,只对陈平一个人说话。
“弟子陈平,拜见宗主!”
陈平嘴角挂着一抹得逞般的笑容,直接开口。
紧接着,众人便是有样学样,高呼宗主二字。
韩雅嗔怒,但面对陈平,却没办法发作,就好像有力无处使一样,让她感到一丝郁闷。
“所有长老听令,随我一起开启平始大阵,守护山门!”
郁闷过后,韩雅便发布了她身为宗主之后的第一道命令。
平始大阵,是平始道宗的护宗大阵,但想要开启,需要损耗大量的灵石,而且要数人一同才能开启。
因此,平日里平始大阵并不会开启,一旦开启,便预示着平始道宗面临着灭宗之危!
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但也正因清楚,他们才会诧异,陈平此时此刻的举动。
“师尊,且慢!”
陈平的这一举动,让他方才在众人内心建立的好感瞬间崩塌。
“陈平,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让开启大阵,你是想他们攻到我们这边来吗?”
“亏我刚刚还以为你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现在看来,你就是一个莽夫,想要害死我们!”
“恳请宗主,开启大阵,护我平始!”
“恳请宗主,开启大阵,护我平始!”
“恳请宗主……”
一道道身影,想着用方才的办法,逼迫韩雅开启大阵。
但可惜,韩雅之所以答应坐上宗主之位,完全不是因为他们!
“你有什么想法?”
韩雅连看都没有看众人一眼,反倒是出人意料的在征求陈平的意见。
这让跪在地上的众人一阵尴尬。
“放他们进来!”
哗!
还在尴尬当中的众人,听到陈平的这番话后,瞬间炸开了锅。
“莽夫!彻头彻尾的莽夫!我猜得没错,你就是想要害死我们才安心!”
“放他们进来?紫羽门什么实力,我们什么实力,这不等于自掘坟墓吗?”
“宗主三思啊,不要信这个小子说的浑话,把紫羽门的人放进来,我们一点活路都没有啊!”
……
众人跪在地上,苦苦规劝,但韩雅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无视。
“你的意思是,关门打狗?”
韩雅很快便明白了陈平的意思。
紫羽门攻山,首批弟子的实力,必然不如后面压阵的强者。
说白了,这首批攻山的弟子,就是要来摸平始道宗底细的炮灰,真正的强者,必然在暗处观望。
只要把这些人困住,紫羽门的人便不知道平始道宗的嫡系,相当于蒙住了他们的眼睛。
如此一来,紫羽门的人必然会有所顾忌,这就给平始道宗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想到这里,韩雅的目光便是有些火热了起来,他在陈平的身上,仿佛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
“传我号令,所有弟子回守祭坛,把紫羽门的人!”
“都!放!进!来!”
哗!
命令一下达,众人的脸色便是一片死灰,如鲠在喉一般难受。
但没办法,韩雅是这里实力最强的强者,又是被他们亲手推选出来的宗主,她的命令,众人不得不听。
可是,如此一来,众人便是把矛头指向了陈平。
在他们看来,如果自己有什么缺胳膊少腿的,陈平绝对是罪魁祸首!
不一会,平始道宗的弟子们都聚守在了祭坛周边,而韩雅则带着陈平,连同剩下的几名长老一起,站在了祭坛的核心位置,随时准备开启大阵。
攻山的紫羽门弟子一路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心情也愈发的变得傲慢了起来。
“什么狗屁平始道宗,一个个都是缩头乌龟吗?扫老子的兴,老子还想着多赚两块灵石呢!”
“害,你刚刚没看见他们家大长老对门主点头哈腰的模样吗?大长老都逃了,其他人估计现在都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呢!”
“玛德!躲被窝都没用,在老子眼里,他们不是人,他们就是一块灵石,谁打扰老子赚灵石,老子跟他拼命!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商量!”
……
紫羽门的弟子凶神恶煞,双眼瞪得老大,像灯笼一般,四处搜寻着落单的平始道宗弟子。
“师兄,找到了,他们都在祭坛上,有几百号人在!”
忽然,一名紫羽门的弟子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就好像捡到了钱一样。
“好!太好了!兄弟们,杀平始,赚灵石,冲上去!”
一名带头弟子手臂一震,一呼百应,两三百名紫羽门的弟子便像是动物大迁徙一般,浩浩荡荡的杀向了祭坛。
哗!
紫羽门的弟子达到祭坛之时,一个个双眼都看直了。
此刻,在他们眼里,眼前站着的这些,并不是人,而是一块块金灿灿的灵石!
“师尊,可以了。”
陈平的声音缓缓响起。
“阵起!”
“杀敌!”
韩雅飞快的往祭坛中的阵法注入了一缕灵力,紧接着,几名长老也是快速注入了属于自己的一份灵力。
哗啦啦!!!
蓦然,一道像是水流趟过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紫羽门的众人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便是被一道巨大的屏障笼罩在了其中。
屏障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穹顶倒扣在祭坛的四周,把祭坛和外面彻底隔绝。
外面的人只能看,完全听不到里面的动静,里面的人,也同样是如此。
“这是……”
反应过来的紫羽门弟子,这才惊醒过来,这是平始道宗的护宗大阵!
一开始他们也担心平始道宗有护宗大阵在,想要攻上山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攻山的过程太过顺利,让他们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大阵的存在。
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想要攻破大阵出去,除非平始道宗的人都不还手。
但,这可能吗?
不可能的呀!
“玛德!中计了,好阴险的家伙!”
“别怕!兄弟们,他们最强的大长老都逃了,现在这些,不过是臭鱼烂虾!”
“杀吧!灵石就在眼前,杀光他们,就能多讨几个道侣!过上美滋滋的日子!”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用在紫羽门的身上,再贴切不过。
只不过,下一刻,他们人就傻了。
“谁告诉你们,平始道宗最强的是大长老?”
陈平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另一边,像是在回应他的话一样,韩雅的气势冲天而起!
时间!
走得再快些吧!
轰!
铺天盖地的真人威压朝着紫羽门弟子碾压了过去,让他们的表情瞬间凝固。
“真……真人三重!”
“鹰域老大,你替我们象域做主啊,龙域那些家伙,都欺负到我们脸上来了!”

莫笛在戴东青手下吃了亏,立马便找到了他的靠山。

“阿三老弟,莫慌,我已经着手准备对付龙域了,很快他们就会来求我们。”

梅濮大帝优哉游哉的说道,一副尽在掌握姿态。

就在陈平离开象域的第二天,以鹰域为首的西方诸域,面向九域发布了一则消息。

凡龙域卖到他们各域的丹药、阵法、灵器,通通加收一倍的赋税。

此消息一出,九域震惊!

“鹰域佬这是在针对我们吗?

真当我们龙域好欺负的吗?”

“不知道长老院方面会不会做出相关的应对措施?”

“玛德!

鹰域佬这是要挑起域战吗?

我第一个报名!”

…… 龙域平民收到这个消息之后,瞬间炸开了锅,但是长老院方面并未就此做出回应,这让不少平民都感到担忧。

虽然龙域这些年韬光养晦得不错,甚至某些方面,比如说基础阵法的刻画,远超其他八域。

但是,鹰域毕竟是当今九域的霸主,实力之强,不免让人感到一丝不安。

而此时此刻,龙域长老院的九名长老,正在一处秘境当中替陈平疗伤,根本没心思去理会鹰域发布的消息。

“怎么回事?

我们这么多灵力灌下去,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鲁不苟脸上挂着一抹诧异的神色,心里也有些着急。

陈平回来已经两天了,但是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

一开始,他的生命气息若隐若现,有种油尽灯枯的迹象,饶是几位长老院的长老轮流给他灌输灵力,也不见好转。

大家几乎都准备怀着悲痛的心情送别这位指挥官了。

但是,陈平的生命气息却诡异的恢复了过来,透着一丝诡异。

后来,大家又轮流给陈平灌输灵力,几乎是每隔半个时辰就会灌输一次。

结果,他们灌输进去的灵力,却好像是泥牛入海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

好奇心比较重的鲁不苟,偷偷把自己十分之一的灵力给陈平灌输了进去。

这个分量的灵力,就算是尊者境界的强者都不一定承受得住,更别说陈平只有蕴体五重的境界了。

但鲁不苟还是这么做了,他心中有一个疑惑,想要证实一下。

结果,他震惊了!

十分之一的灵力灌输进去,陈平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此时的陈平,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再多的灵力都吞得下。

“我这是在哪?

难道我又死了一次吗?”

言语中满是遗憾,陈平抬头看向前方,一片混沌,不知这是何处,分不清方向的陈平只好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

扑通!

扑通!

扑通!

猛地,一道像是心脏在跳动的声音引起了陈平的注意。

寻声而去,一柄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古剑出现在陈平的眼前,那心跳声,便是从这里传来的。

“这是……” 陈平一怔,庞大的信息量瞬间砸向了他的脑海。

“轮回剑胎!

这是轮回仙帝的帝器轮回剑的剑胎!”

“我能短暂拥有尊者境的实力,也是拜这剑胎所赐!”

“但剑胎损耗太大,需要大量的灵力重新蕴养!”

短暂的失神之后,陈平也终于是明白了此时自己身处地方,以及眼前这柄古剑的来历。

明白过来之后,陈平自己也是松了一口气,这证明自己还没死,自己还活着。

三天后。

陈平缓缓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环境以及吃着花卷的鲁不苟。

“我的天老爷,你可算是醒了,你再不醒,我都准备去买些蜡烛纸钱了。”

鲁不苟抹了一把老泪,悬在心中的那颗大石头终于是放了下去。

“矿工怎么样了?”

陈平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询问起矿工的情况。

随后鲁不苟便将后来发生的事都告诉了陈平。

陈平叹了一口气,情绪落寞的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名单,你吩咐淘宝阁的人,一定要善待,如果有子嗣的,可以送到平始道宗来。”

安排好事情之后,陈平便开始盘膝下来,查看自己此时的状态。

只不过,刚运转起九元归一决,陈平心里便是咯噔了一下。

“悟气境?”

“不对,我的灵力?”

看着自己从蕴体五重跌落到悟气境,陈平嗅到了一丝诡异的味道。

他发现,自己的体内灵力,比蕴体五重时的灵力还要磅礴,但现在自己的境界,分明又是处于悟气境。

只不过,不是悟气九重,也不是悟气一重,而是一个以前所不知道的玄妙境界。

陈平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境界,只好自己给它做了个命名,悟气十重!

“不破不立,九九归元!”

“难道这就是九元归一决的玄妙所在?”

陈平此时的心情,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好不容易平复完心情之后,陈平也是开始思索接下来的计划。

如今时间灵石的收购已经完毕,川城的时间灵矿,有超过九成九的数量掌握在龙域的手上,这也代表着龙域掌控着时间阵法的绝对话语权。

接下来便是天穹阵法,只不过,这个阵法还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财力,之前为了买空时间灵矿,淘宝阁的损失只能用惨来形容。

“算一下时间,也是时候该跟鹰域讨回这笔债了!”

陈平目光一凝,立马掏出了传音玉简,联系上了马巴巴。

得知马巴巴还在平始道宗后,陈平便让鲁不苟把自己送回了平始道宗。

“现在劣质灵石的行情,已经涨到去五比一了,鹰域现在还在囤积劣质灵石,只不过其他几域都学乖了,都自己屯着,对鹰域的命令阳奉阴违。”

马巴巴毕恭毕敬的给陈平汇报着灵石市场的情况。

“加上龙域本土的劣质灵石,我们现在手上的劣质灵石,估计价值五千万亿上品灵石,现在卖出,我们至少能赚四千万亿!”

听完马巴巴的汇报,陈平嘴角挽起了一个玩味的弧度。

“吩咐我们的人,一天之内,把我们手上的劣质灵石全部在鹰域抛出去!”

“龙域长老院的鲁不苟?

封不平?”

婆罗曼怔了怔,旋即往后退了半步:“善哉善哉,两位红尘帝降临我象域,不知有何贵干?”

鲁不苟看了一眼已经变成一个血人的陈平,当即对婆罗曼破口大骂了起来。

“猪鼻子插葱,装,呸,本就是象!”

“老秃驴!

少特么在这里给老子装模作样,今天这人,我们带走!”

“如果你不爽的话,尽管来找我,老子奉陪到底!”

暴脾气的鲁不苟,丝毫不给婆罗曼面子,直接当着他的面把陈平给扶了起来。

婆罗曼目光一寒,直接捏碎了一枚玉简。

“此人以尊者实力,在我象域大开杀戒,屠杀我百万雄兵,难道,你们龙域就不打算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捏碎玉简后的婆罗曼忽然变得强硬了起来。

“说法?

老子的拳头就是说法,咋地,你要试一试啊!”

鲁不苟满脸不屑,要不是怕引起两域之间帝境强者级别的战斗,就凭婆罗曼这么对陈平,他早就要动手了。

他心里清楚,自己没那个资格发动这场战争,对面的婆罗曼同样也没有。

帝境强者级别的战斗,轻则生灵涂炭,重则毁天灭地,谁也承担不起这种后果。

龙域承担不起,象域同样承担不起。

所以鲁不苟才如此的有恃无恐。

老子就是赌你不敢动手,怎么滴,不服气,来咬我啊?

鲁不苟骂骂咧咧,扛着陈平就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他身后的空间出现了数道扭曲。

“鲁长老,封长老来我象域做客,不打声招呼,就打算走了吗?”

人未至,声先到。

听到这道声音的婆罗曼瞬间有了底气。

紧接着,四道身影便是横在了鲁不苟和封不平的身后,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象域五帝,好大的阵仗!”

鲁不苟目光微寒,咬牙切齿的说道。

“五对二,老苟,你怎么看?”

封不平眼皮跳了跳,传音给鲁不苟道。

鲁不苟别过脸去,一脸不屑:“能怎么看,大不了打一场,反正陈平一定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待会我来挡住他们,你带陈平先走。”

封不平暗暗捏起了一枚印决,随时准备出手。

但,象域五帝似乎早就看出了他的打算,五人合力,直接封锁了这片天地。

天地被封锁,便施展不出挪移之术,就算鲁不苟想施展挪移之术带陈平离开,也没办法做到。

“妈了个巴子!

你们真想开战是吗?

来啊!

动手啊!

大不了一拍两散!”

鲁不苟气势汹汹的朝象域五帝吼道,一副要抱着他们同归于尽的模样。

以象域最高决策中莫笛为首的象域五帝听完这番话后,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别人是说这句话,或许他们还会相信,但是这番话从鲁不苟嘴里说出来,他们却一点都不信。

作为龙域的邻居,他们太清楚龙域强者的性格了。

鲁不苟虽然看似五大三粗,喜欢动怒,但实际上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怕是待会真动起手来,他便会找机会带着人偷溜了去。

这种亏,他们在鲁不苟身上吃过不止一次,自然不会再上当。

“鲁不苟,别白费力气了,你们今天逃不了,乖乖跟我们回去喝喝茶,你也少受点皮肉之苦。”

象域五帝冷笑连连,就好像猫逗老鼠一般,他们是猫,鲁不苟和封不平为鼠!

“哦?

是吗?

不知道我龙域长老院一起过去,你们象域有没有这么大的地方!”

就在象域五帝戏谑之际,一道雄浑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咔嚓!

象域五帝联手布下的空间禁制,竟是在这一道声音之下,顷刻破碎!

“龙域长老院大长老,戴东青!

!”

象域五帝的脸色瞬间凝固,身为象域最高决策者的莫笛更是咬牙切齿,像是吃了土一般难受。

“大长老,那莫不是我们龙域长老院的大长老!

!”

“我们有救了,陈平战神有救了!

!”

…… 地面上,矿工们看着天空中出现的那道仙风道骨的身影,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已。

大长老戴东青的出现,瞬间扭转了局面。

虽然他只有一个人,但是,从象域五帝的脸色便能看出来,他们对他忌惮的很!

“戴长老,你们龙域连你都出动了,难道,你们龙域想为了这个小子,跟我们象域开战吗?”

莫笛此时虽然忌惮,但身为象域最高决策者,他不得不站出来。

“是又如何?

难道你们五位鬼仙成帝的红尘帝,想跟我这位地仙成帝的红尘帝过过招?”

大长老戴东青淡然一笑,脸色平静,但却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

莫笛脸色一沉,目光死死的盯着被鲁不苟背在身上的陈平。

“这小子到底是龙域的谁?

怎么能够让龙域出动三位帝境强者来保他?”

“三位帝境啊!

这特么跟‘域战’没什么两样了!”

“最可恨的是,连许久不曾露面的戴东青都惊动了!”

莫笛握紧的双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他实在搞不明白,戴东青为什么会跨域而来,甚至不惜引发‘域战’,都要保住这个年轻人。

难道,这小子是戴东青的子孙?

疑惑的莫笛不禁把目光投向了最先赶到此处的婆罗曼。

“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把这个老匹夫的孙子给掳回来了?”

莫笛给婆罗曼传音说道。

“我……” 婆罗曼一脸为难,别说他不知道陈平的身份,就算是知道,他也不好在这种情况说出来。

难道要告诉莫笛,自己看上了这小子身上的传承,想要据为己有吗?

这样的话,别说戴东青不会放过自己,恐怕莫笛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废物!”

婆罗曼的沉默,让莫笛更加的恼怒。

就在莫笛因为婆罗曼生气时,大长老戴东青直接大手一张,婆罗曼的一根手臂瞬间化成了血雾。

“这是利息!”

大长老戴东青一脸平静的说道。

“戴东青!

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难道你就不怕鹰域的人来找你们麻烦吗?”

莫笛脸上青筋突兀,看得出来,他此刻憋的并不容易。

被人踩上家门,当着自己的面毁了婆罗曼一臂,自己作为最高决策者却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他们象域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所以莫笛便把鹰域搬出来了!

他就不信,戴东青敢跟象域叫板,难道他还敢跟鹰域叫板不成?

“鹰域佬?

呵呵……他们若敢来,那便战!”

“顺便提前通知你们一声,战场,我会选在象域!”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莫笛气的脸都绿了。

“时间不早了,既然人家没准备留我们吃饭,那我们便回家吧。”

戴东青看都没看莫笛的脸色,直接转身离去,沿途扫了地面上的矿工一眼,旋即大手一挥,一座巨大的传送阵法出现在他们面前。

矿工走了,鲁不苟走了,封不平走了,戴东青也走了,连那个已经被婆罗曼打的半死不活的陈平都走了。

被人欺负到家门口,耻辱啊!

莫笛憋着一股气,包括婆罗曼在内的四位帝境强者纷纷往后退了半步,生怕去触莫笛的眉头。

“查!

告诉我们在龙域的人!

一定要查清楚,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