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萎的爱意
  • 枯萎的爱意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4-06-07 21:12:00
  • 最新章节:第18章
继续看书
叶时欢爱席莫宇入骨,为了留在他身边,她受尽屈辱委屈。
好不容易终于怀孕,她满心欢喜,却被男人无情灌药。
他说她不配生下席家的孩子,他说,她这样的贱女人,就应该去死……
可当叶时欢真的身患绝症奄奄一息时,哭着求她别死的,却也还是他……

《枯萎的爱意》精彩片段

第1章

“席太太,我们建议您打掉孩子,立即治疗,否则您的时间,顶多撑到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请您和先生好好商量一下。”

医生的话还在脑子里回念,叶时欢看着桌子上的两份文件,清丽憔悴的脸上满是惨然。

一份孕检单,上面显示她怀孕四周,另一份,却是白血病的确诊单,如果不做治疗,她多还能活一年,可做治疗,就必须要流产放弃孩子……

膝盖上的手指,缓缓攥紧。

孩子和自己的命,她当然是……选择孩子。

叶时欢收起了那份白血病的确诊单,揉了揉面无血色的脸,随后给自己结婚两年的丈夫席莫宇发信息。

“莫宇,我怀孕了,你能不能回来吃个饭?”

这句话叶时欢编辑了又删除,来回修改好几次,犹豫了近十分钟,最终也没勇气发出去。

席莫宇恨死了她,恐怕不会让她生下他的孩子。

可叶时欢的时间不多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她也要生下来。

万一,哪怕只是万中之一的可能,席莫宇会喜欢这个孩子呢……

毕竟是她的亲骨肉。

叶时欢一咬牙,还是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十分钟后,短信回复:“我马上回来。”

叶时欢心中一喜,他还是在意孩子的。

她连忙起身,将那份白血病的确诊单藏在抽屉里,从今天开始,她只想要好好的生下孩子。

窗外传来车鸣声,席莫宇回来了。

叶时欢连忙小跑下楼,开门,露出甜美的笑容:“莫宇,你回来了……”

席莫宇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声线冰冷:“你怀孕了?”

叶时欢点头,捂着平坦的小腹,眼底藏不住的幸福:“已经四周了……”

席莫宇眉头狠狠拧紧,扬手将一盒药物扔在茶几上。

“吃了它。”简单而漠然的三个字。

叶时欢一愣,瞧了几眼那盒子,上面全是她不认识的外文。

“这是什么?”

席莫宇眼睛狠狠盯着叶时欢,一字一字清晰冷酷:“打胎药。”

叶时欢心脏一缩,往后退了几步:“席莫宇,你什么意思?这是你的孩子!”

席莫宇薄唇一勾,笑意森冷:“我的又如何,叶时欢,你别以为你偷偷怀了孩子,就能钳制我!你肚子里的贱种,我可不认!马上要把药吃了!”

叶时欢连连后退,摇头道:“我不吃。”

这个孩子,是她不要命也要生下来的骨肉,怎么能就这样流掉?

席莫宇一步逼近,眼眸冷狠的盯着叶时欢:“给你一分钟,自己把药吃下去,或者,我给你灌进去!”

叶时欢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哭着求道:“莫宇,不管你再怎么恨我,孩子是无辜的,你……”

“闭嘴!叶时欢!”席莫宇没耐心听她废话,又往前跨了一步,那眸色狠戾吓人,“我叫你把药吃下去!别让我说第三遍!”

叶时欢咬紧了唇,双手死死护着肚子,仍旧是摇头。

“我不……唔!”

话还没说完,席莫宇那双修长的大手,就掐在了叶时欢的脖子上。

力道凶狠,像是要直接掐断那纤细白皙的脖颈。

“叶时欢,像你这样的贱人,我看一眼都恶心得要死,怎么可能允许你生下我席家的孩子?打胎药,你不吃,也得给我吃!”

他一手掐着叶时欢,另一手拿起药盒,几下拆开,从里面倒出一把药丸来,直接就往叶时欢的嘴里灌。

叶时欢闭紧了嘴巴,不断挣扎。

她越是抗拒挣扎,席莫宇的手指就收紧得越发用力,掐得叶时欢窒息难受,眼前一阵发黑。

她丝毫不怀疑,要是自己一直不肯吃药,就会被这个男人,给生生掐死在这里!

“我吃……”叶时欢满脸通红,眼泪不住的滑下,乞求的看着席莫宇,“你放开我,我自己吃。”

第2章

席莫宇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将叶时欢丢开,随后抽出一张纸巾,一边嫌弃的擦着自己刚刚碰过叶时欢的手指,一边冷声说话:“别给我玩花招,老老实实把药吃了,别逼我再动手!”

叶时欢抖着手指,从药盒里重新拿出两颗药丸,正要吃,又听席莫宇冰冷的说道:“两颗怎么够,给我吃十颗!”

握着药丸的手指一抖,叶时欢心尖一阵剧疼。

哪有药会要求一次吃十颗的?

席莫宇他,就这么不要想这个孩子吗?

哪怕是用药过量,也一定要杀死自己亲骨肉……

真狠啊……

叶时欢垂下睫毛,一粒一粒的抠出蓝色的药丸,眼圈酸涩,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啪嗒啪嗒的滴在茶几上。

席莫宇看着她低垂的小脸和落下的眼泪,眉头拧得更紧,心里涌出来一股没来由的烦躁,觉得那女人的眼泪当真是碍眼极了!

“动作快点!别浪费我时间!”

他寒声催促,每个字音里都带着不耐烦。

叶时欢指尖颤抖,抬起湿润的睫毛,可怜惨淡的望着席莫宇。

“席莫宇,这是你的亲生骨肉,你就真的不能放过他吗?只要你让我生下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叶时欢握紧了那些冰冷的药丸,不想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她哀求的说道,“你要离婚,我也答应你。我净身出户,我什么都不要……”

她只想在自己死之前,把孩子顺利生下来……

席莫宇拧着眉头,面容依旧冷硬,没有半分动容或者心软。

“叶时欢,你是不是非要我把这些药丸,灌进你的嘴里?”

叶时欢睫毛狠狠一抖,最终还是死心。

他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那么恨她……

闭上眼睛,叶时欢一仰头,将药丸塞进了嘴里。

苦涩难闻的药丸含在口里,可是她怎么也咽不下去。

席莫宇狠盯着她那纤细的脖子,字字狠戾:“给我咽下去。”

叶时欢含着药摇头,水汪汪的眸光乞求,她不想就这样失去孩子。

席莫宇俯身,捏住了她的细嫩的脸颊,同时一手抄过旁边的水杯,粗鲁的往叶时欢的嘴里倒。

“我叫你把药都吞下去!”

脸颊被捏得生疼,叶时欢不住的挣扎,想要把药给吐出来。

但席莫宇力道狠大,也不管叶时欢会不会被呛住,只是将杯子里的水,死命往里灌入。

叶时欢满嘴的药,吐了一半,另一半,还是被迫给咽入了肚子里。

确定她吃了药,席莫宇立即将她丢开。

叶时欢摔在地板上,被冷水呛得不住咳嗽。

杯子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席莫宇抽出几张纸巾,厌恶的不停擦拭手上溅到的液体。

“三天之后,我会派人送你去医院检查,要是敢背着我偷偷保住这个贱种,我就叫人,直接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生挖出来!”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收回视线,转身就往外走。

哐当一声,狠狠摔上了门。

他回来的目的,只是打掉叶时欢肚子里的那个贱种,除了关于流产的话,自始至终,他没跟叶时欢说半个多余的字。

就是这般残忍。

叶时欢捂着苍白的嘴唇,口腔里还残留着药物的苦涩味道,眼泪和刚才水杯溅出来的冷水混合在一起,打湿了她的刘海,满脸狼狈凄惨。

费力的撑起身体,叶时欢摇摇晃晃的朝着厕所跑去。

锁上门,冲到洗脸盆边上,她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指,不停的抠挖自己的喉咙。

恶心感涌上来,胃部翻涌,刚刚吞进肚子里的药丸,被她给吐了出来。

为了确定药都吐干净了,叶时欢就着水龙头,喝了半肚子水,再抠喉咙将水吐出来。

几番折腾,原本就苍白的脸,更加惨白。

就在此时,浴室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第3章

“叶小姐。”是别墅里的女管家,“你在里面吗?”

叶时欢用冷水洗了把脸,又连忙把药丸全冲掉,应声道:“我在。”

女管家犹豫的道:“能不能开门让我进去?少爷让我过来确认,你今晚是真的流产了。”

叶时欢指甲瞬间捏紧,僵着身体,好一阵没说话。

管家着急的敲门,询问:“叶小姐,你在里面干什么?是不是……已经将药给吐出来了?”

“我没有!”叶时欢连忙否认,转眸看了看浴室,从抽屉里翻出一把修眉刀,提起裙摆。

一咬牙,狠心在自己的两腿.根处,用力划开好几道口子,猩红的鲜血,登时汩汩涌出。

她放下裙摆,看了一眼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自嘲的一笑。

幸好她现在的模样够凄惨,正好可以假装流产的样子……

至于三天后的检查……她会在那天到来之前,离开这里的。

忍着大腿上的疼痛,叶时欢打开了浴室门。

白皙纤细的腿弯上,刺目的鲜血正顺着肌肤流下,在地板上流下猩红的痕迹。

叶时欢白着脸,冷冷扫了管家一眼,推开她,步伐缓慢的往卧室里走。

管家看着她留在地板上的血迹,真以为她孩子是流掉了,可惜的叹了口气。

叶时欢锁上卧室门,这才敢用纸巾给自己大腿的伤口止血。

她刻意的将那些带血的纸巾丢在茶几上,然后缩进被子里,叫管家进来收拾。

管家很快进来,将带血的纸巾收拾好,拍照传送给席莫宇。

照片上,那些带血的纸巾像是座小山一样的堆着,艳红的血色触目惊心。

席莫宇沉眸盯着那张照片,看了整整半分钟。

……

叶时欢怕夜长梦多,当天晚上就开始收拾行李,想在第二天半夜的时候,永远离开这里。

只不过天不如人意的是,第二天别墅里就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穿着黑色西装的两个保镖,面无表情的对着叶时欢道:“我们是席总派来,带你去做检查的。”

“我不去。”叶时欢往后退了几步,摇头拒绝,“我的孩子昨晚就流掉了,出了那么的血,席莫宇他难道没看到吗?”

保镖面色不为所动:“叶小姐,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要不然我们就只能来硬的了。”

叶时欢哪里敢去医院,她昨晚是假流产。

“再怎么样,我也是席莫宇的妻子,你们敢对我动手?”她强撑着扬起下巴,露出强硬的姿态。

保镖冷冰冰的扫了她一眼,只丢下一句抱歉,随即两人上前来,掐着叶时欢的手臂,蛮力的拖着她往外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叶时欢奋力挣扎,不顾一切的蹬踢着纤细的双腿。

但她再怎么拼尽全力,也抗争不过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很快,她就被钳制着手臂,塞进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车子随即发动,目的地,直奔医院。

叶时欢心脏收紧,指尖一阵发抖。

她的孩子还在,要是在医院被席莫宇发现了,肯定会立即就让她做人流手术的!

不可以!

她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孩子……

叶时欢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一时间,连跳车的念头都生了出来。

只是她身体一动,旁边一个保镖就会压住她的动作,她完全没办法脱身。

只能像条砧板上的鱼一样,被两个保镖,又从车子里架出去。

“放开我!我不去医院!”叶时欢只能无力的挣扎,手腕都被捏出青紫的痕迹。

疼得她骨头都在发颤。

短暂的路程,很快到了目的地。

竟然直接就是手术室!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应该先检查吗?难道席莫宇已经知道她是假流产了?

这不可能!

“莫宇哥,来喝点水吧。”
叶依诺端着手里的茶杯,慢慢送到了席莫宇的面前。
席莫宇眉头紧锁,没有多想,顺势拿过叶依诺手里的杯子,一饮而尽。
见此情状,叶依诺的嘴角微微上扬。
“莫宇哥,今晚,你想吃些什么?
我去给你做,好不好?”
才刚放下手里的杯子,叶依诺就探过身子,慢慢朝席莫宇靠拢了过来。
一双素手却是不安分的,在席莫宇的身上,游走起来,脑袋,也轻轻贴在了席莫宇的胸口。
席莫宇微微蹙眉,身体的反应,却是比脑子要快很多。
刚准备借起身,只是,精瘦的身躯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生生涌上一丝燥.热,瞬间,他有种想要脱衣服的冲动。
“莫宇哥……今晚……你要不要吃掉我……”叶依诺动着红唇,轻飘飘的道。
思绪正飘忽着,席莫宇的身体明显感觉到,胸口处轻轻覆上来一个女人的身躯。
原本只是在席莫宇的衣领上游走的手,渐渐穿过了纽扣之间的缝隙,慢慢渗出到了他胸口那块块精瘦的肌肤之上。
“你做什么……” 席莫宇警惕的一把死死握住叶依诺的手腕,两颊,却是愈发的通红。
“莫宇哥……我爱你……” 眼前的叶依诺,开始借口胸前的衣扣,那肤白如脂的胴.体,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席莫宇的面前。
“莫宇哥……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好吗……” 熟悉的燥.热感和亟待释放的压力,瞬间袭上了席莫宇的心头,脑子“嗡”的一下,瞬间,把原本覆在身上的叶依诺,死死压在了身子底下。
视线,从桌子上放着的水杯上一扫而过。
叶依诺原以为,那药性发作,席莫宇终究再难克制住自己体内的情.欲,只是,在闭上眼帘之后,那盼望已久的亲吻和爱抚,却久久没有落到她的身躯上。
“叶依诺……” 几乎是咬着牙,席莫宇的身子,慢慢战栗着,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你居然敢对我下药……” 听到席莫宇的话,叶依诺瞬间猛得睁大了眼睛,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的,不是一张满是温柔的面庞,而是一张狰狞的,在强压着自己欲.望的脸。
“我……” 叶依诺早已经想到,自己的小小伎俩,是根本瞒不过眼前聪明绝顶的席莫宇,便也再无顾忌,一把捧住了席莫宇的脸,把自己的唇,死死印上了席莫宇的唇,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咕哝着什么。
“莫宇哥……我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你终于……只属于我一个人……” 脑海中,一个念头瞬间划过。
席莫宇拼尽浑身最后一点力气,死死把压在他身下的叶依诺拉起来,在她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把将她推出了门外。
关上门,席莫宇终于慢慢瘫软在地上,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剩下那体内亟待释放的热烈的欲.望。
“莫宇哥!
开门啊!
莫宇哥!”
叶依诺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是以这种方式,被席莫宇从席家给赶了出来,心痛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泪水慢慢从眼角滑落,滴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纵使被她下药,纵使已经情难自禁在了这种地步,席莫宇,还是依旧不愿意碰她。
苦笑,那嘴角勉强扯起的弧度,竟是比哭还难看。
叶依诺心里很清楚,虽然叶时欢已经失踪,但是,很可能那个女人将会成为她和席莫宇之间,一辈子的坎,怎么也迈不过去。
门后的男人,整个人昏昏沉沉,但是,唯独脑子里,还清醒地保留着最后一点的意识。
叶时欢再怎么对不起叶依诺,但毕竟是叶依诺的姐姐,他和叶依诺,又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叶时欢只是刚失踪,叶依诺就迫不及待地,要爬上自己的床,甚至不惜给自己下药。
这一切,看起来,都太过于巧合,都太过于让席莫宇,不得不对叶依诺这个人,产生警惕。
想到这里,席莫宇的眸子深沉,像是一只盯上了猎物的狼,过去的种种,开始浮现在脑海里。
如果关于叶时欢逃走的理由,叶依诺可以随意编排的话,那么过去种种,叶依诺也可以。
慢慢使出最后的力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老板。”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了?”
从电话那头,听席莫宇的声音,断断续续。
“我没事,叶时欢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哎……还是没有消息……” “你再帮我查一个人。”
“是谁?”
“叶依诺。”
“好。”
很快,电话被挂断,席莫宇开始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渐渐的,眼前,像是闪过了一个人影,笑盈盈地朝自己走过来,嘴角上的酒窝,是他的最爱——叶时欢。
“莫宇……莫宇……” 那人影,像是慢慢走到了席莫宇的身边,伸手轻抚着席莫宇的发丝,一如往常一般的亲昵。
“呵呵……” 现实和过去的记忆,不断在席莫宇的记忆里交叠着,理智无不在每时每刻地提醒着他,他的叶时欢,已经离他远去,再也不会回来。
如此,席莫宇不由苦笑。
看来这药的剂量是不轻,自己竟然产生了幻觉。
慢慢闭上眼睛,叶时欢那张轻笑着的面庞,慢慢消失,转而,整个别墅里,再次回归到了死一般的寂静。
席莫宇缓缓闭眼,渐渐昏睡了过去。
…… 三个月后。
这个城市,最大的超五星级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缓缓停了下来。
“叶小姐来了。”
门童飞快奔来,打开车门,请叶依诺下车。
“嗯。”
叶依诺把手里的车门钥匙,朝门童扔了过去。
门童利索的伸出手臂,帮叶依诺带路。
“叶小姐,席总在包厢里,已经等您许久了,我这就带你过去。”
“有劳。”
今天的叶依诺,身穿一件白色鱼尾长裙,看上去,身材玲珑有致。
自从上次,在席莫宇的茶杯里下药之后,席莫宇已经整整三个多月,都没有再联系过她。
今天上午,接到席莫宇的邀请之后,叶依诺心里一阵狂喜,立刻精心打扮一番,准备盛装出席。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