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回答的婚姻
  • 永无回答的婚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丢了一只龙
  • 更新:2022-04-02 13:4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声音
点击阅读
虐气十足的短篇都市言情小说《永无回答的婚姻》,讲述的是主人公沈秋心、苏千秋、左光之间的缠绵爱恋,小说由王牌小说家“丢了一只龙”创作编写,小说现已完结。《深爱成枷情难锁》是这部小说的又名,主角原名苏城秋、沈秋妍。文中情节简要:自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可沈秋心却迟迟无法从那个噩梦中彻底醒来,每当她闭上眼睛,那个男人的恐怖声音就会在耳畔想起,她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可是她却知道,这个男人真实存在过。无可奈何,她为了恢复正常生活,只能进行心理治疗……

《永无回答的婚姻》精彩片段

“别!别过来……”

哀求的女声响起,可斧头拖拽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刺啦”声响没有半分停下的意思,反而越来越近。

那种声音回响在空荡的房间,令人毛骨悚然,也让人满心绝望。

“乖,别怕,你知道的,我爱你,我不会伤害你!”

诡谲的带着笑意的男声自她耳畔响起,引得她一阵颤栗。

沈秋妍紧闭着眼,被镣铐锁住的手脚,让她退无可退。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近,喷洒在她脖颈间,引得她惊声尖叫:“啊——!”

……

猛然睁开眼,霎时的光亮刺激的沈秋妍再次闭上了眼,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今天感觉怎么样?”

关切的男声响起,将沈秋妍从恐惧之中拉了回来。

她睁开眼,看着满眼担忧的男人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虚弱:“还是老样子。”

眼前的男人叫苏城秋,是沈秋妍的心理医生。

也是近三年来,苏秋妍唯一信任的人。

而她以前的朋友,早就三年前那场事件后分道扬镳。

苏城秋听到沈秋妍的话,脸上漫布愧疚之色。

“很抱歉,这么久,还是不能帮你走出来。”

闻言沈秋妍笑了笑,离开那个男人三年,也在苏城秋这儿治疗了三年,她早就猜到了现在的结果,只不过她不想承认。

不想承认过去了三年,她还是走不出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那场噩梦!

一场以爱为名,却充斥了暴虐血腥的噩梦!

“今天到这儿吧,我先回去了。”沈秋妍站起身,有些疲累地走了出去。

苏城秋看着关闭上的房门,掩在金丝眼镜后的双眼划过抹叹然。

几近日暮,大街上人潮熙攘。

沈秋妍打开出租屋,回脚勾上门锁,将自己摔进了松软床中。

白炽灯亮的刺目,她却没有关上的意思。

闭上眼,沈秋妍脑中再次忆起了刚刚在心理咨询室的场景。

曳地的斧头,男人的低笑,惶恐的哀嚎……

那一年,她的耳中充斥着这些声响,还有男人的那一句“我爱你”。

沈秋妍甚至都不清楚她究竟是如何熬过那一年的,不过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三年前,她亲手将那个男人送进了监狱,结束了她的噩梦!

可她也落下了后遗症,苏城秋说这叫PT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

她忘记了那个男人的长相,忘记了曾经很多事情。

唯独记着的是他的声音,整夜整夜的萦绕在她耳畔,不得停息。

是以,这三年来,她只能依靠着彻夜不灭的灯,和手机中的安眠曲来求得夜晚的安睡。

重重的舒了口气,沈秋妍起身去洗漱,再次躺回去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她点开安眠曲播放着。

一遍遍轻柔的音乐声循环在耳畔……

“叮咚——!”

短信音响起,刚刚有些睡意的沈秋妍浑身一抖。

她猛然睁眼看着天花板,缓了好一阵儿才褪去了被惊醒的惶然,拿过手机。

却在点开短信的那一刻,怦然坐起,满脸恐惧!

“亲爱的,我回来了,游戏继续。”

沈秋妍瞪大双眼紧盯着手机屏幕,熟悉的口吻,带着令人发冷的寒意席卷了全身。

怎么会?!

他不是三年前就被她送进监狱,判了无期?

为什么会出狱,还这么快找到了她?

巨大的恐惧霎时淹没了沈秋妍,再也没有丝毫睡意!

她睁眼熬了一夜,直到窗外传来嘈杂人声,沈秋妍才找回了安全感。

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胡乱套了件衣服冲出家门,沈秋妍直奔警局而去。

阳市警局前厅。

“这位女士,您没事吧?我叫左阳,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沈秋妍闻声抬头,明亮的笑脸映入眼中,一下子驱散了围裹她的黑暗。

不知为何,这样的画面,总给沈秋妍一种熟悉感。

好像曾经,她也在一个人脸上见过同样温暖的笑。

“您好,我是三年前江市那起绑架案的受害人,我想看一下那起事件的资料。”沈秋妍紧攥着手,压着恐惧急切道。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您要看案卷?”左阳按照惯例询问了一遍。

沈秋妍的视线扫过他左胸前的警号,心定了定,沉声把收到短信一事说了。

“您的意思是,怀疑三年前绑架您的凶手越狱了,而且还找到了你?”左阳蹙眉问道。

沈秋妍点了点头,将手机调至短信页面递给左阳:“这就是那条短信。”

左阳接过扫了眼,随即转身翻阅着电脑上的备份卷宗,蹙眉说到:“可是我并未找到您说的那起案子。”

沈秋妍被惊的猛然站起身,带倒的椅子掀翻在地,发出一阵响声。

“不可能!怎么会没有?!”

“您别激动,我……”

左阳站起身,想要安抚沈秋妍,可她却打开了他的手,尖声道:“怎么会不存在!我亲手将他送进的监狱,就连开庭我也去了!怎么可能查不到……”

“沈小姐,您别急,我再好好查一查。或者您有空去他服刑的监狱探监,弄清楚一下。这是我的电话,您若是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赶到。”

左阳说着,将抄着电话号码的纸递给沈秋妍。

可当他抬起头时,沈秋妍早已不见。

“估计是噩梦太真了,和现实弄混了吧,你还真信她的话啊?”围观的同事出声说道。

左阳没有回话,皱眉看着倒在地上的椅子,神色难辨。

沈秋妍失意的走出警察局,站在门口回身望着警局,手攥的更紧。

真的要回到江市么?那个带给她一年噩梦的城市!

沈秋妍挤在人群中,可遍布周身的森冷感直直穿透了骨髓。

左阳的话萦绕在耳畔,沈秋妍一句都不敢信。

她铭记了三年的事怎么可能查不到!总不能是她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天色渐暮,不过多时已经漆黑满眼。

沈秋妍深陷恐惧不敢回出租房,只能往更多人、更明亮的地方去,以此来逃避那个男人。

可再热闹也会归于冷寂。

十二点将过,沈秋妍孤身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四周是透亮的路灯,同白昼无异。

她迷迷糊糊打了个盹,再次惊醒时,天色已经微白。

长舒了口气,沈秋妍站起了身决定离开。

“当啷——!”一声响,一样东西被她带落在脚边。

低头望去,瞧清的那一刻,沈秋妍猛然睁大眼,惊恐的跌坐在地!

那……是一副铁质镣铐!

僵硬了许久,她才颤抖的伸出手,将它拿在手中。

阳光晃过,右下角刻着的字母Q,散发着彻骨寒意。

那是那个男人的标记!!!

在那一年中,刻着这个字母的镣铐时刻与她紧紧相贴,将她困在那男人的身边,无法逃离。

环顾着寂静无人的四周,沈秋妍满心惶恐不安。

她深吸一口气,紧攥着那副镣铐僵硬的站起了身,迈开了步子。

心理咨询室。

苏城秋看着自从进来就沉默的沈秋妍,叹了口气道:“你一句话都不说,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回来了!”沈秋妍手捧着热水,浑身紧绷。

“你不是说他被判处了无期,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苏医生,你说人的记忆会出错么?”沈秋妍抬头看着苏城秋,一双眼中满是不定的迷茫,“我去警局查了三年前那件案子,可是什么都查不到!没有那件案子,没有那个人。我现在都有些怀疑,那些折磨了我三年的记忆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别瞎想,你要是不确定,我可以陪你回江市走一趟。故地重游,也许你能记起些别的。”苏城秋语气温柔,抬手看了眼腕表,“今天时间还早,要去么?”

再次听到回江市,沈秋妍迟疑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

她不能浑噩的过下去,一些事总是要弄清楚!

去江市需要两个小时,沈秋妍坐在副驾驶,整个人如坐针毡。

那个地方是她的噩梦,三年前她逃了出来,却不想三年后,竟然要主动回去。

还是为了那个男人,那段记忆。

距离江市越来越近,沈秋妍只觉得心口的压着的大石越来越重,让她喘不过气来。

视线微转,落到侧视镜时猛然定住,其中映出来的破旧的面包车让她有些眼熟。

好像一直在跟着他们……

沈秋妍抓着安全带的手猛地攥紧,她紧紧盯着侧视镜,心中的惶恐随着面包车的加速愈发加大。

是他?他来抓她了?!

沈秋妍不知道,她盯着侧视镜的目光似是要将其烧出一个洞来。

眼看着面包车马上就要追上来,沈秋妍心中的恐惧在那一刻达到了顶峰,不由得惊叫出声!

“啊——!”

“呲——!”

苏城秋被这一声尖叫吓的猛然踩住了刹车,后坐力震得两人一晃。

“怎么了?!”苏城秋顾不上被磕到的手肘,忙侧身看向沈秋妍。

而她只是紧紧的盯着扬长而去的面包车,满身冷汗。

那车里不是他么?

是她想多了……

“你还好么?”

身侧苏城秋温柔的声音响起,沈秋妍露出抹苍白的笑,摇了摇头道:“没事,还有多久到江市?”

“一个小时。”苏城秋扫了眼腕表,扫了眼侧窗道,“要不我们休息一下?”

“不了,早去早回,我……”不想在江市多留。

沈秋妍的话没有说全,但是苏城秋瞧的明白。

他打开副驾驶的抽屉,将未开封的水递给沈秋妍:“喝点水冷静一下,有我在!”

沈秋妍接过,一路沉默。

江市。

车停稳后,沈秋妍下了车到了这座破旧厂房,四周一片寂静,荒无人烟。

沈秋妍站定,曾经囚困了她一年的噩梦就在眼前,脑中纷杂的记忆帧帧闪现,沈秋妍的手愈发紧攥,抠入血肉!

突然,耳边响起一道手机铃声,沈秋妍惊愕回头。

这铃声……

不断响着的铃声同记忆中的噩梦声音慢慢重合,将沈秋妍拖回三年前的记忆。

这明明是那男人迫害人命时制造的声响!

此时,站在她身后的苏城秋手中手机屏幕微闪。

她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苏城秋为什么会有这段声音?!

永无回答的婚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