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狂龙
继续看书
一去七年,血火涤炼的龙军兵王悄然回归,望着妻子哀怨的眼睛,韩枫告诉自己,报国已毕,接下来,就是治家!

《镇国狂龙》精彩片段

    “滴滴滴……”

    南凌机场,韩枫站在安检门,望着警报器,一脸无奈。

    “窝囊废,你是收破烂的啊!身上装了多少垃圾!”

    “连飞机都没坐过,丢人现眼,还不滚下来!”

    只见身着朴素的韩枫身边,苏家上下各个一身名牌,对着韩枫喋喋不休。

    今天,他们苏家全体,将要去江南旅游一场,并且去参加轰动全省的江南峰会。

    而韩枫呢?

    消失了七年,自称从戎参军,上周刚刚回来。

    可气的是,他们问韩枫十年混的怎么样,到了什么级别,这废物除了傻笑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韩枫,你诚心给我丢人是不是!我昨天才告诉你乘机事项的!”

    苏怡萌一身冰丝白裙,宛若出水芙蓉,但此刻却美眸冰冷,俏脸愠怒。

    七年前,韩枫流落到南凌,被苏老爷子收留,并且,将她许配给韩枫!

    可大婚翌日,韩枫就报国参军,这一去就是七年!

    而她也整整守了七年空房!

    曾经含情脉脉的美眸,早已变得幽怨,冷漠。

    周围的乘客也都捂嘴偷笑,这都啥年代了,还有人连安检都不知道?

    苏家长子苏雄脸色铁青。

    他苏家在南凌也算有头有脸,摊上这么个废物上门女婿,到哪都丢人!

    但此刻,却见走来的安检队长一脸震撼,随即满是敬仰!

    “敬礼!!!”

    “唰!”

    机场的安保,皆是退伍龙军,此刻整齐划一的敬礼,令原本不耐的苏家上下一脸懵逼。

    “这,这怎么回事?”

    周莲凑到电脑面前,望着韩枫的扫描影响,顿时如遭雷击!

    只见韩枫体内,一枚枚弹片清晰可见,一时片刻,根本数不清!

    “他,他真的是龙军?而且还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

    安保队长倒吸口气,连忙上前。

    “老班长好!”

    但凡在军伍中待过,便知道老班长这三个字的分量!

    只是安保队长还不知道,自己哪怕用尽全力仰望,仍低估了韩枫的地位!

    韩枫摸了摸鼻尖,还未说话,却见周莲回过神来,一脸铁青。

    “怎么着!显得你威风了!”

    “怎么就没打死你呢!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上过战场怎么了,见过血怎么了?回来连个工作都没有!”

    望着喋喋不休的苏家上下,安保队长脸色难看。

    “请你们拿出对龙军的基本尊重!”

    周莲却双手掐腰。

    “这废物是我们家上门女婿,我想怎么骂就怎么骂!你管得着么!”

    “飞机票都是老娘买的,他这身破铜烂铁能值几个钱啊!”

    正骂骂咧咧间,却见一位西装男子匆匆走来,两旁的工作人员见状,顿时让出道路。

    “总管大人!”

    来者正是南凌机场总管——向博!

    “向总。”

    苏雄见状,顿时笑着迎上去,这就是他苏家在南凌的排场!总管都亲自迎接!

    然而向博却理都没理他,对着电话点头哈腰。

    “是是,董事长,您放心,交由小人来办,绝不会有半点差池。”

    “董事长!?”

    苏雄嘴角抽搐,能被向博尊称董事长的,那只有华国航空首席董事长啊!

    这种大人物,平时里只能通过电视仰望!

    但苏雄不知道,电话那边正满是敬畏。

    “我再叮嘱你一遍,若是这位有半点不满意,别说你,就是我,都活不成!”

    且不说枫哥的荣耀,仅仅是枫哥的财产,就是华国航空最大的股东!说白了,他就是给枫哥打工的!

    “明白!”

    挂断电话后,向博便满是崇敬的望向韩枫。

    “您好,韩……韩先生,小向刚刚接到上边通知,已经为您和您的家人安排了专机,随时可以启程。”

    “专机?!”

    苏家上下惊呼不断,周莲更是嘴巴张大。

    她刚才还说,韩枫那一身破铜烂铁,连张飞机票都换不来,结果……

    而向博吩咐完麾下,又是一脸羡慕乃至巴结的望向苏雄。

    “苏总,您苏家真是……什么时候办婚礼,您若是看得起小向,一定要通知我啊!”

    苏雄满脸懵逼,他虽在南凌有几分面子,可身为机场一把手的向博,同样是上流人物啊!

    甚至平时,是他得对向博客气才对。

    怎么今天……一口一个小向,还要给他们准备专机!

    苏雄自问,自己还没这么大面子啊!

    “向总,这到底怎么回事?”

    向博不留声色的望了眼韩凌,才陪笑道。

    “是这样,最近公司有规定,对上过战场的老兵出行,可配备专机。”

    董事长吩咐过不许声张战神大人的身份,否则别说讨好苏家了,让他现在给苏雄跪下磕头认干爹都乐意啊!

    “原来如此……”

    苏雄脸色微变,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见韩枫淡淡道。

    “专机,就不必了,我们已经买票了。”

    “你说什么!?”

    周莲顿时掐住他的耳朵,咬牙切齿。

    “窝囊废,给你脸你还揣上了是不是!”

    专机啊!

    她这辈子都没坐过!

    好不容易能长脸一回,这窝囊废竟然要主动推掉!

    然而任凭周莲如何训斥,韩枫仍面色不改。

    “妈,您想要专机,我可以送您,但我已经退伍了,不能麻烦国家。”

    其他事情,韩枫可以迁就,但是不给国家添麻烦这条原则,不容动摇!

    “你送个屁你!”

    望着骂骂咧咧的周莲,再看向韩枫,向博顿时一脸为难,这苏家脑子是有病么?

    这是全世界豪门都梦寐以求的龙婿啊!

    别人烧香拜佛都求不到!你倒好……

    “韩先生……”

    “按我说的办。”

    向博只得答应,因为董事长交代过,凡事都听战神大人的吩咐。

    “还送老娘专机?做你的梦吧!等见着老太太,你立马和怡萌离婚!”

    哪怕坐上飞机,周莲还是满肚子火,倒是苏怡萌柳眉微蹙,轻声开口。

    “妈,您就少说几句吧……”

    那双美眸偷偷瞥向身边的韩枫,原本冰冷幽怨的瞳中泛起抹神采。

    这家伙,原来曾为家国浴血奋战过……

    “嗡……”

    飞机启动,但苏怡萌望向机窗时,却美眸惊艳。

    “妈,你快看!”

    周莲扭头看去,只见两旁的消防车喷洒出的两道水龙,在空中勾勒出彩虹。

    航道两旁,向博和全体机场人员,无不是敬礼目送,仰望着飞机驶向天穹!

    “过,过水门!?”

    这可是航空的最高礼节啊!

    周围宾客左右张望,谁能有这么大面子?

    到最后,一双双目光,竟齐刷刷落在了韩枫身上。

    俨然,过水门这礼节,可是和身家财富没关系,而是要有卓越的功勋!

    放眼整趟航班,恐怕,真的只有这位退伍老兵有这般荣耀了!

    然而正当此刻,却听旁座传来一声讥讽。

    “哼,过水门能当饭吃啊!”

    韩枫扭头看去,剑眉微蹙。

    “叶天浩?”

    叶天浩,也是南凌人,而且还是南凌豪门叶家的少公子!

    “真想不明白,苏家去江南,为何要带着你这种废物。”

    叶天浩微微昂首,言语轻佻。

    “你们苏家去江南,也是为了江南峰会?”

    “不过江南峰会可不是谁都能参加的,你们苏家……有邀请函么?”

    此话一出,苏怡萌俏脸难看。

    江南峰会,是整个江南省大小商业的一场盛宴,也是他们此去江南的目的。

    而同为南凌豪门,苏家和叶家平时在生意上的竞争可是不少。

    “我们没有邀请函,你叶家就有么!?”

    叶天浩闻言顿时笑了。

    “巧了,这次峰会主办方的董事,就是叶某的三叔!”

    “我三叔就算在江南总督大人面前,都是心腹亲信,想必你们也知道,我想让谁进,不让谁进,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你……”

    苏怡萌紧咬贝齿,但却被苏雄呵斥道。

    “怡萌,闭嘴!”

    尽管苏家上下都很不爽叶天浩乃至叶家,但是,凭他们苏家的能量,根本惹不起叶家!

    就凭叶天浩在江南都有人脉,便可看出两家的底蕴,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但随后,苏雄却一脸媚笑。

    “叶少,大家都是同乡,我和叶老爷子也有几分交情,不如您高抬贵手,帮我们……”

    叶天浩狡诈一笑,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诶呀,邀请函倒是好说,不过江南多美景,美景得配佳人才行……”

    说话间,叶天浩瞄向苏怡萌的眼神中还满是贪欲,苏雄见状,非但不怒,反而一脸狂喜。

    “叶少好雅兴!”

    “韩枫,你还坐在这干什么!瞎了你的狗眼,还不赶紧给叶少让座!”

    “大伯!”

    苏怡萌急了,然而苏雄却毫不在意。

    “怡萌啊,你不和叶少这般俊杰赏景,难道还要让这废物跟你丢人现眼啊!”

    说罢,苏雄又狠狠瞪向韩枫。

    “窝囊废,我警告你,江南峰会可是关系到我们苏家未来的走向,要是因为你泡汤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韩枫星眸微眯,刚想说什么,却被周莲一把推开。

    “去去去,滚一边去!这是你坐的地么!”

    推走韩枫,周莲看向叶天浩时,却满是亲切。

    “叶少,来这边坐。”

    叶天浩微扬着嘴角,刚刚起身,却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到座椅上,然后自诩风度的坐在苏怡萌身边。

    “怡萌啊,别看咱们两家平日里有竞争,但到了江南,咱们南凌就该团结在一起。”

    “只要你能陪我玩几天,咱们玩高兴了,邀请函还不好说么?”

    苏雄在旁点头哈腰。

    “是是,怡萌,听到了没有?”

    然而韩枫望着叶天浩瞥向苏怡萌摆裙之下的肌肤那龌龊眼神时,不禁拳锋紧握。

    “这里,是我的座位。”

    叶天浩嗤笑一声,无需他开口,便见周莲指着韩枫鼻子骂。

    “废物,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滚一边去!听见没?”

    韩枫眸光阴沉,望了眼叶天浩的座位,后者见状,却装作一脸无奈。

    “对了,我那个公文包里,可是关于峰会的手续,碰坏了,你十辈子都赔不起!”

    说话间,叶天浩更是伸展胳膊,想要搂住苏怡萌的香肩,。

    神色间尽是得意!

    苏怡萌这么极品的妞,岂是这废物上门女婿能享有的?

    现在他当着苏家上下的面坐在这泡妞,而这废物,只能在旁边傻站着,想到此,叶天浩便不禁飘飘然。

    当感受着叶天浩的指尖离自己越来越近时,苏怡萌不禁娇躯发颤,她咬着贝齿,狠狠瞪向韩枫,美眸中满是失望!

    这就是浴血奋战的英雄?

    这就是满身弹孔的老兵?

    哼,脱下戎装,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韩枫,你太让我失望了!”

    望着那满含失望的目光,韩枫心口一颤,随即,那双星眸渐渐冰冷。

    他决定了,要直接将叶天浩扔下飞机。

    然而就在韩枫即将出手的刹那,却见一位空姐急匆匆走来。

    “那位乘客,现在是飞行阶段,请你入座!”

    俨然,空姐通过监控看到了站着的韩枫,而叶天浩却是一脸无辜,满眼戏谑。

    “这位乘客……叶少,这是……”

    空姐走上前,见到叶天浩顿时脸色骤变,叶家的能量,可不是她能招惹起的!

    但就在此时,飞机竟是狠狠一颤,整趟航班的人无不是东倒西歪!

    可韩枫仅仅刹那的失神过后,便出手迅如闪电,一把将叶天浩拎起扔飞,另一只扶住苏怡萌的白皙额头。

    “狗东西,你敢……”

    叶天浩被摔的七荤八素,怒骂的声音,顿时被警报声打断!

    “警报!警报!此航班遇上强降雨引起的气流,请各位旅客不要惊慌……”

    “气流!?”

    诸多乘客一个激灵,脑袋里顿时迸出坠机的可怕画面!

    叶天浩更是哭丧着脸,甚至扒着空姐的胳膊叫嚷。

    “降落伞呢?救命啊……”

    韩枫看在眼里,声音淡漠。

    “想被气流卷成肉块,你就跳伞。”

    此话一出,叶天浩面如死灰,最可气的是,空难在即,这废物还敢跟他装?

    不只是叶天浩,能坐上头等舱的,在南凌都算得上有头有脸,但在天灾横祸面前,无不是吓得哭爹喊娘,求神拜佛。

    苏怡萌亦是俏脸惨白,不知是下意识还是如何,柔弱的娇躯躲在韩枫怀里。

    一旁的周莲眼见跳伞无望,干脆打骂起来。

    “都是你这废物!都是你害得,你要害死我们全家啊!”

    苏雄更是吓得将脑袋塞到座位底下。

    “救命啊!爹,爷爷,救救我啊!”

    机窗外,乌云如墨,隐约还能看到雷霆闪烁,映照的每个人的面庞苍白如纸。

    唯有韩枫一脸淡定,轻抚着怀中佳人脸颊。

    “这种情况,改变航道,应该就能规避吧?”

    空姐也吓得哆嗦。

    “是这样的!”

    “那赶紧转道啊!”

    “可,可那处航道,是……江南总督大人的专属航道!”

    “而,而且,总督大人的专机,也在飞行中……”

    乘务长带着哭腔。

    “你,你们有没有和总督大人相识的,快联系大人!”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叶天浩身上!

    这位叶少刚才可是还说自己在江南八面玲珑,手眼通天的!

    但面对那一道道目光,叶天浩却满脸羞愧,干脆把脑袋缩到座椅底下不敢吭声!

    江南总督?那是何等存在!

    他在苏家面前吹吹牛逼还行,可实际上,总督大人怎可能看得上叶家这种小鱼小虾?

    要是总督大人的航道空着还好说,可现在……让总督大人冒着遭遇强气流的风险给他们让道?

    说句难听的,他们这一飞机的命加起来,顶的上总督大人一根手指头么?

    “完了,这回真死定了……”

    然而正当满客舱哀嚎绝望之际,却见韩枫起身,声音冷厉。

    “给我联系江南总督,我和他说!”

    “你?!”

    叶天浩钻出了脑袋,神色狰狞。

    “你认识总督大人么!?总督大人会理你这种废物?”

    韩枫神色冰冷。

    “要不你来?”

    叶天浩一怔,骂骂咧咧的同时,却又将脑袋缩了回去。

    “等着吧!这一飞机人,都得被你这废物害死!”

    飞机震荡的更为剧烈,韩枫也懒得理会,依靠无线通讯,片刻后伴随着电流声,传来江南总督的声音。

    “哪位?”

    “喂,是我,让你的飞机赶紧让道!”

    这近乎命令的口吻,令满舱人倒吸凉气,恨不得掐死韩枫。

    这种事,求着总督大人还来不及,你个废物,还敢跟人家耍横?

    然而通讯器那边沉默片刻后,却听江南总督声音颤动,似是无比震撼。

    “您,是您……”

    这声音,是枫哥!是战神!

    但韩枫却声音肃然。

    “别管我是谁,我就在这趟航班,给你三分钟,立刻让出航线!”

    “是,是,是。您放心……”

    传讯器挂断之后,不到十秒,便听全机广播道。

    “各位乘客,请坐稳扶好,我们即将改变航道……”

    “嗖!”

    飞机在苍穹划过一道云痕,所有人望着窗外从雷云转晴的天空,无不是瞠目结舌!

    “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航道改变了!我们避开气流了!”

    前一刻,众人还与死神擦肩,但现在,却雷雨不再,化作天晴!

    苏怡萌眺望着云卷云舒,耳边更是传来温煦的安慰。

    “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

    苏怡萌小鹿乱撞,连忙挣脱了那坚毅的胸膛,想到自己刚才和韩枫的亲密接触,俏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红晕。

    可是,回想着飞机震荡的刹那,韩枫的第一反应,便是冲过来将她搂住,原本被冰封七年的内心,不禁扬起抹暖意。

    “韩,韩枫,谢谢你。”

    韩枫笑了。

    “谢什么?你是我老婆啊。”

    然而话音刚落,却见周莲一把将苏怡萌拽回来,咬牙切齿。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真当自己是英雄了!”

    “就是,你算个什么东西!是你救的怡萌么?”

    叶天浩也从底座钻了出来,脸上哪还有半点惊恐害怕,一副趾高气昂。

    “那是总督大人大度,看在咱们这一飞机几百个乘客,才让道的!”

    “管你这废物屁事?要谢,也是谢总督大人!”

    苏雄也站出来指着韩枫。

    “依我看啊,刚才就算是条狗给总督大人传讯,都能把这事办成!”

    望着那一道道与穿过雷云前毫无区别,甚至讥讽更甚的面孔,韩枫剑眉微蹙。

    但是最终,他的眉头还是舒展了。

    他让江南总督改道,不是为了逞英雄。

    而是在穿上戎装的那天,韩枫便记得——但护家国,莫问前程!

    可苏怡萌却看不下去了,瞪向叶天浩的眼神满是厌恶。

    “那你怎么不跟总督大人说?”

    叶天浩脸色一僵,苏雄笑容也是僵住。

    他刚才那话,本意是训斥韩枫,可怎么好像在说他们和叶少,连狗都不如?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然而苏怡萌根本不理会苏雄,拍着身旁的座椅。

    “韩枫,过来坐!”

    韩枫淡然一笑,又坐回了佳人身旁,叶天浩看的咬牙切齿,却又不好再发难。

    但是望着渐渐临近的江南,叶天浩嘴角却噙起抹戏谑。

    “废物,你真当自己是英雄了?等下了飞机,本少就让你知道,你在本少面前,连条狗都不如!”

    “轰……”

    飞机降临,韩枫依旧是拎着大包小包,刚走出候机室,却见机场外,停满了豪车!

    每辆豪车前,更是站着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子,声音洪亮。

    “欢迎叶少!”

    很快就有人将叶天浩的行李接过,又有管家躬身迎接。

    “叶少,请上车,家里已经准备好为您接风洗尘了。”

    然而叶天浩却没着急上车,反而扭头,望着那拎满行李的韩枫,眸中满是讥讽。

    “不急,周姨,怡萌,你们还没叫车吧?不如我送你们。”

    “这……”

    苏家上下一怔,不过必须承认,他们苏家可没叶家这么财大气粗。

    而且苏家的根基都在南凌,江南这边,只是为老太太享天伦之乐,买了一处别墅而已。

    但周莲很快却回过神来,一脸欢喜。

    “这怎么好意思呢……”

    嘴上客气,可周莲却三步两步便钻入一辆豪车内。

    “诶呀,真是麻烦叶少了。”

    苏家上下也是钻入了豪车之内,要知道,哪怕在南凌,他们苏家也难有这般排场!

    “怡萌,快上车啊!”

    叶天浩笑着为周莲关上车门。

    “周姨,你放心吧,我来给怡萌当司机。”

    说罢,还对周莲眨了眨眼,后者会意,美滋滋的坐在豪车上。

    随后,叶天浩招了招手,便见管家将兰博基尼的钥匙奉上。

    “怡萌,上车吧,正好咱们一起逛逛江南的美景。”

    说罢,叶天浩好似想到什么,故作为难。

    “诶呀,韩枫,真不好意思,我这辆车只能坐两个人,要不……你去其他车凑活一下?”

    话音刚落,便见周莲摇下车窗,叫喊起来。

    “坐个屁!让他自己打车回去!”

    “就他?脏了叶少的车!”

    苏雄更是从车窗中扔出一张百元大钞。

    “捡起来,要不就走回去!”

    开玩笑,叶少和韩枫,用脚趾头都知道选谁!

    叶天浩双手掐腰,玩弄着车钥匙。

    “赶紧捡吧,一会被风刮走了,你连车都打不上。”

    说着,叶天浩走到韩枫面前,脚下用力踩着百元大钞。

    “废物,你刚才很威风是不是?”

    叶天浩脸色狰狞,苏家上下的默许,周围旅客羡慕恭敬的目光,更令他得意到了极点!

    跟他斗?

    这废物也配!

    自己车队随便一辆车,都是韩枫这辈子都买不起的!

    今天,他当着这废物的面,把苏怡萌拐上自己的车又如何!?

    “现在,跪下把本少的鞋擦干净,你或许还不至于沦落江南街头!”

    “妈!”

    苏怡萌又急又怒,虽然韩枫连一辆车都没有,甚至打车钱还要苏家来出,可让她上叶天浩的车?她能不知道什么意思么!

    然而苏雄却探出头喊叫。

    “怡萌,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你要是不上叶少的车,也就不用回家了!”

    叶天浩闻言嘴角戏谑更甚,然而就在他幻想着韩枫跪着将他所谓的老婆送到自己车上时候,刺耳的鸣笛,却令他浑身一振!

    “让开!”

    “总督大人有要务处理,前边的车,统统让开!”

    只见一排整齐的迈巴赫驶来,一众黑绿戎装的江南高层雷厉风行。

    尽管江南总督的车队,论价值不及叶家的车队,可那扫清全场的气势,却令叶天浩脸色骤变。

    最令叶天浩错愕的是,出机口处,一众身影正火急火燎的跑来,为首的人他听三叔说过,就是江南的总督大人!

    “快看,是总督大人!”

    “总督大人刚下飞机……看来,是大人亲自为那趟民航改道啊!”

    叶天浩见状顿时眼前一亮,满脸恭敬的上前。

    “总督大人,您还记得我么?我是天浩,南凌小叶啊……”

    “我三叔在您手底下……”

    江南总督林天锋原本就大步流星,因为那道令他崇敬至极的身影近在咫尺,结果却被叶天浩一把拦住。

    “滚一边去!”

    林天锋看都不看,直接一脚踹出,他可是靠着赫赫战功成就总督之位的,这一脚之威,直接令叶天浩倒飞数米。

    然而面对一脸惊恐的叶家上下,林天锋却视若空气,走至韩枫面前,双眸滚烫。

    “林天锋,参见……”

    “唰!”

    只见林天锋身后的江南大将,以及出口外前来迎接的上千江南栋梁,无不是身形挺拔如剑,抬臂,敬礼!


“轰!”的一声。

叶国武同样口吐鲜血,被踢出了好几米远。

一众保镖看的双腿发颤,如果说,一脚把少爷踹吐血,还可能是总督大人教训小辈重了些。

可是,就连跟随总督大人多年的三爷求情,非但不管用,反而也被总督大人一脚踹到吐血!

那么情况就复杂了!

难道他们真的踢到了铁板?

叶国武叔侄跪在桥边,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大人,大人息怒啊!他,他是老兵英雄,可小人,小人这些年为您鞍前马后,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啊!”

“您这样做,不是寒了属下们的心了么?”

叶国武想不明白,一个老兵在总督大人眼里的分量,能和他比?

“寒心?笑话。”

只见林天锋的军靴一步步靠近,直让叶家叔侄感到死亡的恐惧!

“你应该感谢,本总督已经很讲情义了。”

“否则,跪在这的,就不是你们叔侄俩,而是你们姓叶的全家了!”

林天锋已经点拨过叶家叔侄。

原本他想着自己赶来时,叶天浩已经认怂了,战神大人的龙怒,也能稍作平息。

可是,他下车时,叶天浩非但还好端端的站在这,而且还敢威胁战神大人!

那就是他的失职!

想到这里,林天锋不自觉的咬了咬牙。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从这跳下去,要么,我让叶家的人,陪你们一起跳。”

说罢,林天锋竟满是歉意和畏惧的望向韩枫,似乎生怕自己这么处理,还不够让后者满意。

“枫哥,您看这样安排,可以么?”

直到韩枫微微颔首后,林天锋才敢抬起头。

叶国武双眸颤动,这是要灭他叶家啊!

天浩不过惹到一个老兵,何况到现在为止,韩枫毫发无伤,而总督大人,就要灭他叶家!?

这已经不是偏袒的问题了!

叶国武再望向韩枫时,哪里还有半点戏谑,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敬畏!

叶国武突然想起来,总督大人曾经提到,他刚入伍时,总教官……就叫韩枫!

可曾经是新兵的林天锋,已是一江总督!

那位总教官,再怎么也不该比总督大人混的差啊!

眼前的韩枫,明明,只是被苏家呼来喝去的上门女婿啊!

难道……

叶国武猛然回神,手脚并用的爬到韩枫脚下。

“大,大人,我知道错了!叶家知道错了!”

“多谢大人高抬贵手!小人这就跳!求大人放叶家一条活路吧!”

望着额头泥泞血迹仍磕头不止的叶国武,韩枫却神色平淡。

“我给天锋一个面子。”

“你们跳下去,叶家,还有明天。”

“多谢大人!”

叶国武踉跄着起身,但此刻的叶天浩还是一脸错愕。

“三叔!”

“别叫老子三叔!叶家有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真特么倒了八辈子血霉!”

然而叶国武根本没有理会,直接拎起叶天浩,狠狠扔向桥下!

“多谢大人……”

随后,叶国武站在桥边,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跳江之时,脸上还满是庆幸。

“咕咚……”

一众保镖喉间鼓动,最后,竟是齐刷刷的跪地,磕头闷响此起彼伏!

片刻前,他们还想把韩枫扔进江里,就如扔一只死狗般轻而易举。

可现在,在总督大人面前都有一席之地的三爷,跳江之前,竟还要三叩九拜感激对方!

甚至,总督大人那生怕眼前的韩枫不满意,立马也跟着跳江谢罪的忐忑模样,更是令一众保镖感到天崩地裂。

这位苏家的上门女婿,究竟是何方神圣?!

面对这一众跪地的保镖,韩枫却不屑多看一眼,只对林天锋微微颔首。

林天锋见状,豁然瞪眸,语气冰冷。

“我只说一遍,今天的事,如若让本总督听到半句议论,比这条江更深的地方,这世上也多的是。”

“还有,告诉叶家,若是不服,来找我。但敢扰枫哥半点清静,我送他们全家上路。”

一众保镖如获大赦,更惧怕不已。

虽说叶家在江南底蕴深厚,可总督大人,就是江南的天!

而总督大人的所作所为,似乎,只是生怕让这苏家的上门女婿觉得招待不周!

待到一众保镖化鸟兽散,林天锋双膝一软,声音颤抖。

“末将御下不严,请韩帅惩罚!”

此刻,江南大桥交通恢复,车水马龙,然而林天锋却丝毫不在意被人认出,给一个上门女婿下跪会是什么后果。

然而韩枫却是一把拽住了他,扬起淡笑。

“不怪你,上车再说。”

迈巴赫上,林天锋恭敬的给韩枫点上一根烟,后者吐出口烟圈,神色复杂。

“刚才,你嫂子和我吵了一架。”

“她说得对,这些年,是我亏欠她太多……”

韩枫决定了,他,不能和苏怡萌离婚。

因为他若走了,在苏家,苏怡萌只是个价高就卖的商品。

“江南峰会是你负责吧?”

林天锋挺直腰板,肃然敬礼。

“是,枫哥!”

韩枫微微点头,“给我跟你嫂子弄两张邀请函。”

林天锋满是激动的取出的两张邀请函

“枫哥,这一次,我可算提前完成任务了!”

“早准备好了,就是怕您不来呐!”

望着手上簇新的两张邀请函,韩枫笑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