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酒馆
  • 午夜酒馆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黑将灬
  • 更新:2024-06-18 06:02:00
  • 最新章节:第31章
继续看书
午夜时分,一个接一个的怪人都会去一家小酒馆。酒馆的老板会准备好酒,聆听他们的故事……

《午夜酒馆》精彩片段

    “我喜欢一个女人,对她好了整整八年,可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但我还是无怨无悔的对她好,老板,你说我算不算是舔狗啊?”

    午夜时分,一家小酒馆里。

    一个头发打绺,满面油光,身材微胖的男子,猛灌了一大口啤酒,红着眼睛对年轻的酒馆老板说道。

    “是。”

    年轻的酒馆老板毫不留情的点头道。

    “可她真的很漂亮,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把她当成了女神,当时我就发誓,一定要和她永远在一起。老板你不用鄙视我,我知道,我长的丑了点,胖了点儿,也没什么才华,兜里也没钱,可我愿意为她付出啊。”

    男子继续诉苦,注意到酒馆老板看他的眼神儿带着鄙视,连忙说道。

    “你付出了什么?”

    酒馆老板顺口问道,也给自己开了瓶啤酒,反正店里这会儿也没其他的客人,喝酒听故事也不错。

    “唉。”

    男子叹了口气,呷了口酒道:“不管刮风下雨,我每天都送她上下班,中午的时候,我还给她送饭,为了省钱给她吃好的,我每个月都吃很多泡面,虽然她都接受了,可她还是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人家根本不喜欢你,你那样做没用的。”

    酒馆老板没留情面的道。

    男子沉默了片刻,有些落寞的道:“我也知道她对我没感觉,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对她好,谁让她是我的女神呢。”

    “这么说,你还挺痴情的。”

    酒馆老板有点儿嘲讽的道。

    男子道:“对女神痴情是应该的,谁知没过多久,她就找了个有钱人当男朋友,老板你都不知道,有钱人快比她大二十岁了,在一起,肯定不幸福啊。”

    “那你能怎么办?”

    酒馆老板问道。

    男子目光坚定的道,“我等,等他们分手。”

    酒馆老板无语的道,“关键你也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分手啊。”

    男子道:“所以我每天都跟踪她,不,是默默的守护她,她那个老男朋友根本不靠谱,他竟然放心让女神一个人上下班,女神那么漂亮,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酒馆老板一本正经的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种对人好的方式,会让人觉得烦,或者是害怕,甚至恐惧。”

    男子感叹道:“我是在关心女神,她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她不一定发现我跟踪她了。”

    酒馆老板问道:“你这么干,就不怕人家说你猥琐?”

    男子呵呵笑道,“说我猥琐的,都是不懂我的人,而且不到半年,女神就跟那个老男人分手了,你看,我就说,他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酒馆老板打趣他道:“他们一分手,你的机会就来了?”

    男子又叹了口气,“唉,开始我也觉得有机会了,可是,我鼓足勇气跟女神表白以后,她只是说我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唉,我知道,她看不上我。”

    酒馆老板道:“那你可以死心了。”

    “怎么可能死心!”男子眼睛一瞪。

    酒馆老板说,“好人卡都给你发了,你还想怎样?”

    男子道:“说明我还不够努力,没打动女神,我相信,女神迟早有一天会明白我的真心的。”

    酒馆老板摇摇头,“你不懂女人。”

    男子不服气的道:“你才不懂,我知道,女神喜欢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男人,那个老男人有点儿钱,可惜,女神太单纯了,被他给骗了,都怪我不够优秀,不能给女神安全感。”

    酒馆老板笑笑:“说不定你女神有恋父情结,就喜欢成熟的老男人。”

    男子用力摇头:“才不是,女神喜欢的是你这样又瘦又有肌肉的帅哥,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老板人骗了她,然后马上找了个帅哥男朋友,唉,我第二次失恋了。”

    酒馆老板调侃道,“你还没恋过,不算失恋。”

    男子瞪了他一眼,“你们这种长的好看的小白脸没一个好东西,都很花心,总有一天,女神会明白这一点的。”

    酒馆老板不乐意的道:“喂,别开地图炮啊,我对我老婆很专心。”

    “你居然有老婆?你不就一个开了这么个小酒馆么,连酒吧都算不上,能挣几个钱,估计你老婆不是傻子就是养鸭子的,我女神找的那个小白脸可是个富二代。”

    男子讶然的看了酒馆老板一眼,然后又撇撇嘴道。

    酒馆老板嘴角抽了抽,“老铁,我没得罪你吧,怎么开始攻击我了,继续说你的,你女神和那个帅哥后来怎么了?”

    男子忽然抓了抓头发,表情痛苦的道:“他们结婚了,还有了孩子。”

    酒馆老板愕然了一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看来人家不是玩玩的,都结婚了,你该死心了。”

    “不!”男子猛的抬起头,“那小白脸肯定不是真心喜欢女神的。”

    酒馆老板摊摊手道,“都结婚生娃了,还不是真心?”

    男子盯着酒馆老板道,“你不知道,女神生完孩子没多久,狗日的就出轨了。”

    酒馆老板道:“那你女神挺悲催的。”

    男子点头道:“是啊,女神因为这事儿很伤心,就带着孩子离婚了。”说着,他拍了下桌子道:“我早就知道,女神跟那小白脸是不会幸福的。”

    酒馆老板竖起大拇指,“你看人真准,不过,人家都是孩子妈了,你还惦记?”

    男子白了他一眼,“你懂爱情吗?有孩子又不是女神的错,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她都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酒馆老板无奈的笑笑道:“所以你又行动了?”

    男子点点头,“是的,我不会嫌弃她的,那怕被别人笑话我是接盘侠,我也愿意。”

    “你又跟人家表白了?”酒馆老板问。

    男子道,“光表白有什么用,我得照顾她的生活,让她明白我是个可靠的男人才行。”

    酒馆老板问:“你怎么照顾?”

    男子道:“女神带着孩子上班不方便,我就去帮她带孩子,喂奶粉,换尿不湿,当亲生的孩子一样对待,可你知道讽刺的是什么吗?”

    酒馆老板摇头,问:“什么?”

    “她居然给我钱!”男子忽然有些激动的道。

    酒馆老板:“人家是过意不去了,才给的你酬劳。”

    男子呵呵发笑:“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钱。”

    酒馆老板说,“你要的是她的人。”

    男子嗯了一声道,“不过我还是收了她的钱。”

    酒馆老板怔了下,道,“你可真是个奇葩。”

    男子道:“你懂什么,虽然我收了钱,但我都给孩子买礼物了,哦,还给女神买了套化妆品,她已经三十了,得开始保养了。”

    酒馆老板道,“她感动了没?”

    男子道:“当然感动了,还谢谢我这么为她这么着想,不过她又把买礼物的钱给了我,说不能白要我的东西,而且,她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不方便接受我的礼物。”

    说到这里,男子的声音有点儿变了,似乎在压抑着某种情绪,同时,他双手握着拳头微微发抖,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

    “你知道吗,女神说的话,让我瞬间感觉第三次失恋了!”

    不等酒馆老板开口,男子几乎是咆哮着又说道。

    “你真该死心了。”

    酒馆老板再次劝道。

    男子用力的摇头,“怎么可能!我不能再让她不幸福了,虽然我还没见过她的新男朋友,但我肯定,他也不会给女神幸福的!”

    酒馆老板道,“人家都又有男人了,你还能怎么办?”

    男子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啤酒,瞪着眼道,“我不能再让别的男人耽误女神了,所以我又跟她表白了,告诉她,我要照顾她后半辈子,把她的孩子当亲生的一样对待。”

    酒馆老板道:“她还是拒绝你了,对吧。”

    男子自嘲的笑道,“你猜对了,而且她马上就要跟新的男朋友结婚了。”

    店老板同情的道,“听到这个消息,你很抓狂吧。”

    男子痛苦的道,“当时我难受的心在滴血,不过我仍然祝福了她。”

    酒馆老板道:“但你仍然贼心不死,对吧。”

    男子忽然提高了声音道:“我当然不会死心!我说过了,她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一定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酒馆老板呵呵冷笑,“所以,你就杀了她,把尸体放进冰柜里冻了起来。”

    啪!

    男子手中的酒杯掉在了地上,陡然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怎么知道!”

    酒馆老板抬手指了指他的身后……

    男子无比惊恐的转过身。

    然而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当即就激动的冲酒馆老板咆哮道:“老板!你别开这种玩笑,这种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酒馆老板直视着他道:“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男子顿时愣住了,目光躲闪的不敢再看酒馆老板,悄悄站起身,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一副想要跑的样子。

    “怎么,想要逃了?”

    察觉到他的动作,酒馆老板冷声道。

    男子浑身一紧,紧张的道,“我没有,你别乱说,我没杀人,我为什么要跑!”

    酒馆老板笑笑道:“我是不是乱说你心里有数,不过,你想跑就跑吧。”

    男子表情惊讶的道,“你肯放我走?”

    酒馆老板站起身,摊摊手道:“我又没打算把你怎么样。”

    男子沉默了片刻,似是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秘密的,我谢谢你能放我一马,等我办完事,我会去自首的,不过,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酒馆老板淡淡的道:“风正苏。”

    男子听到这个名字,陡然浑身一震,慌忙转身逃一般的跑出了酒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风正苏嘴角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MMP,酒钱还没给呢!”

    然后又冲着男子刚才坐的地方道:“他都走了,你还不走?”

    那里正站着一个身穿红色风衣裙的长发女人。

    女人的模样很好看,身材更是有种成熟的诱惑,但她整个人,却让人觉得恐怖。

    因为她那的脸,没有一丝血色,惨白惨白的,两只好看的眼睛里的眼珠子,却是红色的,而且她就像是刚从并角力爬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冰碴子。

    她站在那里已经有一会儿了。

    “我,不走。”

    女人的声音有些机械,看着酒馆老板道。

    风正苏没好气的道:“留在这里干啥,我要打烊了。”

    女人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机械般的继续道:“为什么放他走?”

    风正苏冷笑笑,“呵呵,我为什么放他走你心里没数吗?”

    女人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后道:“你能帮帮我吗?”

    风正苏直接摆手,“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遇到了,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遗憾和心愿,想要让风正苏帮忙完成。

    当然,风正苏有时候也会帮忙满足他们生前的心愿。

    但有些家伙的心愿实在太过分了,风正苏就不管了。

    比如有个猥琐的吊丝宅男,通宵玩游戏猝死了,由于到死都没谈过女朋友,极其不甘心,央求风正苏帮他去找硬盘里的女神脱童。

    风正苏直接一巴掌把扇到了下面。

    还有那些想让风正苏帮忙复仇的,自己又不是刽子手,当然不会帮他行凶害人。

    不过,有时候,遇到该帮忙的,风正苏也会极力帮他们完成心愿。

    见风正苏直接拒绝了自己,女人撩了下头发道:“只要你帮我,你提出什么要求都能满足你。”

    风正苏挑了挑眉毛道:“呵呵,我可不是刚才那个舔狗,少来这套,再说了,我有老婆。”

    女人不甘心的道:“你老婆是人吗?”

    风正苏眉毛一竖:“废话!我又不是爱好生死之交的宁采臣,老婆当然是人了!等会儿我老婆就来接我回家了,大姐,麻烦你赶紧走行不行?”

    风正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婆胡衣衣。

    倒不是他气管炎,因为老婆胡衣衣是被称为男人和女人之外的第三种人类。

    女博士。

    老婆不但智商超高,更是模样漂亮身材火辣,但结婚之前,打她注意的男人一打一打的,就是没人敢娶。

    风正苏是因为救了晨跑中风的老丈人才认识胡衣衣的。

    老丈人当初醒来以后,知道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帅小伙救了自己好,当即就拉着他问东问西,得知他无父无母,还单身以后,立马开始了拉郎配。

    说什么都要让风正苏跟自己的闺女见见面。

    风正苏不好忤逆老爷子的好心,就同意了。

    结果一看到胡衣衣,就惊为天人,心想该不会是玄女下凡了吧,不然人间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女人?

    胡衣衣上下打量了风正苏一下后,先是道了声谢,然后扭头对老爷子说了一句:“我的终身大事,父亲做主就好。”

    老爷子一听就乐了,女儿以前被逼相亲的时候,都是说她只想孝顺父亲,不考虑婚姻的,这是看上人家小伙子了啊。

    风正苏第一眼就相中了胡衣衣,自然也没装犊子扭捏。

    于是,俩人连恋爱的程序都没走,直接领证结了婚。

    婚后,小两口就住进了胡家。

    没办法,风正苏的钱早就霍霍光了,没车没房,他只能厚着脸皮住老婆家里。

    不过老丈人和老婆都没拿这个说过事儿,没把他当上门女婿。

    虽然他们嘴上不说,但是风正苏心里明白,买不起车买不起房不是男人的错,但没有为买车买房奋斗的心,就不是男人了。

    于是,他便把原来的地方改造成了一个小酒馆,多少也能赚点儿。

    “你不答应帮我,我就不走。”

    见风正苏撵她,红风衣裙女人直接坐了下来,一副要赖上风正苏的模样。

    “爱走不走,你最多在我这里待上七天。”

    风正苏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她想让自己帮什么忙,不用说也知道,那种麻烦事儿他才懒得管呢。

    发现他是真的不为所动,红风衣裙女人眉头皱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道:“你刚说你老婆要来接你对吧?”

    风正苏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我劝你别搞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女人咯咯的笑了笑:“你担心什么,她应该看不到我吧。”

    风正苏眼神微微一凝,“你敢动我老婆一根毫毛,我一定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女人道:“看来你对你老婆很好,唉,你不愿意帮我就算了,我去找别人。”

    说着,她就站起身来,缓缓朝酒馆外面走了出去。

    风正苏严肃的道,“你应该清楚,再害人会有什么下场。”

    女人回过头,苦笑道,“我不会害别人,我生前攒了不少钱,花钱雇人做事总不算是害人吧。”

    说完这句话,她就回过头,继续离开。

    “等等!”

    听女人这么一说,风正苏喊住了她。

    “怎么?”

    女人疑惑的再回头。

    “你有多少钱?”

    风正苏问道。

    “不多,只有三百万。”女人回道。

    生前她跟了几个男人都是事业有成,特别是前夫,虽然是个花公子,但家境特别好,三百万只是给她的零花钱。

    “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

    听到女人说出的数字,风正苏心脏跳了跳,然后不动声色的道。

    女人愕然了一下,随即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道,“原来你也需要钱啊。”

    风正苏嗯了一声,没否认,做为一个大活人,需要钱没什么好羞耻的,“说吧。”

    “我想让你去……”

    吱!

    女人也没啰嗦,然而刚要说,小酒馆的门口就响起了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风正苏连忙挥手打断她道:“你先等会儿,我老婆来了!”

    说着,他就赶紧走到门口。

    一辆蓝色的小轿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穿着女式职业装的女子。

    女子五官极为精致,戴着一副黑色眼镜,有着一种高雅的知性气质,特别是她那贴身的职业装,散发着特殊的诱惑。

    “这就是你开的小酒馆吗?”

    女子直接走了过来,看到风正苏,淡淡的开口道。

    风正苏笑笑道:“是的,你加完班啦?”

    来人正是他的老婆,胡衣衣。

    胡衣衣嗯了一声,打量了下酒馆的招牌,道:“怎么不起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午夜酒馆,听着有点儿瘆人,生意不好吧。”

    风正苏有些尴尬的道:“有时候好,有时候淡,还行。”

    胡衣衣没再继续说这个,道:“这会儿不忙吧,不忙就给我调杯酒喝,等会儿你开车。”

    说着,她就直接进了酒馆。

    风正苏连忙跟上,道:“不忙,最后一个客人刚才就走了,知道你要来,我正准备打烊呢,想喝什么?”

    “你看着弄吧。”

    胡衣衣进来之后感觉有些冷,不由之主的打了冷颤,双手抱住手臂,选了个靠吧台进的座位坐了下来。

    然后有些奇怪的道:“你这里怎么比外面还冷,没开暖气吗?”

    风正苏一阵的无语,她这一坐,正好坐在了那个女人旁边,不冷才怪呢。

    此时,那个红风衣裙女人,正在好奇的打量着胡衣衣,看到胡衣衣,她顿时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来。

    “没装暖气,有空调,刚没客人了,我就给关了。”

    这还是胡衣衣第一次来小酒馆,风正苏一边开空调,一边解释道。

    随即,他就瞪了红风衣裙女人一眼,然后跑到吧台里面,倒了一杯百利甜。

    “来喝酒的美女应该很多吧。”

    胡衣衣喝了一口酒,随口问道。

    风正苏怔了下,连忙道:“怎么可能,美女都去大酒吧蹦迪,不会来咱这小酒馆的。”

    胡衣衣淡淡的看着风正苏道,“哦?难道就没有冲着你这个帅哥老板来喝酒的美女?”

    “没有!”

    风正苏斩钉截铁的道。

    “你又没偷养狐狸,紧张什么,其实家里根本不缺钱,你完全没必要抛头露面的来赚钱。”

    胡衣衣又抿了口酒道。

    风正苏:???

    养狐狸?抛头露面?这话什么意思?

    这就是他怕胡衣衣的原因。

    从来不发脾气,但她淡淡的几句话,就能把自己的强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而且她可以通过简单的对话,就能判断出自己的情况。

    不过,旁边红风衣裙女人的这种事除外。

    “男人不能闲着嘛,别看我这小酒馆小,其实还挺赚钱的,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赚一大笔钱信不信。”

    风正苏赶紧道。

    “嗯,我相信你,不过也别太操劳了,老熬夜,不好。”

    胡衣衣淡淡的道。

    “我知道,我会注意身体的。”

    风正苏连忙道。

    “好了,酒喝完了,咱们回家休息吧,明天上午,陪我去参加一场葬礼。”

    胡衣衣一口喝下剩下的百利甜,站起身来道。

    “葬礼?谁的葬礼?”

    风正苏一愣,问道。

    家里除了老丈人,还有一个让人头大的小姨子,别的亲戚风正苏就没见过了,眼下突然听她说要参加从葬礼,他瞬间就紧张起来了。

    “同事的前妻,听说是凶杀,挺惨的,尸体被藏到了冰柜里,今天才发现,没人管,同事就决定把前妻的后事给办了。”

    胡衣衣扶了下眼镜,道。

    风正苏一听这个,顿时皱着眉头看向了旁边的红色风衣裙女人……

    “怎么了?”

    见风正苏皱眉目光看向别处,胡衣衣还以为他不愿意去。

    风正苏赶紧收回目光,道:“没事,几点去?”

    胡衣衣道,“上午十点吧,中午和晚上都有宴席,不过晚上的宴席咱们就不吃了,好不容易放一天假,咱们去看电影吧。”

    风正苏听到这话有些惊讶,结婚这都三个月了,俩人别说一起去看电影了,连最基本的亲密接触都还没有过。

    刚开始的时候,风正苏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救了她父亲,才委屈下嫁的。

    所以,结婚那天晚上,风正苏就说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后悔了也没关系,咱可以再离婚,我可以帮着你瞒着老爷子。”

    然而胡衣衣摇摇头:“不,我很喜欢你。”

    风正苏说:“咱俩又没感情基础,你能看上我啥啊?”

    胡衣衣说了一句带着专业名词的话:“你的基因很好,我虽然近视,但不瞎。”

    风正苏琢磨了半天,觉得应该是夸他长的帅。

    谁知,正兴冲冲的准备亲热的时候,胡衣衣推开了他,一脸严肃的说道:“想要繁衍出优秀的后代,试管是让双方基因融合的最佳方式,动物的那种原始行为,出现意外的概率太大,不行。”

    风正苏听到这话直接傻眼了。

    然后苦口婆心的告诉她,后代本来就是意外,自然的让基因融合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胡衣衣哦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拿起一本书背朝着风正苏道,“我不在乎过程,你来吧,好了告诉我,我吃左炔诺孕酮片。”

    风正苏顿时蔫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特么让他怎么好意思弄?

    他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间来回挣扎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先禽兽不如吧,反正肉在锅里,跑不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俩人还是没拌在一起的小葱和豆腐。

    但胡衣衣真不是嫌弃他,会跟他同吃同睡,也会关心他,只是由于工作的原因,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没像普通的情侣那样天天黏在一起。

    眼下听到胡衣衣说要和他一起去看电影,这明显是想培养感情啊。

    “行,都听你的安排。”

    于是,风正苏当下就用力的点点头。

    胡衣衣微笑笑,从包里拿出车钥匙递给风正苏,“关门回家吧。”

    风正苏嗯了一声,让胡衣衣先再外面等一下,他关了酒馆里的灯就来。

    “你的事,等我明天回来再说,还有,在我回来之前,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酒馆里,那里都不能去,不然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

    趁着关灯的功夫,风正苏悄声叮嘱了红风衣裙女人一句。

    “我想去参加自己的葬礼。”

    女人神色复杂的道。

    风正苏摇摇头,“绝对不可以!”

    人有人的规矩,亡灵有亡灵的法则。

    根据以往的经验,但凡亡灵出现在自己的葬礼,就没有不出乱子的。

    女人迟疑了一下,不太甘心的道,“好吧,我不去了。”

    风正苏小声嗯了一声,就没再跟她啰嗦,赶紧关上酒馆的门,就开车带着胡衣衣回了家。

    由于已经是深夜了,老丈人早就睡了,二人悄悄回到卧室,就各自洗漱了下睡了。

    跟以前一样,一人一个被窝。

    这是风正苏主动提出来的。

    没办法,他怕控制不住化身为禽兽。

    次日早上八点,风正苏准时醒来,发现胡衣衣已经起来了,穿好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还给他准备了一身黑色西装。

    风正苏穿好衣服以后问道,“你的那个同事,在公司是干什么的啊?”

    他只知道胡衣衣的公司是一家大型制药公司,她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工作,一般的同事,可没有面子让她参加葬礼。

    “是我们的副总经理。”

    胡衣衣拿了条领带,一边给风正苏打领带一边回道,说完又加了句,“也是董事长的儿子。”

    风正苏哦了一声,难怪。

    话说回来,那女人性子还挺要强,也算是嫁入豪门了,居然会因为出轨选择了离婚。

    豪门家的少爷,没光明正大的弄几只狐狸回家玩儿就不错了。

    而且婚都离了,那哥们儿做为前夫还能给她举办葬礼,说明不是无情无义的男人。

    “你想看什么电影?科幻片,爱情片,喜剧片?还是动作片?”

    胡衣衣丝毫没有关系葬礼的意思,给风正苏打好领带后,问道。

    风正苏想了想道:“你喜欢看啥咱就看啥。”

    “那就看恐怖片吧。”

    胡衣衣道。

    风正苏:“……”

    “听说恐怖片最能增加夫妻之间的感情。”胡衣衣又说了句。

    风正苏暗暗嘀咕,真正能增加夫妻感情的电影,电影院是不会放的。

    不过无所谓了,虽然他对恐怖片没什么感觉,但说不定胡衣衣看了会害怕,最好是特别恐怖的,能吓的她往自己怀里钻的那种。

    “咱随多少份子啊?”

    不管那女人的前夫办葬礼是什么目的,该随的份子还是要随的,这是大事儿,风正苏转言问道。

    胡衣衣拿了个白色的信封,递给风正苏,“一千吧,准备好了,等到了你给他们就行。”

    风正苏有点儿肉疼,一杯酒赚十块,得卖一百杯才够,唉。

    收好信封,胡衣衣就去吃早点了,但风正苏借口说不饿,等中午再吃。

    白宴也是宴,能多吃点是点。

    吃过早点差不多就该出发了,还是风正苏开车,半个多小时后,就来到了郊外办葬礼的殡仪馆。

    路上的时候,胡衣衣告诉风正苏,那女人的尸体已经转移到了殡仪馆,今天办完葬礼就会直接火化下葬。

    因为死的不吉利,所以并没有请太多的人,公司里来的同事,基本都是重量级的人物。

    此时,殡仪馆的门口,站着一个脸色发白,眼睛布满血丝,眼圈发黑的男子正在迎客。

    男子三十出头,看他的样子,明显好多天没有睡好觉了。

    “节哀。”

    走过去,胡衣衣微微躬了下身子道。

    “节哀啊。”

    风正苏跟着道。

    男子抬头看到胡衣衣,躬身回了个礼:“谢谢胡博士你能来。”然后目光转向风正苏:“您是胡博士的先生吧。”

    说着,他就伸出了右手。

    “风正苏。”

    风正苏跟他握了下手,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才。”

    男子也回了自己的名字。

    “你是个好男人呐,能给前妻办后事的人,可不多。”风正苏意味深长的道。

    “唉,都是我没保护好她,要是我不跟她离婚,她就不会被害了。”王才叹了口气,自责的道。

    风正苏紧紧盯着他,问道:“这又不怪你,对了,凶手抓住了吗?”

    王才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道:“还,还没有。”说着,他就目光有些躲闪的伸手往殡仪馆里面道:“里……里面请吧。”

    风正苏点点头,用安慰的语气道,“改天有空来喝一杯吧,别太伤心了。”

    王才愣了下,点点头嗯了一声。

    风正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就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带着胡衣衣就进了殡仪大厅。

    扫视了一眼大厅,这会儿来的人还不多,大厅的中间有一口棺材,周围摆满了花圈。

    而在花圈的上方,则是挂着一张女人的黑白照片。

    女人,正是酒馆里的那个穿红色风衣裙的女人。

    “长的还挺漂亮的,对吧。”

    胡衣衣挽着风正苏的胳膊,悄声道。

    风正苏道:“再漂亮,人也没了。”

    “你说,如果我们也离了婚,也出了意外,你会给我办葬礼吗?”

    胡衣衣忽然问道。

    风正苏瞪着她,严肃的道:“别瞎说,我们不会离婚,你也不会出意外的。”

    “万一呢?”

    胡衣衣不依不饶的道。

    “没有万一。”风正苏肯定的道。

    “知道王才为什么会离婚吗?”

    胡衣衣又问道。

    风正苏摇摇头,“我那里知道他的事儿啊,今天我才跟他见面。”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他是因为在外面养狐狸被他前妻逮到了,听说男人都爱养狐狸,你,会学他么?”

    胡衣衣淡淡的道。

    风正苏直接摇头,正色道,“我才不会,有你就够了。”

    “嗯,不过你养也没关系,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胡衣衣认真的道。

    风正苏嘴角抽了抽,道:“你这么大方啊。”

    胡衣衣面无表情的道:“不,我只是会把你化学阉割掉而已,放心,我还是会提取你的基因的,你不用担心无后,到时候你没用了,狐狸自己就走了。”

    风正苏听的后背直发凉,连忙打断她道:“老婆,咱不说这个了好不好,我很专一的,绝对不养狐狸,葬礼快开始了。”

    胡衣衣看到王才也回到了大厅,准备开始举办葬礼了,就没再说什么。

    葬礼办的有些仓促,整个流程进行的非常快,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办完了。

    “谢谢大家能来,宴席在市区的七号酒店,大家都先过去吧。”

    最后,王才冲众人鞠了个躬道。

    风正苏正要和胡衣衣离开,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穿的严严实实的,还带了帽子和口罩,但风正苏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酒馆的那个舔狗!


站在酒馆门口的那人,是个少女,穿着打扮很扎眼。

她身上穿了一件印有红色祥云图案的大长袍,波波头的发型,故意染成了紫色的,还戴了一朵折纸花。

这身打扮风正苏认识,应该是cosplay的某个著名动漫里的一个叫小南的女性角色。

少女叫默筱筱,是个重度二次元迷。

她是胡家收养的义女。

也是让风正苏头大又无奈的人。

没办法,谁让她是小姨子呢。

这会儿她就站在酒馆的门口,表情有些不耐烦,四下张望着。

看到一辆红色的路虎开了过来,疑惑的盯着车打量。

风正苏很慌。

话说这妮子不是在学校么,现在还没放假,怎么来这里了?

“这女孩挺有个性的。”

白三娘还不认识默筱筱,看到她,一边停车,一边夸赞道。

风正苏嘴角抽了抽。

是挺有个性的,个性的让人蛋疼。

等下了车,她看到自己和白三娘在一起,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她是衣衣的妹妹。”

防止白三娘等下闹乌龙,风正苏赶紧说出了默筱筱的身份。

“嗯?”

白三娘怔了一下,随即又笑笑说,“原来衣衣还有个妹妹啊,等下你给我介绍介绍,这下好了,我又可以认个妹妹了。”

风正苏一脸的无语,你想认她,她认不认就不好说了,搞不好,怼你一顿都算轻的。

躲是没法躲了,风正苏只好下了车。

默筱筱这会儿正在想豪车里是什么人,就看到风正苏打开车门下来了。

“姐夫!”

愣了一瞬,随即她就大喊了一声,朝风正苏跑了过去,然后一下子扑倒他怀里,跟个布袋熊似的,挂在了他身上。

“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熊孩子一样,不怕人家笑话你是个疯丫头啊。”

风正苏差点儿被她扑了一个趔趄,连忙扶住她的肩膀,笑道。

“嘻嘻,谁敢笑话我,本宫直接千年杀教他做人!”

默筱筱嘻嘻一笑,然后小脸一寒道。

“胡闹,你看看你,还有女孩子样子么,动不动就千年杀。”

风正苏轻轻弹了她一个脑瓜崩,训道。

“哎呦,姐夫你又弹我,人家都要被你弹傻了。”

默筱筱从他身上下来,捂着头,委屈巴巴的道。

“少给我装,你不是还没放假呢么,怎么今天突然来这里了,是不是又逃学?”

风正苏没好气的道。

“拜托,姐夫,我都大四了,早就没课了,我正找工作实习呢。”

默筱筱一脸嫌弃的道。

“你还知道你大四了啊,都大姑娘了,还学中学生玩cosplay。”

风正苏数落道。

“哼,谁说成年人就不能玩cosplay了,等我老了照样玩,你看看,我酷不酷,小南你知道吧,天使!”

默筱筱噘着嘴吧道。

风正苏一阵的头大,“想玩你就玩吧,你怎么不回家,到这里干什么。”

“我还不是好多天没见姐夫了,想你了呗,回家多无聊啊,就我一个人,嘻嘻,姐夫,你有没有想我啊?”

默筱筱挽住他的胳膊,又嬉皮笑脸的道。

“我才不想你,你这妮子净会跟我捣蛋。”

风正苏摇摇头道。

“哼,我那里捣蛋了,臭姐夫,信不信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默筱筱不满的哼道。

“好好,你没捣蛋,姐夫错了,想你行了吧,天天想。”

风正苏赶紧哄道。

“这还差不多,不是,姐夫,你够可以的啊,这才多久没见,你就开上路虎了,等会儿带我兜兜风呗。”

默筱筱这才满意的笑笑,然后又指着风正苏身后的车道。

“你好。”

这时,白三娘也打开了车门下来了,冲默筱筱微微一笑,打招呼道。

默筱筱瞬间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看向风正苏道,“姐夫,她是谁啊,你们……”

“这是白姐,我们是朋友。”

风正苏赶紧介绍道。

默筱筱的小脸立马变了,怀疑的看了风正苏一眼,然后上下打量着白三娘道,“白姐?朋友?我怎么以前从来没你听说过啊,喂,这位大姐,你谁啊,你和我姐夫什么关系?”

“小妹妹,我们这几天才刚认识。”

白三娘淡定的道。

“哦。”

默筱筱忽然转了转眼珠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用胳膊肘杵了下风正苏,小声道:

“姐夫,你够可以的啊,悄默声的就傍上一个富婆呀,嗯,这女人不错,白,大,长的也漂亮。”

“别瞎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风正苏脸一黑,连忙道。

“嘻嘻,我懂,你紧张什么嘛,好了,我不说了。”

默筱筱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神秘兮兮的道。

说着,她就干咳了一声,正了正身子,装模作样的走到白三娘面前,“这位漂亮姐姐,我姐夫人很好的,放心,你们以后尽管来往,不用把我放在眼里。”

白三娘愣了愣,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这是哪一出?

这话明明是夸她的,但怎么听着有点儿别扭?

“你嘴巴真甜,初次见面,送你个小礼物吧。”

白三娘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没接她的话茬,转身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包,递给默筱筱道。

“哇,香奈儿限量版的包哎!白姐姐你真大气。”

默筱筱看到包后眼睛顿时一亮,毫不客气的接过来,道。

“你喜欢就好,挎上试试。”白三娘笑着道。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啦!”

默筱筱高兴的道。

……

风正苏在一旁看的直无语,这就聊上了?

一个包就收买了?

女人的友谊,来的真快,搞不懂。

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谢无鱼的花店关着门,上面还贴了张纸条。

纸条上上写着:有事外出,停业七天!

狗日的谢无鱼,这是躲了。

最好永远别回来!

见身后的两个不在同一次元的两个女人还在热火朝天的聊着,似乎无视了他的存在一样。

风正苏摇摇头,默默的打开了酒馆的门儿。

“嘻嘻,白姐也太有性格了吧,她一个大白富美,居然要给你当服务员,哈哈,以后我要向白姐学习了。”

俩人听到开门声,这才停止了聊天,手拉手的进了酒馆。

刚一进来,默筱筱就开口道。

风正苏嘴角抽了抽,这才一根烟的功夫,白三娘就把这事儿告诉她了?

“在家闲着无聊嘛,还不如帮你姐夫卖酒有意思。”

白三娘大大方方的道。

“唉,有钱人的快乐我体会不到,有钱人的苦我也不理解,我这样的穷人,只能乖乖去上班。”默筱筱叹了口气道。

“你以后要是缺钱就跟我说,不想上班就不去。”

白三娘赶紧说道。

“真的啊?”

默筱筱眼前一亮。

“你敢!”

风正苏瞪了她一眼。

“嘻嘻,算了白姐姐,我还是靠自己丰衣足食吧,不然姐夫又该训我了。”

默筱筱吐了吐舌头笑道。

“说吧,到底惹了什么祸?”

风正苏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盯着默筱筱道。

今天这妮子很反常,虽然叽叽喳喳的,但完全顺着他来。

这不是她的风格。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妮子肯定又在外面有事儿了。

“没,没惹什么祸啊,我很乖的。”

默筱筱顿时一愣,目光有些躲闪的道。

风正苏拿出手机,“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你老师?”

“别!”

默筱筱慌忙道。

“那就自己老实交代。”

风正苏冷着脸道。

默筱筱低下了头,掰着手指,吞吞吐吐的道,“也没什么啦,就是一个男同学,被我打到医院去了。”

风正苏额头青筋冒起,“伤的重不重?”

默筱筱连忙摆手,“不重不重,就是一点儿皮外伤,最多住上半年的医院,他就能站起来了。”

风正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住半年医院才能站起来,她居然说是皮外伤?

人特么都残废了好不好!

“你!”

风正苏气的手都抖了,指着默筱筱的脑门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都。

“姐夫,我错了,可你不知道,他太过分了,我没控制住,就动了手。”

默筱筱赶紧辩解道。

风正苏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被欺负了告诉我,你下手没个轻重,现在好了,指不定要赔人家多少医药费呢!”

默筱筱咬着嘴唇不说话,眼眶里泪花都打转了。

“人在那家医院,带我去吧。”

见她可怜巴巴的样子,风正苏心又软了,连忙好声道。

“在第二人民医院。”

默筱筱低声道。

“白姐,要不今天你先回家,我得带筱筱处理一下这事儿。”

风正苏不好意思的对白三娘说道。

“筱筱都认我当姐了,她出了事我怎么能不管,一起去,走!”

白三娘看了看默筱筱,然后掏出车钥匙道。

风正苏犹豫了下,没推辞,拉上默筱筱道:“走吧。”

默筱筱一阵的感动,轻声道:“姐夫,又要麻烦你了。”

“一家人就别说这种话了。”

风正苏摆摆手。

“姐夫,其实你可以不用管我的。”

默筱筱抹了一把眼泪道。

风正苏笑笑,“我不管你谁管你啊,谁让你是我的小姨子呢。”

默筱筱沉默了下道,“姐夫,其实姐姐都已经去世半年了,你就算真的再找一个女人,我也不会说什么的。”

……

张霞也是亡灵。

这一点白三娘从她一进酒馆就看出来了。

但是她怎么成为亡灵的,却没有多想。

刚才只把注意力放在张霞讲述为什么要害了瑶瑶和其他几个女生了,完全没有考虑这件事。

现在听风正苏一说,才意识到,整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似乎,还有隐情。

“她是怎么死的?”白三娘不解的问道。

风正苏道:“她是自杀的。”

“自杀?”

白三娘一愣。

风正苏点点头,“是的。”

“应该是她杀了对她最好的朋友,心怀愧疚,自杀了吧。”白三娘想了想道。

风正苏摇头,“并不是,她是在崩溃之下才自杀的。”

白三娘不明白的道,“把自己的朋友扔下楼她都没有崩溃,还有什么事能让她崩溃啊。”

风正苏叹道,“白姐,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白三娘好奇的道,“什么故事。”

风正苏缓缓道:“有一女孩,家中条件很一般,但是她的虚荣心却是极强,尤其是上了大学后,她不想比其他同学穿的差吃的差,就偷偷下海了。”

“从此,女孩衣着光鲜,用上了名牌衣服和化妆品,但是,她心里很清楚,长此以往,并不是办法。”

“可她贪图虚荣,明知道肮脏,还是继续做下去了,但是有一次,他的一位客户,想让她介绍一位新人,最好是同学,而且是那种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男朋友的,客户表示愿意出高价。”

白三娘听到了这里,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风正苏无奈的苦笑着继续道,“我也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就是,于是,女孩立刻就把张霞列为了目标,对她嘘寒问暖,成为了朋友。”

白三娘皱起了眉头,不解的道,“可是,张霞明明都自己主动提出来了,她为什么没有马上行动?”

风正苏道:“人心的可怕之处就在这里,女孩用了欲擒故纵的手段,等着张霞第二次开口,那样,她就没有任何负罪感了,事成之后,她还能对张霞说,这可是你自己求我的。”

白三娘表情凝重的道,“我糊涂了,人心居然可以阴暗到这种地步吗?”

风正苏摊摊手,“事实就是如此,只是,她没想到,张霞也是个极端的人,竟然在那天晚上把她们扔下了楼。”

白三娘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而,张霞在处理她们的随身物品时,在她的手机里发现了真相,最终崩溃,自杀了。”

风正苏唏嘘的道。

白三娘道:“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正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能看穿亡灵的一切心思,不然的话,万一送错了人去那个地方,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白三娘点点头,“难怪你刚才没有把她们任何一个人都送到那个地方,都交给了小鱼儿。”

风正苏叹了一口气道,“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了,要不是拥有这双眼睛,我真的分不清他们生前到底是善还是恶。”

“你这双眼睛也太神奇了,有这种能力,就能分辨出所有人的善恶了。”白三娘道。

然而风正苏摇了摇头说,“白姐,我只能看穿亡灵,但活人的心,我看不透。”

“啊?”

白三娘愕然了一下道,“不会吧。”

风正苏眼神微微一凝,道,“再厉害的人物,也看不透人心,我这双眼睛的能力,其实不止我一个人有,但是,为了阴律,下面的那些所谓的大佬,把所有的阴吏和阴差的这种能力都收走了。”

“你是说……”

白三娘若有所思了片刻,惊讶道。

风正苏用眼神制止了她道:“明白就好,不可说,不可说。”

“嗯。”白三娘连忙嗯了一声道,“看来我跟随你的选择没有错,要不我跟小鱼儿也说说,让他也跟随你吧。”

风正苏连忙摆手道:“别,那样会害了他的,毕竟你跟他不同,你不受三界管辖,不受五行约束,谢无鱼不一样。”

“好吧,那我就不多事了,不过,我也并不是没有敌人,有很多道修,一直想对付我呢,以后万一有厉害的道修找上门来,你可要罩着我。”

白三娘笑吟吟的道。

风正苏嗤之以鼻,“切,那些牛鼻子早就忘了本儿了,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就揍他们一双。”

白三娘噗嗤一笑,“你这么说人家不好吧,小鱼儿不是说你以前也在道门混过嘛。”

风正苏挠挠头,脸色有些尴尬的道,“都是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我怎么感觉你跟道门也有故事呢,哦,我知道了,道门中可是有女弟子的,老板,你该不会有什么风流债吧。”

白三娘眨眨眼道。

“没有,怎么可能,别瞎说!我可是正经人。”风正苏脸色一正,急忙否认道。

“咯咯,老板你撒谎的时候真可爱。”白三娘咯咯的笑了起来。

风正苏没底气的道,“我才没撒谎!”

白三娘捂嘴直笑,但没在继续说下去,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问道,“老板,咱什么时候打烊啊?”

风正苏伸了个懒腰,“现在就可以打烊了,走,关门回家!”

“嗯,赶紧回家去陪衣衣妹妹吧。”白三娘一副我懂的模样道。

“嘿嘿。”

风正苏干笑了笑,没解释什么。

随后,两人便直接关了门,各自回了家。

结果回到家以后,风正苏发现胡衣衣还没睡,这会儿正抱着笔记本儿,在床上看电视呢。

而且还看入迷了,他都进卧室了,胡衣衣都没搭理他。

床头柜上,还放着零食。

“看什么呢?”

风正苏出声问道。

“老公,你回来啦,快,跟我一起看电视,太好看了。”

胡衣衣抬头看了风正苏一眼,有些激动的招呼道。

风正苏好奇的凑过去一看。

好嘛,看的是柯南。

“你怎么看上动画片了?”

忍不住的嘴角一抽,风正苏问道。

妹妹是个二次元少女就够了,没想到,以前从来不看电视的姐姐,头一次看电视就是看动漫。

“这不是动画片,这是名侦探柯南!”胡衣衣一脸严肃的道。

“好好,柯南不是动画片。”

风正苏连忙道。

瞅了一眼,现在正在播放第6集,看来已经看了好长一会儿了。

“要不咱先睡觉,明天起来你再继续看?”

看到胡衣衣又把目光转回到了屏幕上,只好又说道。

“不要,我今天晚上不睡了,我决定一口气看完再说,反正从明天开始就不用去上班了。”胡衣衣头都没回,直接说道。

风正苏差点儿一头栽到床下去,“老婆,柯南上千集呢,你别说一个晚上,三个晚上也看不完啊。”

“啊?”

胡衣衣惊讶了一下,“那么长啊?”

风正苏点点头,“是啊,所以,别心急,慢慢看呗,来,咱把电脑关了,睡吧。”

“好吧,我看完这集就睡,不过我重新决定了,在没看完柯南之前,就不去逛街了。”

胡衣衣有些意犹未尽的道。

得,家里新增加一位二次元的阿姨。

不,二次元的仙女。

趁着她还在看,风正苏赶紧去洗漱了一下,等回来后,发现她已经关上了电脑,躺在被窝里了。

风正苏赶紧凑过去,一把抱住了胡衣衣。

虽然不能那啥,但是抱抱过过手瘾还是可以的。

“你离我远点儿好不好,我热。”

结果,胡衣衣一把推开了他,往床边挪了挪道。

“咋了,你嫌弃我了?”

风正苏心里一咯噔,道。

“不是,我这今天可能上火了,老感觉热,你本来就跟个大火炉似的,让你一抱,更热了。”

胡衣衣连忙解释道。

风正苏顿时一愣。

上火?热?

怎么可能。

亡灵根本不会感觉到冷热的啊。

上火就更加不可能了啊!

“你真热啊?”

风正苏难以置信的问道。

“真热。”胡衣衣转过脸来,认真的道。

风正苏赶紧摸了一下,不热啊,还是凉凉的。

出问题了!

“好吧,那我不抱你了。”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只好说道。

“嗯,你乖乖自己一个被窝睡吧,我早起还要继续看柯南呢。”

胡衣衣转过身去,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风正苏百思不得其解,暗想,难道是自己给她的那一丝阳气影响到了?

亡灵有热的感觉,这种情况可是第一次听说。

“嗡。”

正在思考着出了什么问题,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风正苏赶紧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是小姨子默筱筱发来了一条微信。

“姐夫,呜呜……”

四个字,还配了个大哭的表情。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