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娘娘一心种田
  • 我家娘娘一心种田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社会橙
  • 更新:2024-06-02 21:01:00
  • 最新章节:第28章 贪心不足
继续看书
蓝若烟病好的第一天。村民慌慌张张:村长,不好了!夫人把秧苗拔了,说是要养小龙瞎!李如言淡定点头:嗯,夫人爱吃,养吧。蓝若烟病好的第一个月。村民慌慌张张:村长,不好了!夫人把房子都推了要盖...盖那个什么,家庭宿舍。李如言宠溺一笑:嗯,钱我出,盖吧。蓝若烟入乡随俗半年。村民慌慌张张:村长,不好了!夫人被皇子抢走了!李如言默默抽出四十米长刀……

《我家娘娘一心种田》精彩片段

    “唔...”蓝如烟迷迷糊糊间感受牙关被又热又软的东西撬开,一股子带着浓厚中药味的液体被渡了进来。

    苦的她想哭,瞬间全身的感官都活了过来。

    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被风一吹冷意钻入骨头,冻得她瑟瑟发抖。

    “别白费力气寻死了,否则我有一万种法子叫你再也站不起来。”

    一道低沉冰冷的男人声音骤然响起,蓝若烟总算完全睁开了眼,看清了面前的男人。

    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漆黑如墨,闪着淡淡冷芒,瞬间令她感觉周围温度降了十度,身体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然后才看清对方的脸。

    这人?这人不就是她的渣渣前男友吗?

    卧槽,这是感觉劈腿把自己甩了还不够,又出来对她恶作剧吗?她这湿哒哒的一身该不会就是他造成的吧!

    “李如言,你搞什么鬼!”

    想起面前这渣男当初对自己干的那些事,蓝若烟就气不打一处来,压根就没管他刚才说了什么,伸手就要推开他。

    当初也是自己眼瞎,被他这张眉目如画的脸给迷得七荤八素,人品都没考察好就入了坑,结果是个火坑!

    她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到李如言的身体,被他一把抓住攥在手里,用力一带把她扯到面前,另一只手钳住她的下颚,用力捏紧迫使她抬起头和他对视。

    “你我成为夫妻已是事实,我劝你最好安分点别惹怒我,好好过日子。”

    说完站起身,指了指床榻边的碗,里面是黑乎乎的液体。

    “乖乖把药喝了,等会我再回来的时候若见它还在,或者被你偷偷倒掉,我不介意重新熬一碗一口一口用嘴喂你。”

    蓝若烟被吓到,离得近了仔细看,这人虽然和她前男友五官长得一模一样,身上的气势却完全不同。

    尤其是那双眼,盯着她看的时候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又黑又可怕。

    睁着一双大眼十分怂的点了点头。

    等他走后才敢放松了身子,转头打量起周围。

    屋子的墙面是黄土造的,屋顶是稻草,掉漆的柜子,寒酸的桌椅,一切的一切都很古色古香?

    至少她在现代是从没见过这么古老的家具,再回想起刚才男人身上的穿着打扮。

    头发比她的都长,挽在脑后用一根木簪固定住,身上穿个青色长袍,面料做工都比较粗糙,淘宝上几十块的汉服质量都比这强!

    所以她这是睡了一觉...穿越了?

    她那个渣渣前男友走的是精致路线,根本不可能穿这么破的衣服,眼神更不可能会这么吓人。无时无刻不在朝女人散发着渣男气质,天生一张笑脸。

    刚才的男人只会板着脸,可能真的不是他!也不知道这是穿越到哪个朝代来了。

    她正想的出神,男人又折了回来。

    想起他临走前说的话,赶紧抄起床边的药碗,仰头闭眼,一口气咕咚咕咚喝的干干净净!

    苦的眼泪汪汪,直往外吐舌头。

    妈呀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能苦到这份上!她还没被男人吓死,说不定要先被这药给苦死了!

    她在这边呸呸呸,不停地吐口水,男人早已经提好了热水,将浴桶倒满。见她这样,走了过来冷冷的催促道。

    “去把自己洗干净。”

    蓝若烟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一身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冷的直打哆嗦,看见冒着热气的浴桶就像看到了救星。

    挣扎着起身下床,可惜脚上没什么力气,不但没能顺利爬起来,反倒朝床下摔去。

    要不要这么倒霉?她闭着眼惊呼了一声。

    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反倒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温暖的感觉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和他冷冰冰的表情反差太大。

    “麻烦!”男人嘀咕了一句,抱起她,连着衣服直接将蓝若烟整个扔进了浴桶中,她猝不及防喝了好几口烫人的洗澡水,在水里拼命扑腾。

    “烫烫烫烫烫!”

    好不容易扒住木桶边缘站稳了身子,惊愕的看着站在桶边的男人。

    就现在,羞愤俩个字简直都形容不了她现在内心情绪的万分之一,见他还在看,一把捂住湿透的胸口。

    他毫不避讳的打量着蓝若烟,还满嘴嫌弃道,“有什么好遮的,你身上哪处我没看过?况且也没什么好看的,干巴巴的像搓衣板,鬼才对你有兴趣。”

    男人嘴巴和抹了毒药似的将她贬了一通,才慢慢悠悠转身关门离去。

    蓝若烟:......

    没什么好看的?干巴巴?靠!当年老娘好歹也是36C,前凸后翘小蛮腰!居然说她没看头?

    气的双手做出托胸的姿态,但是上手一摸,额.....我胸呢?

    低下头一打量才尴尬的发现她不是用自己的身体穿越过来的,手下这个稚嫩的身体,连小笼包都算不上。

    完美罩杯离自己而去的第一天,想它。

    生无可恋的将身子缩进水里,连头也没放过,使劲搓揉着手臂,试图赶走被人看光的尴尬。

    等她憋不住气出来的时候,一睁眼又看见男人冷冰冰,满含怒气的脸。

    他将手里的衣服往旁边的架子上一扔,快步走到浴桶前,伸手就拉住她的胳膊往外拽。

    “该死的女人,你是不是忘了我之前是怎么说的了,再敢寻死就叫你一辈子瘫在床上!是不是想试试?”

    从热乎乎的烫水里一出来,那股冷意又爬上了蓝若烟的身子,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男人手劲特别大,刚被拉起来,另一个胳膊也被他握住,双手向上使力,居然将她提出了浴桶,粗暴的扔回床上。

    蓝若烟吃痛的捂着额头,内心泪流满面,这他妈是什么人间疾苦,就算生气也不能将她头朝下的扔吧!嘴里口口声声说不让她寻死,动作却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她的生命!

    感情被他撞死,冻死,苦死就不算数了是吧!

    男人也是气狠了,以为蓝若烟又打算自杀,下手才没个轻重,眼看着她捂着的额头红了一片,眼角含泪才略微软了语气。

    “寻死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娇气。”

    想关心她又拉不下脸,说出来的话依旧带着嫌弃,看着没二两肉的身板,皮肤白润的和羊脂玉似的,也就这还有点女人的样子。

    从架子上取回衣服,直接上手扒了她身上的湿衣服,蓝若烟那猫挠人似的的挣扎简直是徒劳,悲愤愈加的闭上眼干脆破罐子破摔。

    反正这身体也不是她的,被看光就被看光!

    男人将她衣服换好,直接塞进被窝,自己转头去倒那一大桶洗澡水。

    柔软的新衣服和厚实清新的被子一下子抚平了蓝若烟初到异世紧张不安的心情,疲倦和困意如潮水般涌了上来,逐渐瞌上眼睡着。

    当李如言倒完洗澡水回来,就见蓝若烟蜷缩着身子,一张小脸深深地埋在他的枕头里睡得香甜。

    睡着的她脸上很放松,没了平日见到他时的惧怕、紧张,倒显得有几分恬静可爱。

    李如言除去外衣掀被上床,小心翼翼在外侧躺下。

    蓝若烟本能的寻着热源朝他拱了拱,直接把身子滚到人家怀里。

    李如言轻笑了一下,手指抚摸着她磕红的额头,揉了揉。

    “这可是你自己主动滚进来的。”

    随后搂紧了怀中的人儿,闭上眼沉沉睡去。

    早晨,蓝若烟迷迷瞪瞪睡醒,揉了揉眼,感觉喉咙特别干,鼻子也堵住了,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额头,有点烫。

    诶!昨晚被那男人忽冷忽热的折腾半天,不发烧感冒才怪!

    她懒得睁眼,搂紧了被子打算继续睡。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见男人端着一个托盘,一走进那浓郁的中药味扑面而来。

    蓝若烟皱了皱眉头,往床里躲了躲。

    她一看见这药就想起昨天那满嘴苦味,皱巴这一张小脸,捂着鼻子,上面写满了抗拒。

    “我,我没病。”一开口说话带着一股浓重的后鼻音。

    男人嗤笑了一下,略感无奈,将托盘放到一旁,伸手将她连人带被子一块抱坐在腿上,一只手固定住蓝若烟不让她乱动,另一手端起药碗,直勾勾的盯着她,微眯的黑眸中溢出些许危险的光。

    蓝若烟感觉自己像是被猛兽锁定的猎物,一股冷意顺着脊背窜了上来,瞬间乖觉了下来,禁声不语。

    “你是自己喝...还是想让我嘴对嘴喂你,嗯?”

    那轻佻上扬的尾音就和钩子一般,从耳朵钻入她的心房。

    李如言俯身朝她脸颊逼近,一张好看到要命的俊脸瞬间在她眼前放大,他身上如同阳光一样干净清新的气息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

    蓝若烟一张小脸瞬间红到耳根,心跳倏的加快,慌乱的垂下眸子不敢再和他对视。

    “我,我自己喝!”

    整个人怂成一团,心底有个小人在疯狂呐喊,蓝若烟你快醒醒!当初你就是这张脸骗进了火坑,虽然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但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另一个火坑!

    关键他还对你这么凶!

    李如言将药碗递到她嘴边,“张口。”

    她赶紧从被子下伸出手,想接过来自己喝,被个男人抱在腿上喂药也太羞耻了点,她的脸皮还不够厚,承受不了承受不了!

    却被他避开,口气又开始不太高兴了。

    “别动!万一你端不稳撒了,得浪费我多少银子!张嘴,喝!”

    说着又把碗直接杵到她嘴边。

    那股苦苦的药味直冲面颊,蓝若烟不禁又把脸皱成一团,连头发丝都在喊着不要!

    最终还是拗不过李如言,张嘴贴上药碗,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喝完内心压制不住地咆哮,靠!今天她绝对要找个机会跑走!

    嘴里的冲头脑的苦味再度刺激的她飙泪,从今儿起喝中药就是她蓝若烟生命里最最讨厌的事,没有之一!

    推开碗想吐吐嘴里的残留的苦口水,却意外被塞进一颗糖,甜丝丝的,瞬间就感觉嘴巴里没那么苦了。

    “乖乖在床上待着。”

    李如言端着空碗将她放回床上,转身就要走。

    她嘴里唆着糖下意识地问,“你要去哪?”

    这软软糯糯的一声叫唤,令李如言一怔,驻足勾起嘴角朝她挑眉一笑。

    “舍不得我?”

    蓝若烟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搂紧了身上的被子躺回床上,直接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意思。

    其实她是想翻白眼来着,但又怂,怕惹男人生气....人在屋檐下,哪能有节操。

    “我去给你做早饭,一天没吃东西你不饿?”

    说话就说话,这含着笑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蓝若烟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嘴里的糖吃完了,是有点饿。

    李如言本要折走,忽然想到什么又转回头,凉飕飕的加了句警告。

    “安分点,再敢寻死觅活或者逃跑,下次就真的打断你腿!”

    听到男人脚步声渐远,蓝若烟慢慢转过头,房门被‘嘭’的一声关紧。

    李如言一走,她脑子的热度终于冷却下来,恢复冷静,摸着下巴思考,她这身子的原主到底为什么要寻死呢?

    这男人长得这么帅,除了性格冰冷了点,脸色难看了点,下手粗鲁了点,其他...

    好吧,这都不是关键,兴许人家也正是因为受不了男人凶巴巴冷冰冰的样子才想不开要死。

    原本蓝若烟还想着趁男人不在的时候跑路,兴许是药效上头起了作用,躺在床上被暖呼呼的被窝熏的又有点昏昏欲睡,眼皮子实在睁不开了。

    算了,眼下身体还病着,跑也跑不远,还是等身体好了再做打算!

    然后瞌上眼安安心心的又睡着了。

    她这一觉几乎睡到了中午,等再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多了点东西,她懵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想明白,原来是这身体主人的记忆。

    等融合完她的记忆后,蓝若烟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穿越过来的世界果然是个古代封建环境,叫大熙朝。

    原主居然是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但亲娘一死后妈上位,她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最后被后妈和她女儿俩人合伙给卖了?

    蓝若烟看着脑海里的画面啧啧称奇。

    被卖的途中,原主对她爹睁一只眼闭一只的态度心灰意冷,任由那对母女对她各种陷害和欺凌,加上亲娘去世的打击,终于想不开打算自杀跟着亲娘去了。

    原来这女人寻死不是因为怕那冷面男人啊!

    反倒是男人出手救了她,不但出钱买下她,还带回来当晚就成了亲....

    原主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小姐,原就存了死志,又被个乡野村夫买回去当老婆,就算脸长得再好她都接受不了。

    才有了后来的不断寻死事件。

    在大熙,户口等同于身份证,没有这玩意你连县城都进不去!她想起自己的逃跑计划,就和个肥皂泡一样,瞬间幻灭。

    没钱没身份证,那对母女还给她整了个卖身契,现在也落在冷面男人手里,跑出去也是死路一条....

    分析完自己的境地,她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先留在这男人身边过日了,以后的事只能从长计议。

    蓝若烟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来,躺了这么久还捂出一身汗,真想换身衣服活动一下。一转头发现床头摆着的早餐。

    一个鸡蛋、一块干巴巴的卖相极差的饼子,和一碗看不出来是什么米的杂粮粥。

    她正要拿起来吃,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也不嫌弃早饭简陋了。鸡蛋刚拿上手准备剥,房门被人‘嘭’的一脚踹开。

    吓得她一哆嗦,鸡蛋掉在地上渐渐滚远,被踹门走进来的女人一脚踩烂。

    “诶!我的鸡蛋!”

    蓝若烟一下火了,靠!这鸡蛋可是这顿早饭里她唯一喜欢吃的了,这女人太过分了!

    踹门的女人怒气冲冲跑到她床前,高高举起一只手掌。

    “贱货!害人害己,你怎么还没死透!”

    靠,这疯女人莫名其妙闯进来,踩了她早饭居然还想打她?

    蓝若烟眼疾手快,及时挡下。

    “你谁啊?有毛病吧你!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扫把星!如果李大哥娶得人是我,现在就不会被人堵在门外,里正的官职也要不保了!”

    她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官职?

    “他为了你挪用了村里的公中,你还成天寻死觅活的糟蹋他的钱!”

    那女人越说眼神越狠,脸上神情也越来越疯狂,拔尖了声音叫嚷着。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现在就送你一程!反正你对李大哥来说也是个累赘,他才不需要你这种娇滴滴的药罐子媳妇!”

    “你要干什么?啊——”

    她还没说完,那女人直接扑上来俩只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蓝若烟拼命想把脖子上的手掰开,没吃饭手上没一点力气,窒息感让她胸口像要炸裂了一样,脸涨的通红,难受的不行。

    这女人看着身段苗条长得纤细,可手上力气很大,动作也非常粗暴,看见床边的粥和饼子,抬手就给掀翻,打落一地。

    她的早饭!饿到现在她连一口都没来得及吃呢!蓝若烟瞪圆了眼,原本只有三分怒气翻腾的眸子里现在就和立马要喷火一样,气的冒烟。

    该死的女人,踩了她鸡蛋不说现在连口粥都不给剩下,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气之下身体的潜能全部发挥了出来,抬脚对着她肚子狠狠踹去,那女人摔倒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你,你居然敢踹我?”

    蓝若烟大口大口的喘息,冷冷的瞪了那一眼女人,“再敢动我一下,踹不死你我!”

    打翻了她的早饭害她饿肚子,只踹一脚算是轻的了!

    那女人愣了一下回神后更加生气,伸长着两个手臂,还想再冲上来掐她,显然根本没把她的警告听进耳朵里去。

    蓝若烟冷笑一声,刚才是没想到她会直接动手,没有防备,要是再被掐到第二次她就是猪!

    人才刚爬起来,她早有准备,跟着就又使劲补了一脚,这次把人踹的更远,趴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开玩笑,她可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白花人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冷面男人她是实在干不过,武力值悬殊太大。

    但这不代表什么人都能在她头上踩一脚!

    李如言解决完村民,疏散大家离去后返回家,听到蓝若烟的叫声脸色骤变,赶紧跑了进来。

    见地上躺着哀嚎的人不是她,人还好好的坐在床上,明显松了口气。

    “李大哥!呜呜呜...李大哥!”

    那女人见到李如言,变脸比变天还快,眼神一下子由愤恨转换成委屈,眼泪说来就来,一副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模样往他身上扑。

    “我,我好心来看望嫂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发狠踹了我一脚。”

    “我为什么踹你,你心里没点B数吗?”

    蓝若烟冷眼看着她,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这女人戏精上身了吧?刚才还面目狰狞的叫她贱人,这会挤出两滴眼泪喊她嫂子?呸!

    看来她这新婚丈夫行情挺不错的,这么快就有狂蜂浪蝶涌上来找她麻烦。

    “我怎么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自从你来了李大哥家,就没一天正常过。”

    说着还一脸害怕的往她那新婚夫君的身边使劲凑,李如言皱着眉,让了又让。

    索性直接绕过她来到床边,脸上的表情也不是生气,就是故作严肃,嘴角还有一点点憋笑,所以看起来很诡异。

    当目光下移,瞧见她脖子粉嫩的肌肤上留下的那一大片红红指印时,笑意没了,眼神里又开始凝聚寒光,头也不回的冷声道。

    “柳芸,关于你兄长要被征去入伍的事已经落实,回家通知你爹娘准备行囊吧。”

    嗯?这话题是不是转变得有点太快了?蓝若烟疑惑地歪了一下脑袋。

    李如言弯腰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一盒药膏,拧开,指尖挑出一块就要往蓝若烟的脖子上抹。

    她下意识躲了一下,被他冷冷瞪了一眼后不敢动了,说她没骨气也好,说她太怂也罢,就这男人现在这副要杀人似的表情,谁看了不怕?

    不能怪她的好吧....人在屋檐下呢!

    地上被唤作柳芸的女子愣了一下,惺惺作态的表情一下子没了。

    “这么快?”

    原本这种村里的公事是不能私下直接传达的,上面下的文书和征兵入伍名单已经在他手上,后面还有个步骤是要挨家挨户落实人名。

    以防早逝和报错名字的混在里面,造成与实际人数对不上去。

    家里不愿意让儿子去的,这时候就可以操作了,花钱找关系,或更改入伍人选都是私下悄悄进行。

    柳芸家原本也抱着花钱代替的心思,又觉得交的钱数额太多,肉疼不舍。柳芸自告奋勇,来找李如言想替哥哥说情,看能不能少给点。

    可惜李如言铁板一块,她磨了大半个月,不但没有半点进展,反而被他厌恶,现在连门都不让她进了。

    今儿她之所以能溜进来找蓝若烟晦气,还是因为村里大伙堵着李如言闹事,没想到进来后不但没能掐死蓝若烟,反而自己吃了好大一个亏,肚子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加上听到李如言刚说的噩耗,整个人都慌了。

    也顾不得和蓝若烟争风吃醋,这次脸上慌张的神情倒是十分真切。

    “不可以啊李大哥!我,我...”

    李如言仿佛没有听到柳芸的喊叫,只是专心致志的给蓝若烟抹药膏,仔仔细细十分认真。

    迫于男人的气势,她的身体不敢动,可眼珠子却很自由,稍稍斜视了一眼地上的柳芸。

    见她踌躇半天想说什么又不太好意思,低下头从袖子里抽出一个手帕,在手中绞了又绞。

    “只,只要你免了我哥哥兵役,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做。”

    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勾引!她这个原配还在呢!

    一生气狗胆瞬间大过天,目光恶狠狠地转回李如言这张妖孽祸水级别的脸上。

    该死的男人,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都一样的招蜂引蝶!

    依照这朝代男子可以三妻四妾的规矩,早晚要小老婆成群,到时候她这大老婆只怕也要步这身子原主她娘的后尘。

    被小老婆害死!

    蓝若烟内心一片灰暗,像是被泼了盆凉水,从头凉到脚后跟。

    原本她还打算先好好和这人相处一段时间,反正眼下也没地方去,看在他脸长得好的份上凑和一下勉强也能过。

    可现在....

    “这么盯着我干嘛?心悦我了?”李如言上完药收回手,放回膏药的时候凑到她耳边低声道。

    心悦你个大头鬼!老娘要和你离婚!

    蓝若烟内心在咆哮,面上又不敢表露,克制了半天,才勉强露呵呵笑了两声。


李如言嘴角勾笑,眼神一刻也没离开过祠堂中央那个侃侃而谈的女子,眸中闪过一抹惊艳。

没想到自己随手买回来的媳妇,竟还有这等敏捷的智谋和广阔的胸怀。

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和柳氏争吵,嗓门越来越洪亮,姿态越发的像极了村里的妇人们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嘴的样子。

他不但不觉得泼,反而越看越可爱,嘴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住。

柳氏的哥哥们沉着脸上前一把推开把柳氏逼的步步后退的蓝若烟,他们五大三粗的下手也没个轻重,这一推力道极大。

蓝若烟被推得往后直跄步,最后还是没站稳摔到在雨水混合烂泥的地面,沾的身上到处都是,这都是村民们脚下带进来的。

祠堂的环境没比村里的黄土房子好多少,地上也是一片狼藉。

蓝若烟都顾不上喊疼先被手上沾着的泥巴给恶心死了,真是啥味都有啊!这群极品,吵不过人家就动手!

还要不要点脸了!

“烟儿妹妹!”蓝佩熙惊呼着冲过来,担心的查看她又没有事,一张娃娃脸难得显出几分凌厉,眼神凶狠的瞪向柳氏他们。

“胆敢伤我妹妹!你们找死!”气愤至极的要冲上去和他们打一架。

蓝若烟赶紧拉住他,就这细胳膊细腿的上去就是送人头,明摆着会吃亏的架打什么打!

手上死死拉住他,“别冲动,我没事。”

若是真动了手,她这一跤不是白甩了!装可怜博同情,她以为就她会这一招吗?

蓝若烟没有立马起身,顶着一张柔弱无害的小脸,摆上楚楚可怜的神情,眼皮轻颤。刚才那一跤摔得很疼,眼里还有点生理泪水,所以她也就没再下狠手掐自己。

比起柳氏膀肥腰圆,粗鄙无状,鼻涕泪水糊了一脸的邋遢样,蓝若烟哭的就美多了。

一个纤细柔美的年轻女子哭那叫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柳氏纯属号丧,对比之下村民们心里的风向就转了。

“柳氏这娘家人也太野蛮了些,人家里正媳妇说的也没错啊。”

“就是就是,我嫂子家的二小子不也去服役了,也没见出她这么多幺蛾子。”

“兵役一事是官老爷们决定的,咱里正说情有啥用哦!不想吃苦掏银子呗!隔壁村的王家都穷成啥样了,愣是咬牙卖了地把她给儿子保下来了。”

“柳家日子应该不差呀,村头那块连着的七亩地不都他们家的吗,随便买上一亩也够给柳俊才交人头银子了。”

“八成啊...就是想赖账。”这人语气拉长着说完,明显话里有话,后面就没说了,互相挤了挤眼。

柳家一贯的做派谁不知道,以前仗着张显贵还在世时,不知占了多少人家便宜,但凡你想让她们家出点力,门都没有!

撒泼耍赖无所不用其极,是柳氏惯用的招数。谁叫人家是里正家的亲戚,大家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不和他们计较。

还当现在是以前呢,张显贵都死五年了!

蓝若烟低着头,两边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身子还在一抽一抽的,别人都当她是在小声哭泣,越发看柳氏几人不顺眼。

只有蹲在她身边的蓝佩熙知道,她跟本就没哭,身子抽动是她在忍耐笑意!只要妹妹没事,他就不打算管那么多,默默等待这场闹剧过去。

李如言却怒了。

搭在桌边的手抓着桌角,青筋都暴起了,极力压制着怒火,面容冷峻到了极点。

“族长,柳家的事还要继续说下去吗?”

“这...”族长也不好惹起众怒,大伙明显已经明白过来,就是柳氏想给儿子赖掉服役的事,才闹这么一出。

继续追究得罪李如言太不上算,想了想,默不作声就当默认这事过去了。

柳氏的哥哥们见状拉着柳氏有些着急了,“现在咋办?”

“我,我咋知道!”她也只会胡搅蛮缠,这会风向变成了大家对她指指点点,再撒泼只怕也起不到什么效果了。

指着这群围观的村民,叉腰骂道,“我赖什么账了!我家俊才那么大一个活人的的确确不见了,我不找里正我找谁!”

李如言却突然站了起来,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村民们,大家瞬间安静了下来。

“庄稼的事,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这句话就和一滴水入了油锅,刚安静下来的大家伙立马躁动了起来,人人脸上都带着激动。

“太好了!里正,您真想到办法了?是什么?”有人忙不迭问道,柳氏弄得闹剧瞬间被乡亲们抛到脑后。

看热闹哪比得上能活命的庄稼重要!这大雨淹了碧水家家家户户刚出苗的麦子,正急的发愁。

族长霍然起身抓着他的手臂问道,“你有办法之前咋不说!”

“族长莫急,我的办法之前不敢确定一定能成功,方才回家一趟才确认此法可行。”

“是什么?”

大家都紧张兮兮的等待着他说话,谁也没有再去关心柳氏几人,仿佛忘了刚才的事,就连柳氏他们自己也都跟着伸长了耳朵,等着李如言的法子。

他们家也有十几亩地的庄稼等着法子挽救呢!这时候还管什么里正的位置,要是没收成,今年能不能吃饱饭都是个问题!

李如言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打开倒出里面的种子。

“我的方法就是改种水稻。”

众人一听有些失望。

“如言啊,水稻...我们这里只怕种不活呀!”

碧水村常年缺水,所以家家户户才主种植小麦,这事也不是啥秘密,人人皆知。像这种大暴雨天气十几年难得遇上一次,若因此就改种水稻,根本就行不通。

雨一停,水慢慢退去,碧水村还不是照样恢复缺水状态,怎么能种水稻?这不是开玩笑吗。

族长没把话全都说出来,李如言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把手里的稻种收了起来。

“若我有办法让稻田一直有水呢?”

“这...”族长迟疑了一会。

“可咱们世代种麦子,谁也没种过水稻,不能保证收成啊。”周围的村民想法大多也是如此,水稻那金贵玩意,光种子就比麦种贵上两三倍,要是没种活,损失可就大了!

蓝若烟挑了挑眉,眼神带着嘲弄看着那族长。

贪心不足!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