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爱藏不住
点击阅读
网络红文作者“筱月半妆”的最新原创作品,目前已经完结,这部《偷爱藏不住》讲述了主角叶青桐和苏智勋之间的一段虐爱故事。全文精彩梗概:叶青桐在众人眼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从小被叶家收养,洋芋之恩却换不回一颗真心,她抢走了姐姐的未婚夫,毁了姐姐的一生幸福。对于这些传言,叶青桐有苦不能言,她从未做过这些事,而那个众人口中善良的姐姐,确是罪魁祸首。她本以为心爱的男人,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可是没有想到,在苏智勋的眼里她就真的是一个功于心计的人。

《偷爱藏不住》精彩片段

在所有人眼里,江秦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在被亲生父母找回后,不仅没有半点感恩之心,反而还设计睡了亲姐姐的未婚夫沈诺。

姐姐沈小雪因此伤心欲绝,准备远走他乡,却不想那个畜生依旧不依不挠,狠心推姐姐滚下楼,致使姐姐双腿残疾。

就在所有人讨伐那个畜生的时候,那个畜生却忽然晕倒,并查出有很严重的心脏病。

沈奶奶是心善之人,可怜她的病,便逼着沈诺娶了她。

可江秦想说的是,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份来之不易的亲情,从未害过任何人。

然而没有一个人肯相信她,连沈诺也不信。

12月25日是圣诞节,也是江秦与沈诺结婚的日子,大雪覆盖了整座C城。

江秦穿着一袭劣质的婚纱,站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不停的按着门铃,一遍又一遍,夹杂着无尽的苦涩和急切。

寒风裹着冰雪不停的朝她身上袭去,她的身体已经冻得麻木,然而心脏的位置却依旧能清晰的感觉到痛意。

那抹痛意越来越强烈,最后她甚至只能扶着冰冷的墙壁才能站稳,即便是这样,她的另一只手依旧执着的按着门铃。

她此刻还不能倒下,养母还等着一百万做手术,她必须从沈诺这里借到一百万才行。

她知道沈诺厌恶她,可她已经走投无路,刚刚去亲生父母那里借钱所听到的寒心话语依旧萦绕在耳边……

“气死我了,我好不容易设计了沈诺,偏偏那个小贱人出来横插一脚,要不是她,现在嫁入沈家的可就是我了。”

“就是,她从小走丢了也就算了,你偏偏还要去将她找回来?不过说来也奇怪,她小时候有那个病,医生都说活不过二十岁了,怎么现在还活着,要是死在外面多好,这会也不至于毁了小雪的幸福。”

“我哪知道那个畜生会抢小雪的幸福,我还不是想着咱们家多个孩子,将来若是嫁了个好人家,说不定还能给咱们家带来点好处。”

“你怕是老糊涂了吧,忘了那个小畜生出生的时候,差点害得咱们家破产了,要我说,她就是个扫把星,还是个带病的扫把星,能给咱们家带来什么好处?”

江秦的心里一阵苦涩和无助,如今就只剩下沈诺能帮她了,无论如何她也要借到那一百万,心中想着,她越发拼命的按着门铃。

正在这时,一阵刹车声忽然在身后响起。

她艰难的回过头,便见沈诺正从车上下来。

呵,原来他刚刚并不在家里啊,难怪一直都没有给她开门,这对她来说,似乎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安慰。

沈诺的脸色冰冷至极,眼里毫不掩饰对她的嫌恶。

其实最初,这个女人的坚强单纯曾有一瞬间打动了他的心,可没想到那些坚强单纯都只是假象。

他曾看到她对着老男人讨好的卖笑,并将赚来的钱塞给另外一个男人。

她就是一个为了养小白脸而设计他,爬上他的床,费尽心思的嫁进沈家的贱人。

这样的女人他连看一眼都恶心,更别提还娶了她,他也想不通奶奶为什么还要推荐这样的垃圾去沈氏上班。

几乎看都没看她一眼,沈诺直接往屋里走。

江秦苦涩的心里又夹杂着一抹悲愤,她急切的拉住他:“沈诺,我真的没有设计你,是沈小雪,我亲耳听到的,是她设计你,还有她的腿……”

“够了!”沈诺厌恶的甩开她,那嫌恶的眼神犹如看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垃圾,“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么,既然做了,那么就要敢当。”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设计你。”江秦绝望的低吼,心中满是悲愤。

沈诺讥讽的扯了扯唇,似乎不想再听她多说一句废话,转身便进了屋。

江秦咬了咬牙,忍着心脏的疼痛,爬起来跟了进去。

既然他始终都不肯相信她,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解释了,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即便进了屋,江秦还是觉得冷,彻骨的冷。

她看向沈诺那冰冷淡漠的脸色,艰难的开口:“既然你不肯相信我,那我也不再多说,我……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沈诺没有理会她,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而这种沉默更是让江秦借钱的话难以启齿,可她还有什么路能走,她的自尊不是早就因为现实的残酷而被抛弃了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艰涩的道:“你……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

“呵呵……”沈诺忽然讥讽的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果然是为了钱啊,瞧,这才嫁过来的第一天就露出了本性。”

“那一百万我不会白借的,本金和利息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

“呵,怎么还?脱光衣服爬上我的床吗?”沈诺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嘲讽和不屑,“只可惜一次就让我恶心得想吐,更别说第二次。”

江秦的心脏又是一阵浓烈的抽痛,她艰涩的道:“我不管你怎么看待我,我只求你将那一百万借给我,我保证,哪怕是豁出我这条命……”

正在这时,陈助理忽然快步走了进来:“沈总,您让我定制的项链已经做好了。”

沈诺凉薄的看了江秦一眼,冲陈助理淡声道:“拿去给沈大小姐送去。”

沈诺这句轻飘飘的话瞬间让江秦湿了眼眶,即便她的内心再坚强,此刻鼻尖也忍不住泛酸。

定制的项链随便一条便是价值几百万,而她就连这对他来说只是小小的一百万都借不到,到底是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

眼看着沈诺要上楼,江秦顾不上心脏的抽痛,急忙拉住他:“沈诺,我求你借我一百万好不好?为什么你那么轻易的就肯送沈小雪那么贵重的项链,却连一百万都不肯借给我?为什么?”

沈诺厌恶的拨开她的手,唇角的笑透着浓烈的讥讽:“你觉得……你有资格跟小雪比吗?”

一句话彻底寒了江秦的心。

是啊,沈小雪是他心头的宝,他自然愿意将世界上最贵重的东西送给沈小雪。

而她又算什么,她不过是他眼里的垃圾,他自然是连一分钱都不屑施舍给她。

她错了,从一开始她就不该高估沈家那边的亲情,也不该低估这个男人心底里的冰冷绝情。

两处都没有借到钱,江秦都快要急疯了,无奈之下,最后只能去求沈奶奶。

沈奶奶是她最后的希望,也是她最不愿开口借钱之人。

沈诺从小父母双亡,是沈奶奶一手带大的,若说沈诺最尊敬的人是谁,那便是沈奶奶。

而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她帮过沈奶奶一次,所以沈奶奶对她颇有好感,甚至还举荐她去沈氏上班。

只是自从她和沈诺发生那样的事情后,沈奶奶对她的态度就变了,虽然不似沈诺那般厌恶她,但也没有最初那般亲昵了。

她知道,这一次,她一旦开口向沈奶奶借钱了,那么她跟沈奶奶之间那仅剩的一点情分便彻底不会存在了。

心脏越来越痛,痛得她几乎死去。

可救养母的钱还没有借到,她又怎能放心的倒下?

沈奶奶早已不复之前的慈祥,反而有些失望的看着她:“秦儿,你虽然设计了沈诺,可奶奶依旧让他娶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江秦眼泪模糊的盯着她,心口和鼻间满是酸涩。

沈奶奶叹气道:“我做那样的决定不仅仅只是可怜你的病,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奶奶觉得你是真心喜欢沈诺的,可没想到……你的目的终究只是钱。”

“不是的,不是的……”江秦急切的摇头,她死死的抓着心脏的位置,哽咽道,“不是我设计他,真的不是我设计他,奶奶你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欢他的,我只是……我只是急需要那一百万而已,我求您了奶奶,借我一百万好不好?我求您了……我养母她还……她还……”

江秦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心脏处隐忍良久的剧痛终是彻底夺去了她所有的意识。

昏迷的时候,江秦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七岁的时候,救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孩,她拼尽浑身的力气,将男孩拖到垃圾桶后面藏起来,自己则去引开了那些追来的坏人。

等她再回到那个地方的时候,男孩已经不见了。

因为这件事,她还弄丢了姐姐的校牌。

回到家,她如实的向母亲和姐姐交代,母亲和姐姐却责备她多管闲事,还因为弄丢校牌的事情狠狠的打了她一顿。

从梦中醒来的江秦有几分迷糊,那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得她的耳边依稀还萦绕着男孩虚弱的声音——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嘭!”

忽然,病房的门猛地被人给推开了。

她下意识的看过去,便见沈诺正一脸怒气冲冲的朝她走来……

“江秦,你还真是好手段。”沈诺用力的揪起她的衣领,那凶狠的模样像是要吃了她。

江秦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不肯施舍钱给你,你就用你的病去威胁奶奶借钱给你,江秦,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我没有。”江秦沉沉的盯着他,倔强的眸光里没有半点怯意。

如果可以,她并不希望他们知道她有这个病,因为她不需要他们的可怜与同情。

“没有?呵!”沈诺显然不信,声音里尽是嘲讽和鄙夷,“如果真没有,为什么你在我面前不晕倒,偏偏在奶奶面前晕倒,你不就是看奶奶心软吗?我告诉你,休想再打奶奶的主意,她的善良和心软不是给你这种垃圾来利用的。”

“沈诺,你快放开她。”沈奶奶慌忙跑进来拨开他的手,着急的道,“先不要这样说秦儿,还是先等等医生的检查结果吧。”

“还有什么好等的,她就是在您面前装晕,好博同情的。”

“等等吧,毕竟之前医生就说她那病挺严重的。”

“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反正检查费和住院费我们也都给她交了,多余的,她一分也别想骗去,您这次上了她的当,她下次一定还会这样,这种垃圾我最清楚,她只会贪婪地利用您的心软而不知满足。”沈诺厌恶的说完,便拉着沈奶奶离开了,似乎连多看江秦一眼都嫌多余。

江秦狼狈的趴在床边,心脏的抽痛仿佛成了最好的麻醉剂,让她忽略了其他所有的感受。

呵呵,垃圾……

在他的心里,她似乎永远都是那肮脏恶心的垃圾,或许就连她死了,他也不会对她有半点改观。

正在这时,一个医生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报告:“你的家人呢?”

她的家人?

呵呵,她也想问她的家人在哪?

忍住心中的苦涩,她冲医生道:“你好,我要出院,麻烦将他们刚刚为我交的住院费和医药费转到陶祥芝的名下,谢谢。”

陶祥芝是她的养母,她还没筹到做手术的一百万,所以只能先将这点费用转到养母的名下,也能让养母住院和吃药方面有点保障。

一听江秦这话,医生就急了:“你这种情况你还想出院?你知不知道你最多可能就只剩下一年的命了?”

轰!

仿佛一记惊雷从头顶砸下,江秦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心脏病,但这病伴随了她这么多年,每次痛的时候,她都能悄悄的挨过去,所以也就没当一回事,却不想这病竟然已经严重到能那么快要了她的命。

短暂的惊愕过后,江秦的心反而坦然了。

她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什么,也就不怕死后会失去什么?

那些她至亲的人都盼着她死,连沈诺也是,那她死就好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定下心神,她冲那医生认真道:“如此我就更不需要住院了,麻烦一定要将我的费用转到陶祥芝的名下,谢谢。”

“怎么就跟你说不清呢?你若执意出院只会死得更快,而且……你还怀孕了。”

偷爱藏不住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