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篇权欲红颜小说
  • 精品篇权欲红颜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紫山河
  • 更新:2024-06-04 12:04:00
  • 最新章节:第9章
继续看书
其他小说小说《权欲红颜小说》,由网络作家“紫山河”全新创作,男女角色分别是薛宗泽沈蓉,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精彩内容节选:心没贼胆?”谭丽珍微微仰头盯着薛宗泽,目露别致的笑容。......

《精品篇权欲红颜小说》精彩片段

薛宗泽心中还在暗笑:“若在公厕里宠幸了这个一直打压他的女强人,似乎还别有一番新鲜感呢。”
就在他要缩手之际,谭丽珍的脑袋忽然猛的向后仰了过去。
“薛宗泽!”
本来醉意迷离的谭丽珍,终于反应过来。
那双如母老虎般的凶狠目光,死死的瞪着薛宗泽的眼睛,脸色更是瞬间由红转白。
“谭镇长,快起来吧。”薛宗泽瞬间清醒,还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就要再次发力搀起这个女人。
“你这个混蛋!”谭丽珍的声音带着颤音,眼中闪烁着惊愕与难以置信的光芒,用力将薛宗泽推了出去。
“你让我送纸,我冒着有失道德的影响进来了,你又让我搀你起来,我又照做了,怎么最后我还要被骂?谭丽珍你有完没完了!”薛宗泽就算再冷静,也实在无法忍受了。
“我……”谭丽珍哑然无语。
薛宗泽目露笑意,终于看到谭丽珍吃瘪的样子了,真爽啊!
“好吧,我刚才错怪你了,现在请你将我你……抱起来吧。”
谭丽珍凝视着薛宗泽,心中五味杂陈,“我的两条腿早已麻木不堪了……”
她也不想让薛宗泽抱她起来啊!
“抱?好啊。”薛宗泽闻言不免有些激动。
“不过,你要注意些分寸,我的裙子还……”
如果被薛宗泽抱起来的话,她实在担心无法避免咸猪手的问题。
“我明白的,尽量抱住你不要乱动。”薛宗泽点着头,一步站在了谭丽珍身后。
然后,他弯腰探手伸向了谭丽珍的双腿,直接将这个女人抱了起来。
这套动作行云流水,都没让谭丽珍反应过来。
而这种像极了抱孩子把尿的姿势,顿时让谭丽珍懵了。
谭丽珍的双颊瞬间染上了一层红晕,心跳如擂鼓般狂跳不止。
她试图挣扎,但薛宗泽的手臂却像铁箍一般牢固,让她动弹不得。
“这是!”
谭丽珍是过来人,在想到这个男人是她的下属薛宗泽后,顿时惊醒,“快,放我下来!”
“哦哦好。”薛宗泽心领神会,后退了一步,不舍的将谭丽珍放了下来。
“薛宗泽,刚才的事情,我希望你能保密,否则,你就去驻村扶贫吧。”
谭丽珍的语气透着不容拒绝,走出公厕的时候,晚礼服裙摆的高开叉处,赫然醒目。
“我懂。”薛宗泽心中很无语。
这个女人需要他帮助的时候,还是有些温柔的,可此时刚用完他,又翻脸无情了!
起初,他揣测谭丽珍脾气暴躁,或许是更年期提前的缘故。
否则以他堂堂仪表、翩翩风度,何至于屡屡成为其眼中钉、肉中刺,备受挑剔与冷遇?
随着了解,原来谭丽珍在婚后不久丈夫便不幸遭遇车祸,高位截瘫,间接剥夺了她原本应享有的性福生活。
或许正是由于夫妻间正常的生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才导致了谭丽珍体内激素失衡,患上了性冷淡!
从而,薛宗泽再次萌生出要治愈谭丽珍性冷淡的问题,不然以后他还是总会被对方以各种理由针对。
谭丽珍洗了把脸,扭头向车子走去。
“别愣着了,就送我去那家酒店吧。”
谭丽珍指向了前方不远处一家连锁酒店,“快点开车,我累了。”
到达酒店后,薛宗泽帮谭丽珍打开了车门,“我扶你进去吧。”
“薛宗泽,我还没有烂醉如泥,而且我现在很清晰,不用你扶我。”
谭丽珍表面上很镇定,其实脑海中还是有些迷糊,很是要强的自己走下车子,却还是重心不稳差点歪倒。
薛宗泽伸手扶住了谭丽珍,“你就别逞强了,我扶你吧。”
“那你帮我……选一间远离电梯的安静房间吧。”谭丽珍强作镇定,在薛宗泽的搀扶下步入酒店。
入住手续办妥后,两人直达五楼。
整个过程中,谭丽珍似乎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偶尔睁开眼睛,迷蒙地看向薛宗泽,又很快闭上。
薛宗泽不由一阵失落,谭丽珍的警惕性很强啊!
今晚,他恐怕不能报复这个女人了。
“那没事我先走了。”薛宗泽就算再混蛋,也不至于违背妇女意志。
他在转身之际,却被被谭丽珍突然伸出的手抓住了衣角。
“别走……”谭丽珍声音细弱,带着几分无意识的依赖。
薛宗泽心中一颤,转过身,望着眼前这个卸下所有防备的女人,内心的天平开始倾斜。
他轻轻坐下,“你不会想喝瓶啤酒透一透吧?”
“喝就喝点吧。”
从他去冰箱拿啤酒回来,目光一直没有移开眼前的尤物。
“好看吗?”谭丽珍盯着薛宗泽炽热的目光。
薛宗泽颇为尴尬,打开啤酒递了过去。
“哎!邱县长拉来的投资商,五个亿的投资啊,最终却被我给毁了。”
谭丽珍落寞的接过啤酒缓缓喝了一口,“这件事,明天我会给镇里一个交代的,你无须多言。”
“我认为不应该是谭镇长的错,那个王总不是什么好鸟,肯定是做了什么无礼举动才会让你不悦的,这次不行,再等嘛。”薛宗泽拿起啤酒狂饮了一瓶。
“再等?呵呵呵,刘书记明天必然会大发雷霆的。”谭丽珍越想越懊恼,就想喝喝酒买醉。
她也准备一饮而尽,却不小心被呛到,不停的咳了起来。
酒水洒落在她的晚礼服上面。
薛宗泽眼前一亮,拿起纸巾就要帮谭丽珍擦拭,可手伸到一半就僵在了半空。
“怎么……有贼心没贼胆?”谭丽珍微微仰头盯着薛宗泽,目露别致的笑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