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不遇春风
  • 经年不遇春风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春雷炮
  • 更新:2022-04-01 23:0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你爱上她了
点击阅读
古代虐心小说《经年不遇春风》,讲述了凄美悲伤的爱情故事,文中男女主分别是楚凝和谢朝。主要情节是:成亲三年,楚凝放弃了自我,一心为谢朝而活,可他却无情的写下了合离书,楚凝多年的等待终究是落空了,她无奈的离开了王府,葬身在一场大火中,得知楚凝去世的消息后,谢朝泣不成声,他承认自己爱上了她,可是太晚了,这段感情已经无法挽回。重生后,他们回到了悲剧发生前,谢朝发誓要保护楚凝,可楚凝却说不需要。

《经年不遇春风》精彩片段

摄政王府,偏殿。

楚凝亲昵的蹭了蹭怀中父母亲的牌位,拿起钱纸,慢慢地投入盆中,火光烧起,映照出她苍白的面容。

“咳咳……咳……”一阵寒风袭来,女人以手掩唇,良久,松开的掌心晕开了触目的腥红。

实际上,她已经看不清这些色泽了,可手心溅落的湿濡总会提醒她——她没多少时日了。

她往外看了眼太阳,朝主殿走去,刚到,便听侍女的声音响起:“摄政王。”

“嗯。”

低沉的声音传来,楚凝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谢朝一身朝服,径直掠过楚凝朝书房走去,未曾看她一眼。

楚凝看不清,她的面容始终平静,端着大家女子的风范,凭着记忆,默默的跟在男人的身后。

走进书房的男人觑了她一眼,也不管她,自顾自翻阅起了奏折。

楚凝走进书房,差点被不算高的门槛绊倒,好在她反应快,迅速稳住了身形,男人没看她一眼,她朝他走去。

“谢朝。”

不大不小的声音响在静谧的书房。

谢朝不曾抬眸,“何事?”

楚凝努力的想瞧清他,眼前却是阵阵模糊,她垂眸,同样淡漠地说:“我们需要谈谈和离的事宜。”

闻言,谢朝终于抬眸瞧她,冷厉的眉心一拧,“本王说过,乖一点,本王不介意你坐稳这王妃之位。”

楚凝笑了,把和离书铺在书案上。

“我爹爹已经死了,你现在没什么可再忌惮的,我也没了利用的价值,我给你和离的机会,不负你的盛名,还能让你安心娶个自己喜欢的女子为妻,你真不想要?”

男人垂眸望去,只见铺在书案上的纸张,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和离书,还有隽秀淡雅的簪花小楷书写的——楚凝。

谢朝僵硬了一瞬,眸光又落在了静默的女人身上,“虽然本王不爱你,但你要的本王都给了,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

是啊,他给了她很多,独独没有给她想要的。

其实谢朝是个很有野心的人,眼里只有权力,容不下别的。

疼爱她的父亲病痛,与世长辞,他看不到她的难过,忙着稳固自己的地位,几天几夜未归;宠爱她的母亲为父亲殉了葬,她怀着孩子跪在双亲的灵柩前,他忙着把控朝堂,没给过她一丝安抚。

悲痛下,她的孩子没了,他依旧很忙,侍女去寻,他也只是觉得死掉的人,不必费心力想太多,但争权的机会,却只有一次……

她不怨他,即使他以爱之名,哄她嫁了他……

可她等了他太久,不想再耗下去了。

楚凝没回话,只平淡地说了句,“签字吧。”

谢朝眸色有些深,“楚凝,想清楚了,本王若是签下,你便没了后悔的机会。”

谢朝已是摄政王,与他和离实属笑谈,但天子念及她父亲的战功,给予了她自由提及和离的权力。

女人扯唇,“我不会后悔。”

男人冷了脸,却拿起桌上的笔,笔走龙蛇,毫不犹豫地落下谢朝二字。

他写完,不做停留,转身欲走。

“谢朝……”身后的声音很轻,可男人还是顿了步,“说。”

“抱我一下吧,好歹,夫妻一场……”

男人却没有动,面无表情地阔步离开了院落。

楚凝望着他消失的方向,终于抑制不住的咳出了满手的鲜红,她微微湿了眼眶,却轻轻地笑了……

她擦拭了嘴角,回屋,拿起收拾好的行李和牌位,看了看生活了三年的殿宇,抬步离开。

摄政王凶名在外,府中的下人许多都被谢朝换了,对她这个王妃也是战战兢兢,任由她背着行囊,也不敢问,不敢拦。

她没有回头,一路朝山上走去,走向她父亲还在世时,为她置办的山居小庄。

和庄很静,只有两个打扫的下人。

模糊的人影出现,楚凝给他们结算了工钱,嘱咐他们不必再来,她独坐在木椅上,看了眼寂静的屋子,脑海里浮现过往的一幕幕。

有父亲,有母亲,还有……初见的谢朝,那个跌跌撞撞的少年,笑的腼腆却惊艳了时光……

楚凝打翻了烛台。

火光四起。

她从包袱里拿出了把匕首,还有父母亲的牌位,刀尖用力,腹部的鲜血瞬间溢出,她的脸色发白,痛得直冒冷汗,却笑着抱紧了牌位。

“谢朝,永诀了。”

如有来生,不复相见……

谢朝出了书房,径直来到教场,策马挽弓,正中红心。

戎马奔腾,冷硬的男人余光瞟到楚管家小跑过来,他没停手,挽弓放箭,黑色的箭羽疾风般穿破红心处的箭支,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

一如他,做了决定便从不后悔。

回身下马,男人不再看寂然落地的断箭。

“王爷,四王爷府上送来的请柬。”楚管家赶紧上前,低眉顺眼地说。

谢朝点头,漫不经心地接过,一边走,一边随意的拆开。

楚管家跟在他身后,“老奴问过,这次四王妃生辰宴,四王爷准备大办,特邀王爷前去。”

“嗯。”只看了一眼,谢朝便把手中的请柬随意丢给楚管家。

楚管家急忙接过,双手捧着请柬,有些摸不准他的意思。

还有王妃离开的事……楚管家小跑着跟上谢朝,说道:“王爷,王妃……”

谢朝皱眉,想到楚凝和离时的决绝,眸底染上丝丝郁色,冷然开口:“以后她的事,不用再管。”

“是。”

……

夜幕降临,四王府灯火通明,谢朝踏入的时候,席间几乎满座。

众人各异的目光皆入不了他的眼,他面色冷峻,由下人引着坐上了专坐。

摄政王的身份摆在那儿,没人敢让他坐下首。

从他一出场,四王妃的眉眼便弯得似月牙,温柔乖顺的面颊盈着浅浅的笑。

四王爷被她这副面貌迷的找不到北,一双眸子都黏在她身上。

不过他还想起谢朝在此,忙起身招待他。

众人恭贺,而后便是千篇一律的歌舞。

谢朝的神情淡淡,下意识地看了身侧一眼。

每次参加这种宴会,楚凝都会在他耳边小声的抱怨这千篇一律的流程,而后,她便靠在他肩头开始假寐。

而今垂眸,空茫的一片,没有娇小的身影,只留冷盏杯盘。

男人缄默着,神色有些发怔,他自己却不曾发觉。

可,一直关注他的四王妃却没错过他的出神,不用想都知道他会想谁,她手中的帕子几乎要被绞碎,在四王爷为她夹菜时,她敛去眸中的神色,柔柔的冲他一笑。

四王爷立即把摄政王给忘了,专心致志的给四王妃倒酒。

歌舞涌入高潮,酒盏空了又满,三分醉足以壮胆,往日不敢说的话,随着议论声渐渐溢出。

一名与四王妃关系好的贵女,偷偷瞧着谢朝英武不凡的俊颜,不禁露出艳羡的神情,“四王妃不愧是摄政王的青梅竹马,这种宴会邀请摄政王的人不计其数,也没见他赏过谁的脸,没想到四王妃一出手,摄政王竟然真的来了……”

四王妃面露羞赧,望向漠然的谢朝,他正独酌,样貌俊美斯文,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尊贵无比,风华绝代。

当真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人啊……

“是啊,摄政王估计也是看在青青的面子上,不曾在朝堂上与我为难。”四王爷没察觉什么,只一个劲看着舒青青傻笑,与有荣焉道:“我家青青还兼具才情美貌,娶了她,当真是我的福气。”

舒青青见谢朝始终淡漠,不曾瞧他们一眼,再一听四王爷的话,她眸色微闪,脸上随后染着醉人的红晕,“王爷……”

众贵女当场噎住,谁不知这舒青青的芳心都在摄政王身上,唯独这四王爷……

可说这话的是四王爷,她们只能朝他谄媚的笑笑,不知是谁睨了舒青青一眼,状似无意地说道:“诶,你们发现没有,之前这种宴会一直是由摄政王妃参加,摄政王几乎只会参加宫宴,若要出席,也必然会带着王妃,今日怎的……”

“你才发现啊,摄政王方才来的时候我便想问了,摄政王与王妃已然成亲三载,就算王妃一直无所出,但王爷对王妃的宠爱却丝毫未变,身边更是不曾有过其他女人,当真令人钦羡……”

贵女们越来越酸的语气钻入舒青青的耳中,她垂下的眸子里闪过晦暗。

“那今日怎不见摄政王妃?难不成因为这是四王妃的生日宴……”

不言而喻的意味,方才说话的人不约而同的噤了声。

四王爷正专心的给舒青青布菜,舒青青捏着筷子的手收紧,睨了一脸木讷的四王爷一眼,随即看向谢朝,温柔的说:“摄政王,今日怎的只有你一人,凝姐姐呢?”

四王爷正专心的给舒青青布菜,舒青青捏着筷子的手收紧,睨了一脸木讷的四王爷一眼,随即看向谢朝,温柔的说:“摄政王,今日怎的只有你一人,凝姐姐呢?”

-----------------------------

谢朝连眸子都未抬一寸,漫不经心地说:“和离了。”

他言罢,全场出奇的静,一双双眸子都凝滞了下来。

“什……什么?”舒青青惊愕,“你和凝姐姐……”

“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舒青青心下大喜,面上却是蹙起眉尖,满腹的疑惑。

不止是她,在场的人无不好奇,可望着谢朝冷峻的眉目,没人敢上前,更没人敢问。

“咦,摄政王竟然和离了?平日里见你和王妃十分恩爱的样子,事前也没半分的征兆,怎么突然和离?”四王爷放下筷子,疑惑地望向一脸漠然的男人。

四下寂然,众人看向四王爷的目光,不知是倾佩他的勇气还是傻气,虽是这样想,但众人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高高竖起了耳朵。

舒青青知道谢朝不欲说的事,旁人最好闭嘴,但见了四王爷的鲁莽,她也没说什么,脸色有些难看。

谢朝的动作微顿,含着冷意的眸子觑了四王爷一眼。

他的心里微微起了浮躁之意,楚凝执意要和离,他怎么知道是为什么,但那也是他与楚凝之间的事,与旁人何干?

对于他的警告,四王爷却什么都看不出来,反倒是看见舒青青的脸色不对,忙抱在怀里,关切道:“青青,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叫太医看看?”

舒青青不着痕迹的望了谢朝一眼,继而柔声说:“青青不冷,王爷你先坐好,有人看着呢。”

“无妨,我搂着自己媳妇,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四王爷见舒青青面颊嫣红,以为她是害羞了,还是松开了她,把外袍脱了罩在她身上。

这么一打岔,谢朝已经收回了眸光。

无趣。

他的心里这么想,霍然起身,离开了坐席。

摄政王要走,没人敢拦。

寂凉的夜,挺拔的男人走在灯火阑珊处,渐渐远离了宴厅的喧嚣。

他脚步不停,却听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像是在追赶他一般。

伴随着娇弱的声音,响在静夜里——

“谢哥哥,你这就要走了吗?”

是舒青青的声音,谢朝停了脚步,转身看她,“嗯。”

舒青青迈起碎步,想再靠近他。

谢朝却倏然眯起了眼,冰冷的视线令女人一瞬顿步。

她乖巧的朝他笑笑,“谢哥哥,我只是想恭喜你终于和凝姐姐和离了……我们自小一同长大,我自然知道你对凝姐姐无爱,你们勉强在一起对谁都不是好事,这样反而是最好的结果。放过你,也放过她……”

幽幽的叹息轻响,女人的声音带上了低落,“你们都可以解脱了,也不知何时才能轮到我。”

“我知道四王爷对我很好,可我心底一直有着心上人,他是我自幼便相识的人,才华横溢,气质无双,那个人就是谢哥……”

“四王妃,自重。”谢朝冷声打断了她的话,懒得看她,抬步欲走。

月色朦胧,女人温顺的脸神色不变,袖中的手却扣进了皮肉。

“你爱上凝姐姐了,所以才看不上别的女人,是吗?”

谢朝冷嗤一声,脚步未停。

舒青青知道他这是不屑,心下一喜,随即问道:“那我呢,今日你为我而来,那我在你心里可有一丝位置?”

“无关紧要。”

男人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夜色里,冷漠的话却激的舒青青踉跄了两步。

相识多年,她在他心中竟只算得上无关紧要?

若是……若是当年她没被四王爷看上,没被皇上下旨赐婚,他们会不会不同?

舒青青的眸底黯然,嘴角漾起苦笑。

她知道,只要楚凝还是殿阁大学士的女儿,谢朝便有了更好的选择,又怎么会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

她说的那些都不足以令谢朝放在眼里,他会去参加这无聊的宴会,只是因为四王爷蠢的可笑。

但他不会低估任何人,今日来就是要看看,这四王爷究竟真蠢,还是假蠢,又能为了一个女人蠢到什么地步。

男人径直回府,见到府内一片灯火通明时,他冷硬的唇角不自觉微微勾起。

成亲三载,每一个他晚归的夜,楚凝都不会让府中的灯火暗下去。

“王爷,您回来了。”楚管家快步上前,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他。

“怎么?”谢朝睨他一眼,以为他是想说楚凝回来了,但又不敢说,他便推开了前殿的大门。

陡然,大门‘砰’的一声砸向石壁,男人的脸阴沉的能滴出墨来,“她们是谁?”

楚管家心一颤,连忙道:“王爷,不知从哪儿传出您和王妃和离的消息,众大臣争相送来了许多美人,奴才,奴才拦都拦不住……”

屋内,一众美人穿的极少,此刻更是跪在冰凉的地板上,吓得瑟瑟发抖。

谢朝沉着脸,“给本王送走,一个不留,以后再放进来,你也可以走了!”

谢朝说完,长袖一甩,阔步走向书房。

他恼怒之余,心里竟还有一丝的复杂。

原来,她没回来……

经年不遇春风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