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爹地是总裁
  • 高冷爹地是总裁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孙行者
  • 更新:2022-04-01 23:2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是你惹到我
点击阅读
已完结热门小说《高冷爹地是总裁》现在正在热卖中,小说是由作者孙行者创作而成,主要讲述了顾洛成和沈星月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小说详情是:沈星月和顾洛成因为一次交易有了联系,而几年过去了,他们再次重逢,是命运的安排,亦或是他们的缘分未尽,只是两个人仍旧如多年前那般熟悉,顾洛成经历了几年的留学生活,已经成功的获得了服装设计和公共管理的双博士学位,并且拥有建筑设计的功底,这样的顾洛成简直就是一个全方面人才,而他创建的清风集团更是在世界上都赫赫有名的..........

《高冷爹地是总裁》精彩片段

“你必须要给我嫁到顾家,否则,这辈子你就别想毕业。”

贪得无厌的养母,似乎就坐在她对面,满眼的狡黠和贪婪。

沈星月轻晃着手里的酒杯,红酒的涟漪一下子打碎了那个令人生恶的影子。

舞影摇曳的酒吧中,最显眼的一处酒桌上,摆满了珍贵的酒品,几个穿着不俗的年轻人在吵闹的音响环绕下,低声的似乎在密谋一些事情。

“来吧,星月,到你了,老规矩。现在起从门口进来第一个人,无论他是谁,你要从他的身上拿回一样东西,或者,吻他一下!”

沈星月直接推开桌前的东西,葱指点了点了桌子:“来吧,一人一千,玩不起我双倍奉还。”

“星月,沈家是破产了么?你这么缺钱?”冯阳大声说着。

沈家的确很有钱,可是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虽然自己也姓沈。

如果不是因为发现自己的基因优良,沈家绝对不会收养她。现在养大了,沈家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卖到顾家,作为生意上交换的筹码。

养母武微一向是一个利益为上的人。在她的眼里,沈星月不过就是个可以随时弃之的棋子。

“还玩不玩。”沈星月把刚刚那些想法抛之脑外,现在对于她来说,片刻的放空自己,简直是一种享受。

“当然了。”冯阳笑着拿出一千块放到了桌子上。

长期出入在酒吧的,基本都是家底丰厚的,他们可不会在乎这一千块。可是,沈星月在乎,这点钱慢慢赞起来,足够她离开沈家。

沈星月站起身,在门口静待。

她的身材纤细、凹凸有致,皮肤水嫩白皙,搭配着一身乳白色长裙,头发慵懒的披在肩上,脸上画着淡妆,眼神清澈,一张未经世事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味道,在这样尽是浓妆艳抹女人的酒吧门前,她却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站在门口,沈星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神态紧张。

门口走进来一位神色冷峻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男子,他正在低头和身边的人小声的说着什么。棱角分明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映衬下显得更为深邃,增添了男人的神秘感。

“您好。”沈星月缓缓上前,伸出自己纤细的手臂拦住男人,声音甜美。

男人抬起头,一双幽邃的眼眸看向沈星月。微微愣了一下后,变得讳莫如深。

“竟然是她!”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找寻了这么久的人,竟然就这么轻易遇见了。

“可以把您身上的东西借我一样么?”沈星月换上一副迷人的笑容。当看到男人端正的五官时,沈星月在心里小小的雀跃了一下,长得还算不错,自己不亏!

男人愣了一下,眉头微蹙,眼神变得更加深邃,沉默的看着沈星月,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笑意。

没想到对方的反应,沈星月有些窘迫。心里不禁暗自思量:“长得好看的人都要这么高冷?!”

“星月这下要赔钱了。”冯阳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

沈星月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手不经意的扶了下额头,“可以么?”

“想要我的东西,你总要付出点什么。”

男人开口,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有一种性感的味道。语气并不轻佻,反而让人有种疏离感。

沈星月还没反应过来,错愕的看着男人时,她白皙的小手就被男人握住摁在了腰间。

“皮带怎么样?”男人拉进两人的距离,手掌上的温热,从她冰凉的手上传进身体。沈星月的身体瞬间僵直,有些慌乱的看着眼前这个带有侵略性的男人。

“拿了我的东西,你也该给我点什么作交换吧!”男人看着沈星月嘴角挂着邪魅的笑。

“你想要什么?”抑制住自己的慌张,沈星月挑眉,防备的看着男人。

“来日方长,让我好好想想。”男人的上下扫视过她后,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男人拉着她的手到皮带镶嵌着钻石的卡头一侧轻摁一下,皮带松了。

沈星月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俊美高贵的男人,对上他如同深渊的眼眸。他的动作一气呵成,眼里没有半分涟漪。

他抽出自己的皮带,交给了沈星月。

“皮带先放你这,等我忙完再来找你要。”男人附在沈星月的耳边轻声说,话毕,转身离开没有给沈星月反应的时间。

沈星月错愕的拿着还存有余热的皮带愣在原地,手上炙热还在,心里却渐渐的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什么叫来日方长?”沈星月在心里思量着这几个字。

对于陌生人她还是十分警惕的,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带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她并不想要和他再有接触。

但这个卡头上镶嵌着钻石的皮带一看就价值不菲,丢了,她赔不起。

“为什么感觉自己在那见过他?!”沈星月神色复杂的看向那个男人。他正坐在卡座里,和经理吩咐着什么,缓缓的,他转过头和沈星月四目相对。

那双犀利深邃的眸,如同深渊,足够让女人沉沦于此。当对上他的眼眸时,沈星月的心跳像是漏了一拍,有些慌乱。

沈星月忙躲开他的目光,快步走回到座位,心情复杂一时间难以平复。

“那男人太帅了,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了!星月,你有没有要他的联系方式啊!”花痴李芳盯着远处的那个男人,眼里满是爱心。

沈星月毫不犹豫的把皮带拿给了她:“把这个机会给你了!自己去问岂不是更好。”

李芳难以置信的看着沈星月,她不敢相信沈星月竟然把这个大桃花就这么让给了自己,沈星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不小心,我赢了。”说着她就把桌子上的九千块钱收了起来。和男人相比,还是钱重要,这是自己离开沈家的筹码。

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沈星月缓缓抬头,不经意的看向那个男人。

可男人并没有看向她,而是在和身边的人侃侃而谈,举止落落大方。

有人为男人敬烟,他优雅的接过,修长的手指夹住香烟,薄唇缓缓吐出一缕烟,烟雾环绕,整个人增添了几分危险和朦胧的感觉。

透过烟雾,男人缓缓看向沈星月,她匆忙转过头,轻饮了一口面前的酒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各位,这单顾总请了,各位还想点点什么?”酒吧经理走过来,笑着说。

沈星月冷笑了一下,对于这样肆意挥霍金钱的人她向来不削,他们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懂穷人的疾苦。当年为了王阿姨,她都去卖卵子了!

可是她并不知道,当年买下自己的卵子的那个人如今就在自己的面前。

男人远远的看着她,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莫测的笑。还真不愧是小宝的妈,就连神情都是那么相似!

沈星月的电话响了起来,当看到养母武微名字的时候,沈星月的眼里的光芒瞬间黯淡,武微那副丑恶的嘴脸一下子在眼前清晰了起来。“接个电话,抱歉。”

“沈星月,给你二十分钟出现我面前。”武微命令性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沈星月无奈的放下手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所在的学校是在沈家的势力之下的,为了平安毕业,她只能隐忍,毕竟现在她还没办法养活孤儿院的孩子们。

沈星月不敢耽搁,快步走出酒吧。

外面已经下起了稀稀落落的小雨,沈星月快步走到马路边,准备拦车离开。

在酒吧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一辆车都没有拦到。并且在沈星月的前面还有很多人在等待着出租车。

沈星月看了看时间,眉头微蹙。照这样下去,自己绝不会在二十分钟内赶到。

如果真的没赶到,武微那个阴毒狠辣的女人绝不会让自己好过。

一辆白色法拉利停在了自己的面前,车窗缓缓落下。

“上车。”

酒吧遇见的那个男人的脸缓缓的在车窗里呈现出,语气中透露出命令的口吻。

男人的车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马上引起了在门口等车人群的骚动。一个穿着黑色抹胸短裙,画着浓妆,把自己挂在身边男子手臂上的女人羡慕的说:“你什么时候能像人家男朋友一样啊!”

在酒吧的时候顾洛成就已经认出她了,当年那个卖给自己卵子的女孩儿,如今的她已经从青春懵懂的状态下脱离,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

沈星辰看了看时间,的确是来不及了。她又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开这样车的人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

在这样的心理安慰下,沈星月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平阳公馆,谢谢。”

顾洛成启动车子,向平阳公馆开去。

两人无话。顾洛成见她没说话,眼睛看似不经意的扫了她一眼。

沈星月的一袭白色长裙,已经被雨水打湿,上半身大部分趋近透明。

顾洛成的眼里掠过一丝异样,虽然眼睛紧盯着前方,身体却渐渐燥热。

“清楚你今天的行为意味着什么么?”

男人的声音在车内响起,磁性又性感。

“一个游戏而已。”沈星月尽量平静的说。和不熟悉的人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她很紧张。

“我已经快结婚了。”为了让身边的这个人不再对自己有什么非分的想法,沈星月又加了一句。

顾洛成看向沈星月,目光缓缓落下她的胸口:“你这样出门,未婚夫不管?”

顺着他的目光向下,沈星月才发觉到现在自己的衣服已经呈透明状了,胸前的风光无限,她急忙捂住胸口,略为尴尬:“他最近忙,不在。”

“所以,你现在需要人陪了?”顾洛成的声调上扬,眉头微挑,眼含笑意。一向沉稳的顾洛成,在见到沈星月的时候,总是不经意想要调戏她。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的笑意似乎在确定着什么,让沈星月感到很不舒服。

“抱歉,我不喜欢大叔。在大叔恋爱的时候,我还是个穿着开裆裤的娃娃呢。”

顾洛成的目光幽深的在沈星月的身上游走,随意的说:“我现在还没恋爱,所以你还穿着开裆裤?”

说完,眼睛还在沈星月的身上扫了一下,眼神飘渺,声音也略带沙哑。车内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暧昧。

沈星月发觉这个人看似稳重高贵,但他的每句话都能把自己堵死,还是尽量避免和他交流,这个男人实在危险。

顾洛成看到沈星月微红的脸颊,浅笑了一下,打开了车内的暖风,并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到了沈星月的面前。

沈星月狐疑的看向他,没有接,保持着防备。

“你是还想让我一直观赏你的身材?”顾洛成沉声说,眼神也变的炙热。

沈星月无奈,接过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遮住胸前的风光。

在他的衣服上有一种淡淡烟草的味道,并不难闻,反而让人凝神,也让她身上渐渐有了暖意。

“停在这儿就好。”看见平阳公馆到了,沈星月马上开口。

顾洛成停下车。

沈星月脱下衣服放在车里,准备离开时,一双大手握住她的手腕将一把伞放进了她的手里。“拿着。”他利落的说,语气不容反驳。

沈星月看着他,明明是陌生人,送自己回来还给自己拿伞,这个人,很奇怪。

“谢谢,不需要。”沈星月抽回手,快步离开,不给顾洛成再说话的机会。

顾洛成看着沈星月渐渐消失的身影,缓缓从衣服上捏起一根沈星月的头发,若有所思。

手机响起,接听。“哥,你干什么去了?”孟潮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孟潮,有件事需要你帮我查一下。”顾洛成看着手里的头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沈星月一路小跑,刚进家门,就看到武微一脸苦大仇深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在学校你就穿这样的衣服?”看到沈星月,武微拧起眉头,不满的上下打量着。

如今的沈星月,怕是穿着灰姑娘的百花裙,武微看着都会厌倦。

“怎么了?我开心就好!”沈星月挑眉,语气不善。连自己死活都不在乎的人,竟然还会在意自己穿什么,还真是讽刺!每次到沈家,沈星月都有一种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感。

“这是什么东西,穿这样的地摊货。”

武微走到沈星月的身边,皱着眉拎起沈星月被雨水打湿的裙摆看了看,又连忙松开手,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也怪不得顾少爷不喜欢你!”

“不喜欢那就退婚啊!我没求着他!”

如果真的可以退婚,这对沈星月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逃离沈家是她这辈子的心愿,这儿是她人生的阴影。

“顶嘴?你是不想毕业了吧!”武微冷哼了一声,眼睛里闪过一丝狡诈。

武微清楚沈星月是有多想要离开顾家,摆脱自己的控制,可没得到顾家的资助前,她是绝不会放过沈星月的。

沈星月冷哼一声,乖乖闭嘴,静立在一旁,毕业这件事还真是她的死穴,就剩下几个月,忍忍就过去了。离开了沈家,一切就会好起来。

武微俯身拿过脚边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在茶几上:“把这个给顾少爷送去,还有换一身得体的衣服!”

在武微拿出盒子的瞬间,沈星月看到她脸上出现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沈星月不禁猜疑这盒子里是什么龌龊的东西。

沈星月挑眉,这么急着叫自己回来竟然就是为了让自己去巴结顾少爷。面无表情的拿起礼品盒走向自己的房间。

衣服已经准备好,是一条黑色深V的吊带裙,收腰的设计让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v字领处的设计让她白皙的锁骨暴露出来,增添了几分性感,这件衣服的整体就是把该遮的地方都含蓄的露了出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沈星月苦笑。武微恨不得直接把她绑上送到顾家的床上,这样顾家对沈家的投资也就能更快一些了。

把头发简单的束起,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只要把订婚拖到毕业,她就能够解放了。

出门,当看到沈星月的这身衣服,武微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会儿黎叔送你,人在1806,记住一定要亲手送到!”

被送到公寓,1806门口。门没关,沈星月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

“没人?”沈星月看了看手里的箱子,挑眉。武微不是说人已经回来了?!

她看了眼手机,已经十点多了,她很困,明早还要上课!

房间里依稀细微的声响,沈星月又敲了敲门,依旧没人应,眉头微皱,缓缓的开门。

正对着的就是浴室,一个男人背对着她,水缓缓的从男人的身上流下。“抱歉,我不知道你正在洗澡!”沈星月慌忙转身。

听到是沈星月的声音顾洛成感到惊讶,回过头,发现果然是她。

“你跟踪我?”声音很耳熟。

沈星月头也没回,就把自己手里的盒子送了出去。“这是武微让我带来给你的,看你满不满意。”

说完,径直向外走去。顾洛成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有人给他送女人到床上。但是基本都会试探一下他的意思,这个直接上门的还是第一次,这会是谁家送来的?

还是她的出现有其他的缘由?

顾洛成拿过她手里的盒子,打开看向里面的东西,凝眉。

但凡是送上门的女人他都是会拒绝的,但是如果是她,自己也不妨试一试。

顾洛成拿出盒子里的东西,打开开关:“这东西,你是想我帮你玩?”

沈星月听到身后发出的细微的声音,狐疑的回过头,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像是杏鲍菇一样的东西正在扭动着身子时,沈星月的脑袋“轰”的一声。慌忙伸手打向他。

武微是疯了么,竟然让自己来给一个男人送这种东西!

“噔”的一声,东西掉落。沈星月迎上男人的目光,对上他深邃的眸,惊讶的张大双眼。怎么会是他?这不是顾晨阳的房间么?

难道走错房间了?简直丢死人了!想到武微让自己送来的东西,脸瞬间羞红。

身子不自觉的向后退着,脚刚好踩到那个东西上,脚下一滑,身子向后倒去,背直接撞到开关。‘啪’,房间瞬间被黑色笼盖。她惊慌的下意识向前抓去,抓到了男人的浴巾,而这时他的大手也刚好扶住了她的腰。

黑暗中,尽管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是通过彼此的呼吸,还是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有多亲密。男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窜进鼻腔,手上的炙热也渐渐融进她的身体。

安静的环境下,两颗慌乱的心在‘砰砰砰’的狂跳着。

沈星月站稳后,连忙松开他的浴巾,浴巾却滑落到她的脚边,是被她拉下来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沈星月慌忙捡起浴巾,忙给他围上。沈星月在心里不断地咆哮着,自己是有多倒霉!

黑暗中根本确定不了他的位置,只好不断摸索着。手缓缓的碰到了他的腰间,灼热的温度让沈星月后退了一步,脸也瞬间升温,变得通红。

“你可不可以自己围。”她怕自己碰到不该碰的,尴尬的说。

她的声音本就轻柔,细腻,这下听起来竟有些撒娇的感觉。

顾洛成的眼神渐柔,有一股热流直冲脑际。揽着她腰的手一用力,柔软的身体直接撞上自己的胸膛。这一刻,他想要她。

沈星月急忙用手撑开两人的距离,不断地扭动着身体。她的扭动无疑是在惹火,挑战着他最后一丝的理智。

“你弄开的,怎么能让我自己解决!”顾洛成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那声音在黑暗中就像是一条等待时机的蛇,会随时将她吞下。

说完,顾洛成便吻在了她的杏唇上,强势的吻,霸道的掠夺着她的呼吸,长舌急不可待的想要进入她的口中。

沈星月惊慌的睁大眼睛,紧闭着嘴,双手不断地敲打着他结实的胸膛,她可不想就这样失身了!

顾洛成扼住她的手腕,上前一步将她的双手摁在墙上,身体渐渐靠近。

沈星月已经感觉到了他的那里的不可抑制,正在昂首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

顾洛成轻咬她的唇,唇上传来痛感,‘嘶’沈星月眉头微皱,吃痛的张嘴倒吸冷气。长舌伺机进入,肆意在她的口中席卷着。

沈星月发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渐渐模糊,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散尽。在他的大手撩开裙摆的瞬间,理智回到脑海,她下意识的咬上他的舌头。

‘唔’顾洛成闷哼一声,舌头吃痛,眉头紧蹙,口腔里满是血腥味。

顾洛成后退,开灯,如墨一般的黑眸中掠过一丝冷峻,他声音低沉:“什么意思?”疼痛感也让他瞬间冷静了下来,刚才自己的确太过冲动。

沈星月用余光瞥见他的结实的胸膛和冷峻的目光,她收回视线,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努力抑制着身子的颤抖。

“走错房间了,对不起。”说完,沈星月就慌忙向门外跑去。她不想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再多呆在一起一秒。

打开门,身子刚刚探出,沈星月就看到从远处走过来一个男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一双桃花眼,渐渐的从手机的屏幕上移开,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当看清来人的时候,沈星月一下子慌了。

高冷爹地是总裁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