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 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木木酱紫呀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调查阮家
点击阅读
众人眼中的阮缨,就是一个刚刚被家人们找回的乡下土包子,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少女,身上竟披着无数个令他们意想不到的马甲。而更令他们意外的是,不久之后,这个本该被上流圈排斥的少女,最后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团宠。

《未婚妻总在换人设》精彩片段

南华中学门口。

“还敢不敢了。”只见一位小姑娘,上身穿着件白色T恤,下身一条黑色七分裤,脚上穿着一双看不出什么牌子运动鞋嚣张的站在一个趴在地上的男孩子面前。

而此刻运动鞋就踩在他的脸上。男孩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一头张扬的红色头发,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乱转,一看就不是好人。

原以为胜券在握,却没想到,看似瘦弱的女孩,居然打起架毫不逊色。甚至比他的力气还要大。面对这么强势的女孩,男孩除了求饶没有别的退路可走。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女孩这才把脚从男孩子脸上挪走。

“你们呢。”女孩朝向男孩子对面看去。

“不敢了。我们也不敢了。”

这是那个男孩的一帮小弟,他们一看老大都这样了。给他们再多的胆子也不敢了。

“还不快滚。”

那帮人听到女孩放话,赶紧跑了。有一个跑的时候还不小心摔倒了。最后连滚带爬的。就怕慢一步,女孩改变了想法。

女孩看他们走了,这才走向墙角的一辆破旧的28自行车,女孩一只脚放在脚蹬上,接着把自行车筐里面的棒球帽带在头上。这才脚下一用力,自行车嗖的一下就骑出了好远。

就这么一会,太阳公公下山了,月亮婆婆悄悄的爬了上来。

小镇是由一条条石板路铺成的,弯弯绕绕贯穿了全镇,夜晚让小镇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妙。

“新鲜刚出炉的包子。拿回去当夜宵哦。”

一位小姑娘依下骑着那辆破旧的女士自行车,穿过拥挤的夜市,路上不停的有男孩子们吹的口哨,可是小姑娘头也没回。

就这样骑了约莫十分钟,自行车停在一座看似很破旧的院门前,小姑娘推开门。站着院子里喊了一声。

”外婆,我回来了。“

屋里的人没有像往常的一样快速的回应,小姑娘感觉不对,车子一扔,着急的就往屋里走去。

只见外婆手里正拿着一个长命锁,阮缨认出了,这是自己从小就佩戴的。外婆和她说过,这是她找到自己亲生父母的信物。

这时阮缨才看到,屋里面还站着一对中年男女,男人约莫40岁左右。穿着得体的西装,手腕上一块表看起来价格不菲,女人看起来只有30出头,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丝绒,看起来就很热,她不停的扇着手中的扇子。脸上还透着一些不耐烦。

南临镇有些特殊,一年的天气基本都炎热,临近过年的一个月气温才会下降,。现在是十一月份,其他城市天气都已经变冷,甚至有的地方已经下雪了。只有南临镇依旧是夏装。

“外婆,他们是?”

小姑娘开口问道。

小姑娘口中的外婆可能刚才在想事,没听到小姑娘说话,所以小姑娘走上前,摇了摇外婆。

这时外婆才突然惊醒。

“囡囡,你回来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外婆早已经将等候多时的中年男女忘记了。

“还不饿,外婆,他们是谁?”

“哦,外婆差点忘记了,他们是你的亲叔叔和亲婶婶。”

“亲叔叔和亲婶婶?”

阮缨很小就知道,自己不是这家里的人,而是外婆在外面拣来的,虽然外婆的儿女对自己的意见很大,但是外婆对自己很好,不顾一切反对要收养自己,甚至离开自己的儿女,和阮缨住在小镇上的房子。

“那个,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你父亲叫阮庆海,我是你的叔叔阮庆生,这是你婶婶林梅,你母亲生病了,你父亲没办法只能留下来照顾她,让我和你婶婶过来接你,这个是你们的亲子鉴定。”

阮缨想起来,前几天外婆带她抽血的事。

“然后呢。”阮缨不为所动。

中年男人和女人互看了一眼,这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啊。

“听你外婆说,你是叫阮缨吧,你别怪你父亲和母亲,在你三岁的时候,你们一家人在外面旅游,当时你母亲突然犯病,你父亲光顾着你母亲,等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你了,等你母亲清醒来之后,知道你丢了,不过身体刚刚恢复就哭着闹着去找你,可是在找寻你的途中,不幸遇车祸,虽然生命无忧,但是被医院宣布成了植物人。就因为这个,你父亲只好带着你母亲离开南临镇。回到了京都继续治疗,

这14年来,他们一直不停的找你,可是始终没有你的消息。他们报了警,也找了很多寻亲机构,还重金悬赏,只有和你年龄相仿的孩子,你父亲都要亲眼去看一眼,确定一下是不是你。

这中间也被骗了不少,前不久在华中血库匹配到你的资料。我们和你外婆事先联系过。这才确认你是我们阮家丢失的孩子。”

“哦,我没有怪他们。”

女孩不闲不淡的说道。

“所以,你们这次来。”

“我和她说,这样你们明天再来。”外婆下了逐客令,她看出来阮缨已经有一些不高兴,这个孩子从小被她收养,她是什么样的性格,再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了。

“那严阿姨,我们明天再来拜访,辛苦您了。”

等到两个离开,严外婆拉着阮缨坐了下来。一边摸着阮缨的手,一边说着。

“囡囡,外婆知道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说不定哪天就去了,你能不能答应外婆一件事。”

“外婆。”阮缨知道外婆想说什么,可是她并不想回阮家,她觉得这里挺好的。虽然她早有能力查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查。能把自己亲生女儿丢了的人,也不是什么好父亲。

虽然刚才听完他叔叔说,阮缨是有一些动容,父亲确实是意外把她丢了的。又因为遇到各种问题,导致他们没有及时找到她。

可是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已经死了。即使找到又能如何,她再不能活过来了。

从外婆拣到她的时候,在有脖子上就带着一个长命锁的项链,项链像是定制的,一面刻着一个阮字,一面刻着一个缨字。所以外婆才给她起名叫阮缨,这些事在她懂事的时候,外婆就全部告诉她了。

“囡囡,外婆活着就这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亲身父母,然后除了我之后,还有别人疼你,要不等外婆去了,这个世上,就没有真心疼囡囡的人的。那外婆到时候一定死不瞑目。”

“外婆,别瞎说,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阮缨不着声色的反手握着外婆的手腕,顺便把了下脉,她发现上次回来外婆的脉博还强劲有力,这次却有些虚弱。

“外婆,我上次给你的药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吃。”

刚才还谍谍不休的外婆顿时不说话了,阮缨就知道自己去学校这一周,又有事情发生了。

“外婆,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金婶又把你药拿走了。”

外婆还是不是说话。

“外婆,你要是还不说,我就自己去找金圆园了。”

说着作势往外走。

外婆着急拉着她,“囡囡,你别去。你金婶说这些都是三无产品,怕我吃出什么病来,就不让我吃,所以她全都拿走了。说要帮我处理掉。”

“外婆。”

阮缨又气又恨,三无产品,那些可是华国研究院做出来的。有价无市,好多人想买也买不到。

“外婆,你先做晚饭,我出去一会。”

“囡囡,还是算了,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吧。”

“外婆,这次你要听我的。”

 

以前的阮缨可以不在乎,可是外婆现在一味的想要她回到自己亲生父母家中,她就不能再任由贾迎军和金圆园那对夫妻欺负她了。万一她不在。出点事就不好了。所以这次一定要这对夫妻再也不敢打药的主意。

阮缨出了院子骑着自行车就往贾迎军家的方向去,到了门口,车子停好,阮缨一脚便踹开了大门,只听见“嘭”的一声,大门应声而开。

天气炎热,大部分人都在院子里面吃饭,贾迎军家也不例外。

此刻一家人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吃晚饭,场面看起来十分温馨,估计早就忘记他还有个亲妈。

“是谁这么大胆,小心我告诉镇长。”扬起一片灰尘,还没看清来人,贾迎军就大声喊道。

“金圆园,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要再动外婆的药。”

桌子上只有一个女胖子,此刻她头也不敢抬,难怪叫金圆园,因为她实在太胖了,体重300斤,就像个球一样,一个人就占了半张桌子,平时走时路来,一晃一晃的,就她这体格,走在石板路上,不少人还以为地震呢。

“缨缨,你怎么来了。”贾迎军看着阮缨踹开的门,一阵头皮发麻,可是他不得不开口。

“这就要问问金圆园了,贾叔?”

对于严外婆的亲儿子,阮缨还算客气,起码叫一声叔。

听到阮缨对金圆园的称呼,贾迎军忍不住喝到。

“不像话,那可是你婶。”

“你说她是婶就是婶呗。可是这个婶我不愿叫。因为她不配。”

贾迎军知道在阮缨这自己讨不了什么好处,就住嘴。他也想要看看自己女人又怎么得罪了阮缨,难不成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金圆园,你哑巴了。再装哑巴,你信不信我抽你。”

说着就要上前。眼看着就要阮缨要动手。

贾迎军也不好再当看客。赶忙拦着,然后大声问道:“圆园,你今天又去娘那边了。”

阮缨问话,金圆园能当作听不到,可是贾迎军问话,金圆园不得不回答,别看贾迎军没她胖,但是打起人来丝毫不留情,真能要了她的老命。

“恩。我就是去看看娘。这不是快要过节了,给她送点吃的。”

“缨缨,你看,你婶婶也是好意,她就是去看看娘,送了些吃的,怎么说,她也是贾家的儿媳妇,这事能不能就这样算了。”

“我可不管她是不是看她娘,金圆园,别废话把你拿着药交出来。否则到时候你身上挂彩可别怨我。”阮缨懒得听贾迎军的解释,也不想和他们兜圈子。

“你咋又抢娘的药了。你个死娘们。”

“我那是……”

就看到贾迎军不停的对金圆园使眼色,不让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可是金圆园就是愣头青,她哪里能懂贾迎军的意思。于是不管不顾的继续说下去。

“我看娘吃的那药就用一个白色的玻璃瓶子装的,那一看就是三无产品,我还找镇里的医生看了,他也说不出那是什么药。那能让娘吃吗?我还怕娘吃出病来呢。到时候还不是我们家花钱给她治病。”

阮缨才不管他们之间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不想听他们废话,今天这药她必须拿走,下一次华国研究院的药做出来要三个月以后了,外婆可等不了这么久。这药现在可是救命的药。

“行就算是三无产品,那你现在还给我吧。”

“丢了。”

“丢了?”阮缨重复道。

“恩。”

“丢哪了。”

“我,我我出门就全倒入镇上的垃圾车了。”

镇上的垃圾车,每天准时拉走,然后会在一个地方集中处理小镇的垃圾。

但是阮缨不相信金圆园说的话,于是,阮缨上前,双手用力一掀,就把吃饭的大圆桌子给掀了。饭桌上的盘子啊碗啊,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油腻的菜汤溅了夫妻俩一身。

但是奇怪的是,阮缨身上一点也没沾上。

看着阮缨发怒,贾迎军一个大老爷们,连个屁也不敢放,就怕那句话惹得这祖宗不高兴了,她连自己也收拾。到现在他的胸口还时不时有些疼。

桌子上的汤汤水水溅在了贾玲玲衣服上面,就见粉色的裙子上面全是油星点点,还有汤汁不停的往下滴。

“阮缨,你毁了我的新裙子。你赔我新裙子。”

贾家条件不好。攒了好久的钱,才给贾玲玲买了一条新裙子。贾玲玲特别爱惜。

阮缨连瞅都没瞅她一眼。

拽着桌子的一条桌腿,只听“喀擦”一声,结实的桌腿就被她拽了下来。阮缨拿在手里,甸了甸,看起来就渗人。

“金圆园,你好好想想,我给你时间。如果想不起来,我可以好好帮你回忆回忆。”

贾迎军也害怕及了,他没想到阮缨这么猛,不一会儿,空气里传来一股*味,金圆园吓尿了。

“阮缨,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妈。”又是贾玲玲。

“闭嘴,我是来找金圆园的算账的,与你们无关。”

贾玲玲还想说什么,就被旁边的男孩子拦住了,那是贾迎军的大儿子贾成龙。一听就名字就知道望子成龙。

贾成龙知道,如果不是他妈真的惹了阮缨,阮缨不会这样对她,平时的阮缨虽然和他们不亲,但是对他们兄妹来说还不错。

“我我,我说就在我屋子床边的柜子下面的抽屉里。”

听金圆园交待了,阮缨也没动。她不想进金园圆呆过的屋子。她虽然没有洁癖。但是金圆园这个人一点也不注意个人卫生,家里乱的和猪窝一样,一般的情况,她都不来贾家。

“我去拿。”这时贾成龙站了起来。

很快,就拿了一个白色的瓶子出来。

因为下午刚拿到瓶子,家里就开饭了,金圆园怕贾迎军看到,就急忙把药藏在柜子里面。

阮缨打开瓶子看了看,里面有三颗白色的圆形的药片。倒了一颗出来看了看,是她的药没错。

然后阮缨用淡淡的语气说着:“金圆园,我希望你长点记性,别再动我外婆的药,要不下回被我抓到,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你可明白。”

接着她把手中的胳膊粗的桌腿掰成两半,还特意看了一眼金圆园。恐吓之意不要太明显。

金圆园已经吓怕了,只会像小鸡一样不停的点头。

看她这样,阮缨索性没了兴致。扔了桌腿就离开了。

等到阮缨离开好久了,贾家四口人才敢动,贾迎军两个儿女收拾被踢翻的桌子。而夫妻两个则进了房间要给金圆园换身衣服,因为金圆园实在太胖了,所以换衣服的事情,一个人做不来。必须要贾迎军帮忙。

金圆园一边等着贾迎军给她换衣服,一边说道:“孩子他爹,那药,我拖我家亲戚拿去市里的药店看了,那家药店给了我亲戚10000块钱带给我,让再拿几颗药给他们。这钱我都收了,可没药可咋办呀!”

“那药值10000块钱,你怎么没和我说。”贾迎军惊讶道。

之前贾迎军他们就把药拿到隔避的镇子上,镇里的有一个老字号了,看了药,想都没想,就开口1000块要这颗药。

不过贾迎军他们觉得,老掌柜都不还价,这颗药应该远不止这个价格。

贾迎军还想着,等工厂放假了,自己去市里看看,没想到这个娘们自作主张。

如果阮缨在这里,就会告诉他们,华国研究院的药,千金难求,一般不对外,就算对外,一颗药最少百万起。如果放到拍卖行,一颗药能拍上千万。那可以各国世家争抢的药。不光治病还有延年益寿功效。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金圆园小声的说。

别看小镇是旅游区,但是有钱人那都是开店铺的,而像贾迎军他们没钱,也开不起店铺,就是给人打工,而金园圆太胖了,也没法出去赚钱,只靠着一贾迎军一个月1000块钱的死工资,除去吃喝孩子的书本费,每个月所剩无几。近几年华国开放了九年义务教育,学费书本费全免,要不估计贾迎军他们家的两个孩子连学也上不起。

所以这是10000块钱,那可是巨款,相当于贾迎军将近一年的收入。说不动心是假的。

“那你家亲戚知道这药是哪里来的吗?”

金圆园有些心虚,吱吱唔唔的回道:“应该不知道,我没和他们说。”

光想着那10000块钱的贾迎军,压根也没有抬头看金圆园,也就没有看到她那心虚的表情。

“还能咋办。这事肯定不能明着来了,等下周一阮缨去学校了,我去磨磨我妈,总得弄一颗药出来。我相信,我妈一定会给我的。”

再说阮缨回到家里,以防夜长梦多,就看着外婆把药服下来,这个药本来就是一次性服用的。可惜外婆舍不得吃。她看阮缨每三个月就拿几颗药回来。就知道这药来之不易。

而且自从吃了这个药,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好转,也知道这个药肯定不是三无产品,就想着劝劝阮缨,让她把药拿去卖了,阮缨这孩子从来不舍得给自己买衣服,现在的小姑娘哪个不喜欢打扮,可是阮缨除了校服之外的几件衣服不是黑就是白。一点也不像个小姑娘。

贾迎军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已经落空了。

这小院子不大,一共只有三间房,一间正房给外婆睡,另外一间是厨房,还有一间就是阮缨的卧室,只有20个平米左右。

阮缨回到自己的卧室,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老式的黑色手机,外形有点像早些年的大哥大,只见她随便摆弄了一下,黑色手机就被组装成一个微型电脑。电脑上不知道按了什么键就出现一个红外线键盘。

就见她在键盘上快速的敲了几行代码。电脑的桌面就出现一个聊天软件,而这个聊天软件并没有多少人认识。图标只有一个简单的字母x,但是不是大众所认知的字体。字母的周围有着复杂的花纹。

阮缨手指*就进入了软件,软件里面只有几个好友,还有一个群,阮缨给其中一个人发了一条信息。

非法区X盟总部,简易斯刚听完手下的江报,他们这次大获全胜,缴了不少新式武器,正准备喝一杯红酒庆祝一下,刚拿起酒杯,就看到聊天软件上有一条信息,而这个人已经好久不给他发信息了。就像是失踪了一样。

惊吓之余,简易斯一杯红酒全部泼在了笔记本上面。

还好电脑是专门定做的,具有防水的功能。

放下酒杯,赶紧收拾了下,点开就看到那个人发的一条消息。

S。Y:“简易斯,帮我查个人。”

紧接着就把阮庆海的名字发了过去。

简易斯:“老大,你竟然自己不查。”

S。Y:“懒,而且没时间。”

简易斯“你懒你有理,明天给你答复。”

S。Y:“好。”

简易斯知道他们老大很懒,就像X盟的名字一样,这是多懒的人才能取得出来。

说完这句话,阮缨就清除了使用痕迹,然后下线了。

简易斯还想继续和对方聊天,就看到头像已经是灰白的了,再发消息过去,就提示对方已经下线。接受不到信息。

这款软件就是他们老大S。Y发明的,不支持留言,只能在线聊天。其他几个人是24小时在线,而只有S。Y,他们的老大,偶而在线。或者说,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登录软件联系他们。

其实简易斯未加入X盟之前,曾经试着黑过他们老大的电脑,想要破解s。y的防火墙,没想到反被黑。而他们也是不打不相识,经过那次之后,简易斯才加入了X盟。

这时群里突然滴滴滴响个不停。

一身小细腰:“卧槽,刚才是不是老大出现了。”

头大身子小:“原来你也看到了,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

一身小细腰:“我就看到头像一闪,没等我说话,老大头像就黑了。”

狐狸摇尾巴:“就我错过老大了吗?仿佛失去一个亿一样。”

全是五花膘:“……”

穷的只剩钱:“刚才是老大。”

一身小细腰:“老大找你什么事。”

穷的只剩钱:“无可奉告。”

一身小细腰:“……”

一身小细腰:“还是不是兄弟。”

穷的只剩钱:“为了老大,可以不是。”

一身小细腰:“禽兽。”

穷的只剩钱:“你禽兽不如。”

其他人看着这俩个人又开始斗嘴了,都不由自主的笑了。两个人每次都会因为他们老大斗嘴。

已经下线的阮缨,并不知道群里因为她所发生的一切,即使知道了,也没有时间管。

当初成立X盟也是无意间的举动,等到几个元老都进来之后,她就做了甩手掌柜,除了有他们解决不了的单子,才会联系她。

没想到,没多久,X盟就闯出自己的路来。只要听到X盟两个字,就会闻风丧胆。

X盟黑白两道的事情都做,只要给的价码够。

第二天是周末,阮缨正好放假,早上6点的时候,阮缨起床,给外婆做好的饭,又去买了中午的菜。

这才有时间,打开电脑上的软件。

简易斯:“老大,你上线了。”

S。Y:“恩”

S。Y:“资料查到了。”

简易斯:“老大,我这就发给你。”

你有一个文件等着接受,阮缨点了接收,文件就快很传了过来。

还没有简易斯再说一句话,那边头像又成灰色的了。

群里又滴滴滴响了起来。

一身小细腰:“老大,又上线了。”

一身小细腰:“老大,是不是不爱我了?”

全是五花膘:“……”

头大身子小:“……”

全是五花膘:“……”

穷的只剩钱:“……”

阮缨接收完资料就仔细看了起来,阮家。京都四大家族之一,四大家族包括,郁家,阮家、唐家、乔家。后因阮家家主夫人生病,小女儿丢失。阮家家主阮父无心再管阮家的事,导致阮家有些没落了,然后渐渐被后面的顾家挤出了四大家族。从而成了新的四大家族。郁家,唐家,乔家,顾家。

里面还有这些年阮家一直在找他,还有被人骗的一些事情,都在资料里面的。估计阮家自己都没有这么详细的资料。

已经看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其它的资料都一扫而过,以致于阮缨没看到,自己除了两个哥哥和还有一个被过寄的妹妹。

下午的时候,阮庆生带着自己的妻子来了。

人刚进到屋子。

这次阮缨没等他们开口。

就说道:“我和你们回去。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些事。需要一天的时间处理一下。后天早上7点你来接我。

阮庆生,没想到,这么快大哥交给的任务就完成了,昨天阮庆生还和自己的妻子商量,如果还不行,他们就得找大哥亲自出面了。

“好,都听你的,我现在给大哥打个电话,然后就去你学校调档案。”阮庆海忙说道。

“随意”

阮缨丝毫不想想自己那个位数的成绩,会不会直接把阮庆生气晕过去。

阮庆生赶紧给大哥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当阮庆生和去了阮缨所念的高中提档案的时候,看到校长对他们那一言难尽的表情,还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当拿到成绩的时候,差一点闭过气去,这成绩也太差了吧。全是个位数,月月考试垫底。

阮家儿子不管怎么说,成绩都是很优秀的,连大哥的过寄的养女阮慧也是。

没想到,阮缨这个成绩实在堪入目。

还好,不是自己的女儿。阮庆生欣慰道。

忙和校长说了感谢,然后快速的离开,就像后面有人追她一样。实在是太丢人了。

而林梅对阮缨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再看了阮缨的成绩,就更加看不起她了。就这样,拿什么和阮慧比。

小地方的孩子,不光人上不了台面,连成绩也是。

而阮缨才不管这些,她要和自己的最好的朋友去告别。

小超市门口,不应该说是小超市,经过这几年,莫莫家的小超市已经扩大好几倍,当然这里面也有阮缨的功劳。

阮缨站在那,像是在等人,不一会一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小女孩出来了,手中拿着两根雪糕。看到阮缨,便递给她一根。

这是阮缨最好的朋友,叫莫莫。

阮缨看了看,这雪糕不便宜,一根要6块钱。

“莫莫,你又拿你家超市的雪糕。”阮缨有些无奈。

“这雪糕这么贵,小镇上人也舍不得吃。反正也没人来买,与其等着过期,还不如让我们吃掉了。”

“你就不怕你爸骂你。”

“骂一骂又没什么。快点吃,天气这么热,小心一会儿化了。”

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吃完雪糕。

终于到了要说正事的时候了。

就听见阮缨对莫莫说。

“莫莫,我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了。”

未婚妻总在换人设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