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灵泉农门桑女有点甜
  • 空间灵泉农门桑女有点甜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雨雾朦胧作者
  • 更新:2022-05-20 16:5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如何负责呢?
点击阅读
一觉醒来,叶桑桑错愕的发现自己竟然从二十一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顶级特工,穿越成了被卖给老头的可怜农女。原来,原主的黑心爷爷奶奶为了钱把她给贱卖了,不仅如此,她身旁的亲戚也想从她的身上薅羊毛。面对这些无良奇葩们,她自然不会心慈手软。且看这个聪明女人,如何在空间的加持下,虐渣渣,创财富,打造自己的美丽生活。

《空间灵泉农门桑女有点甜》精彩片段

 

“大哥就扔这里吧。这地方太、太邪门了,我们还是赶紧走......走吧。”

“呼~”

一股阴风突起,吹得树枝“飒飒”作响,扛着破席子的男人双腿一软,只觉着脚底生寒。

“啪!”抗在肩头的破席子突然自己掉落下来。

破席子缓缓摊开,一张鲜血横流的脸赫然出现,空寡无神的双眸瞪的恍若铜铃。

“啊——”

一声惊恐嘶吼响彻云霄,男子爬起来像是身后在被狗撵一样快速的离开。

“轰!”

惊雷炸响,电光骤现,照亮了地上的尸体,仅一瞬又重归黑暗。

“哐哐哐!”

兵器碰撞的声音不断,昏暗的乱葬场,几道黑影打斗不断:“江寒,你已经身中剧毒乖乖受死吧!”

江寒一个踉跄,稳住身形,乌黑薄唇溢出一口黑血滴落在血色斑驳的白衣上。

看着对方刺来的一剑,江寒锋利眉杀意翻腾。

“轰!”

又是一声震雷响起,一道白色闪电照亮乱葬岗,余光扫到旁边尸体,他身体后仰抓起女尸扔出去。

扔出去的刹那,手腕忽的被一股力握住,江寒瞳孔一震。

握剑的手自动迎敌,轻巧的划过敌人的脖颈,敌人在不可置信中倒下。

诈......诈尸了!

江寒头轻脚重,仿佛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而女尸安静的依靠在江寒怀中。

眼下的一幕太过惊悚,两个敌人都懵了:“江寒,装神弄鬼是没有......没有用的,你必死无疑。”

话虽如此,可是能从他有些发颤的声音中发现他是害怕的。

另一人也壮胆开口:“就是,别以为你抱着一具女尸就能吓唬我们。你身中剧毒,已经是强弩之末,翻不了身。”

江寒毒发耳鸣,眼带重影,只觉得两人嗡嗡嗡的很吵,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大喝一声:“是后宫齐妃让你们来杀我的吧,来!”

两个杀手对视一眼,一起咬牙冲了上去。

江寒正打算挥剑,发现他依旧无力,女尸一手覆盖他握着剑的手,一手搂着他的腰,快速躲过两人的攻击,瞬间割断两人的喉咙。

哗啦......顷刻间大雨倾盆。

江寒无力连带着女尸倒下去,和女尸并排躺在一起,任由大雨冲刷两人身上。

过了一会儿,女尸突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抹怒气。

她,叶桑桑,乃是二十一世纪最顶尖的五大特工之一。

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自己人背叛,一命呜呼,魂穿异世。

刚刚在继承原身记忆之时,居然被眼前的男子丢出去挡剑。要不是她动作快,怕是刚穿越过来就再度见阎王。

坐起身叶桑桑歪头看一眼躺在旁边的人,一张脸轮廓分明的脸映入眼帘,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够感觉到他眉宇之间的戾气。

目光下挪,看到那深黑薄唇轻嗤一声,“晦气。”

拿她挡剑,不可原谅!

叶桑桑嘴角勾起一抹狠色,“死吧,拿我挡剑的杂碎!”

她一手朝着江寒的脖子掐去,打算结束江寒的性命。

刚靠近,手腕就忽的被握住......

 

江寒一把握住叶桑桑的手腕,打量着眼前痛下杀手的叶桑桑,面含杀气。可惜终究是抵不过中毒太深,缓缓失去力量,将手垂下。

叶桑桑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呵!还真以为你有还手之力,高看你了。”

一把掐住江寒的脖子,正要扭断之时,脑子里面响起一个虚弱的声音。

“别杀他,主人。救他,他身怀大气运,不是凡人。”

叶桑桑出生之时,就自带空间,能够装载一切东西,空间之灵吱吱更是陪伴她一起长大,是她最亲近的人。

这也是她最大的秘密,是她成为前世顶尖特工的原因之一。

原本以为穿越了,再也见不到吱吱的叶桑桑一阵狂喜,随即又冷静下来:“吱吱你听起来不大好。”

“主人,我带你魂穿异世导致空间不稳,我即将陷入沉睡。主人待在他身边,沾染他的气运,我能恢复的更快,也能早日醒过来。”

吱吱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交代完毕之后,陷入沉睡。

叶桑桑试了好几次,才从空间里面送出来一颗解毒丹,看样子空间暂时指望不上。

叶桑桑看着解毒丹,又看看江寒,一把将解毒丹捏碎,一脸嫌弃的将手中的粉末塞进江寒口中。

开始闭目思考,该怎么样才能够留在江寒身边?

原身和这个江寒是同村啊,可以利用。为了吱吱,委屈点,让他活久一点吧。

晨光微熹,江寒紧闭的眼珠动了动,整个人清醒过来:这是昨晚的乱葬岗。他没死?

试着运功,内力磅礴,在身体里穿梭自如。毒解了!是谁救了他?是她吗?

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女人:“叶桑桑?你没有杀我?”

叶桑桑挑眉:“我好不容易救回来的,杀你干嘛?只是要检查你的伤势而已。”

恩,这个借口可以糊弄过去吧。

真是自己误会了?可那实质的杀意,他明明感觉到了,是错觉吗?江寒咳咳两声:“多谢。”

一只手伸向江寒身前:“拿什么谢我?光说不做吗?”

江寒在身上摸了摸,打斗的时候,银子掉光了。一时间,什么都拿不出来。

就在此时,几个人影再度出现在江寒面前,跪下:“主子,我等护主不利,还请主子责罚。”

江寒看了眼几人:“把你们身上的银子都拿出来。”

几个下属面面相觑,然后将自己所带的银子都拿出来,摆在江寒的面前。

着实不多,加起来也就几百两。江寒掩面,自己的下属原来这么穷。

“那个......”

话还没有说完,叶桑桑一脸无辜的看着江寒:“我有说我要钱吗?救命之恩先欠着,带我回家。”

下属们心中好奇,这女人是谁?怎么敢这么和他们主子说话?好奇的眼神太过于明亮,江寒突然转头,看着几人。

“回去自行领罚。查清楚是谁泄露我的行踪,把我平安无事的消息传回去,免得她担心。不必跟着。”

“主子你受伤了,属下为你包扎。”

江寒自己好得很,倒是想到叶桑桑头上的伤:“我没受伤,给她包扎吧。在找一辆马车来。”

下属看了一眼叶桑桑,见她没反对。立刻上前为叶桑桑包扎伤口。心中惋惜,好好的一张脸,就这么毁了。

其他人中则是有一人很快离开,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就找到了一辆马车出现在乱葬岗。

江寒请叶桑桑上马车,自己驾驶着马车,快速的离开了乱葬岗。朝着叶家村前行。

几个下属目送着江寒离开之后,互相对视一眼,回去回禀消息,领罚。

马车外,江寒好奇,开口询问:“叶姑娘为何会出现在乱葬岗?”

 

叶桑桑正在思考,回去之后,该如何面对原身的那些极品亲戚,被打断之下,有些不爽。

“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不问你,你也别多话。”

江寒摸了摸鼻子,沉默下来。

两天后,马车出现在叶家村。

江寒刚刚踏进村子,就看到村民一窝蜂的围了上来,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他。

“快看,江寒回来了,还拉着一辆马车,马车里面不会就是叶桑桑吧?”

“说不定呢!我现在就去通知叶桑桑家的人。”

说话的村民站起来跑的飞快,也有那好事的村民上前,看着江寒。

“江寒,你不是和叶桑桑私奔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私奔?他和叶桑桑?开什么玩笑啊?他之前也只是和叶桑桑见过几面而已,压根没有什么交集。

更何况他从来过那方面的想法,他这辈子从未想过娶妻生子的。

“什么私奔?我没有......”

“这孩子真是叶桑桑啊,大家快来看,真的是叶桑桑。”

“我说江寒,你还真的是好本事啊,拐着村子最好看的姑娘私奔了。”

“居然还把人弄成这样?她该不会要死了吧?”

有村民已经好奇的掀开马车的车帘,然后凑过去看了一眼,就吓了一跳。

人群也跟着过去,一听到真的是叶桑桑,便一人一言的开始质问起来。

江寒是村子上的猎户,还是一个外来者,孤身一人。

虽说长得俊俏,但是家境不好,还经常出门打猎,甚至一去就是几个月。

叶家村的人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跟着他吃苦的。

江寒正想要开口解释,就看到叶桑桑的家人来了。

叶桑桑的父亲直接冲过来,一把推开了江寒,看着马车上的叶桑桑。

“桑桑,我苦命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个样子了啊?”

跟来的叶桑桑母亲看到叶桑桑,也是哭的眼睛都红肿了。

抬头看着江寒:“江寒,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女儿我知道,绝对不会跟你私奔的。”

江寒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叶桑桑的亲娘是有教养的。

皱着眉头,朝着众人拱手:“叶婶子,各位乡亲,江寒在这里说一句,我并没有与叶桑桑私奔。”

“这谣言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前几天的时候,猎到好东西,拿去建安城卖。”

“回来的路上路过乱葬岗,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叶桑桑,想着是同村,就一并带了回来,她怎么去的那,我并不知情。”

这是实话,他和叶桑桑就是在乱葬岗遇到的,至于那些叶桑桑的事,还是不说为妙。

叶母一听到叶桑桑是被江寒在乱葬岗找到的,瞬间又是眼泪满眶:“我可怜的女儿啊,你这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啊?”

就在此时,叶桑桑的爷爷叶老头走了过来,看着马车上的叶桑桑,一脸嫌弃。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又没有看到,江寒,你好歹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

江寒挑了挑眉毛,这位叶老爷子他也是知道的,这人一向固执,不听劝,还挺自私。

“不知道叶老伯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老头冷哼一声:“你毁了我家桑桑的清誉,你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哦?不知道叶老爷子说的负责,是如何负责呢?”

空间灵泉农门桑女有点甜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