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娇妻别想逃
点击阅读
未婚夫的背叛,让宋风晚备受打击,因此那日为了报复,女人扬言要追到前任未婚夫最怕的人——傅家三爷。可女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些豪言壮语竟被另一当事人听了去。看到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某女,那个男人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浅笑。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丫头!

《暖婚娇妻别想逃》精彩片段

秋雨打叶,凉风凄瑟。

云城宋家大宅内

镜子中的少女,十七八岁的模样,眉如层染,眸子潋滟,漂亮的丹凤眼,细长妩媚,楚楚含情。

“小姐,老爷请您赶紧下去。”女佣叩门催促。

“嗯。”她淡淡应了一声,推门而出,女佣看着少女略显倔强的背影,忍不住摇头,进屋帮她收拾房间。

柔粉为主的房间内,无一处不精致,就连墙上悬挂的装饰画,都估价百万,更不妨说她梳妆的首饰盒中繁多的名贵珠宝,足见她在家中多受宠。

女佣推开一侧洗手间的房门,一股酸腐味道扑面而来,地上还有沾了呕吐物的脏衣服,狼藉一片。

“我的天,这味儿……”另一个拿着清洗*的女佣紧跟着进入房间,“小姐昨晚去哪儿了,醉成那样?”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借酒浇愁呗。”

“谁说不是呢,原本好好的大小姐,现在却冒出来一个姐姐,呵——最可悲的是,连未婚夫都抢走了。”

“太太刚被气走,老爷就把那孩子带回来了,这是准备趁着太太不在,把她先认回来。”女佣伸手将地面的脏衣服按照颜色分类,收拾在衣框中。

“谁让那女的把老爷哄得那么高兴?刚刚我听到老爷接电话,貌似傅少爷要过来。”

“这是准备逼着小姐接受退婚啊?”

“要是真退婚,让那两人在一起,我们小姐不成了整个云城的笑话?”

……

两个人在洗手间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小声嘀咕着,丝毫不知方才离开的少女,又转身折返,眼眶微红,泛着一点水光,却又硬生生被她给憋了回去。

再转身下楼的时候,嘴角含笑。

**

宋家客厅内

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孩正坐在沙发上,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黑色帆布鞋边角已经洗得泛白,她抿着嘴,显得小心谨慎。

这是她第一次来宋家。

外院是各种她并不认识的古树绿植,廊下放着很多种兰花,她不懂这些花花草草,却知道极品兰花价值千万的也有,而宋家的兰花,都是她从未见过的珍品,更有专门的师傅养护。

她以前的生活,甚至不如这宋家的一株花草。

“江小姐,您……”佣人茶水刚奉上,坐在一侧中年男人便咳嗽了两声。

“大小姐,您请用茶。”佣人虽更改称呼,虽然在笑,却透着讥诮不屑。

这种半路找回来的私生女,豪门里太多了,可是真的敢登门入户,还真不多。

看着挺的端庄秀美,乖巧温顺,这要是没点手段,怎么会进得了宋家大门。

“谢谢。”江风雅接过茶水道谢,她低头看着青釉茶盏,精致小巧,一看就价值不菲。

“风雅,吃点点心。”

开口的男人已过知名之年,穿着黑色西服,眉眼冷峻,久经商场,让他看起来有股不怒自威之势,对她说话刻意软了几度。

这人就是他的生父——宋敬仁。

“嗯。”江风雅长得秀美乖巧,弱不胜衣,自带一股子羸弱之感,让人和她说话,音量太高,都怕惊着她。

她刚准备低头喝茶,余光瞥见从楼上下来的人……

手指忽而僵硬,又陡然收紧。

她从高处往下走,徐徐而来。

高傲金贵,那般遥不可及。

“爸!”她声音甜美娇软。

“风晚来了,快过来坐。”宋敬仁招呼她过去。

宋风晚直接坐到了江风雅对面,就那么打量着她,眼神简单直接,却又像是能将人瞬间看穿。

“风晚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宋敬仁犹豫片刻,面对女儿天真略带疑问的眼神,总有些说不出口。

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暂时无人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

“小姐,您最喜欢的白茶。”佣人笑着给宋风晚递上茶水,也打断了宋敬仁的介绍。

“谢谢。”宋风晚接过茶,那杯子是上好的花青色,称着她的手指,宛若玉雕。

她伸手打开杯盖,热气萦绕而升,模糊了她的轮廓,她眯着眼,慵懒得抿了一口,凤眸慵懒神秘。

江风雅手指咬紧唇肉。

看杯子就知道,她是主,而她……

只是客人。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宋风晚,比她还小一岁,仅有17。

云城人对她评价极高,都说她:艳若桃李,动则倾城。

她以为就是奉承话,现在见到,才觉得这话根本涵盖不了她,她的身上有股子清纯,却近乎妩媚的美感,眼睛单纯而不世故,动作优雅且不造作。

透过那茶水的雾色,整个人如烟如尘。

就连那手指,都是素白修长,没有一点瑕疵,江风雅放下杯子,下意识将手指往袖子里缩了几分。

“风雅啊,军训怎么样?是不是特别辛苦?”宋敬仁打破沉闷。

“还好。”江风雅干笑着,她军训了两天而已,即便涂了防晒,还是被晒黑了,可对面这人,像个白玉娃娃,通透干净。

不对比,还好。

两人就坐在对面,就是佣人都看得出来,这压根没法比,那傅少爷是眼瞎么?

珍珠不要,捧着鱼目当宝贝?

即便宋敬仁想活跃一下气氛,客厅氛围仍旧略显尴尬,直到下人小跑进来,轻声说了一句,“傅少爷来了……”

江风雅手指方才茶杯,露出一副女儿家才有的娇羞。

宋风晚手指摩挲着杯子,来得还真快。

她莫名想到自己看过的许多电视剧,王子和灰姑娘的剧情里,总有个死缠烂打的公主,人人憎恶。

而她此刻就像那个坏心肠,一心要毁人姻缘的恶毒女配。

**

宋风晚喝了两口茶的功夫,一个二十左右的人缓步进入客厅。

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熨帖的黑色长裤,衬托得他双腿笔直修长,清隽秀雅,眉目精细,长得十分干净。

气质冷寂,总带着股傲人的风骨,在学校里非常受欢迎。

“学长。”江风雅起身,嘴角笑容灿烂。

“嗯。”傅聿修对着他展颜一笑,偏头看向宋敬仁,“宋叔叔好。”

只是目光转向宋风晚,难免有些尴尬。

“傅哥哥找女朋友的速度真快,前天和我分手,今天就新欢在怀啊。”宋风晚冷笑。

对面刚拉上手的两个人,脸色都颇不好看。

“风晚。”宋敬仁拧眉,面有愠色。

“怎么?我说错了?”宋风晚挑眉看向对面两个人。

虽然她年纪不大,不过两人订婚也有一年多了,她毕竟年纪小,两人说是未婚夫妻,相处方式更像是兄妹,傅聿修比她大三岁,什么事都照顾着她。

她今年读高三,暑假就放了一个月,八月初就回了学校,暑期辅导是封闭式的,家里发生的事情,母亲并没告诉她。

放假当天,傅聿修来接她,本以为是来接她去吃饭的,餐厅都没到,他就在路上和自己摊牌,说要解除婚约。

她以为就是说说,没想到他是来真的,宋风晚心气傲,当时就同意了,还想着他可能会回头。

结果当晚,就听人说,他在大学,和一个大一新生好上了。

自己和他认识多年,难不成就为了认识几天的小姑娘和自己解除婚约?

这再一打听,才知道,两人在一个所谓的新老生群里就认识了,女生更是在云城打了两个月的暑期工,地点就在傅家所属的餐厅。

傅聿修对她是明里暗里各种帮助,这根本就是电视剧中的情节啊。

“风晚,其实这件事我……”傅聿修试图和她解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宋风晚小说电视看了不少,周围那些豪门恩怨也见了许多。

“你是想说,你俩真心相爱?不是有意伤害我的?”那语气轻蔑至极。

“希望得到我的祝福。”

“妹妹,其实我和学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江风雅咬着唇,莫名可怜。

“谁是你妹妹!”这个称呼,直接戳痛了她的神经,她猛地一掷杯子。

“我只知道,我和他还婚约的情况下,你们已经暧昧不清了?当了小三儿你还委屈了?”

“那我被人绿了,那我不得哭啊!”

茶水四溅,气氛倏然紧张起来。

“风晚!”宋敬仁叹了口气。

宋风晚直接起身,睥睨了一眼江风雅,“反正是我用剩的男人,你喜欢就随便拿去好了!”

对面二人齐齐变了脸。

用剩?

这个词用的太刁钻。

“宋风晚,你……”宋敬仁脸都气白了。

宋风晚摔了杯子,起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外面下着雨呢!”宋敬仁知道这件事委屈了宋风晚,可是感情的事情又不能勉强啊。

宋风晚扯过门廊的一把花伞,打算出门。

**

外面空气潮湿闷热,夹杂着雨水,让人浑身不自在,一辆黑色轿车碾压过雨水,溅起一地的泥泞残叶,稳稳停在一处大宅前。

宋风晚眯着眼,打量着停在门口的黑车,好像不是本地牌照。

车门打开,凉风袭来,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从副驾走出,撑着一把黑伞,站在车边。

车内的人并没出来,只是降下车窗,从宋风晚的角度,只能依稀看到他一半的侧脸。

对襟黑衣,那人嘴唇很薄,唇形有点翘,很*,低眉,垂目,伸手示意车边的人靠过去,张嘴说了两句话。

他手中挂着一串打磨光滑的佛珠,垂着细细的褐色流苏。

许是注意到了宋风晚,那人微微侧头,穿过雨幕,他的五官看得并不真切,可他身上有股子消沉的风流感,偏又勾着佛珠,像个世外高人。

他略微偏头,漫天雨幕让他五官不甚清晰,宋风晚脑海中浮现两句话。

【七分仙骨,三分妖致】

只是那双眼睛极其凉薄。

宋风晚慌忙收回视线,错过了那人嘴角勾起的浅淡弧度:这不是昨晚在酒吧,扬言要睡了自己的小丫头?

**

而此刻宋家门口的保安踩着水一路小跑过来,高声喊着:“老爷,傅家三爷来了!”

宋风晚怔愣一下,那就是傅家的三爷?傅聿修最怕的三叔?

信佛?那必是个心地善良之人。

后来她才知道,这人行为乖张,六根未尽。

信佛,却如魔。

 

漫天雨幕,倾城之势,被风吹落的树叶落入积水中,打着旋儿。

伴随着一声“傅家三爷来了”,宋风晚听到里面传来杯子碰撞的声音,她就站在门口,一转身就能看清客厅内的情形,打落茶杯的人不是旁人。

是她的前任未婚夫——傅聿修。

瞳孔微缩,脸色微白,就连热茶溅到手背上都浑然未觉。

“你确定是三爷来了?”宋敬仁从沙发上直接跳起来。

“嗯,是三爷。”跑进来的保安擦了把脸上的雨水。

宋敬仁下意识看了一眼傅聿修,“聿修,你怎么不早说三爷会来?”

傅聿修和宋风晚前段时间解除婚约,现在就和江风雅在一起,今日过来,就是特意和宋敬仁解释这件事的。

不过傅家却并无长辈过来,这也很正常。

宋风晚和傅聿修联姻,都算是高攀,他的母亲还一直瞧不上她,更何况江风雅这种私生女。

“我不知道他会来。”傅聿修眼神恍惚,一抹显而易见的惧意,从眼底蔓延开来。

“你不懂?”宋敬仁声音陡然提高。

“学长。”江风雅从包里翻出纸巾,低头帮他擦着手背上的茶水,“你也太不小心了,到底是谁来了啊?”能让他如此失态?

其实江风雅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她心里清楚,自己的身份要进宋家困难重重,但如果傍上傅家,宋敬仁得罪不起。

她原想借着这个机会在宋家住下,有傅聿修在,任何事都能事倍功半,这忽然冒出来的人又是谁?

在云城,傅聿修就是金字塔顶端的太子爷了,而此刻……

光是听到那人来了,居然就吓成这样?

宋风晚不知这傅家三爷过来是何用意,可是此刻看到他吓成这样,却莫名觉得畅快,她勾着伞柄,轻声笑道,“傅家三爷你没听过?”

江风雅抬头看着她,眼底都是惶惑不解。

没和傅聿修在一起之前,她就是普通人,和他们的圈子有云泥之别,她不知道的事情太多。

“他没和你提过?”宋风晚一脸促狭。

江风雅此刻似乎才意识到,这个人姓傅,莫非是傅聿修的什么亲戚,不过她确实没听傅聿修提起过。

“还真不懂啊。”宋风晚勾唇笑着,那漂亮的凤眼含着促狭的暗光,“看样子你俩的关系也并不如我想的那么亲密。”

江风雅脸色略微一变。

“你们认识这么久了,怎么连三爷是谁都不懂?你们真的在交往吗?”

“还是说……”她年纪不大,笑起来却带着别样的风情,“他觉得,你压根不用知道?”

她知道宋风晚是故意挑拨离间的,她告诉自己不能上了她的套,可心里却酸涩不已。

宋风晚成功看到江风雅脸色难堪,嘴角笑容越发狡黠,她压根不知道,原本在车内的男人已经下车走了过来。

因为下着雨,脚步声被冲淡,不过宋风晚的声音却断断续续传到他的耳中。

“你们还准备说多久?三爷可还在外面啊。”宋风晚挑眉。

“赶紧准备热茶毛巾,我去接人。”摸不清这人来意,宋敬仁说话也没有什么底气。

“我和您一起。”傅聿修哪里敢干坐着等啊。

江风雅见状也急忙起身,不过她刚站起,就听到外面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已经到了。”

那声音低沉喑哑,平稳舒淡,略带磁性,伴随着雨声,有种飘忽之感。

宋风晚身子一僵,下意识转过身,那人距离自己仅有一尺距离。

**

背着天光,踏破雨幕,宛若神袛。

视线相撞,她呼吸一窒,刚才透过雨幕看他,不甚真切,此刻这人就站在自己面前,那么清晰,他身上有股子淡淡的檀香味,窜着雨水,消极迷惑。

黑色对襟长衣,将他身子拉得修长,他看着也就二十四五的模样,可是他身上并无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反而透着一种千帆过尽后的沉稳内敛。

好像诸天神佛,超然物外。

宋风晚不知他何时到的,因为下着雨,脚步声根本听不到,一想起自己刚才借着他的名,狐假虎威,莫名有些心虚。

“三爷,您来了,里面请。”宋敬仁冲在前面,邀请他进屋。

那人点了点头,抬脚往里走。

傅聿修一看到他,脸色更加苍白,异常恭顺。

江风雅原本以为能让傅聿修惊惧的三爷,不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也是个中年大叔,谁曾想会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

而且……

好看得有些过分。

“三爷,您这边请。”宋敬仁让出主位。

他眉眼未动,“我来的突然,宋先生不必客气,您坐。”

宋敬仁本想客套一下,可是这傅三爷好像并不愿多说话,他也只能跟着他入座。

“三爷,您的茶。”佣人立刻捧上茶水。

他端坐着,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傅聿修,“几年不见,看到我连称呼都没有了?”

傅聿修心头一跳,动作越发乖顺,“三……三叔。”

江风雅瞳孔放大,三叔?亲叔叔?这么年轻?

“三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江风雅,我的女朋友……”傅聿修心里清楚,他肯定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来的,迫不及待想要将江风雅介绍给他。

江风雅下意识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用自己最满意的微笑,和他打招呼。

“三叔好。”

他眸色淡淡,从始至终没看江风雅一眼,语气温吞。

“聿修,这以后无关紧要的人,别往我面前招呼。”

“还有……”他舌尖一转“就连宋先生都叫我一声三爷。”

“江小姐,你喊我三叔?”语气舒淡,却又分外狂妄。

“你也配?”

他摩挲着佛珠,手指清隽,眉目凝秀,近仙近妖,说话却字句诛心。

江风雅小脸陡然血色全无,她从未想过,这位三爷如此不给面子。

宋风晚眨了眨眼。

这傅家三爷……

嘴巴好毒啊。

屋外雨声潺潺,屋内却悄寂无声。

谁都没想到这位傅三爷如此不留情面,江风雅娇弱的小脸一阵青白,咬着嘴唇,连身子都在发颤。

对面沙发上的人对此却好像浑然不觉,茶杯冒着蒸腾着徐徐热气,将他整个人衬托得如梦似幻,不染半点纤尘。

风骨清傲,淡若皎月,凉薄如霜。

宋风晚站在门口,细细打量着这个人,她对他一直好奇,本以为两家联姻,能看到传说中的傅三爷,没想到等解除婚约才得见真人。

傅家的族谱历史据说能追溯到春秋五代,侯门贵胄,出的都是谋士权臣,封建时期是一方权门,有自己的封邑土地。

建国之初,战火缭乱,傅家善谋略,如今,在商场政坛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傅家老爷子一共生了三子一女,这傅三爷便是那最小的儿子,取名——傅沉。

当时傅家老大的孩子都已经出生了,没想到家里却来了个辈分极大的小叔。

听说傅家老大的儿子因为这个还闹了一段时间,打死都不肯开口叫叔叔,还要叫他弟弟,差点被傅家老爷子给揍死。

说是儿子,年纪却比长孙还小,傅家两位老人疼得要命,他在傅家的位置完全是凌驾于傅家老大的,更别提这傅聿修了。

脾气古怪,饶是在四九城中都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这傅聿修在云城还能算个人物,扔到四九城,那就瞧不上了。

**

宋风晚将伞放到一边,转身进屋,准备看戏。

虽说这傅三爷嘴巴很毒,不过……

她喜欢。

主要是长得还格外赏心悦目。

江风雅脸色僵硬,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三叔,风雅她是个好姑娘,和宋家的婚事,是我一个人的错,你别把气撒在她身上……”傅聿修看到自己女朋友被怼,自然想要帮她辩解。

“我知道这件事家里都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会让您过来。”

“等我和宋家赔礼道歉后,我会带着风雅回京和爷爷奶奶赔罪的。”

和宋家的婚事,是傅家老爷子亲手定的。

小辈处不来,解除婚约也没什么,且不论这江风雅和宋家的关系,单凭他一转身就和旁人好上,打的就不只是宋家的脸,也是老爷子的面子。

傅沉手指拨弄着佛珠下垂落的褐色流苏。

他声音很轻。

“聿修,你何曾见我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

简单一句话,硬生生把傅聿修堵得哑口无言。

“三叔,我知道这件事我做得不对,您应该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傅聿修咬牙。

宋风晚偏头看向傅沉。

傅聿修这理由十分老套,可她却很期待傅沉的回答。

这位傅三爷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瞠目结舌。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说话嚣张,不可一世。

他手指一甩,褐色流苏落在他指尖,眉眼轻挑,“你三叔我没谈过恋爱,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

“怎么,你现在是在讽刺我一把年纪没谈过恋爱?”

“和我讨论感情?”

傅聿修当即就白了脸,“三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哪里敢讽刺您啊,我……”

“那你是几个意思?”傅沉语气温吞得看着他。

“三爷,学长他不是那个意思,您别怪他,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江风雅想要帮傅聿修,毕竟他也是为了维护自己。

江风雅小脸又青又白,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任是谁看到都不忍心苛责。

傅沉挑了挑眉。

“我和聿修在说话,这是我们傅家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插嘴了!”

他声音不大,语气却极重,神色颇为不悦。

江风雅小脸仅剩的那点血色消逝殆尽。

“三叔……”傅聿修手指收紧。

“还觉得不够丢人?”傅沉拧眉,“在你心里就这位江小姐宝贝,到宋家帮她撑腰正名,挺硬气,你把宋小姐置于何地,我们傅家就是这么教你为人处事的?”

“从始至终,你和宋小姐赔礼道歉过吗?”

傅聿修心高气傲,哪里做过这种事,别说赔礼道歉了,就是解除婚约都很草率。

“三爷,您喝口茶……”宋敬仁也是第一次接触傅沉。

“多谢,不过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和宋家的婚约,我们傅家定然会给宋小姐一个满意的交代。”

“嗯。”宋敬仁点头。

傅沉起身,看向傅聿修,“你还愣着做什么,跟我回去。”

“三叔,可是这……”

“你和他回去吧。”江风雅憋屈得要命,还得表现得大度得体。

傅聿修没办法,只能先跟着傅沉离开。

**

傅沉路过宋风晚身边时,只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往屋外走。

“三爷,我送您。”宋风晚拾起边上的伞,追了出去,今天傅沉帮她出了口气,她心里高兴,就想送送他。

傅沉的手下就在门口,撑着一把黑伞,将他周身笼罩住,宋风晚撑着把花伞,和他之间的距离仅有半步。

“三爷,谢谢您。”到了车边,傅沉已经上车,宋风晚就撑伞站在车边。

傅沉抬眸看了她一眼,“你今年多大?”

“十七。”

“嗯。”傅沉收回视线,示意手下关车门。

“三叔?”傅聿修在屋内和江风雅道别,耽误了点时间,等他出来,傅沉一行人已经上了车,他急忙追出去。

“三爷?”司机偏头看向后侧的人,“聿修少爷还没上车?”

傅沉不语,司机会意,立刻驱车离开,就连傅聿修原本开来的车子都拖走了。

只留给傅聿修一路的汽车尾气。

“年轻人锻炼一下身体也是好的,让他多走走,正好淋淋雨,清醒清醒。”傅沉侧头看着窗外,摩挲佛珠的动作有些迟缓。

“那小丫头年纪太小了。”

“三爷,您说什么?”副驾的人以为他有什么吩咐。

“没事。”他一拂手。

而此刻宋家门口,宋风晚看着被傅沉扔下的傅聿修,快笑疯了,这傅三爷好幼稚啊。

暖婚娇妻别想逃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