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锦然秦修恒
  • 花锦然秦修恒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花锦然
  • 更新:2022-09-10 21:51:00
  • 最新章节:花锦然秦修恒第7章
继续看书
太监站在军营门口,门口驻扎的士兵也朝着她行了个礼。花锦然点了点头,她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这才掀开帘子进入营帐中。营中只点了一盏灯,桌后坐着一个穿着黄色龙袍,手持军书的男人。花锦然朝着他行礼说道:“罪臣不知圣上亲临,还请圣上降罪。”秦修恒放下手中的军书,目光如炬审视着她,半响才说道:“朕恕你无罪,起来吧。”这充满冰寒的声音,还有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冷艳的霸王气息,都让花锦然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尽管她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更是在军营中和其他将领士兵称兄道弟。

《花锦然秦修恒》精彩片段

秦绪七年。


夜色渐晚,驻扎在边塞的军营此刻也是灯火通明。


花锦然着着一身戎装站在山丘上,看着浩瀚星辰入了神,今晚过后就可收兵回城了。


花锦然正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花将军,你可真让我等好找啊。”


尖锐的声音,让花锦然拧了拧眉,她转头一看,便看见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


花锦然心头一紧,询问道:“苏公公怎么来了?是圣上有何指令吗?”


“花将军莫不成还不知道圣上已经到你这军营来了吗?圣上此刻正在你营中恭候。”太监笑眯眯的说道,对于这位战功显赫备受皇上青睐的将军,他是无比客气。


一听到皇上到她这军营中来了,花锦然也不敢轻视,连忙说道:“末将这就来,苏公公请。”


她跟着贴身太监一路朝着军营走去。


从山丘到军营不过百米,可却走得她心惊胆战。


五年了。


从她替兄出征,再到她金戈铁马击退强敌,征战无数成为功名显赫的将军已经五年了。


从一开始她担惊受怕,唯唯诺诺再到如今在军营中英姿飒爽,意气奋发,都不知道是多少次险种逃生后的结果。


不过,这一切都快结束了。


明日她就可以回城,哥哥的毒也快清除了,本该上战场的是哥哥,却不想出了意外,为了不抗旨,她替兄出征。


如今,哥哥毒素清完,就可回来,而她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太监站在军营门口,门口驻扎的士兵也朝着她行了个礼。


花锦然点了点头,她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这才掀开帘子进入营帐中。


营中只点了一盏灯,桌后坐着一个穿着黄色龙袍,手持军书的男人。


花锦然朝着他行礼说道:“罪臣不知圣上亲临,还请圣上降罪。”


秦修恒放下手中的军书,目光如炬审视着她,半响才说道:“朕恕你无罪,起来吧。”


这充满冰寒的声音,还有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冷艳的霸王气息,都让花锦然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


尽管她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更是在军营中和其他将领士兵称兄道弟。


“谢圣上。”


花锦然起身恭候在案桌前,“不知圣上这次前来是有何要紧之事?”


每当朝廷要率兵出征,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


为的,就是离秦修恒远一点,再远一点。


她宁可面对凶残蛮夷,也不想独自面对这秦修恒。


“朕就非得有要紧事才能见花将军吗?”秦修恒淡淡说道。


他沉沉地盯着花锦然,不得不说,眼前这爱将是所有将领中他最欣赏,也是最喜欢的。


论胆识,朝中无人敢去的地方,她二话不说领军前往。


论才学,满腹经纶,出口诗词丝毫不亚于朝中文臣。


也正是因为这,他常常夜里把她叫来,时而探讨军情,时而吟诗作对。


却没想到,宫中竟然流传出了他好龙阳是断袖的传闻。


传闻一出,他便龙颜大怒,宫中传流言者皆数重罚,有人险些丧命,这才中断了传闻。


可没多久,他发现倒是自己不对劲了。


相比较其他粗狂将领,文质彬彬的花锦然倒显得有些异类,那日夜深,他看着昏昏欲睡的花锦然,有了其他心思。


就那一晚差点让他鬼迷心窍后,他再也没单独召见过花锦然。


毕竟,她再怎么像女人,也始终是个男人。


而他是一国之君,怎能做出这种荒唐事来。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花锦然低着头,手攥的越发紧了。


秦修恒手指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道:“花将军这次出征有半年了吧?”


秦修恒也不知道明明再过几日她就要回朝了。


可为何他几日都忍不了了呢。


当初是他决定不再召见她,慢慢把这件事淡化,把对她的情愫都藏匿起来。


结果,今日便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


是因为听到花将军受伤,还是因为担心她回来路上遭人暗算。


他也不得而知。


花锦然不敢抗旨,只能上前靠近。


“听说你受伤了,伤在何处,让朕看看。”秦修恒说道。


花锦然眼眸震荡,她伤在腹部,这怎么可能给他看。


若真要给他看岂不是要宽衣解带,岂不是要让他看到自己缠了胸。


“谢圣上宽爱,末将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之伤,不打紧的。”花锦然说着又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也不敢动弹。


秦修恒剑眉一皱,对于她的疏离,心有不悦。


他起身走到花锦然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抬起头来。”


花锦然硬着头皮抬起头,入目是秦修恒那深不见底的浩瀚星眸。


秦修恒盯着她,一时间也失了神。


明明是男人,可她却有着堪比女儿般精致的容颜。


明明是驰骋沙场的将军,饱经风雨肤色仍旧细腻光泽。


这若是着了女装,只怕如仙子下凡了。


“爱卿真的是男人吗?久经沙场,肤若白雪。倒像个女人。”秦修恒打趣道。


“你敢动我?就不怕我主上杀了你吗?”


“呵,杀我?”秦修恒冷笑一声,“你觉得究竟是我杀了他还是他杀了我?一切还没有开始呢,年轻人…不要这么快的妄下结论。”


说完,秦修恒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看着他在手下挣扎的模样,眼底充满了血丝,这模样恐怖极了。


测影的眼底充满了惊恐的神色,直到重新获得呼吸,跪在地上不停地颤抖。


“滚回去告诉苏辰,有本事就亲手来取我人头,否则他的人头一定会在我的脚下。”秦修恒说完便给了对方一记刀眼,“还不快滚!”


“你给我等着。”测影的面色阴沉,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皇宫。


半月有余,皇宫内满是侍女侍卫的惨叫声,屠杀已经开始,血气浸染了整个皇宫,原本的恢弘大气已经全然不在,失去了原本的辉煌,里面的珠宝财务被人搜刮一空。


纵然花锦然的神经再大条,此时此刻也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了,冷宫地处偏僻,却能够听马的嘶鸣声。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地血腥味,隐隐令人作呕。


桃花一片片落下,入春了,花锦然抱着枪,在桃花树下挥舞着枪,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


地上粉色花瓣被挑起,形成了一场花雨,洒落在肩头,花锦然专注的控制自己的每一个姿势和力道。


突然,右手边传开了一阵痛呼声,花锦然转头一看,看见穿着麻衣的小丫头,怀里抱着一堆珠宝,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花锦然赶紧跑过去,将人从地上扶起来,当他看见地上一堆首饰,整个人都惊呆了,一个丫鬟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财,外面是发生了什么吗?


越想越觉得慌乱,一把抓住了小丫鬟的胳膊。


小丫鬟被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凶巴巴的开口道:“干什么啊你。”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告诉我外面发生了什么?”花锦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道。


小丫鬟疼的皱起眉头,一口咬在对方的手上,开口:“你可就笑吧,我劝你赶紧跑吧,苏辰谋反了,很快皇上整个皇宫都要被血洗,天下要换主人了”


“什么?”花锦然的脸色一片苍白,不敢相信的看着小丫鬟,“你才说一遍发生了什么?”


“你这个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我都说了苏辰,也就是在宰相谋反了,还不跑等着送死吗?”


小丫鬟说完,似乎不愿意在于他有过多的纠缠,捡起地上的钱财,跑走了。


“谋反,逼宫…”花锦然的脸色一片苍白,“不可能,秦修恒,你不能…出事。”


说完,疯了一般的捡起地上的枪,一脚踹开了冷宫的门,小丫鬟没有骗她,冷宫的门口已经没有人了,准确来说,整个皇宫都快要没有人了。


宫殿的门口传来了马的嘶鸣声,花锦然一咬牙,拼命的朝着宫殿的门口跑去。


兵力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不是计划和谋略能够弥补的。


秦修恒黑色的龙袍已经被血浸湿了,原本昂贵的锦袍也被割开一道接着一道口子,血在不停地流着,消耗他的体力。


眼前逐渐变得迷糊,视线里突然多了一双黑色的靴子,抬头望去看见的便是苏辰含笑的脸。


“皇上,想不到吧,有朝一日你竟然会落在我的手里。”苏辰掐住他的下巴,眼底满是得意与嘲讽,“从今日开始你的一切都将是我的了。”


秦修恒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了,没了力气。


“去死吧,秦修恒。”苏辰止不住大笑,抬手就取出一把剑,朝着对方的胸口刺去。


就在刀剑快要刺入皮肉的那一刻,长剑划破胸口的衣服,一柄长枪破空而出,剑枪碰撞,长剑被击飞出十米开外。


苏辰的脸色一脸。


“是谁?”


“末将来迟,花家之女花锦然前来护驾。”


一掌击中苏辰胸口,花锦然拔起地上的长枪,指着对方。


预想中的痛感没有到来,映入眼帘的是女人一身红装,浩然正气的站在眼前。


黑色的长发竖起成马尾,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五年前,他们在军营里面的日子。


“阿月…”秦修恒的眼中满是震惊的神色,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用力的眨了两下眼睛,生怕自己看花了眼。


“皇上…”花锦然的语气有些哽咽。


一旁的苏辰脸色极为难看,怒吼到:“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最好给我滚远点,还能留你一条贱命。”


花锦然眼眸一暗,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尔等宵小,敢犯我大钰领土者,必诛之。”


“好一个花锦然,你们花家还真是我苏辰一辈子的敌人啊,朝堂之上与我作对,如今成了丧家之犬还敢来拦我的路,是真不怕死吗?”


说完,一旁的测影开始变得伺机而动。


苏辰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这场战争终究是自己赢了。


前面的打斗耗费了太多的力气,秦修恒此时此刻已经使不上半分力气了。


黑色的龙袍被鲜血浸染,破口处的疤痕狰狞恐怖。


预想中的痛感没有到来,脸色溅落上了温热的血,睁开眼的那一刻,秦修恒的的瞳孔吗猛然缩小。


女孩挡在了他的身前,匕首尚未全部没入,却也留下了不小的伤痕。


花锦然握住匕首,拔出自己的体内,随后一脚踹开了没反应过来的测影。


“花锦然!”秦修恒一声怒吼,“你疯了吗?你是不是疯了?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皇上…花家世代忠心耿耿,保护你是我的责任。”仿佛刚刚受伤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般,花锦然冷静的包扎好伤口,准备迎战。


测影赶紧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捡起地上的长剑朝着花锦然刺过去。


突然一阵微风吹来,树上的梅花轰然飘落,仿佛下雨一般。


提枪而起,势如破竹,直取要害。枪剑碰撞,一时间火石电光。


测影连连后退,刚刚稳住自己的身形,长枪就已经刺破了自己的胸口,张了张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轰然倒地失去了知觉。


苏辰的眼中充满了震惊的神色,眼眸里满是戾气。


“如今大局已定你们就休要在做无谓的挣扎了。”


“还没有到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苏丞相未免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些。”花锦然挡在秦修恒的身前,如今的局势确实对自己有太多不利。


一番死战下来我方的兵马人数已经损失了太多,不足五百人,可是对方的人数却还要上千。


如果正面对抗,输掉的人一定会是自己,如今拼的就是谁更加有勇有谋了,逆风翻盘的局花锦然不是没有打过。


看着周围的兵马讲自己团团围住,花锦然将秦修恒背起,活生生的杀开了一条血路。



“阿月,你这是何苦呢?”秦修恒说完,一口血没忍住吐了出来。


“皇上…”花锦然的口中喘着粗气,“我心悦于你。”


兵马的声音太大了,秦修恒没听清楚,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变得模糊。


“不能睡,皇上…”花锦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会脆弱成这个样子,等到两个人躲进了大殿里面。


赶紧将人放在地上,解开对方的衣袍检查伤口,衣衫扒开的那一瞬间,花锦然呆住了。


整个胸口上面布满了交错不一的伤口,甚至有好几处的致命伤口。


“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摸着胸口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花锦然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别死。”


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哭成了泪人,秦修恒心疼极了。


强行挤出了一抹微笑,伸手摸她的脑袋。


“傻丫头,哭什么呀,我还没有死呢。”


“呜呜,皇上…”花锦然赶紧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药丸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对方的嘴里。


看到药丸的第一眼,秦修恒就知道是回春丸,花家的镇宅之宝,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就已经被喂到了嘴里,吞下去。


“花锦然!为什么!”秦修恒死死的揪着她的衣领,似乎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你是皇上,保护你是我的…”花锦然的话还没有来的及说完,整个人就被扣住手腕,掠夺了呼吸。


唇齿间的交融,片刻的温馨让两个人都无比的留恋,直到门口传来了打击声才让两个人脱离这份甜蜜。


“花锦然你给我听好了,朕不想让你死,给我活着。”秦修恒说完,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随后便站起身准备迎战。


如今形式严峻,容不得两个人继续温存,花锦然拉住了对方的手,开口道:“他们的兵马太多了,我们不能出去硬碰硬,否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那该如何。”


“人少虽然是劣势,但是也是优势。”花锦然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在地板上画起布防图。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