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睁开眼
  •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睁开眼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未消残酒作者
  • 更新:2022-06-28 21:0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玩脱了
点击阅读
机缘巧合之下,毓宁穿越了,开局她就坐上了花轿,只不过却是嫁给了一个被人下了毒,如今昏迷不醒的男人。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他让她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在女人纠结到底要不要救这个便宜夫君时,某男竟然自己睁开了眼睛……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睁开眼》精彩片段

“王爷有令,毓宁郡主须签下契书才能嫁入王府。”

毓宁迷迷糊糊的一睁眼,就听见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同时看到一顶红盖头正罩在她的头上。

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祖传的医药空间里清点药材吗,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

下一秒,不属于她的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毓宁指尖擦过嘴角,果不其然看见一抹暗色却刺目的红。

在自己进入这具身体之前,原身已经被人下毒,死的快速且安静,连鲜血都没流多少。

就在这时,花轿外又传来了不耐的声音。

“郡主难道想违抗王爷的命令?”

对方口中的王爷便是当今皇帝的叔叔,大燕皇朝的摄政王傅霆弦,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原身的记忆中,这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快速整理好心情,毓宁直接用袖子擦掉了嘴角的血,隔着轿帘声音镇定自若。

“不知王爷希望本郡主签下什么契书?”

对方是摄政王的心腹,语气带着几分倨傲:“我们王爷不喜孩子,希望郡主能够在此立下契书,即使进门后也不能要孩子。”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听的周围看热闹的百姓都愣了一瞬。

紧接着议论声四起。

“王爷不想和她生孩子,是不是压根就不喜这个郡主啊,不然怎么大喜之日连接亲都不来?”

“要我说也难怪王爷不喜,这本就是强扭的瓜,这毓宁郡主生的‘珠圆玉润’,王爷只怕是有苦说不出,才出此下策吧……”

渐渐的,议论声就变成了对毓宁的嘲笑。

毓宁却不以为然,原身本是大燕朝战神的独生女,身份尊贵,只因父亲战死沙场,她再无依靠,这才被父亲生前好友裕亲王收养,成了毓宁郡主。

正因如此,原身才会被裕亲王的嫡女嫉妒,直接被她一把毒药在花轿上就结果了性命。

原身性格和善,不争不抢,就连这门看似高攀的婚事,也是宫中太妃所定,就算有再多人嘲弄她,也依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轿外人还在催促,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毓宁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时,少女却脆生生的应了一句。

“好,契书拿来。”

传令的冷风都愣了一下,本以为她会大闹一番,毕竟这个要求对任何一个女子来说都很无理。

但转念他就想通了,以他家王爷的权势,不管提出怎样的要求对她来说都稳赚不赔。

他冷笑一声:“那就烦请郡主在契书之上签字画押,以作凭证。”

毓宁接过那张轻飘飘的纸,签字画押一气呵成。

一场令人咋舌的闹剧结束,花轿终于被抬进了摄政王府。

摄政王大婚,宴请全城百姓,而毓宁这个新娘子刚从轿上下来,就被人带进了新房。

“王妃,请您自己掀开盖头。”

居然还有叫新娘子自己掀开盖头的?毓宁微微蹙眉心里感觉奇怪,下一刻她就看到眼前的冷风,正满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这是怕她对他家王爷做什么吗?

就在这时,毓宁看到一旁的喜床上正安静的躺着一个男人。

他有一张俊秀到极致的面容,眉目深刻犹如鬼斧神工,只是双目紧闭,面色苍白,那双纤薄多情的唇也呈现出淡淡的青紫。

能躺在这里的大概就是她的便宜相公——摄政王傅霆弦。

“他中毒了?”毓宁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

冷风微微一惊,王爷中毒昏迷的事除了他们几个心腹和太妃外,没人知道。

这个毓宁郡主怎会……

毓宁上前一步,直接将碍事的盖头扔到一边,准备给她这个便宜夫君把个脉。

冷风见状立刻挡到她面前:“你要对王爷做什么?”

毓宁耐心解释:“我会些医术,可以给他解毒。”

冷风却丝毫不信:“郡主何时学过医术?属下劝你,还是别对王爷动心思!”

毓宁一阵无语,要知道素来只有别人求着她看病的份。

“我若不会医术,又是如何看出王爷是因为中毒才昏迷不醒的?”

“谁管你这些,总之我身为王爷近卫,绝不许你擅自接近他!”

毓宁回以冷笑,他还真把她当成原身那样的软柿子了。

“我虽然签了那份契书,但不代表我王妃的身份就不做数了,就算我真的要对王爷做什么,也轮不到你一个近卫来指手画脚吧?”

“你……”冷风瞬间哑口无言。

这时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推门进来,对毓宁行了个礼。

“老奴见过王妃,老奴是太妃派来伺候王妃的刘嬷嬷,有什么事您只管吩咐就好。”

刘嬷嬷的到来让冷风神色一变,随后都不用毓宁在说什么,刘嬷嬷就已经三言两语的把冷风打发走了。

看来,冷风也拿宫里的人没辙。

“王妃,您是有福之人,太妃相信您定能带给王爷福气,所以您无需在意别的,只要好好呆在王爷身边就好。”

毓宁感受到突来的热情,心里很诧异,但面上还是配合的点了点头。

看来这位刘嬷嬷还不知自己签下契书之事。

“王妃切记,晚上一定要睡在王爷身边!”

刘嬷嬷说交代完自觉离开,实则还是寸步不离的在门外守着。

毓宁无奈,只能老老实实的在傅霆弦身边躺下。

她闭上双眼,心神微动,一个偌大的空间便出现在她眼前,空间有七层,但祖传到她手里也只能打开前三层,里面是各种药材以及无数先进的医疗器材。

就在毓宁准备用仪器给傅霆弦检查一下的时候,愕然发现空间竟然又打开了两层,这两层有很多的医学书籍,粗略看了几眼,她就惊喜的发现竟然全都是已经失传的孤本。

按耐住激动的心情,毓宁先用极细的针管给傅霆弦抽血化验,看看她这个便宜相公到底中了什么毒。

忙完这些,毓宁已经疲惫不堪,就这么躺在傅霆弦身边,看着他那张俊美无双的脸沉沉睡去了。

次日清晨,毓宁睁开眼一扭头就看见一双晦暗不明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毓宁吓了一跳,这家伙居然醒了!

冷静下来后,毓宁第一时间叫了人。

众人赶来,大夫立刻切了脉,最后得出结论。

“王爷并没有真正苏醒,他睁眼只是身体反应,不过对于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有好转的迹象了。”

 

一番话引得刘嬷嬷和冷风都面露喜色。

刘嬷嬷立刻道:“大师说的果然不错,王妃您真的是个有福的,只在王爷身边呆了一晚上,他的情况就有好转了!”

冷风的笑容凝在嘴角,看着刘嬷嬷开口:“您说是因为她,恐怕为时尚早了吧。”

毓宁懒得搭理他。

刘嬷嬷也是装没听见冷风的话,热切地拉住毓宁的手:“王妃,按照惯例您和王爷今天要进宫去见皇后和太后娘娘,但王爷这情况……所以只能委屈您一人去了,不过太妃也在宫里等您,如果她知道王爷的身体有所好转,肯定会很高兴。”

毓宁知道这个规矩,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开始收拾。

临走前冷风还警告她,不能把傅霆弦的确情况说出去,毓宁直接回他一个白眼,她又不是傻子,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最后,毓宁在刘嬷嬷的陪同下进了宫。

和她印象中的皇宫有些出入,不过富丽堂皇,占地面积极大,可见大燕的国力强盛。

很快,毓宁就见到了当今皇帝——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小男孩,穿着龙袍又不苟言笑的样子,看上去格外可爱。

“臣妾参见皇上,太后娘娘——”

“王妃请起。”

坐在小皇帝身旁的太后,温声开了口。

比起小皇帝,这位风韵犹存的美颜太后更显威仪。

从原身的记忆中,毓宁得知先帝驾崩后,新皇登基,可他毕竟年幼,朝中事务只能由摄政王傅霆弦代为管理。

毓宁能够看的出,这位年轻的太后看着亲切,可眼中的野心和冷意丝毫不减。

月太后眉眼带笑的看着毓宁,“昨日大婚虽已尽了祖上礼制,但终究略显仓促,宁儿你不要觉得委屈才好。”

毓宁这幅身体非常肥胖,屈膝行礼的样子都很滑稽。

“娘娘严重了,能嫁给王爷已是妾身的福分。”

“前些日子摄政王因为狩猎受了伤,哀家和皇帝一直都十分挂心,不知如今恢复的如何了?”

听出太后话语中的试探之意,毓宁微微低头,脸上适时带了几分女孩家的娇羞,“多谢娘娘惦记,王爷身上的伤目前尚未痊愈,不过……不过昨日倒是……”

她刻意表现出新婚小妇人的姿态,眼帘微抬,正好看到太后沉下去的脸色,不过对方还是勉强笑了笑,又十分大方的赏了她很多东西,亲自把她送了出去。

感受到那道灼热的视线消失后,毓宁才不动声色地松口气。

若她猜的没错,傅霆弦中毒的事恐怕跟这位太后有关。

离开乾正宫后,刘嬷嬷便带着毓宁去了太妃的住处。

太妃乃是先帝和摄政王的养母,出嫁前乃是镇国将军的嫡女,身份极其尊贵,为人又和善温柔,在大燕皇室中很受尊重。

毓宁见她看到自己后便露出笑容,那份喜悦是装不出来的。

“好孩子,你来了。”

毓宁赶忙行礼,太妃更是笑呵呵地亲自上前将她扶起。

刘嬷嬷见状,立刻将今晨傅霆弦的事禀报一番,嘴里夸毓宁的话就没停过。

太妃听后紧紧的握住了毓宁的手。

“那孩子从小命就不好,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些年来为了大燕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日后若没了他,只怕能够为我朝征战的人都没了。”

毓宁微微垂眸:“太妃放心,王爷福大命大,定能平安无事。”

太妃笑着叹了口气,“这话若是放在昨日,哀家这心里都不太信,可你嫁去后霆儿的情况马上就有了好转,这真真是你带去的福气啊。”

顿了顿,太妃又道:“不过那孩子的脾气秉性哀家知道,我这把老骨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身边能有个知心的人,能为他诞下子嗣。”

闻言,毓宁抬眼看向太妃,见太妃神情认真严肃,心里不免咯噔一声。

不会强行逼迫生孩子吧?

可傅霆弦根本不想要孩子,太妃的心愿终究会落空。

毓宁在心里叹口气,可看着太妃殷切希冀的目光,她又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先应下来,等傅霆弦醒了之后,让他自己和太妃商量吧。

听到毓宁答应,太妃又赏了一大堆珍奇古玩字画给她,毓宁看着盛满的马车心里很无语。

回王府后,毓宁借口自己饿了,让刘嬷嬷去厨房做些点心。

等对方离开,她立刻进入空间查看昨天验血的结果。

结果正如毓宁猜想的那般,傅霆弦身上中的毒十分复杂,马钱子、雷公藤、曼陀罗……随便一样都是要人命的东西。

这些毒药在任何一个大夫眼中都是难解的奇毒,可对于她来说再简单不过,只是经过一番研究,毓宁发现想要炼制解药的话,医药空间里还缺了一位很重要的药材。

毓宁想了想,决定去找一下自己的同行。

昨日看诊的大夫,这会正在院子里晒药材。

毓宁直接开门见山:“不知李大夫这里有没有一味叫钩吻的草药?”

“这钩吻可是剧毒,王妃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为了给王爷治病啊,我缺一味药材,只能问问你了。”

李大夫满脸震惊的指着毓宁:“你、你说什么?你难道想害王爷性命不成?”

毓宁一阵无语,钩吻确实是一种毒性与药性并存的药,听着可怕,可要想解了傅霆弦身上的毒,这味药必不可少。

可李大夫却完全不听解释,甚至叫嚷起来,没多久就把冷风给引了来。

听李大夫说了事情经过后,冷风直接拔剑架在了毓宁的脖子上。

“妄图害王爷者,杀无赦!”

毓宁翻了个白眼,她知道这人是什么德性也懒得解释,只道:“医者父母心,我本意是为了治病救人,倘若你处处猜忌,那这个人我便不救了。”

谁爱救谁去。

说罢便转身离开。

可话是这么说,当毓宁回到房间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傅霆弦,最终还是有点心软。

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从小家里长辈就教过她,从医者一定要以病人的身体为先。

天天跟傅霆弦在一起,她实在做不到真的视而不见。

虽说眼下解药炼制有困难,但毓宁还是想用现代的解毒剂试一试,就在她抬起傅霆弦的胳膊准备注射药剂的时候,一道清冷低沉又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在毓宁的耳边响起。

“你是谁。”

毓宁倏地抬眼看向他。

正好撞进那双漆黑深邃,又满是凌厉的眼眸中。

一时间,时间仿佛凝滞了。

毓宁怔怔地看着他,傅霆弦的目光在她脸上停滞片刻,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冷漠的字。

“滚。”

这摄政王府的人都是什么毛病,不会好好说话吗?

不过此刻对于傅霆弦突然清醒的原因,远远盖过了其他。

毓宁没心思跟他打嘴仗,自顾自的把起脉来。

脉搏依旧崎岖凶险,但比原先平滑了许多,体内的毒更是解了大半。

奇怪,她什么都没做,毒怎么可能自己就解了?

还是有人在暗中帮忙?

傅霆弦看着毓宁的手搭在自己手腕上,可惜他身体动弹不得,眉目阴沉如冰,“滚——不许碰本王!”

“我就是想看看你身体是怎么回事,不是要害你。”

毓宁对病人向来很有耐心。

然而就在她话音刚落,冷风就走了进来。

连看都没看毓宁,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傅霆弦面前,“属下见过王爷!王爷,您终于醒了!”

傅霆弦还动不了,只是抬了抬下巴冷冷地开口:“让她滚出去。”

“我……”

“王妃,请吧。”

没等毓宁在说什么,她直接被冷风赶了出去。

一出门就看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刘嬷嬷,毓宁连忙把傅霆弦的情况如实告知,刘嬷嬷听完连连朝着苍天跪拜,嘴里念叨着老天有眼。

“王爷如今能够醒过来,都是托了王妃您的福啊。”

“和我无关。”毓宁想到傅霆弦的态度,心中颇为不忿。

就在这时冷风推门出来。

“刘嬷嬷,王爷有事要同你商量。”

刘嬷嬷拉着毓宁,“王爷有什么话,王妃也是听得的。”

冷风刚要阻止,傅霆弦冰冷淡漠的嗓音传出——“让她一块进来。”

傅霆弦此时正倚靠在床边,这样的姿态原本该有些狼狈才是,可放在他身上,却给他平添了几分慵懒华贵,眉眼间带着属于上位者的睥睨之态。

毓宁再次对上他那双如冰一样冷漠的双眼,光是看着就让她如同坠入冰窖。

气氛冷凝。

“刘嬷嬷,麻烦您转告太妃,原先本王因为中毒昏迷不醒,这才有了这门荒唐的亲事,如今本王已醒,这件婚事便不作数了。”

刘嬷嬷是看着傅霆弦长大的,对他自然了解。

这位摄政王面冷心软,而且最为孝顺。

“王爷,这件婚事虽是太妃的意思,可她也是为了你好,不想看你身边连个知心的人都没有。”刘嬷嬷语重心长地说道:“太妃时常老说自己年纪大了,最放心不下您,您难道忍心看到太妃再为您忧心吗?”

刘嬷嬷把太妃搬出来,傅霆弦果然沉默了。

片刻后,他才淡淡开口:“那便依太妃的意思吧。”

毓宁挑了挑眉,看来这家伙虽然冷得像块冰,但确实孝顺。

傅霆弦把其他人都打发出去后,只留下毓宁一人。

二人独处,他身上冷漠的气息愈发明显,连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厌恶。

那双如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眯起,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噬。

毓宁下意识后退一步。

傅霆弦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语气凉的没有温度:“为了太妃的身体,本王可以暂时容许你留下,待太妃重回寺庙清修后,这门婚事便作罢。”

毓宁松了口气,灿然一笑:“王爷放心,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她所希望的?

难道跟他这个摄政王成亲,还委屈了她不成?

不知为何,傅霆弦的内心升起一股烦躁,眉目更加冷沉下来,“既是如此再好不过,届时本王会满足你一个要求。”

心里的负担没有了,毓宁的心情自是放松下来,调侃道:“若我想要的是王妃的位置呢?”

现在又想要王妃的位置了?

傅霆弦眸色深深:“大燕朝的王爷不下十数位,除本王外,你想要嫁给谁本王都可让你如愿。”

毓宁挑了挑眉,她没有再嫁人的心思,但就怕她没怀上傅霆弦的孩子,这段婚事太妃不会尚罢甘休。

……

傅霆弦醒来后,府里就为她单独准备了一间房,没了外人在,毓宁可以随意出入空间了。

她现在对于新开放的两层空间如饥似渴,迫不及待的想要研究那些医书,好在她和傅霆弦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对方身体还没好,却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公务。

毓宁这两日则是快乐的吃吃喝喝,把医书的古方子研究了七七八八。

“王妃,后厨师傅新做了几道菜,刘嬷嬷请您去品尝一下。”

毓宁正在喂鱼,一个模样乖巧的小丫头过来禀报。

“好,你带路。”

毓宁跟着丫鬟进了一间房,并没有看见什么菜品,反倒是房间正中点燃的烛火,看起来分外扎眼。

淡淡的香气让毓宁瞬间警醒,就在她要转身出门的时候,那个小丫头却干脆利落的关上了门,随即传来落锁的声音。

居然有人赶在王府里这样对付她?

毓宁的眉眼沉了下来,真当她是软柿子认人捏吗!

就在这时,房间里却忽然传来一道几不可闻的粗喘声。

毓宁回头一看,不远处的床榻上正坐着一个人,修长的身形,即便发丝凌乱也是难言的俊美,额间沁着薄汗,眼角还泛着一抹淡淡的红。

这是……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傅霆弦难得的狼狈,尽管看毓宁的眼神依旧冷淡,可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

素来冷得像冰又凶巴巴的家伙露出这样的姿态,让人难免会起逗弄之心。

毓宁上前一步,“哎呀,王爷怎么如此狼狈?衣衫乱了还满头大汗,需不需要我叫人过来?”

傅霆弦眼睛通红,看着毓宁的眼神无比凶狠,他伸出手狠狠一扯,毓宁便被他压在身下。

毓宁这才有点慌,刚要从空间找出解药强行塞到傅霆弦嘴里,却发现为时已晚,她的双手都被他死死遏住,无法动弹。

同时,她身上那种燥热的感觉也快速传遍全身,如同蚀骨之蚁,毓宁很快便脸颊发烫,整个人止不住的喘息起来。

遭了,这下玩脱了!

她抬头看向傅霆弦,那双素来冰冷的眼眸里,此刻带着如火般的滚烫深邃,几乎要将她整个吞没。

次日清晨,毓宁在腰酸背痛中醒来,刚一睁眼就被一个巴掌打的大脑一片空白。

啪——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睁开眼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