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老公是隐藏首富
  • 闪婚老公是隐藏首富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清棠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0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非要找个穷光蛋
继续看书
为了不嫁给那个又老又丑还毁容腿瘸的顾三爷,叶云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婚,并在路边捡了一个帅气的穷小子当老公。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闪婚丈夫竟然与传说中的帝国首富长得一模一样,女人将心中所想告知了老公,男人竟说“那人看我长得帅,故意整容成我这样的。” ……

《闪婚老公是隐藏首富》精彩片段

“亿祺,救我,在宏辰酒店1003房间,快过来。”她脸颊通红,身体滚烫。

黑心的继母为了丰厚的聘礼,要把她嫁给一个将死之人,还给她下药要送到那人床上提前验货。

她好不容易才从1099房间逃出来,看到这个房间开着门,发现里面没有人就立刻躲了进来。

“你怎么了?”男朋友顾亿琪的声音传来。

“快来……”话没说完,手机直接黑屏,没电了。

幸好,她报了地址。

她只觉得热,靠着酒店的门蹲下来,试图让自己冷却下来。

浑身都说不出的难受,头越来越晕。

叶云皎蜷缩成一团,尖锐的指甲抠进自己的肉里,保证自己清醒。

黑暗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他还没有来。

“唔……”叶云皎难过极了,手机也没电了。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门咔哒一声开了。

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逆光走进来,高大的身姿宛如神祗降临。

还不等开灯,她就直接撞到他身上。

“你怎么才来。”

叶云皎呜咽着扑到他身上。

她真的坚持不住了,浑身的燥热好像要把她整个人吞噬。

碰到微凉又健硕的身体,就无法松开手。

“下去!”

靠门而立的男人浑身冰冷,刚要把人甩下去,却被缠的更紧。

水蛇般曼妙的身体几乎要嵌入他的身体。

找死!

男人目光冰冷,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女人的纤腰,刚要扔到地上,却被两只纤细的胳膊搂住脖子。

少女特有的香气排山倒海,溢满感官。

这味道很熟悉,似乎在哪里闻过。

只是片刻的晃神,女人就攀上他的身体,昂贵的衬衫面料被她抓出凌乱的褶痕。

“救我。”

她笨拙地将粉唇凑上,桃腮微醺,黑白分明的瞳仁如泅春水。

像涉世未深的妖精。

黑暗中男人喉结滚动,灼热的掌心扣住她的腰。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唔……”女人胡乱吻着他,喉咙里溢出小猫般嘤咛,听得人骨头缝都发痒。

“你自找的!”

男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一把将她托起,狠狠摁在床上。

……

刺眼的阳光把叶云皎晃醒。

睁开眼就对上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挺直的鼻梁。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吓得她一脚踢出去。

男人睡觉也十分警惕,直接握住她的小腿

男人慵懒的睁开眼,好看的琥珀色眸子仿佛盛了星光,定定的看向她。

“你这是用完就丢。”男人慵懒的声线响起。

叶云皎的意识逐渐回笼,昨天发生的事情浮现在脑海。

她睡错人了!

记忆中这个男人不想碰她,是她缠着人家……

脸颊爆红,她磕磕巴巴的说:“抱……抱歉。”

顾夜琛看着眼前脸颊通红,头发有些毛茸茸的凌乱,眼睛明亮却慌张的女孩,忍不住逗弄:”昨天我伺候的满意么?”

满不满意?

叶云皎脸颊更红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过……伺候?

他怎么会这么问?难道是……特殊服务人员?

“怎么?不满意?”男人语气危险,手去环住她的腰肢,大有满意再来一次的架势。

“满意满意!”她连忙说,然后挣脱男人的怀抱。

她心虚地套上昨天的衣服,从散落的物品中找到一张黑卡。

“这十万是昨晚的补偿,密码是后六位,我希望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能遵守自己的职业操守,帮我保密,就算见面,也当做不认识。”

说完,扔下卡,整理好衣服离开。

顾夜琛看着身上的黑卡,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刚才是被误会成鸭了吗?

拿起身上的黑卡,他怒极反笑。

昨晚他就得到消息,说是1099有惊喜,特意让手下安排一间不起眼的房间,没想到,里面有个女人。

更可笑的是,他还被当成了特殊工作人员。

……

叶云皎离开房间,冷静下来了。

心里升起对男朋友的愧疚。

两个人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就是牵手,她却和别人滚了床单。

她怎么对得起他?!

她蹙眉,心理压力特别大。

叶云皎刚走下楼,就看见顾亿琪搂着她的继妹叶可儿从酒店房间出来。

两个人动作亲昵,宛如一对情侣。

叶云皎以为自己看错了,快步追上去,两人的对话也清晰的传过来。

“琪哥哥,没想到咱们这么有缘分,还能在这里见到。”

“是呀宝贝,这是老天爷的安排。”顾亿琪搂着叶可儿的腰肢,大手时不时往胸口游走。

叶可儿也不拒绝,笑靥如花的问:“琪哥哥,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姐姐?”

“当然喜欢你,叶云皎那个女人古板无趣,哪比得上你风情万种。”

“真的?”问着,她整个人都挤在顾亿琪怀里了,不顾大庭广众的亲昵。

“当然,和她一起比上刑还难受,又要忍受她的啰嗦,让人生不如死。”

顾亿琪的话一句一句钻到叶云皎的耳朵里,字字扎心。

古板、无趣、啰嗦,和她在一起生不如死……

自己的未婚夫就是这么看她?

她冷冷的出声:“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和我分手?”

“云皎?”

“姐姐?”

两个人回头,震惊的看着身后出现的人。

“云皎,我,我……”

顾亿琪慌乱的松开叶可儿的手,想要解释,“这是误会。”虽然叶云皎这个女人保守无趣,不过他工作上的事情,很多都是她帮忙的。她对他生活上也确实无微不至。他还是不想分手的。

叶可儿只是慌乱一瞬,想到叶云皎马上就要嫁给将死之人,伸手一把抓住顾亿琪的手。

“我们就是在一起了怎么着?我和祺哥哥是真爱。”

“可儿,住嘴。”

顾亿琪甩开她的手,低声呵斥。

看到顾亿琪维护叶云皎,叶可儿哼道:“怕什么,你以为她就干净吗?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了。”

“她就是个扫把星,不但未婚先孕,还生下两个怪胎野种。”

“什么?”顾亿琪瞪大眼睛看着叶云皎。

叶云皎狠狠的瞪着叶可儿,当年这件事情完全是叶可儿和叶雅儿一起设计她的,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她现在就感觉有人握着心上的这根刺,在反复晃动。

心,疼的厉害!

顾亿琪见叶云皎那煞白的脸色,气的大骂:“妈的,是真的呀!叶云皎你这个贱货,跟我在一起装的像那么回事,原来早就跟别人乱搞还怀过野种!”

叶可儿更是得意的说:“就是乱搞太多了,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满身红色的胎记,真是吓死人了。还好早早就死了,不然真是给我们叶家丢人呢!”

“叶可儿!”叶云皎听着这话,气的直接一把掐住叶可儿的脖子。

当年她们姐妹干的好事,害的她未婚先孕,剩下一对死胎,父亲更是把她当做耻辱。

想到这里,叶云皎直接将叶可儿摔到,抬起手朝她的脸重重的扇过去。

叶可儿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叶云皎。

“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又怎样?!”

顾亿琪上前就要阻止叶云皎。

叶云皎抬脚踹了过去,直接踹在顾亿琪小腿上。

扑通——顾亿琪狼狈的跪了。

“我的事,跟你再无关系!”叶云皎冷冷的对顾亿琪说了一句。

随即,再次对着叶可儿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两个耳光下去,叶可儿已经鬼哭狼嚎。

此时,酒店走廊的另一端。

顾夜琛没想到,竟然能看上这么一出大戏。

“总裁,昨晚那个女人,就是叶家要送给您的女人,是不是通知他们尽快送人上门?”

秘书恭敬的汇报叶云皎的身份。

“不急,等等再说。”

顾夜琛打断他的话,饶有兴趣的看着不远处的混战。

“是小顾少和叶小姐?”

秘书刚要上去救人,被顾夜琛挥手打断。

“顾爷,顾亿琪怎么说都是您侄子,不去帮忙吧?”

顾夜琛暼了他一眼,“他死了吗?”

秘书被冰冷的语气冻住,摇了摇头。

“一个连顾家族谱都没上的私生子,救他都脏我的手。”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叶云皎暴打地上的人。

顾亿琪被踹飞,捂着心口站起来,大喊保安。

很快楼层的保安听到声音冲过来。却顾夜琛的秘书拦住。

直到叶可儿被打的求饶,叶云皎才拎着高跟鞋站起来。

“下次要是在让我听见你出言不逊,你这张脸就别要了。”

叶可儿听的打了一个寒颤。

热闹看完,顾夜琛不再停留,坐着自己的专属电梯离开。

回到车里,叶云皎就趴在方向盘上。

刚才一直的伪装,此刻全都卸下来,狭小的车间只剩下低声的啜泣。

被陷害未婚先孕,生下两个浑身通红的婴儿,被人骂是怪物。

自己好不容易走出阴影,遇到一个不错的男朋友,竟然被继妹轻而易举挖了墙角。

为什么老天要对她这么不公平。

哭了很久,叶云皎才擦干眼泪,开车回家。

刚进门,就看见叶可儿捂着脸在沙发上哭泣,父亲和继母一左一右护在她身边。

“我只是撞到姐姐在酒店和别的男人鬼混,忍不住上前说两句,就被她一顿暴打,还不让我说出去。”

叶可儿颠倒黑白,哭的一脸小白莲样。

一旁的继母叹气,“云皎这孩子真是的,怎么就是不知悔改,本来名声就一塌糊涂,还这么作践自己。”

“老叶,云皎虽然打是可儿,丢的可是你的脸。要是让人知道,云皎找男人被妹妹撞见,还当众暴打继妹,别人都会以为是你教女无方,到时候你怎么见人。”

继母一副担忧的口吻。

叶正廷果然气的不轻。

叶云皎冷笑,每次这两人陷害自己,没讨到什么好处,就跑到父亲那里哭诉。

而她的父亲也不负众望,每次都是听信两人的话,根本就不听她的话。

“你还知道回来?”

叶正廷正在气头上,看见叶云皎冷笑,气不打一处来,冲上来就就是一耳光。

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当年要不是你,你母亲也不能难产而死,生下来你就是灾星,偏偏还不知道检点。”

“当初你和别人乱搞生下怪胎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你赶出去,省得你留在家里给我丢人。”

叶云皎看着愤怒的父亲冷笑,“那你怎么不把我赶出去?”

“是舍不得我?还是不甘心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扔出去不划算,想用我换取最后一点利益?”

叶正廷被戳中心事,怒骂道:“让你嫁给顾三爷,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顾家是何等人家,你进去就是三奶奶,以后整个海城都忌惮你三分。”

“是啊,嫁给一个病秧子残废,一年不到就守寡,还能给你换来丰厚的彩礼,多划算的买卖。”

叶正廷被说中心事,抬起手就要再给她一耳光。

叶云皎扬起脸,一双秋水一样清澈明亮的眼睛毫不畏惧的看着他。

叶正廷被看的心虚,扬起的手终究是没有落下。

“滚,给我滚上楼去反省,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出来。”

叶云皎被推上楼,门也被锁上。

看着紧闭的房门,叶云皎冷笑,每次都是这几招,真没意思。

在床上补了一天的觉,再醒来已经快要黑天。

叶云皎一天没吃饭,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

她推开窗户,从二楼跳下去,正要去外面吃个饭,听到客厅传来谈话声。

“老叶,云皎要是打定主意不嫁怎么办?顾家那边的彩礼我们可是都收了。”

继母赵娟的声音传来,叶云皎猫在窗边听着。

“名声败坏成那样,大学没毕业就辍学,一事无成,除了嫁给顾家,还有怎么办?她必须嫁。”

叶正廷声音斩钉截铁,叶云皎的心凉了一半。

“太好了,爸爸,姐姐的聘礼能不能分给我一半做嫁妆?”叶可儿嗲嗲的声音传来。

“祺哥哥可是说了要娶我,他是顾家大爷的长子,以后顾三爷归西了,肯定是由他继承顾家的,我的嫁妆自然不能含糊。”

赵娟笑道,“那还用说,咱们叶家要是和顾家成了亲家,以后就不愁了。”

叶正廷也点头,“放心,你要是真的能嫁给顾亿琪,嫁妆绝对不会寒酸。”

屋内的人已经商量瓜分她的嫁妆了,叶云皎只觉得遍体生寒。

她大姐国外留学镀金,继妹即将嫁给她的男友,只有她是叶家的弃子,用来图谋那个神秘的顾三爷的遗产。

听说他不但毁容,是残废,而且脾气暴戾。

圈子都传,他活不过二十八,所以顾家才会迫不及待的要找个人进门,不然也不能看上声名狼藉的她。

叶云皎离开叶家,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饱餐一顿之后,心情好了大半,叶云皎起身付款结账。

楼下就是商场,叶云皎想要去逛逛,却看见昨晚被自己睡的男人正在几家奢侈品店游走。

这里每家奢侈品店,都是十万起购,有的非会员都无权进入。

“晚上赚钱,白天就来这里挥霍?”

叶云皎看着顾夜琛的背影啧啧摇头。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夜琛回头,看见叶云皎站在自己身后。

真是巧了,没想到自己就是巡视商场,都能碰见她。

“过来吃饭?”顾夜琛问。

“你怎么知道?”叶云皎瞪大眼睛。

顾夜琛失笑,上前一步,吓得叶云皎后退。

看着她慌乱脸红的样子,顾夜琛失笑,上前一步,手搭在她的肩膀,防止她乱动,然后另一只手擦去不明显的酱汁。

“那么亲密的事情都做了,现在还害羞?”

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云皎推开他,不服气的说:“谁害羞了。”

“对了,这个点你在这干什么?”

“当然是工作。”顾夜琛看着大厦理所应当的说道。

奢侈品区不少富婆,叶云皎以为顾夜琛是来这里找生意。

看着眼前的俊脸,再联想到他的职业,心中有些惋惜。

“你这张脸就算进娱乐圈也能火,为什么偏偏干这个工作呢?”

“生活需要罢了。”

听出他言语里的疲惫,叶云皎忍不住劝道。

“虽然你们这行赚钱不少,但是也要学会为以后打算。趁着还年轻,赶紧改邪归正,不要乱花钱,也省的辛苦,这个职业总不是长远的办法。”

她一副谆谆善诱的口吻,顾夜琛知道她想歪了。

不过他没有反驳,而是岔开话题,“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不回家?”

叶云皎眼神里闪过瞬间的落寞。

家?

那个地方还能叫她的家吗?

察觉到她的失落,顾夜琛意识到她和家里可能闹得不愉快。

“看来今天是没有什么生意了,不如你跟我回家?”

见叶云皎一脸戒备的看着他,顾夜琛失笑。

“没别的意思,反正你现在也没地方可以去,不如去我那。而且你早晨还给我一张卡,在我那住几晚是应该的。”

“那麻烦了。”

叶云皎思考两秒就答应下来。

她实在不想回家面对那几个人。

“对了,还没问你名字。”

车上,叶云皎看着开车的人问。

顾夜琛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梁辰。”

这是小时候跟着妈妈起的名字,后来回到顾家,才改命叫顾夜琛。知道梁辰这个名字的,只有寥寥几人。

顾夜琛把人带到自己市中心的loft。

房子很大,分上下两层,各一个卧室。

有专门的书房,运动室,甚至还有单独的小泳池。

叶云皎看的皱眉,在市中心这个地方,要租下这个地方,肯定也需要不少的租金。

正想说顾夜琛两句,就看见他拿着医疗箱走过来。

“坐下,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顾夜琛说完,抓住叶云皎的手,撸起她的袖子。

叶云皎的胳膊上还有昨天的划痕,都是为了抵抗药性自己抓的。

因为长时间没处理,伤口的血凝固了,顾夜琛看着拧眉,小心给她擦干净血迹,然后抹上药膏。

叶云皎低头看着他认真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顾夜琛处理完胳膊上的伤口,发现她的脸半边都是肿的,难怪会用散下来的头发挡着。

他拿出消肿的药膏,小心翼翼的捧起叶云皎的脸。

“疼吗?”顾夜琛问。

叶云皎回过神来,脸色微红,摇摇头。

顾夜琛却寒了脸色,肿成这样都说不疼,可见在叶家平时过的是什么日子。

处理完伤口,顾夜琛让她简单梳洗一下休息。

次日。

叶云皎因为匆匆离开,没有带什么衣服。

她就决定先去商场,买几身换洗的衣物。

就在叶云皎看衣服的时候,继妹叶可儿和继母赵娟也进了这间店。

“叶云皎?”

赵娟看见她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脸色铁青。

“你是有婚约的人,竟然敢和别的男人一起?”

叶云皎看见赵娟难看的脸,唇角微挑,“婚约?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至于顾家,你们谁爱嫁谁嫁。”

叶可儿眼看到手的嫁妆要没有了,而且叶云皎还找了这么帅气的男朋友,再也压制不住怒气。

“这位先生,你知道你女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吗?她勾三搭四,在你之前不知道有多少男人。”

“呵!”听到叶可儿这么低端的挑拨,顾夜琛冷笑。

“她男人多,只能说明她有魅力,至于你,恐怕脱光了都不会有人看一眼。”

叶可儿气的脸色羞红,刚要反驳,被一旁的赵娟拉住。

“别说了,这两人都不是善茬,别忘了,叶云皎姓叶,就算主意再大,也得听你爸的。”

叶可儿这才罢休。

叶云皎一眼看上店里模特穿的嫩黄色连衣裙,刚挥手示意店员拿出来试一下。

一旁的叶可儿喊道:“这衣服我看上了。”

店员为难的看着两人,“不好意思,这裙子是店长设计的镇店之宝,只有一件。”

“唯一的?当然我穿最合适。”叶可儿晃着手里的会员卡。

“是我先看上的。”叶云皎强调。

店员看着两个人,有些为难。

“这位小姐想买,她穿得上吗?”

叶云皎看着叶可儿,目光在她的身上扫过。

这件衣服最大的亮点就是胸口的设计和腰部的剪裁。

上下差一分,都穿不出效果。

店员在两人身上扫过,毫无疑问,叶云皎的身材比例更加完美,这衣服就像为她而设计。

叶可儿被气的脸色涨红,眼睁睁的看着叶云取下衣服去试。

果然不出所料,叶云皎出来,竟然比模特穿的更加惊艳。

叶可儿正在生气,赵娟含笑安慰道:“别着急,一会儿有好戏看了。”

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叶可儿不明所。

叶云皎选好衣服准备刷卡的时候,店员却笑着把卡还回来,“小姐,不好意思,您的银行卡被冻结了。”

叶云皎递上另一张银行卡,不出意外又被冻结了。

一连试了两张,她放弃了,知道多半是父亲干的。

叶可儿假惺惺的上前,“姐姐,钱不够了吗?”

“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这种时候只能玩手机。”

赵娟也冷笑,“放着好好的豪门少爷不嫁,非要找个穷光蛋,自甘堕落怨不了别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站在叶云皎身边挤兑她。

“父亲对我们可都很大方,副卡随便刷,如果你要是乖乖回来嫁给那位顾三爷,我们倒是可以大发慈悲帮你付款。”

手里的衣服被叶可儿夺走。

叶云皎捏紧拳头,她们挥霍的钱,都是母亲当年辛苦打下的基业赚来的。

店员左右为难,猛然看见一个女人走进来,激动的喊道:“店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