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傻白甜人设崩了
  • 分手后傻白甜人设崩了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物点心作者
  • 更新:2022-06-28 20: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跟我多久了
点击阅读
沈幸年与顾政相处多年,两个人不是男女朋友,而是情人关系,为了不招惹这个男人生气,她只能伪装乖巧,变成一个傻白甜!好不容易顾政腻歪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沈幸年也从这场不对等的感情中脱离了出来,回归自己的生活中,结果两个人竟然再次相遇了,这个男人看透了她的伪装,是不是会生气啊!

《分手后傻白甜人设崩了》精彩片段

港城,归夜酒吧。

“干杯!”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下,五颜六色的鸡尾酒撞在一起,碰撞出最年轻狂热的声音。

沈幸年很长时间没有尝到酒味,此时一口下去,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舒坦了。

“哎,你们知道我前两天碰见谁了吗?”

对面的人一脸兴奋,沈幸年配合着问,“谁?”

“天盛集团的顾总!之前只在照片新闻上看到,真见了他本人我才明白什么叫豪门贵公子,这就是!”

对方的话一出,沈幸年差点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下来,努力镇定了一下后,回答,“怎么可能?他现在不是在海城?”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在海城碰见他的!”

“唔,看新闻的。”

沈幸年面不改色的回答,一边低头准备点烟,但下一刻,她便感觉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

她立即抬起头!

是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么?

在海城出差的某人怎么会出现在这?

确定自己没看错后,沈幸年的脸色顿时变了,一把将烟掐灭后,头也埋了下去。

对面的人奇怪,“你怎么突然间跟个鹌鹑似的?”

这形容让沈幸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反驳的话还没出,倒扣在桌上的手机已经开始震动。

那串没署名的熟悉的号码让沈幸年的呼吸一滞,也再顾不上那么多,抓了旁边的外套就往外面走。

“喂?”

“停车场。”

男人声音薄凉的没有任何温度,沈幸年立即将外套穿上,反复调整好了呼吸后,这才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那辆熟悉的玛莎拉蒂正停在中间。

司机不在,男人一个人坐在车后座,身上黑色的西服笔挺整齐的仿佛刚熨烫过般,车内的灯光不算明亮,但俊逸的五官依旧清晰,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中带着几分明显的不悦。

沈幸年笑着上车,声音嘶哑软糯,“你回来啦?”

作为一个合格的情人,她自然懂得如何调节金主的情绪,说话间她的手已经直接勾上他的脖子,脑袋往他胸口处蹭了蹭后,抬起头来看他,“不是说出差一周吗?”

她的眼睛很亮,眸色尤为无辜乖巧。

沈幸年知道,这也是顾政喜欢她的地方。

果然下一刻,男人眼中的不悦散去了一些,手在她腰间掐了掐,“喝酒?抽烟?”

“是娅娅带我来的,最近话剧团里排了个新角色,非说得体验生活才能入戏,要不然我才不来呢。”

话说着,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声音娇嗔。

心里默念,闺蜜就是用来背锅的!

男人脸色稍霁,“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她都抽了两年了,只不过是第一次被他看见罢了。

这一点沈幸年自然不会告诉男人,毕竟在他眼里,自己可是善良纯情的小白兔,此时也早已打好了腹稿,顾政的话一出,她便流畅的回答,“就这两天呀,他们好讨厌,非要我学,你闻闻是不是还有味道?”

过来停车场的路上沈幸年已经喷了不少空气清新剂,草莓口味的,现在身上都是甜糯的味道。

说话间,沈幸年已经主动搂住他的脖子。

男人的眼眸顿时深了几分,下一刻,他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

在够了她口中的味道后,又从唇齿间转向她的耳鬓和脖颈,沈幸年仰着下巴,声音克制且诱人……

后面是怎么回的公寓她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她昏昏沉沉睡过去时,窗外的天已经蒙蒙亮。

沈幸年被折腾的浑身酸软,但在七点的时候还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贴心的帮他准备咖啡早餐。

顾政有健身的习惯,当沈幸年将煮好的咖啡放上餐桌时,他正好从浴室中冲完澡出来。

时间掐的正正好。

“沙发上是给你的礼物。”

顾政喝了口咖啡后说道。

沈幸年刚就看见了,内心虽然毫无波澜却还是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你怎么知道人家想要那个包很久了?”

顾政没有回答。

沈幸年也不介意,正准备在他面前坐下时,他又说道,“今天不用排练吧?”

沈幸年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已经将话说完,“晚上陪我参加一个聚会。”

显然,话问出口时,他根本就没有真考虑她时间安排的问题。

沈幸年早已经习惯,只甜甜一笑,“好呀,那我穿什么去?”

“我会让人送过来。”

说话间,顾政已经起身,沈幸年赶紧跟着起来,帮他将领带外套整理好后,又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晚上见。”

“嗯。”

顾政开门出去。

门关上的那瞬间,沈幸年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眼睛落在了沙发的那个包上。

D家的限量版手包,一看就知道是他那秘书挑的。

她将包打开,整理好头发拍了几张自拍,发了个仅顾政可见的朋友圈后,转手将包挂在了二手网站上。

晚上顾政和沈幸年是最后到的。

入场时里面已经有三个男人,手上都揽着一个女伴,长相娇艳俏丽,穿着一个比一个火爆。

沈幸年身上穿着顾政让人给她准备的蓝白条衬衣裙,和她们一比,完全不像是一个情人。

“总算来了,赶紧的,三缺一。”

其中一个男人很快叫了起来,顾政微微一笑,自然也不会给沈幸年介绍,直接入座。

沈幸年就乖巧的坐在他身侧,端起眼前的茶壶帮他将茶杯满上。

男人之间的话题无外乎两个,钱和女人。

顾政虽然话少,但气氛有其他几人衬托倒也算是热络,不一会儿,场地便从饭店转移到了会所包厢中。

迷离的灯光下也诱发了一些蠢蠢欲动,那三个男人沈幸年只认识其中一个,上个月还和他妻子出现在报纸上,他看向自己妻子那深情款款的眼神羡煞了一大群的网友。

而此时,这位深情老公正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热吻着。

并且,如果沈幸年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人似乎是另一个男人的女伴,至于那个男人……

沈幸年已经找不到他了,一同失踪的还有场上的俞宗林带来的那个女伴。

顾政对这一切明显都已经见怪不怪,而沈幸年垂下眼眸的时候只想,如果他也将自己这样推给别人的话,她应该怎么反应?

直接翻脸?

不好吧,她可还欠他五百万。

而且半年前如果不是他,为了救外婆,自己现在不知道被人轮了几手了。

但就算欠了他钱欠了他人情,她也不想这样被当个物件送出去。

就在沈幸年天人交战的时候,顾政突然站了起来,“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这举动让沈幸年的心里不由一咯噔,眼睛也立即看向他。

原以为他会就这样丢下自己,却不想下一刻他却主动将她拉了起来,直接搂着她出去。

沈幸年顿时松了口气,手挽住他的手臂往前走。

包厢外的空气顿时清新了许多,顾政是真有电话需要打,沈幸年也没敢打扰他,转身去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顾政身边多了一个人。

那女人身上穿着红色的深V连衣裙,嘴上笑盈盈的跟他说着什么,柔弱无力的身体就差直接贴顾政身上了。

沈幸年脸色不变,人甚至藏转角处看起了眼前的这出好戏。

从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女人看着顾政时那火辣辣的目光了,但毕竟她刚一直呆在顾政身侧,女人也不敢做什么,此时找到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沈幸年甚至开始想,如果顾政真把她给收了,自己该怎么办?

和平共处?还是当一回妒妇好让顾政将她给甩了?

后者似乎很不错,毕竟当初顾政留她在身边就给她提了一个要求,听话。

她也见过很多对顾政纠缠不清的女人,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如果自己也充当其中一员的话,顾政肯定会让她滚蛋。

到那个时候,她自然可以自由了。

沈幸年想的兴奋,那边人的表现却犹如一盆冷水从她头顶浇下——

在那女人准备主动献吻的时候,顾政将她一把推开并说了一个字,“滚。”

这个时候沈幸年就得发挥出自己的作用了。

在那女人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她直接踩着小碎步上前,笑着说道,“久等啦!”

说话间,她的手也挽上顾政的手臂,扬起脑袋看他,“我累了,想先回去。”

沈幸年知道顾政其实并不喜欢今晚的这种场面。

虽然他整场表现的都十分自然,在那些人调侃的时候还会附和上一两句,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低头的时候,眉头那微微的一皱。

这是他心情不悦和厌恶的表现。

沈幸年跟在他身边半年才算是摸到了他的这个习惯。

但他为什么不喜欢又要来参加的原因,沈幸年暂时还没达到能知道的境地,而且她也没有兴趣。

此时她的表现显然给了顾政一个很好的借口,伸手将她搂入怀中的同时,眼睛也看向了对面的女人,“麻烦你和俞少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

女人刚被拒绝,但对久经风月场的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此时脸上也已经恢复了自然妩媚的笑容,点头,“好的,顾总慢走。”

顾政没再看她,直接搂着沈幸年离开。

沈幸年不知道顾政愿不愿意让人知道他不喜欢那种场合,但他不说,她自然也不会拆穿,上车后就配合刚才自己的话打了个哈欠,又埋在了他的肩膀上,“好累呀。”

“今天干什么了?”他的手依旧轻放在她的腰间,半点没乱动。

沈幸年闭上眼睛,“没干什么呀,就在家里睡觉,打扫卫生,大概是昨晚累着了吧?”

话说着,她又用那双无辜纯真的眼眸看着他。

他轻笑了一声,手在她腰间收紧了,“娇气。”

沈幸年朝他展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暗示已经够明显了,毕竟她明天是真的有排练,再经不起折腾。

结果刚一进门,她就被抵在了门板上,他甚至连她身上的扣子都懒得解,直接用力一扯。

扣子崩落的声音格外清脆,连带着沈幸年那有些无措的娇嗔的声音。

“*,我……明天还要去排练。”

他嗯了一声,但下嘴却依旧毫不留情,沈幸年在心里将他骂了好几十遍,面上却只乖巧的受了。

第二天起床,她发现不仅是胸口,脖子上都留了好几个痕迹。

气的她将毛巾直接往洗脸台上摔。

但很快她就听见了顾政从卧室中出来的声音,她立即对着镜子练习笑容,确保万无一失后,这才走出去给他准备手磨咖啡。

在她经过一整套繁琐的程序将黑咖啡端上时,顾政正好从浴室中出来。

身上换了浅色的衬衣,额前的刘海往后梳,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但微抿的嘴唇显露出了他此刻的心情。

沈幸年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将他的那份早餐摆好后便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刚端起麦片喝了一口,他的声音传来,“年年,你跟了我多久了?”

这话题开端……

沈幸年原本还有些困的,此时立即将麦片放下,乖巧的回答,“半年了。”

“嗯,想要什么纪念礼物?”

顾政这句话让沈幸年瞬间泄气,但面上还是得装作开心的回答,“我选好了发给安姐姐?”

安悦是他的秘书。

也是沈幸年接触最多的他身边的人。

他点点头,“可以。”

话题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结束,但在顾政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又说道,“你今天排练几点结束?我让司机去接你。”

分手后傻白甜人设崩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