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672孟婉陆清泽
继续看书
283672孟婉陆清泽曾经她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和陆清泽并肩,走完一生。可偏偏爱情不只需要努力,还要运气。而现在,她似乎连最后那点运气都要失去了……她不明白,两个人在一起四年,陆清泽为什么要找一个和自己那么相像的人,做出这种事伤害自己!他总是这样,不给解释,不给理由,而她也习惯一步步退让。

《283672孟婉陆清泽》精彩片段

陆家别墅。


“爆:昨晚夕颜娱乐公司总裁,影帝陆清泽与一女子去酒店,今晨才一起走出,疑似恋爱!”


客厅沙发上,孟婉看着屏幕上爆到热搜第一的词条,呼吸微窒。


孟婉看着,却如针刺心。


偷拍照片上,陆清泽怀里搂着个女人,露出来的半张侧脸,像极了她。


但孟婉心里清楚,那个女人根本不是自己!


隔着屏幕,孟婉指腹轻抚陆清泽的脸庞,鼻尖有些发酸,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最后干脆按灭了屏幕,选择逃避不看。


曾经她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和陆清泽并肩,走完一生。


可偏偏爱情不只需要努力,还要运气。


而现在,她似乎连最后那点运气都要失去了……


孟婉将自己蜷缩成小小一团,靠在沙发一角,汲取着仅有的一点温暖。


忽的,大门砰的一声打开。


孟婉仰起头,就看到陆清泽走了进来。


他身上,正穿着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黑色风衣。


随着他走近,孟婉似乎闻到了空气中夹杂的陌生女人的香水味。


她环膝的手臂不自觉一紧,话脱口而出,“那个热搜是怎么回事?”


陆清泽坐在沙发上:“你看到的那样。”


他语气坦然到如刀扎着孟婉的心。


“为什么?”孟婉声音沙哑。


她不明白,两个人在一起四年,陆清泽为什么要找一个和自己那么相像的人,做出这种事伤害自己!


陆清泽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喝酒。


酒气缭绕,孟婉的心也随着寂静越来越涩。


他总是这样,不给解释,不给理由,而她也习惯一步步退让。


可这一次,孟婉退不了。


她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儿,她望着男人深邃的眼,轻声说:“清泽,你知不知道,我……”得了阿茨海默症。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陆清泽打断。


他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她眼前:“签了它。”


孟婉顿住,在看到上面硕黑的“经纪合约转让协议”几个大字时,呼吸一窒。


陆清泽这是要将她转让?


出道以来,她从没想过跟陆清泽公司以外的娱乐公司签约。


哪怕后来成为一线小花,有不少人来挖自己,她也没动摇过半分。


孟婉嗓子发干:“什么意思?”


陆清泽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你只管签字,其他不用知道。”


被转让的人是她,却连理由都没资格问。


孟婉心里抽痛,不敢再看他冷漠的眼底,只能垂眸去看协议。


她一页页翻看过去,心越来越沉。


转去的娱乐公司名字,自己听都没听过。


而最后一页的签约年限,更是将她推向冰冷的深渊。


二十年,几乎买断了她作为女演员最好的时期!


这不是转约,而是雪藏!


看着上面医生的字迹,孟婉只觉得世事弄人。


一天之间,她被告知得了病,又被心爱之人放弃……


夜色寂静无声,只有泪无声的流。


一夜无眠。


孟婉就这么看着面前两张薄薄的纸,却好像写尽了她之后的半生。


朝阳从窗外照进来。


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把自己生病的事告诉陆清泽,他会不会改变主意?


孟婉不知道,但还是将两份纸全部装进了包里,打算去找陆清泽。


可就在她出门之际,手机先一步响起。


周经纪三个大字亮起。


孟婉拿过手机,还没开口,周经纪火急火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婉儿,你现在来公司一趟,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三个字到了嘴边,又被咽下。


直觉告诉她,或许跟手上的转约协议有关。


孟婉声音哽涩了片刻,才发声:“好。”


该来的总会来,逃避终究是没有用。


夕颜娱乐公司楼下,孟婉刚将车停进车位,车窗玻璃就被人敲响。


抬头一看,就见经纪人正站在车窗外,朝自己浅笑。


从四年前出道开始,孟婉几乎没见她笑过。


此刻,更是觉得不安。


但她嘴角还是扬起抹笑,下了车。


两人并肩往公司大门走去,孟婉边走边问:“你今天这么急着叫我来,是什么事?”


周经纪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却没说话。


孟婉心里不安更浓,停下脚步,正想多问些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机车轰鸣。


孟婉扭头望去,一个曼妙有致的女人惊艳了视线。


紧接着,便见她下车,大步越过自己,朝电梯方向走去,只留下一抹鸢尾花香。


孟婉闻着,却只觉莫名熟悉。


视线不由自主跟随着她移动,却在下一刻,彻底定住。


只见陆清泽从休息区径直走到那女人身旁,熟稔的伸手揽住她腰。


两个人一同上了电梯,关系亲昵。


这一幕如针刺进眼里,扎进心里。


孟婉疼的有些喘不过气,也不由想起昨天陆清泽那张被狗仔曝光的照片。


而一旁周经纪开口说出的话,更好像将她打落深渊。


“四年了,陆总兜兜转转竟然还是跟容姝复合了。”


话里的信息量让孟婉脑子嗡了一下。


四年?复合?


孟婉嗓子有些发干,想问的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


而周经纪似乎没有察觉到孟婉的异样,冷不丁后退了一步打量起她来。


过了一会儿,徐徐开口:“别说,你跟容姝还真有点像,刚才看她背影我都有点恍惚,要不是你在我身边站着我还以为是陆总搂着的人是你!”


随着她这句话,脑海中有什么好像串连成线。


恍惚间,孟婉迟钝记起,四年前和陆清泽初见时,他说的那句话。


“你背影很好看,跟我吧。”


紧接着周经纪进来了。


“容姝……”


陆清泽一走,容姝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崩盘了。


她随手拿起枕头朝周经纪砸了过去,咆哮怒吼着:“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


周经纪被吓到逃出病房,她坐在走廊上的座椅上拍着胸口压惊。


“这女人真可怕!”


就在这时,一抹熟悉的身影在走廊一闪而过,好像是孟婉。


她怎么会来医院?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吧。


周经纪按捺不住好奇起了身,循着那身影跟了过去。


竟然真的是孟婉,难不成是跟徐子谦有情况了?


周经纪一路尾随孟婉和徐子谦来到了精神科,直到两人进了医生办公室。


周经纪盯着精神科的指示牌发愣,怎么会来精神科呢?


孟婉的精神状态一直还不错,她的性格开朗又温婉可不像容姝那样人前人后两个样。


她转念一想,这两天孟婉因为容姝和陆清泽的事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有点精神压力也正常吧。


出于职业本能,周经纪拿出手机拍下了孟婉和徐子谦出入医生办公室的一幕。


主治医生办公室。


医生在给孟婉做咨询治疗,一番交谈之后,医生望着诊断结果微微点头。


“效果还不错,她的病情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那真是太好了。”


徐子谦紧握着孟婉的手露出欣慰的笑。


看到徐子谦的笑容,孟婉也跟着勾起了嘴角,“嗯,真好,这样我就不怕会忘记你了。”


说到这里,徐子谦想到了一些事笑容渐渐淡去。


他对孟婉说:“孟婉,我想再跟医生深入交流一下,你可以去外面等我一下吗?”


孟婉点了点头,“好,那我去外面坐着等你。”


孟婉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徐子谦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


“医生,她最近总是频繁的出现记忆偏差,有时候会想起过去的人和事,但是很快又会忘记,这种情况是好的症状吗?”


医生默了一瞬,“这种情况……怎么说总体来说是好的趋势,就代表她的记忆衰退程度在在减缓,不如好好利用这一点刺激她想起过去,就对她康复来说也有很大的益处。”


医生的话让徐子谦陷入了沉默,刺激孟婉想起过去,可是她的过去全都是陆清泽。


那些痛苦的记忆,有必要让她想起来吗?


“子谦,我好不好看?”


孟婉托腮做花瓣状冲徐子谦眨眼,俏皮得像个孩子。


徐子谦勾出浅笑,“好看。”


“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徐子谦问。


孟婉认真地点点头,抬眸眼底的娇羞一闪而过,面上佯装懊恼道:“今天是我出道一周年的日子,你忘了吗?”


徐子谦愣了瞬,旋即挠头掩饰尴尬,“我竟然把事给忘了,真是不好意思。”


孟婉伸手抱住徐子谦的腕,晃荡着说:“没事,你工作忙又要拍戏,我开玩笑的啦。”


晦涩如电流划过心坎,徐子谦心绪低落。


孟婉又将他当成了陆清泽,即便忘记他的名字,忘记他的长相,那份共同的记忆还存在在她的脑海里。


孟婉起了身,踮脚圈住徐子谦胳膊,在他脸颊落下一吻。


“我先去工作,晚上我们再庆祝好不好?”


“好,”徐子谦挑眉,“那我让司机送你。”


楼下,司机在门口等待。


徐子谦亲自将孟婉送进车里,转头嘱咐司机。


“不要让她离开你的视线,一小时给我汇报一次。”


这时,孟婉摇下车窗冲徐子谦挥手,“晚上见,子谦。”


徐子谦握住她的纤手,“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晚上我定好你最喜欢的日料。”


“嗯!那你拍戏的时候也要小心,我忙完就去给你探班。”


司机意味深长地看了徐子谦一眼,徐总拍戏这事他怎么没点印象。


一番寒暄后,徐子谦终于放开孟婉的手。


他又一次叮嘱司机,“一定给我看好,路上注意安全。”


司机点头如捣蒜。


车子开出去没多远,孟婉的手机就响了。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孟婉犹疑了一下,挂断。


没两秒,电话又一次响起。


孟婉之前的号码早就不用了,这是一张新卡,除了徐子谦之外没有人知道。


难道是子谦打来的?


孟婉接通了电话,她还没开口,对方先出了声。


“你是孟婉吗?”


孟婉默了瞬,轻声反问:“你是哪位?”


“我是陆清泽的朋友,想找你谈点事。”


陆清泽?


孟婉只觉得这人的名字好耳熟,她越是努力想太阳穴越是紧绷得发痛。


对方接着说:“我们大小姐约你在蓝山咖啡厅等你,麻烦你来一趟。”


大小姐又是谁?


孟婉的太阳穴愈发胀疼。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出了她的异样,紧张道:“孟小姐,您不舒服吗?”


孟婉紧闭着眼睛,皱紧眉头答非所问:“去蓝山咖啡厅。”


司机怔住,轻声提醒道:“可徐总说你不是要去摄影棚吗?”


“我要去蓝山咖啡厅。”


孟婉口气坚决,司机不敢反驳,随即更改了路线朝蓝山咖啡厅所在的方向驶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