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玥儿萧北澈知乎
继续看书
周玥儿鼻尖一下充斥着他身上残留的女子脂粉味,呼吸霎时一滞。她攥紧手,可还没开口,便听他语气轻慢道。“可我光是想想,跟你躺在一张榻上就觉得恶心怎么办?公主殿下。”周玥儿脸色一下苍白。

《周玥儿萧北澈知乎》精彩片段

成亲当晚,周国最尊贵的长公主在喜床上空坐了一夜。

天光明了。

周玥儿才自己掀开盖头,嗓音滞涩的问:“岁岁,驸马去哪儿了?”

婢女岁岁咬牙切齿回:“在……软玉楼。”

尽管早知强扭的瓜不会甜,周玥儿的心脏还是不由得抽疼。

“替我更衣,去软玉楼。”

软玉楼。

戴着帷帽的周玥儿走进雅室,便见她的驸马萧北澈怀中抱着妩媚女子,好梦正酣。

周玥儿脚步猛然一顿,还没反应过来,岁岁已经上前将那女子从萧北澈怀中拖出!

女子慌乱无比,惊惧交加:“长、长公主殿下饶命!”

榻上的萧北澈不悦的睁开眼,见此情景,却是动也未动。

甚至不屑的嗤笑一声:“长公主又如何?还不是个手段卑劣,逼着男人强娶的便宜货色。”

如刀子般的话扎得周玥儿一颗心又酸又痛。

她摆摆手,岁岁随即面色铁青的将那瑟瑟发抖的女子拽了出去。

萧北澈见此,勾唇一笑:“怎么,嫉妒了?”

周玥儿心口一颤,强装镇定的开口:“萧北澈,跟我回去。”

见她一副要对此事视若无睹的模样,萧北澈眼沉了下来。

他起身凑近周玥儿,欺身在她耳边道:“跟你回去?想让我侍奉你吗?”

周玥儿鼻尖一下充斥着他身上残留的女子脂粉味,呼吸霎时一滞。

她攥紧手,可还没开口,便听他语气轻慢道。

“可我光是想想,跟你躺在一张榻上就觉得恶心怎么办?公主殿下。”

周玥儿脸色一下苍白。

萧北澈见此,满意的一字一句说着:“因为,这里的女子都比你干净。”

从未受过如此羞辱,周玥儿几乎有些站不住。

她知道,萧北澈是故意如此。

他对自己,只怕已经厌入骨髓。

周玥儿闭了闭眼,用尽所有力气,才从喉间挤出一句干瘪的话。

“至少在人前你需礼数周全,否则传到父皇那儿,我也保不住你。”

萧家大罪,若非为了保住萧北澈的性命,她也不会执意要嫁他……

见她提起皇帝,萧北澈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他冷哼一声,而后嫌恶的推开她大步离去。

周玥儿还站在原地,半响,才苦笑的吩咐岁岁:“封锁消息,此事万不可让父皇和太子哥哥知道。”

成婚第三日,周玥儿回宫向父皇谢恩。

到达正阳殿之时,却见周徽帝正与一名鹤发童颜的老道说着什么。

见到周玥儿,周徽帝肃厉的面上满是慈爱:“驸马待你可好?在公主府住的可还习惯?”

周玥儿心头颤了颤,对最疼爱她的父皇说了谎:“父皇放心,他待我很好,虽然离宫后总是惦念父皇与皇兄,但玥儿如今很幸福。”

“如此便好,朕就担心萧北澈不识相,让你受委屈。”

周徽帝冷哼一声:“萧家通敌叛国,若非你对萧北澈一往情深执意要嫁,朕定诛他九族,又岂是流放这么慈悲!”

周玥儿被这话中的杀意惊得一呆。


周玥儿说不出心里是屈辱还是难过,用尽全力将萧北澈推开,逃也似的夺门而出:“来人,传太医!”

太医很快到来,在里头诊治。

这时,岁岁猛地跪在周玥儿跟前,抹着泪开口:“奴婢有罪,请公主责罚!”

“驸马不知好歹,奴婢只是觉得……您若能有个孩子,驸马便不会再给您难堪了……”

周玥儿一愣。

她明白,岁岁是为她好。

只是岁岁不懂,萧北澈是个男人,父皇下旨强迫他娶了她,如今不能再逼他了,否则萧北澈只会恨毒了她。

“去领十杖,自作主张之事,我不希望有下回。”

周玥儿罚她,不过是想给岁岁长长记性,免得日后再好心办坏事。

周玥儿守到子时,萧北澈才浑身是汗的醒来。

她有些心虚,偷偷觑了眼他铁青的脸色,轻声说了句抱歉。

萧北澈怒极而笑。

“长公主,你还真是什么下作的招数都用!”

他眼神凌冽,似是淬了万万年的寒冰:“披着公主的皮囊,骨子里比花楼女子还下作!”

周玥儿脸色一白,连呼吸都感到压抑沉重。

萧北澈用两根手指死死钳住她的下颌:“也是,若非用这种腌臜法子,我才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

如同数万根银针入心,自心脏传来细细密密的痛,周玥儿张了张唇,却吐不出半个字。

半响,她自喉间挤出一句:“我保证不会有下回了。”

似是打量个什么物件儿般,萧北澈看着她冷笑连连,而后大力一挥手,茶盏应声而碎,他薄唇轻启:“滚。”

周玥儿仿佛被人照着脸抽了一巴掌,身形晃了晃,踉跄着仓皇离去。

听着外头议论岁岁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公主杖责一事,萧北澈眸光瞬时深不见底。

……

离开寝宫,周玥儿对下人道:“备马车,去东宫。”

每当难过时,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太子哥哥。

东宫。

见周玥儿来了,周华玺本来沉重神色变得温润:“玥儿怎么来了?”

但周玥儿还是看见了。

她轻唤了声“哥哥”后,便将自己原本想说的话咽下。

转而关心的问:“哥哥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周华玺一怔,半响,却是说:“玥儿,近来遇事先来找哥哥,不要去招惹父皇。”

周玥儿心中一咯噔。

她想起近来听说的事——父皇追求长生之术,极信任太虚老道,沉迷于修炼,已经几月不早朝了。


花厅。

岁岁的尸身就停在正中央,嘴唇呈现着不正常的黑红。

“怎么会……”

周玥儿一走近,险些站立不稳。

她不懂,昨日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暴毙了呢?

岁岁是侍女,亦是暗卫,十杖决计伤不了她什么,更何况要了她的命。

突然,一声冷笑自右侧传来。

周玥儿抬眸望去,正对上萧北澈似笑非笑的脸,心中浮现一个可怕的猜测,如坠深渊。

见萧北澈举步离去,她急急跟了上去拉住他。

周玥儿语气难以置信:“是不是你?”

只要他说不是,她便信。

萧北澈嘴角勾起一抹冷然的笑意:“许她给我下药,还不许我下回去?”

刺骨的寒意自脊背蔓延至全身,周玥儿忍不住浑身发抖。

那是陪伴她十几年,情同姐妹的岁岁啊!

眼前这个男人,这一刻竟是如此陌生……

心中悲痛酸涩拧成一团,周玥儿呐呐道:“她没有想害你……”

见她为了一个婢女这般悲切的模样,萧北澈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又恢复冷酷模样:“不过是个婢女罢了,以下犯上,死不足惜。”

“你明知道,她不仅仅是婢女!”周玥儿又悲又气,“她与我一同长大,与姐妹无异……”

“这样啊……”

萧北澈眸光幽深,白玉精琢的面上满是玩味:“那你想要我给她偿命吗?”

周玥儿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分明知道自己不会伤害他,他就是料定了这一点,才会将她的心与情踩在脚下践踏。

好似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周玥儿惨笑一声转头离开。

回到花厅时,周玥儿止步不前,她哪儿还有颜面去看岁岁。

管事太监正等着她发话,却见她嘴唇动了动,几不可闻的道了句:“厚葬。”

岁岁这一去,周玥儿便病倒了。

整日昏睡着怎么也醒不来,一会儿梦见萧北澈站在碧云湖旁,修长的身姿风光霁月宛如谪仙。

见她来了,他缓缓回过头,手里握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

转头又梦见七窍流血的岁岁,她悲怆的望着周玥儿,嗓音尖利刺耳:“逃,快逃啊!”

盖着数床棉被,周玥儿还是发了一身冷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