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千金知乎小说
继续看书
「琼林云庭是咱家的?」我妈点点头:「是啊,来,吃西瓜,沙瓤的,可甜了。」我记得我妈这件睡衣已经穿了十年了。我加入了他们啃西瓜的队列,满腹疑问。「那我们为啥不住琼林云庭呢?」

《钥匙千金知乎小说》精彩片段

被清华特招又被高中强制休学,我手误注册成了漂亮团外卖骑手。


正当我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准备带着爸妈去五星级酒店吃一顿。


我爸妈坐在门口啃西瓜,将一跨钥匙扔我面前。


「你十八岁了,应该学会自己去收租了。」


我看了眼面前几斤重的钥匙,又看了眼穿着老头背心的我爸和穿着花睡衣的我妈。


他们俩沉浸式啃西瓜,而我陷入了沉思。


所以我爸妈其实是包租公和包租婆?


所以我家其实很有钱?


我爸啃完了一块西瓜,西瓜汁滴到了那件快要被洗烂的老头背心上。


「小宝,爸爸知道你还小可能承担不了这样的苦差事,但是现在你已经不读书了,还是要早点学会必备的生活技能。」


我拎了一下那跨钥匙,好悬差点儿没拎动。


「可是,咱家楼在哪儿呢?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不会是什么老破小筒子楼吧?不然怎么还要一户一户收租呢?


「你怎么没见过,你学校对面那么大一片小区,不是天天上学都能看见吗?」


我的学校是全国排名前几的外国语高中,私立贵族学校,学校对面的学区房叫做「琼林云庭」,集教学资源、商业资源为一体,以天价房租闻名。


能看见是能看见,可是你也没说那是咱家的啊。


「琼林云庭是咱家的?」


我妈点点头:「是啊,来,吃西瓜,沙瓤的,可甜了。」


我记得我妈这件睡衣已经穿了十年了。


我加入了他们啃西瓜的队列,满腹疑问。


「那我们为啥不住琼林云庭呢?」


「哎呀,这里住了都三十来年了,没事干嘛搬家?快吃啊,吃完还有半个,给你榨成汁?」


「那为啥还要上门收租呢?现在可以微信转账啊……」


我爸皱着眉头好像我是个不成器的败家子。


「微信要收百分之零点一的手续费,一个月光手续费都十几万!」


「你个呆瓜,怪不得不上学了!」


我抱着西瓜沉默地啃。


虽然但是,我已经被清华特招了啊!


我怀疑我爸妈是故意的,我在外面跑了一个月外卖。


但凡他们早点告诉我,我也不至于被晒成黑摸仙。


还被以前的同学家长拉踩,用来激励自家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可能是因为地理位置近,漂亮团给我派的单全是往「琼林云庭」送的。


由于我矜矜业业送外卖,在当骑手的第一个月就冲上了骑手排行榜第一,月薪破万。


反正收租也是这里,送外卖也是这里,我可以送外卖的时候顺便收租,还能挣点零花钱。


我爸告诉我每栋楼的收租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也不需要我每门每户去收,主要是对没有及时交房租的租户进行人道主义关怀。


我下午接了几个下午茶外卖单,正好今天又有要收租的楼。


我刚到楼下准备乘坐电梯将外卖送上楼的时候,被楼下的管理拦住了。


她指了指电梯旁贴着的白纸。


「外卖员禁止乘坐电梯。」


这一栋楼五十三层,连电梯都分高层和低层,不乘坐电梯难道爬上去吗?


「我记得管理规章制度里没有这条啊!」


管理规章制度是我爸订的,我爸不可能这么缺德啊。


物业小姐可能看我年纪比较小,也不想为难我,给我解释道:「小妹妹,你也知道,咱们这儿是学区房,很多同学要高考了,学生家长联名投诉。」


「投诉什么?」


「说是外卖员乘坐电梯会制造不必要的噪音。」


电梯是降噪电梯,也不会出提示音。


难道别的租户乘坐电梯就不会制造不必要的噪音?


「小妹妹,我们也没办法,租户们都是花了钱享受应有的权利,我们的义务就是为他们提升生活质量和环境。」


好吧,我也不想为难物业小姐,于是站在楼下给买家打电话。


「您好吴女士,您的外卖到了楼下,请下来拿一下。」


「你送上来啊!我要是想出门还点什么外卖啊?」


「不好意思吴女士,小区的电梯不允许外卖员乘坐……」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外卖员不许乘坐电梯的。」


「您的楼层在三十一楼……」


「你能不能快点?你有跟我打电话的时间都已经爬上来了,不能坐电梯不会爬楼梯?没长腿啊?我可是用了准时宝的,超时你要赔的!」


手机那头传来「嘟嘟……」的挂断声。


我看了下外卖的时间,因为我家离得近,所以离超时还有十几分钟。


而且漂亮团是出了名的「怕你饿死」,我倒不担心会超时。


「小妹妹,要不你爬一下楼梯吧,年轻人腿脚好,一下子就上去了。」


我走到电梯前,按下了上楼的按钮。


物业小姐来拦我:「你不能坐电梯,我们这儿有规定的……」


我将兜里的一串钥匙怼到她眼前:「我收租啦!」


外卖员不能坐电梯,包租婆总可以吧?


我第一个送的那位吴女士的单子,是一盅核桃补脑膏。


也不知道是补孩子的脑还是补她自己的脑。


而且收租名单上也有这一户,真是给我省时省力。


是那位吴女士开的门,她还拿着手机在发消息,劈手夺了我手上的核桃补脑膏。


「这不是一下子就送上来了吗?还要我下去拿……你不会是坐电梯上来的吧?下面不是贴了告示不让送外卖的坐电梯吗?」


我皮笑肉不笑:「您的外卖已送达,请给个好评哦。」


她上下扫视我一眼,突然对着里屋喊:「娟娟,你出来看,这是不是你们学校那个被开除只能送外卖的学生啊?」


一个女生从里间走出来,发尾烫成卷,眉眼见带着几分不耐烦。


她看了我一眼:「是她,怎么了?」


「你看看,这就是不好好读书的下场,晒得像黑炭一样,你没拿到重点大学的推荐名额就要好好冲刺高考……」


那个女生轻蔑地扫了我一眼:「我再差劲也不会沦落成一个送外卖的。」


我笑了:「同学,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你别叫我同学,都已经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了就别套近乎了。我们是不认识,可是你送外卖的照片已经被传的人尽皆知了,别的学校也知道了我们学校出了个送外卖的,真丢人。」


「拜托你送外卖的时候千万别说自己以前是外国语高中的学生,我们都抬不起头了。」


我深吸一口气:「第一,我不叫送外卖的,我是高贵的劳动人民,勤劳的漂亮团骑手;第二,我不是被开除,我是休学;第三,你自己头重脚轻,就不要找别的理由。」


她恼羞成怒:「你敢人身攻击顾客?你以为你是楚雨荨啊!你信不信我向漂亮团投诉你!」


吴女士刚发送了语音消息,见我们两个起冲突,便上来护犊子:「娟娟,别跟这种人废话了,妈妈投诉她,你去学习吧……」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


我点开语音条,里面传来吴女士的声音。


「房东太太,我的房租下个星期打给你行吗?我老公还没给我打钱,可能是忘了收租的时间了……」


场面一片寂静。


我看着吴女士和她的女儿呆滞的样子,举起手机回复:「好的呢,吴女士,下次可要记清楚收租的时间哦~」


「您的外卖已送达,请给好评哦~」


我知道我的句尾波浪线有点子欠,可谁叫我就是房东呢?


我转身进了电梯,去送下一家的外卖。


当然,还要顺便催房租。


电梯门关的时候,我还能听见那位吴女士不可置信地听我发的语音条。


我一边打电话一边按门铃。


「您的外卖已送达,请开门……」


话还没说完呢,门就开了。


竟然是温岁聿。


我不认识他,但是他的事迹我早就听的滚瓜烂熟。


高二时数学竞赛拿了国一,本来可以保送清北数学系,结果他自己放弃了,理由是「志不在此」。


成绩常年保持在全校前几,是外国语高中跟其他重点高中打擂台的主力军。


哪怕没听说过他家庭条件怎么样,这次也还是拿到了学校的清北推荐名额。


学校论坛里有人形容温岁聿是「学生年代骑着自行车穿过疏影微光的白衣少年」。


给人的感觉就像「剥开塑封膜的新书的纸墨香气」。


我看着面前正在穿鞋的少年,乌沉沉的双眼,肌肤透着奶白色,整个人仿佛还带着些稚气。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概就是扑面而来的「少年感」。


「您的外卖。」


帅哥就是不一样。


三十七八度高温,点了热奶茶,我拿着都烫手。


温岁聿接过奶茶:「谢谢,我刚刚看到奶茶到了准备下去拿的,没想到你送上来了……你不会是爬楼梯上来的吧?」


「坐电梯的,您的外卖已送达,请给我个好评哦!」


「等等!」他拉住我的衣袖,「你是……金云暮?」


反正收租也是这里,送外卖也是这里,我可以送外卖的时候顺便收租,还能挣点零花钱。


我爸告诉我每栋楼的收租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也不需要我每门每户去收,主要是对没有及时交房租的租户进行人道主义关怀。


我下午接了几个下午茶外卖单,正好今天又有要收租的楼。


我刚到楼下准备乘坐电梯将外卖送上楼的时候,被楼下的管理拦住了。


她指了指电梯旁贴着的白纸。


「外卖员禁止乘坐电梯。」


这一栋楼五十三层,连电梯都分高层和低层,不乘坐电梯难道爬上去吗?


「我记得管理规章制度里没有这条啊!」


管理规章制度是我爸订的,我爸不可能这么缺德啊。


物业小姐可能看我年纪比较小,也不想为难我,给我解释道:「小妹妹,你也知道,咱们这儿是学区房,很多同学要高考了,学生家长联名投诉。」


「投诉什么?」


「说是外卖员乘坐电梯会制造不必要的噪音。」


电梯是降噪电梯,也不会出提示音。


难道别的租户乘坐电梯就不会制造不必要的噪音?


「小妹妹,我们也没办法,租户们都是花了钱享受应有的权利,我们的义务就是为他们提升生活质量和环境。」


好吧,我也不想为难物业小姐,于是站在楼下给买家打电话。


「您好吴女士,您的外卖到了楼下,请下来拿一下。」


「你送上来啊!我要是想出门还点什么外卖啊?」


「不好意思吴女士,小区的电梯不允许外卖员乘坐……」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外卖员不许乘坐电梯的。」


「您的楼层在三十一楼……」


「你能不能快点?你有跟我打电话的时间都已经爬上来了,不能坐电梯不会爬楼梯?没长腿啊?我可是用了准时宝的,超时你要赔的!」


手机那头传来「嘟嘟……」的挂断声。


我看了下外卖的时间,因为我家离得近,所以离超时还有十几分钟。


而且漂亮团是出了名的「怕你饿死」,我倒不担心会超时。


「小妹妹,要不你爬一下楼梯吧,年轻人腿脚好,一下子就上去了。」


我走到电梯前,按下了上楼的按钮。


物业小姐来拦我:「你不能坐电梯,我们这儿有规定的……」


我将兜里的一串钥匙怼到她眼前:「我收租啦!」


外卖员不能坐电梯,包租婆总可以吧?


我第一个送的那位吴女士的单子,是一盅核桃补脑膏。


也不知道是补孩子的脑还是补她自己的脑。


而且收租名单上也有这一户,真是给我省时省力。


是那位吴女士开的门,她还拿着手机在发消息,劈手夺了我手上的核桃补脑膏。


「这不是一下子就送上来了吗?还要我下去拿……你不会是坐电梯上来的吧?下面不是贴了告示不让送外卖的坐电梯吗?」


我皮笑肉不笑:「您的外卖已送达,请给个好评哦。」


她上下扫视我一眼,突然对着里屋喊:「娟娟,你出来看,这是不是你们学校那个被开除只能送外卖的学生啊?」


一个女生从里间走出来,发尾烫成卷,眉眼见带着几分不耐烦。


她看了我一眼:「是她,怎么了?」


「你看看,这就是不好好读书的下场,晒得像黑炭一样,你没拿到重点大学的推荐名额就要好好冲刺高考……」


那个女生轻蔑地扫了我一眼:「我再差劲也不会沦落成一个送外卖的。」


我笑了:「同学,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你别叫我同学,都已经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了就别套近乎了。我们是不认识,可是你送外卖的照片已经被传的人尽皆知了,别的学校也知道了我们学校出了个送外卖的,真丢人。」


「拜托你送外卖的时候千万别说自己以前是外国语高中的学生,我们都抬不起头了。」


我深吸一口气:「第一,我不叫送外卖的,我是高贵的劳动人民,勤劳的漂亮团骑手;第二,我不是被开除,我是休学;第三,你自己头重脚轻,就不要找别的理由。」


她恼羞成怒:「你敢人身攻击顾客?你以为你是楚雨荨啊!你信不信我向漂亮团投诉你!」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