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告别
  • 第一次告别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林禾眠
  • 更新:2022-09-10 23:48:00
  • 最新章节:第一次告别第3章
继续看书
那是一套艳俗露骨的情/趣内/衣,上面还附着一张纸条,写着林禾眠刚刚看到的那句话。

《第一次告别》精彩片段

“宝贝,你这么白,穿上它一定很好看。”

又来了!

林禾眠惊恐的丢掉手中的盒子。

盒子应声掉落,散出了里面装着的东西。

那是一套艳俗露骨的情/趣内/衣,上面还附着一张纸条,写着林禾眠刚刚看到的那句话。

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林禾眠心底一颤。大半夜的谁会在这个点发信息过来?

她强自镇定地划开,一条短信立时跳入眼前。

“宝贝,东西收到了吗?我想亲眼看到你穿着它在我身下叫唤的样子。”

“啊!”林禾眠猛地扔掉手机,浑身毛孔竖立,差点夺门而出。

她刚换的手机号码,根本没多少人知道!

到底是谁在背后这么整她?!

这半个月来,她不间断的受到各种骚扰。

先是暧昧下流的手机短信,而后又是大尺度的艳/照电子邮件。

一开始林禾眠没将这些放在心上,加之这段时间工作繁忙,常常日夜颠倒,也无多余的心思去搭理。

可随着骚扰内容愈来愈具体地指出她每天的衣着状态,林禾眠坐不住了。

她心底发寒却又查不出对方一点信息。

迫不得已,林禾眠只好更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本以为这样就能消停了,可没想到,对方却连她的住址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把东西直接放在了她的家门口!

林禾眠越想越不安,这种被人窥视的恐惧感,难受的几欲让人抓狂。

她强忍着恶心,一股脑抓起地上的东西,用力的塞进了垃圾桶。

不行,她不能一直这么坐以待毙下去。

林禾眠使劲地按了按手上的虎口,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她捡起被摔碎屏的手机,一键一键的按下了“110”,“你好,我要报警。”

云海市公安局治安大队。

胡宪旻挂断电话,转头对刘副队长说道:“刘副队,接到西景苑的报警电话,我和您一起去吧?”

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案件出乎寻常的多,值班的人手有些不够。

刘副队长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思忖片刻,知道这事拖延不得,正要开口,就听一道鼓动耳膜的干净声色自他们身后缓缓响起,“我去吧。”

两人俱是一怔,循着声源看向门口,就见一个二十七八出头的年轻男人朝他们走来。

那人一身黑色风衣,像是带着外面的寒气而来,相貌出众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胡宪旻认得他,刑侦支队新上任的队长江渝风,年轻有为,颇得上头器重。

只是这人不在刑侦支队待着,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治安大队?还要插手他们管辖的案件?

胡宪旻觉得奇怪,谁知一旁慈眉善目的刘副队已经接了茬,“行,那就我和小江去跑一趟,小胡你留下。”

胡宪旻一脸茫然,刘副队拍了拍他的肩,转而就和江渝风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与此同时,西景苑的林禾眠正焦虑不安的抓着手机,整个人都蜷在了沙发角落。

距离她报警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她总觉得有股无声的寒意在试图打乱她的理智。

先前她还可以安慰自己,那人不过是只会躲在暗处发些消息骚扰的变态,只要她不加理会就可以。

可现在对方明显连她的住址都摸的一清二楚,她要是再无动于衷,那就是让自己处在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林禾眠一喜,像是终于抓住了可以寄托惧意的浮板。

她连忙下地,跑向门口,但在准备开门的那一刹那,她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林禾眠放开门把,往后退了一步,有些紧张的按下了旁边的视频对讲机。

显示屏里马上显现出了两个男人的模样。

看到其中一人穿着警服,林禾眠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打开了房门。

“请问是林禾眠林小姐吗?”刘副队走在了前头。

林禾眠微微颔首,“我是。”

刘副队向林禾眠出示证件,“林小姐,我是云海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队长刘智国,这位是和我一同过来办案的同事江渝风,我们接到您的报警电话,特地过来调查情况。”

林禾眠闻言不由多看了刘智国口中的江渝风两眼。

刚刚她在视频上没大看清,现在一靠近才发觉这个男人的外表过于出众。

他仅仅是穿着一身简单的常服就分外夺目,很难让人联想到他的身份会是警察。

江渝风似是察觉到了林禾眠打量的目光。

林禾眠稍一垂下眼,收回视线,把人请进了屋内,“那就麻烦你们了。”

刘智国调查的流程熟练而老道,很快就通过几个问题了解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么说,你是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才发现骚扰者放在门口的东西?并没有看见送货的人是谁?”刘智国随着带着纸笔,在记事本上记下了几个要点。

林禾眠点头道:“以往我回来的晚,也会有快递放在门口,就没多想……”

哪知道拆开来会是那种东西。

“林小姐,你说的骚扰快递,就是那个?”一直安静的江渝风忽然开口,视线扫向了旁边垃圾桶。

林禾眠先是一怔,随即有些难堪的闷闷“嗯”了一声。

毕竟是情趣内衣,她实在有些无法开口。

可江渝风却脸不红心不跳,语气也平静的很,就像是在谈论再平常不过的东西。

他站起身,看向林禾眠,“林小姐,我需要看看物证,您介不介意?”

林禾眠没法说出“介意”两个字来,只好点头。

这人行事作风分明很有绅士风度,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强势。

刘智国像是看出了她的脸皮薄,笑道:“林小姐,你不用多想,把它当成一件普通的犯罪物件就行了,我们干警察这行的,什么比这更露骨的东西没看过?”

说话间,江渝风已经走到垃圾桶旁。

他蹲下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副丁腈手套戴上,面色冷肃,动作有条不紊,连带着他手里的东西都让人觉得正经起来。

林禾眠觉得这阵势有点夸张,下意识看向了刘智国。

刘智国不好说这是江渝风的职业习惯,毕竟他可是刑侦支队出身,遂干笑道:“林小姐,这么做是为了预防上面掺着骚扰者的指纹。”

林禾眠觉得刘智国说的不无道理,重新将视线放在江渝风身上。

可这一看却让她的脸都有烧起来的趋势。

此时的江渝风正拿着那张纸条在翻看。

林禾眠生怕江渝风会把那句话念出来。

“林小姐。”江渝风忽地再一次出声。

林禾眠未免有些紧张,“什么事?”

“骚扰者之前发的信息,你还能找到吗?”

江渝风没提上面的内容,这让林禾眠松了口气。

她摇摇头,“除了新手机上的那一条,其它的找不到了,我不仅换了联系方式,还换了新手机。况且我查过那些号码,都是空号,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找不到。”

“电子邮件的IP查过吗?”江渝风边说边把东西和纸条重新装回快递盒,刻意挡住了林禾眠的视线。

他看的出来,林禾眠并不想再看到这些东西。

林禾眠说着话,倒没注意:“查过,但是有防火墙,我只查到大概在另一个市。”

“不可能在另一个市,你查到的东西应该是他在故布疑阵。”江渝风抓着快递盒,站起身,看向林禾眠,说出来的话让人无法反驳,“这个人一定生活在你周边,甚至对你的情况非常清楚。”

“换句话说,这个人认识你,你也认识他。”


林禾眠闻言心里猛地一个“咯噔”。

她对上江渝风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眼底的不安彻底泄露,就像是糊了纸的窗户破了洞,彻骨的寒风拼了命的往里灌。

林禾眠其实早就有过怀疑,但她实在想不出来身边有这样的人存在。

刘智国脸上也没了轻松的表情,“小江,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发现?”

“不好说,具体要再调查看看。”江渝风又对林禾眠说道,“林小姐,我还需要你提供更详细的信息。”

“什么信息?”

“对方用过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我们需要再调查一遍。”

林禾眠点点头,“我现在就写给你。”这些她都还记得。

刘智国立马把自己的纸笔递给林禾眠。

江渝风的目光不由顺着林禾眠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停在了她握着笔的手上。

那是一双纤细薄透的手。

确实很白。

江渝风的睫毛垂了垂,继续道:“还有你的工作地址,平时的娱乐场所,以及——”

“以及什么?”

“以及你的感情经历。”

林禾眠一愣,写字的动作都停住了。

刘智国连忙帮江渝风翻译了一遍,“林小姐,小江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前男友或者其它感情纠葛。”

林禾眠摇摇头:“没有。”顿了顿又道,“现在也没有。”

刘智国有些唏嘘,这年头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没谈过恋爱的还真是少见。

谁知江渝风又加了句:“追求者也算。”

追求者?

林禾眠眉心微蹙,似是想的有些艰难,过了一会才不大确定的道:“以前是有一个,但他两年前就离开了云海市,应该和他没什么关系。”

“麻烦林小姐写下他的信息。”

林禾眠有些犹豫,握着笔无从下手。

江渝风以为林禾眠不愿意,语气稍显冷硬,“你放心,在证明他跟这件事有关之前,我们绝对不会打扰他的日常生活。”

“倒不是因为这个。”林禾眠咬了咬嘴唇,神色略显尴尬,“只是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

“……”

江渝风波澜不惊的脸上难得有了些许变化,似是没料到会得到这样的答复。

该问都问清楚了,既然林禾眠暂时没有危险,他们也该走了。

江渝风看了眼指向凌晨一点的钟表,道,“林小姐,今天就先这样,如果你还想到什么可疑的地方,记得及时联系警方。”

“至于这个东西,”他说着侧了侧手上拿着的快递盒,“我需要带走。”

林禾眠巴不得见不到那快递盒,既然有人能代为处理,她没有理由不答应。

她将人送至门口。

刘智国让林禾眠止步:“林小姐,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不用太担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出骚扰者,接下来还要你多配合我们调查。”

“嗯,谢谢,我会的。”

刘智国对这个说话温温柔柔的小姑娘挺有好感,何况刚刚听她所说,她是一个人在外工作,亲人好友都不在云海市,更是心生怜悯。

他看她憔悴不堪的模样,忍不住道:“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你可以联系我们小江,他也住在这片小区。”

说完还碰了碰江渝风的手肘,示意他把联系方式给林禾眠。

江渝风没想到刘智国转眼就兜了他的底。

林禾眠则是讶异的看向了江渝风。

这么巧,他也住在这里?

她当初租下这边的房子,看中的就是这里治安,可没想到还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不过现在知道有位看上去挺靠谱的警官住在这附近,她莫名安心了不少。

既然刘智国都这么说了,江渝风也没有推脱。

他从一进来就注意到了林禾眠的疲态,嘴唇苍白,眼底乌青,甚至连自己光着脚都没发觉。

而那双脚,和她的手一样,白到能看清上面细小的青色血管。

江渝风从刘智国那撕下一张纸,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递给林禾眠,“林小姐,地上凉,注意保暖。”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