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596凤白泠独孤鹜
继续看书
凤白泠被质问的心中一颤,慌忙解释:“不是,我只是……”有话想和你说。 可独孤鹜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和她,姻缘天定。” 月光洒落在白衣上,透着几分冷凉。

《326596凤白泠独孤鹜》精彩片段

玉山囚殿。
    阳光透过山顶的洞口照下来,给黑暗的囚牢添了丝光亮。
    凤白泠坐在玉桌前,目光一动不动的望着水波倒影里那个为自己束发的人。
    世人常说,束发描眉,结案夫妻。
    她与独孤鹜明明两件事都做过,可却不是夫妻。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凤白泠一转头便撞进了他如星的眸。
    独孤鹜叹了口气,将凤白泠扶正,伸手继续替她梳拢着发丝:“我要走了。”
    闻言,凤白泠一愣,慌忙着转头看向他:“你答应过我会陪着我的。”
    “神族性命无限长,我不可能像你一样,永生永世囚在玉山。”
    独孤鹜一身黑衣,高束的长发露出一双狭长的眼,透露着几分漫不经心。
    凤白泠心中一涩,他已经陪自己在这里呆了千年,她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为何这样突然,你之前从未提过你要走。”
    她没有挽留,因为不知如何开口,也没有资格开口。
    更何况独孤鹜说的没错,她不能因自己的私心,将他也困在这里。
    “我也未说过我要留。”
    独孤鹜的话让凤白泠无话可说。
    她望着他,久久,可独孤鹜眼色从未变过。
    凤白泠别开眼,落在一旁的手习惯性的抓上他衣袂:“你……何时走?”
    “半月后,我便走。”独孤鹜回答着,抬手将凤白泠耳边垂落的发丝挽到耳后。
    凤白泠任由独孤鹜动作,继续问:“那你可还会回来?”
    她私心想着哪怕他离开,只要能时不时的回来看自己一眼,她便也能放手。
    可独孤鹜却摇了摇头,不发一语的朝囚殿外走去。
    指间轻抓的衣袂滑落出去,凤白泠下意识的收紧了手,却只抓到一片空无。
    囚殿门外照进来的光,随着他的离去而黯淡。
    凤白泠呆呆的坐在地上,头顶的光随着时间的划过也渐渐消失。
    囚殿内空荡无声,凤白泠看着水镜中的场景怔怔出神,一双眼中弥漫着数不清的悲。
    她本是想看独孤鹜在做什么,有些话想同他说,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一幕。
    水镜中,两道人影相携而立,饮酒说笑。
    独孤鹜脸上恣意的笑是凤白泠从没有见过的,她痴痴的看着。
    许久,才慢慢将目光挪到他身旁那人上。
    玄女瑾容,令神魔两族无数人倾心的存在,纵使她囚在这玉山多年也知晓。
    只是她从不知,原来独孤鹜与瑾容是相识的。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响起。
    凤白泠抬头看着走进来的独孤鹜,沉默半晌才开口:“瑾容,便是你要离开的原因么?”
    独孤鹜闻言皱了皱眉:“你监视我?”
    凤白泠被质问的心中一颤,慌忙解释:“不是,我只是……”有话想和你说。
    可独孤鹜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和她,姻缘天定。”
    月光洒落在白衣上,透着几分冷凉。
    凤白泠看着独孤鹜眼中对瑾容的盈盈爱意,心里一阵绞痛。
    她那颗跟石头般沉寂的心,于初见独孤鹜时动了动,现在又在瞧见他对旁人的爱意目光时痛了痛。
    凤白泠暗中运转灵力,想要平复那痛,可那痛如跗骨之疽,如何都消解不得。
    “那我呢?”她低声问着,眉眼紧盯着他,寻求着答案。
    可独孤鹜只是说:“千年前你救我一命是恩情,千年陪伴是友情,我之心悦唯玄女一人。”

凤白泠看着独孤鹜冷漠的神色,突然想起千年前两人初遇时的场景。
    她出身便被神族司命预言为“神魔之祸”,而后被神魔两族各自加封了两道封印,终身囚禁在这玉山上。
    那日玉山狂风骤雨,她顺手救下了身受重伤的独孤鹜。
    独孤鹜醒后许了她三愿以报救命之恩。
    她第一愿便是让他留在玉山陪自己。
    一千年了,两人朝夕相伴,却原来只是恩友之情。
    偏她动了心,误以为那是爱。
    见凤白泠不说话,独孤鹜斟酌半晌,再度开口:“我已决定离开之后去提亲,求娶瑾容。”
    闻言,凤白泠一怔,她没想到一切来的这么快。
    “你想好了?”她复又问道。
    “是,娶她之心,断无更改。”
    独孤鹜坚定的语气诠释着他对瑾容的真心。
    可也像一把利刃刺穿了凤白泠的心。
    她紧攥着拳,指甲几乎要陷进肉中,却也只能强压住心里弥漫的痛。
    凤白泠望着眼前眸色冷淡的男人,再度开口:“你可还记得你当时曾许我三愿,说无论如何也会做到,现在可还算数?”
    独孤鹜皱了皱眉,看向凤白泠的眼神冷了几分。
    “你想说什么?”
    凤白泠迎着他冷下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也像是被冻住一般。
    “你能不能不娶瑾容?”
    这话在唇边打了个转,最后又被咽了回去。
    “帮我解开封印束缚,我想离开玉山。”凤白泠说着,垂下了眼睫,掩盖住其中的痛苦。
    从前她也是一人在这玉山囚殿呆了数不清的岁月,如今只不过是回到一开始而已。
    可终归还是不一样的。
    一想到等独孤鹜离开后,这偌大玉山便又只剩自己一人,她便无法再与天地花草度过余生。
    这一刻,凤白泠只觉得巨大的孤寂笼罩着她,似乎要将自己吞没。
    而独孤鹜却只是看着她清丽的面容,没有回答。
    凤白泠好像猜到他在犹豫什么,心像是被人捏着喘不过气。
    但还是哑声解释:“我不是要纠缠于你,我只是想出去看看这世间的风月,我不想我这一生看到的都是这小小一隅天。”
    独孤鹜看着她,轻轻蹙眉:“你是神祸之身。”
    “但我从未应预去害人。”凤白泠目光紧盯着他。
    独孤鹜沉默了会儿,终于退步:“我想想。”
    夜中静谧无声,风吹动树叶。
    玉山囚殿中也是一片寂然。
    凤白泠目送着独孤鹜离去,视线久久不能收回。
    仿佛这样她就能将他刻在心里,留在身边。
    转眼半月过去,这期间独孤鹜再没回来。
    清冷的月光从头顶洒下。
    凤白泠坐在殿中,望着那扇许久未曾开启的门,眼中满是期待和不安。
    今天是半月的最后一天了。
    她不知道独孤鹜会不会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帮她解开封印。
    就在思量之际,突然,一道“吱呀”声响,殿门开启。
    凤白泠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独孤鹜,眼神一亮,刚要说话,却瞧见他身后又走出一女子。
    是瑾容。
    凤白泠愣住,茫然的看着独孤鹜,刚要开口询问。
    就听他说:“你身上的魔族封印我不会,她会。”
    独孤鹜的眼神并未在凤白泠身上多做停留。
    他只是抬了抬手,撤去了神族封印。
    而瑾容在不远处以灵力画下法阵,然后示意凤白泠站进去。
    凤白泠看着那法阵,又转头看向独孤鹜,想要找寻些什么,却只瞧见他掩在黑暗中晦暗不明的侧脸。
    她望着,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慢慢走进了阵中。
    走进法阵的片刻瞬间,凤白泠突感体内经脉一阵撕裂的痛。
    像是有什么力量要活生生将她撕开一般!
    而一旁瑾容看着这一幕,眼里闪过一抹可疑色彩,却又立马消逝。
    半晌,凤白泠实在承受不住体内的疼痛与冲击,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殿内空无一人。
    凤白泠坐起身,体内囚禁灵力的锁已经消失,运起灵力来也没有丝毫的阻碍。
    她心里涌上欢喜,自己终于可以离开玉山了!
    想着,凤白泠便起身想要去寻独孤鹜。
    可刚出殿内,就看见他与瑾容正站在不远处。
    凤白泠刚要走过去,就听见独孤鹜的声音响起:“我心喜之人是你,旁人如何与我无关。”
    闻言,她脚步一顿,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
    踌躇之际,却听见瑾容问:“那凤白泠呢?”
    下意识的,凤白泠看向独孤鹜,等着他的答案。
    一颗心也随着此刻的寂静慢慢提起,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可独孤鹜的答案却如锋利的刃刺穿了心。

她心里涌上欢喜,自己终于可以离开玉山了!
    想着,凤白泠便起身想要去寻独孤鹜。
    可刚出殿内,就看见他与瑾容正站在不远处。
    凤白泠刚要走过去,就听见独孤鹜的声音响起:“我心喜之人是你,旁人如何与我无关。”
    闻言,她脚步一顿,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
    踌躇之际,却听见瑾容问:“那凤白泠呢?”
    下意识的,凤白泠看向独孤鹜,等着他的答案。
    一颗心也随着此刻的寂静慢慢提起,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可独孤鹜的答案却如锋利的刃刺穿了心。
    他说:“她,亦是旁人。”
    凤白泠总以为她在千万年的孤寂之中早就练就了一颗无坚不摧的心。
    可没想到现在,独孤鹜轻飘飘的几个字,便让自己这颗石头心千疮百孔。
    就在这时,独孤鹜似有所感的看过来。
    看到凤白泠站在这儿,他没有动作。
    反而是瑾容走上了前,关切问:“你身体怎么样?你体内的封印太久了,虽然现在解除了,但还会有些不舒服,过些日子就好了。”
    她的声音温柔至极,如风拂过。
    “多谢玄女替我解除封印。”凤白泠低垂着头道谢。
    瑾容笑了笑,手挽上独孤鹜手臂:“要谢你便谢独孤鹜吧,是他叫我来的。”
    她白皙的手搭在独孤鹜黑色的衣袖上,刺眼的厉害。
    凤白泠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心中却是狠狠的一痛。
    独孤鹜看着她垂着眼睫的模样,徐徐开口:“封印已解,我与你就此别过。”
    说着,他便挽着瑾容转身要走。
    凤白泠下意识的跟上前一步。
    独孤鹜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了眼她,眉心紧皱。
    凤白泠被他眼底透出的嫌恶吓的脚步一顿,再也无法迈出一步,只能怔怔看着他。
    这时,瑾容却拉住了独孤鹜:“她一人在这里也孤单,不如先跟我们回去吧?”
    独孤鹜冷冷看了眼凤白泠,不愿的背过身。
    瑾容却看向凤白泠问:“你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吗?”
    凤白泠有些意外,她看向独孤鹜,瞧着他依旧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还是点下了头。
    无论如何,她还是想陪在他身边。
    见状,瑾容弯唇笑了笑,伸手拉起凤白泠的手:“那以后你便跟我们一起。”
    凤白泠点头,跟在二人身后,前往神族。
    抵达神殿。
    独孤鹜携着瑾容往神殿内走去,将她忘却在后。
    凤白泠站在门外,怔怔看着眼前恢弘华丽的建筑,还有他的背影。
    才后知后觉反应,独孤鹜竟是神族的王!
    这时,瑾容转过身,看着还站在殿外的凤白泠走了过来,牵起她的手,领着人往殿内走。
    凤白泠默默跟着,旁边神侍的闲话传入了耳内,一字不落。
    “刚刚独孤鹜王上吩咐,为了防止凤白泠破坏大婚,让我们明日将她骗到锁灵阵锁起来。”
    神侍声音虽小,却像雷鸣一样彻响耳畔,让凤白泠难以置信!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