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上
  • 石榴花上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凌澈
  • 更新:2022-09-11 01:32:00
  • 最新章节:石榴花上第4章
继续看书
「阿澈,你修剪这么多我会死的!」凌澈的动作却丝毫不乱,好似已在心中谋划过无数遍。「姐姐放心,我有分寸的,我怎么忍心伤害姐姐呢,我不过是想让姐姐一直留在我身边罢了。」

《石榴花上》精彩片段

我叫阿媛,是一棵修行千年的石榴树,原本马上就能飞升了,偏偏被当时年幼的皇帝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元气大伤,差点儿小命不保。

等我再次睁眼,当年放火的熊孩子早就死了不知道多久了。

也罢,都说父债子偿,我飞到皇宫看了眼现任皇帝和太子,嗯......还是太子凌澈更顺眼些。

那你祖宗当年做的缺德事儿,就由你来替他补偿我吧。

我用了点儿手段,让宫人在他寝殿里摆了一盆石榴花,自己则附身到那盆石榴花上。

为了出口恶气,夜里我故意当着他的面化成人形,想吓吓他。

可只有八岁的小太子却满眼惊喜,用肉肉的小手抓着我的裙摆,一字一顿十分认真地问我:

「姐姐,你是仙女吗?」

我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呵~

没见识的人类幼崽。

我没理他,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拽回我的裙子,抚平上面的褶皱。

果然,熊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我故意用了些力度,想看他原地大哭。

可下一秒,他又抱住了我的大腿。

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看,脸上还带着红晕。

「姐姐,你可以陪我睡吗?」

这个小东西竟然不害怕,我有点儿惊讶。

他的小嘴一张一合,又开始问问题,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问题。

真是麻烦!

我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扔回床上,冷着脸把他按住。

「自己睡。」

然后「嗖」的一下变回了石榴花。

不听不听,熊孩子念经。

呼~

果然是血脉相承,祖宗是个熊孩子,现在的太子是个小话痨。

这皇家的基因也不怎么样嘛。

我是不会承认我被小太子问怕了的。

太子登基了,我让他把我种在议政殿旁,那里每天都有大臣经过,或多或少能蹭到些气运,有助于我修炼。

可小皇帝转头就把我从花盆里刨了出来,种在了更小却极为精致的花盆中。

还亲自修剪了枝叶和根须。

「姐姐,别人的气运有什么好的,有我的龙气还不够吗?」

小太子已经长成了唇红齿白的少年,他看着我,幽深的瞳孔里似是有无尽的黑暗。

我这才发现,他已经不是那个拽着我裙子、奶声奶气地喊姐姐的小太子了。

哎,说来话长啊。

我们修炼的精灵凡事都讲因果,我每个月帮他打探一次消息,他准许我每月贴身修炼一天。

龙气可以让我的修为大涨,打探消息对我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我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小皇帝说他刚登基政务繁忙,所以把贴身修炼的时间改为每半月一次。

在他的龙床上,他睡觉,我修炼。

我无所谓啊,在哪儿修炼不是修炼啊。

人家是皇帝,忙很正常。

可渐渐地,每次夜里修炼的时候,腰上总缠着一条胳膊。

我嫌别扭,把碍事儿的胳膊拍掉。

小皇帝却说:「姐姐,父皇留给我的大臣看我年纪小,总是欺负我,我都好几天没睡安稳了,你让我抱抱,好不好?」

黑黑的眼圈,眼下还带着乌青。

一双黑眸满是哀求,似乎我不答应,下一秒就哭给我看。

「都十六岁了,还这么麻烦。」

我话是这么说,但这次却没拍掉他的胳膊,调息修炼。

少年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合上眼沉沉地入睡。

我就这样留在他身边修炼了几年。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再看看眼前的人,已经褪去了年少的稚气,剑眉星目,不再是受人掣肘的小皇帝,而是锋芒初露的君主凌澈。

「阿澈,你修剪这么多我会死的!」

凌澈的动作却丝毫不乱,好似已在心中谋划过无数遍。

「姐姐放心,我有分寸的,我怎么忍心伤害姐姐呢,我不过是想让姐姐一直留在我身边罢了。」

他把我剪成小小的一棵,装在精美的花盆中,浇了水放在了他的桌角,那一小块有阳光的地方。


「我会拿龙气供养姐姐的,只要留在我身边,姐姐就可以每天修炼,这样不好吗?」

好,可太好了,修炼到一定程度,然后再被你一顿修剪,打回原形?

「只要姐姐一直在我身边,就算把我吸干,我也是甘愿的。」

可打住吧,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我觉得凌澈心里有点儿问题,就没跟他争辩,乖乖地当个盆栽。

也能理解,夺嫡获胜的人嘛,多多少少都有点儿小情绪。

像凌澈这种,也就那么回事儿吧,毕竟我只图他的龙气。

于是乎,大臣们发现他们的小皇帝每天走到哪儿都带着一盆石榴。

这......新时尚?

京城内悄然地兴起了一波新浪潮。

渐渐地,出来谈事儿不带个盆景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皇上的近臣。

看着小皇帝每天饶有兴致地侍弄这盆石榴,玩得不亦乐乎。

我也就没告诉他,我是骗他的,修不修剪都无所谓的,根本影响不到我,没了这盆我还可以附到其他石榴上。

想走我随时都能走,没走,不过是想修炼罢了。

真傻。

前朝不能占到便宜,大臣们又把目光放在了凌澈的后宫上。

凌澈今年二十了,还没后妃。

前几年他根基不稳,跟大臣斗智斗勇,所以也没人真的催他。

现在不一样了,子嗣乃国之传承,关乎国祚。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言,眼见坐在上首的皇帝没什么阻拦的意思,那话就放开了说。

直接点儿,就是你没儿子你的皇位传给谁?选我女儿当妃子吧,能生儿子。

凌澈点了头,后宫很快地变得热闹起来。

年轻娇嫩的小姑娘,水水嫩嫩的,看着就喜欢。

凌澈很大方,封号、等级也不吝啬,唯独没有立后,我问他是不是怕外戚干政,他没回答,反而把嫔妃们用来讨好他的好吃的都给我吃了。

我的注意力很容易就转移了,毕竟好吃的谁不想吃呢。

后宫有了女人,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也暴露出来,比如凌澈不孕不育。

皇帝身患隐疾不能圆房,我听了我都觉得丢人。

可他毕竟算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小皇帝啊,所以我也就在心里嘲笑他,那些嚼舌根的人,我还是帮他出了气。

小皇帝我可以嘲笑,但你们不能跟着笑。

「阿媛姐姐真好,皇宫冷冰冰的我只有姐姐了。」

凌澈眼神炙热,坐在椅子上双手环住我的腰就要靠过来,吓得我「嗖」的一下又变成了花盆里一动不动的小石榴。

这孩子还是缺爱啊,亲生母亲走得早,爹还是个公用的爹。

但你缺爱就去找你的嫔妃啊,我可不想当你母亲,我还准备以后飞升了嫁个容貌俊秀的小仙君呢。

再说了,后宫还有那么多太妃,她们巴不得认你当儿子。

凌澈不知我的想法,见我逃走只是笑笑,用白皙、修长的手指一遍遍地描摹着花盆边的金丝。

「姐姐答应过要陪我一辈子的。」

放屁!我没说过!是你说的!

凌澈听不见我内心的暴躁,空洞的眼神更加幽暗无光,唯有叫姐姐的时候才有点点星光。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情,看来得抓紧修炼了,这孩子有点儿疯魔。


五年的时光转瞬即逝,丹田隐隐地有了要飞升的冲动,是时候离开了。

「姐姐,再帮帮我好不好?」

凌澈垂着头,眼神阴鸷。

我轻抚着他的头,柔声地问他发生什么了。

早朝时大臣联名上奏,以没有子嗣为由,要求小皇帝退位让贤或者过继宗族里的孩子传承香火。

没有皇嗣,即便凌澈手段再狠厉,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姐姐,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凌澈眼眶红红的,又让我想到了几年前,他在东宫遭受明枪暗箭的那段时光。

没有母亲的孩子,总是让人忍不住心疼。

我还在出神,凌澈已经扑到我怀里了,像是年少时那样,对我很是依赖。

凌澈的身体治了这么多年,一点儿起色也没有。

他的问题,除了我,旁人怕是无从下手。

我轻叹一声,答应了他。

作为一棵石榴,生子还是很容易的。

皇帝是真龙天子,孕育皇帝的子嗣得到的龙气要比普通修炼多得多。

这么一看,我还是很赚的。

夜深人静,寝宫内就剩下我和他。

「来吧,去床上躺好。」

我来到床边,对着他施展法术。

渐渐地,凌澈脸色潮红,鼻尖隐隐地有了汗珠。

「姐姐,有些疼。」

「忍着。」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凌澈疼得青筋都凸出来了。

「姐姐,太疼了,我......我快抗不住了。」

小皇帝的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是在强撑,眼尾通红。

我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没忍心说几句重话。

这点儿小法术都撑不下来,凌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不过,他这般娇气倒是让我起了几分怜悯之心,可我何时变得这般心软了?

好在第二天,我学聪明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上来就敲晕了他。

没有了凌澈在旁扰乱我的心神,过程很顺利,我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我的法术确实精进了。

一个时辰后,凌澈悠悠转醒。

「这就可以了?」

「当然,不过是孕育子嗣罢了,哪有那么难?我是石榴,又不是你们人类,一个小法术而已。」

「法术?我们......我们不是有了肌肤之亲吗?」

凌澈憋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来。

干净整洁的衣服和床单,提醒着他一切都是他脑补过度了。

我气得照着他脑袋,上去就打了他一巴掌。

「想什么呢?我用法术帮你孕育子嗣你还不满足,还想占姐姐便宜?」

他要身体没问题,至于被大臣逼到要退位吗?

凌澈被我说得不敢抬头,耸着肩不吭声。

我又狠狠地吓唬他几句,才变回石榴花,不去理他。

我都计划好了,等我把孩子孕育成形,我就走,一秒都待不下去了,小皇帝一点儿都不乖。

可我却低估了凌澈眼神里的那抹偏执。

我被凌澈囚禁了。

早上我把两个成形的男婴放在床上,自己突破飞升,准备悄悄地离开。

哪承想飞到一半,脚踝被一根金链锁住,随即坠落在某人的怀里。

「姐姐,不是说好了不要离开我吗?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凌澈抱着我,把我的头按在他怀里,一下又一下地捋顺我的长发,自顾自地在我耳边诉说着他的不满。

我也很不满,好不好!


「想什么呢?我用法术帮你孕育子嗣你还不满足,还想占姐姐便宜?」

他要身体没问题,至于被大臣逼到要退位吗?

凌澈被我说得不敢抬头,耸着肩不吭声。

我又狠狠地吓唬他几句,才变回石榴花,不去理他。

我都计划好了,等我把孩子孕育成形,我就走,一秒都待不下去了,小皇帝一点儿都不乖。

可我却低估了凌澈眼神里的那抹偏执。

我被凌澈囚禁了。

早上我把两个成形的男婴放在床上,自己突破飞升,准备悄悄地离开。

哪承想飞到一半,脚踝被一根金链锁住,随即坠落在某人的怀里。

「姐姐,不是说好了不要离开我吗?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凌澈抱着我,把我的头按在他怀里,一下又一下地捋顺我的长发,自顾自地在我耳边诉说着他的不满。

我也很不满,好不好!

他分明就在防备着我!

他居然背着我找来了捆仙绳!

凌澈把我锁在了他寝宫的床上,金色的捆仙绳亮得刺眼。

果然,熊孩子长大了还是这么讨厌。

皇帝有了两个儿子,这个消息一出,前朝后宫一片哗然。

皇帝不是不行吗?怎么连孩子都有了?

后宫也如水入油锅一般炸开了。

闹得最欢的,当属贵妃娘娘了,领着群情激奋的嫔妃们就要找皇帝要说法。

被凌澈一道圣旨打发回宫。

皇帝那里没问清楚,贵妃也没罢休,而是直接杀到了寝宫来。

一群人堵在寝宫门口,只有贵妃一人进得来。

来吧来吧,大战一触即发,我已经准备好了。

就见贵妃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见到我愣了十几秒,「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头垂得低低的,宛若犯了错的孩子。

什么操作?宫斗新招数?

「姐姐,我不知道是你,我不是故意在门前大吵大闹的,我这就让她们回去。」

「等等,你......认识我?」

贵妃点点头,而后娇羞地看了我一眼。

一个两个的都什么毛病?

简单来说,就是前些年我出去玩,做了几件惩恶扬善的好事,其中受欺负的小可怜里就有她。

我做好事不留名,却被她记住了长相。

然后,我就成了她心中的大英雄。

嗯......怎么说呢?

被人感激是好事儿,但你别用这么充满爱意的眼神看我,可行?

贵妃对我那真是相见恨晚啊,拉着我恨不得聊个三天三夜。

「姐姐,你这脚总这么捆着也不是个事儿,要不我帮你解开吧?」

还没等我回应,就直接上手,干净利落地解开了捆仙绳。

一瞬间,我感觉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我的身体,我试了试,法力又回来了!

不过,这小妮子是真敢啊。

要是凌澈回来,发现她把我放跑了,她这小身板能扛得住吗?

再看向她,目光也忍不住染上了担忧。

「没事的,有我爹和我哥在,他不敢怎么样。」

凌澈就是个疯子,我很确定他不会放过贵妃一家的。

「我送你们走吧。」

再留在这儿,后果不堪设想。

贵妃苦笑,周身上下的娇蛮褪去:「我们哪也去不了,我们家世代忠良,我爹不会走的。」

「你来。」

我把她叫来身边,用法术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些自己的气息,她可以凭借这抹气息,使得两个皇子更加依赖她。

凌澈看在这点,也许会对她手下留情。

外边传来脚步声,凌澈回来了。

「姐姐,你快走,不用管我。」

我不放心,又给她身上加持了一个护她安全的术法,凝神开始飞升。

凌澈进来的时候,我刚好要离开。

贵妃手里还握着金灿灿的捆仙绳,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阿澈,姐姐要走了,不要迁怒贵妃,保护好两个皇子。」

「不,姐姐别走。」

「姐姐,你说好要陪我一辈子的啊!」

「姐姐,你敢走,我就敢杀了他们!」

「阿媛姐姐!」

凌澈疯了一般扑过来想抓住我,但他这回再也不能拦住我了。

我飞升了,只是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

凌澈最后的那个眼神,为什么我会觉得很熟悉?

怪不得都想当神仙,这日子可真美。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