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骗到你吗
  • 能骗到你吗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北海朝阳
  • 更新:2022-09-11 01:36:00
  • 最新章节:能骗到你吗第4章
继续看书
《能骗到你吗》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小说主要讲述了陈琳江拓的故事,同时,陈琳江拓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能骗到你吗》精彩片段

疫情封城,别人抢菜,我食不下咽。
「哟,这是怀孕了?」
后妈嘲讽。
「是啊。」
我挑着眉,出言挑衅:「你弟弟的孩子。你要做姑姑了,开心吗?」
这话刚说完,我就后悔了。
因为家门开了。
某人正站在门口,听到这句话的刹那,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你——!」
后妈拍案而起,厉声道:「陈琳,你简直不要脸!当初是你抛弃他!你嫌他穷,现在他发达了,你送上门又怎样!你以为他会要你的孩子吗?!」
后妈的气急败坏,我完全不意外,毕竟她对江拓的那点心思,我门清儿。
然而,当务之急,是站在门口的江拓。
目光短暂的交接。
我已经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却不想某人幽幽的出声道:
「小区封了,biyun 药这东西,买不到,也借不到。」
我:……
后妈:……
后妈错愕的转过头,望着站在门口的江拓,又看看我,几度欲言又止。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今天的菜,放你门口了。」
江拓单手将外套挂在架子上,开始下逐客令:
「疫情期间,就算住隔壁,也不要来回窜门。」
后妈蹙着眉,有些委屈:「阿拓,我们是一家人。」
江拓:「我是独生子。」
末了。
像是怕后妈听不懂。
江拓又道:「我只是你的房东。」
后妈一时语塞,当即负气离开,临走前还不忘瞪我一眼。
说实话。
我也很无语。
初恋是后妈的继弟。
这种事,太狗血了,狗血到我都觉得可以写进我的小说里。
后妈一走,家里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我也慢慢的挪着脚步打算开溜。
「站住。」
江拓压低了声。
从签订租房合同到现在,这是江拓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仓皇不已,开始没话找话:「呃,菜是热的,水壶里也有热水……」
「你怀孕了?」
江拓打断我的话,挑着眉看向我,一步步走了过来。
「啊,没有。」
我一慌,下意识后退,却不想腰抵在了桌上。
我怎么可能怀孕!
我根本没有过那方面的事,说出来纯粹是为了气后妈。
江拓挑着眉,双手撑在桌上,将我圈住,一双漆黑的眸紧盯着我。
清冽的气息逐渐逼近。
纵然眼前的人已非彼时人,可是那种心动的感觉却从未消弭。
「那个……」
我脑子乱极了,脱口而出:
「你知道的,天气一热,我就吃不下饭。」
「啧。」
江拓哼笑一声,扯下桌上的酒精棉片,站直腰身,不紧不慢的擦拭着指尖:
「我可不敢知道。」
我:……
我怔了下,闷声附和了一句。
我和江拓的分手并不算体面。
那时候。
我刚成年,当了很多年的乖乖女,一进大学就忍不住放飞自我,追逐江拓这朵高岭之花。
最后,被我爸一巴掌打得被迫分手。
「分手!」
「我成年了……」
我捂着脸,据理力争。
可是我爸完全不讲道理,扬起手就要继续扇我,冷声训斥道:
「立刻分手!不然你所有的卡,全部停掉!」
某种程度上。
出于害怕爸爸的怒火或是经济压力,我选择了妥协,直到后妈嫁进门。
她嫁给我爸,柜子里却还藏着江拓的照片,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可是。
太迟了。
我已经和江拓撕破了脸。
「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啊,学霸同学。」
「对,就是想分手,怎么了?」
「你真的很烦人,能不能别找我了?
你就是一个穷小子,我一块手帕就顶你一年的生活费,你觉得我们合适吗?你心里没点数吗?」
话说完的时候,我心都快停跳了。
江拓的父母离异。
父亲净身出户,为了方便母亲再婚,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很多时候给我买礼物,都是勤工俭学来的。
……
明明可以好好告别的,但是话说得不够狠,江拓就会来找我。
每一次看到他,我都无所适从,渐渐的说话也越发刻薄。

最后,被我爸一巴掌打得被迫分手。
「分手!」
「我成年了……」
我捂着脸,据理力争。
可是我爸完全不讲道理,扬起手就要继续扇我,冷声训斥道:
「立刻分手!不然你所有的卡,全部停掉!」
某种程度上。
出于害怕爸爸的怒火或是经济压力,我选择了妥协,直到后妈嫁进门。
她嫁给我爸,柜子里却还藏着江拓的照片,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可是。
太迟了。
我已经和江拓撕破了脸。
「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啊,学霸同学。」
「对,就是想分手,怎么了?」
「你真的很烦人,能不能别找我了?
你就是一个穷小子,我一块手帕就顶你一年的生活费,你觉得我们合适吗?你心里没点数吗?」
话说完的时候,我心都快停跳了。
江拓的父母离异。
父亲净身出户,为了方便母亲再婚,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很多时候给我买礼物,都是勤工俭学来的。
……
明明可以好好告别的,但是话说得不够狠,江拓就会来找我。
每一次看到他,我都无所适从,渐渐的说话也越发刻薄。
以至于。
后来,江拓出国,再无归期。
而我脱离那个家,脱离了我爸动不动就会扬起的巴掌。
我经济独立了。
我不再是那个会被扇哭的小孩了,可是我再也无法喜欢上别人。
我一直都记得。
江拓冒着雨堵在宿舍门口,眼眶泛着红,默默的望着我。
那个眼神。
像是一根刺,深深扎在我的心口。
【闺蜜刘璇】:宝!最新消息,江拓回国了,而且就在江都啊!
我:……
我当然知道,不仅知道,还稀里糊涂的签了合同,最后发现是和他合住。
【刘璇】:快点去找他!把他拿下!
我抿着唇,默默交代了现状。
下一秒。
我的手机开始被信息轰炸,刘某人甚至发来语音:
「阿西吧!快去把他拿下!哈哈哈,我 tm 又要激动的睡不着了!」
「我哪有脸……」
我只能叹气,心已经沉到谷底。
我不是没有想过补偿他,可是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甚至害怕和他过于靠近。
.18 岁的江拓和 24 岁的江拓,仿佛是两个人。
从前的他,完全可以用乖巧来形容,一逗就会脸红。
现在的他,看似成熟好说话,却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刘璇】:[追夫攻略 108 式]pdf.
手机突然窜出来信息。
我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但是瞄了一眼,还是点了进去,开始一条条的翻看。
【我】:这么追着,会不会太舔了。
【刘璇】:难不成,你想让那个后妈得逞?
我:……
我当然不想后妈得逞,可是对于现在的江拓,我一无所知。
我只能慢慢了解,慢慢……试探。
正所谓,抓住男人的胃,就能抓住他的心。
这话很土,但是我信了。
为锁住他的胃。
我开始疯狂的抢菜,甚至用上了筋膜枪。
「靠!你做了菜,为什么不站在门口等着他从你手里拿?」
刘璇恨铁不成钢。
我躲在边上,望着许久没有开的门,正打算再去敲一次,便听到门开的声音。
隔着几米的距离。
江拓脸上的表情,是从惊讶到嫌弃,一览无余。
「诶,拿了吗?」
刘璇小声嘀咕。
我拿着手机,只觉得心口被刺痛,眼看着江拓转身回了房间,而餐盘还稳稳的放在椅子上,一动未动。
「拿了吗?」
「没有。」
我失落的出声。
刘璇叹气:「直接送进去啊!」
我拿着手机,没吱声,像是憋着一口气,默默的把菜端回去,自己吃。
连着一周。
我和江拓低头不见抬头见,关于送菜这件事,都默契的没有提及,又或者,他不屑提及。
而我,一天天的坚持着。
直到某一天,江拓靠在门框边,看着正在切菜的我,淡声道:「我是你的小白鼠?」
「嗯?」
我余光不经意的瞥过去,看到突然出现的他,心里闪过一丝雀跃:
「不是,我都尝过了,按照菜谱做的……应该,不难吃的。」
江拓挑着眉,忽然间就走了过来,拿着筷子夹起烧好的菜,安静的吃着。
那一刻。
窗外的阴雨连绵都变得静谧。
我望着他,低声道:「好吃吗?」
「嗯。」
江拓垂着眸,声音很轻。
我抿着唇,心里有些开心,可是江拓的下一句便像是泼了盆凉水:
「陈小姐为了骗人,还挺会下功夫的。」
我拿着刀的手微顿,侧目看向江拓,低声道:
「能骗到你吗?」
江拓没吱声,手撑着桌台,侧目看向我。
这样近距离的对视。
上一次发生,还是他拽着我,恳求不要分手。
「菜做的不错,可以给你免半个月房租。」
江拓答非所问,转身离开。
我:……
准备将菜装盘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不用猜,我都知道,那肯定是后妈。
我本不想开门的,但是她一直敲,我又担心吵到江拓,只能无奈的去开门。
然而。
这门一开,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后妈穿着一件超薄的裙子,身上的肉色几乎快透出来。
如果不是清楚这是家门口,我真怀疑我是在某个内衣的秀场。
那种若隐若现的性感,过于致命。
「怎么是你?」
后妈嘴角噙着笑,见到开门的是我,顿时冷下脸:
「江拓呢?」
说着。
她想要进门,我迅速扣住门把,挡住她的去路。
「姓陈的,我劝你识相点,我和江拓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后妈眯着眼笑。
我盯着她,完全洞悉她的心思,不紧不慢的学着她的语气道:
「江拓昨晚太累了,现在只怕没力气和你说话。」
「你还要不要脸?——」
后妈怒目圆瞪。
我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本能的警觉起来,下意识后退一步,却不想她直接撕扯我的衣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有后妈就会有后爸。
仗着我爸的势,我这位后妈对我的打骂总是那么「顺其自然」。

后妈眯着眼笑。
我盯着她,完全洞悉她的心思,不紧不慢的学着她的语气道:
「江拓昨晚太累了,现在只怕没力气和你说话。」
「你还要不要脸?——」
后妈怒目圆瞪。
我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本能的警觉起来,下意识后退一步,却不想她直接撕扯我的衣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有后妈就会有后爸。
仗着我爸的势,我这位后妈对我的打骂总是那么「顺其自然」。
「松手。」
我出声警告。
后妈不依不饶,抬手就要抓我的脸。
我顺势后退,一脚踹在她的腹部。
「你,你敢打我!你这个小贱——」
后妈难以置信的看向我,到了嘴边的脏话还没有来得及骂出来,就眨巴着眼,顺势跌坐在地上,啜泣了起来。
她变脸太快。
我微蹙着眉,下意识后退一步,却不想一下子抵进熟悉的怀抱。
清冽的气息席卷着神经。
我瞬间愣在原地,连头都不敢回一下,只听见耳边传来后妈的哭声:
「阿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她就对我动手……」
我:……
我张了张嘴,想解释,脑海里却浮现了我爸怒不可遏的模样。
男人对女人的梨花带雨总是无法抵抗。
没有例外。
偏偏我学不来,我更习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忍下去。
长久的沉默后。
江拓越过我,走到后妈的身旁:「站得起来吗?」
后妈鼻尖泛着红,眼泪说掉就掉,软声道:「好疼。」
我:……
此时此刻。
门口仿佛变成了专属于后妈的舞台,而江拓则是带着她退场的人。
咔哒。
伴随着门关上的声音,我的心像是漏了一拍。
「江拓……」
我有些丧,后知后觉的对着空气叫着他的名字。
陡然间想起自己的菜还没有做完,慌忙赶回厨房。
然而。
我没有想到,等我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喉间顿时有些酸涩。
不好吃了……
江拓出门以后,就很久没有回来。
我不清楚他们之间会说些什么,可是我莫名的担心,后妈会说些什么,影响我在江拓心里的形象。
不过。
转念一想,江拓的心里可能早就没有了我的落脚之地。
临近午睡的时间。
我蜷缩在被子里,脑海里全是江拓带着后妈离开的背影,久久无法入眠,直到房门开了。
「喂。」
江拓叫了一声。
我心里咯噔着,有点疑惑,没吱声。
一阵阵清冽的香气袭来。
「喂。」
江拓仿佛在反复确定。
我闭着眼,权当没有听见,直到他的手触碰到我的脖颈。
微凉的触感。
像是过电一般,酥麻到脊骨。
如果没有猜错,他是在检查我的伤口……
后妈那一爪子,直接给我脖颈上留了三条印子。
「你除了会写小说,还会什么?」
江拓冷不丁吐槽。
这句话,太熟悉了,仿佛将一切拉回从前。
我负责小说的世界,而他负责我的世界……
我有些想哭,却也只能忍着,生怕破坏这片刻的亲昵。
或许是心情郁结,隔了一小会儿,我装不住了,突然很想吐,冷不丁就从床上坐起来了,冲进卫生间。
水流哗哗作响。
我仓促的漱口,余光一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江拓。
他看的我眼神,明显变了味。
「我真的没有怀……」
「药膏是孕妇专用。」
江拓指尖研磨着药膏,直接打断我的话,抬眸看向我。
那一刻。
四目相对。

微凉的触感。
像是过电一般,酥麻到脊骨。
如果没有猜错,他是在检查我的伤口……
后妈那一爪子,直接给我脖颈上留了三条印子。
「你除了会写小说,还会什么?」
江拓冷不丁吐槽。
这句话,太熟悉了,仿佛将一切拉回从前。
我负责小说的世界,而他负责我的世界……
我想哭,却也只能忍着,生怕破坏这片刻的亲昵。
或许是心情郁结,隔了一小会儿,我装不住了,突然很想吐,冷不丁就从床上坐起来了,冲进卫生间。
水流哗哗作响。
我仓促的漱口,余光一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江拓。
他看的我眼神,明显变了味。
「我真的没有怀……」
「药膏是孕妇专用。」
江拓指尖研磨着药膏,直接打断我的话,抬眸看向我。
那一刻。
四目相对。
明明近在咫尺,心却像是相隔天涯。
我突然想说很多遍对不起。
我想把过去的事情说清楚,可是看到江拓眼里的冷意。
我怕了。
伤害已经造成了。
旧事重提,还有意义吗……
我望着他,酸涩不已,只能低声解释:
「我没有怀孕,我……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
「你的事。」
江拓脸色骤冷,随即笑着道:「我可一点也不想知道。」
我:……
「噢,那是我多嘴了。」
我只能苦笑,再抬头的时候,江拓已经不见踪影。
等我走出卫生间。
我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余光一瞥,便看到放在书桌上的药膏。
小说连着几天断更,电脑已经打开了,可我坐在书桌前,光是盯着药膏就看了半天。
恍惚间。
我想起上学的时候,我在别人面前都挺安静的,一到江拓的面前,就忍不住哼哼唧唧。
「呜,手被柜子夹了下,好痛。我都没法码字了。」
事实上。
已经不疼了,但是我太喜欢看江拓哄着我。
往往这个时候,他总是嘴角噙着笑,俯身把我抱在怀里,骨节分明的手托着我的手,低声道:
「嗯,让我看看,哪根手指比较疼?」
太腻歪了。
腻歪到刘璇都要来一句:he~tui!狗情侣!秀恩爱,分得快!
一语成谶。
我和江拓真的分了。
回想起来,我的情绪就完全不受控制,写小说的时候太有代入感,最后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开始写虐文。
我抱着枕头坐电脑面前哭,纸巾用的飞快。
夜深人静。
我哭得嗓子有些哑,想去倒水,却没有想到江拓也在客厅,我下意识躲在边上。
客厅里略显昏暗。
隐约间还能听到酒瓶掉落在地上,而江拓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江,江拓……?」
我轻声叫他。
打开客厅的灯,江拓衬衫的领口敞开,白皙的脸上泛着一抹红,那种微醺感陡然生出几分勾人的可怜模样。
「你怎么喝这么多……」
望着茶几上的酒瓶,我心口一紧,蹲下身开始整理,走到江拓的身旁,还没有来得及拽起他,就被他扣在沙发上。
清冽的气息靠近。
我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挣扎,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被他的阴影所笼罩。
他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处处透着危险的气息。
「你还敢出现?」
江拓低眸看着我,像是认出来了,冷冷一笑。
「过去的事……」
我皱眉看着他,一丝惶恐涌上心头,忍不住小声道:
「我可以解释。」
「解释?」
江拓红了眼,呼吸都逼近了我:
「我无数次的找你,无数次的等着你给我一个解释,你的解释是什么,我不配,我配不上陈大小姐,所以我活该被你玩弄,对吧?」
他靠得太近,那种酒精的味道,瞬间蚕食起我的神经。
那一刻。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我本能的感到恐惧,更加不敢吱声,脑海里全是我爸酒喝多就动手打人的画面。
「陈大小姐?」
江拓低眸望着我,眼底的怒意不减。
我望着他,只觉得整个人已经被畏惧所占领,控制不住眼泪,抬手想要推开他,他却握住了我的手腕。
就像是触发到炸弹的开关。
我反手就狠狠拧住江拓的手腕,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声脆响,响彻整个客厅。
「嘶……陈琳!」
江拓吃痛的出声。
我后知后觉,仿佛劫后余生,吓得松开手。
江拓跌坐在地上,仰头看向我,下颚都缀着冷汗。
「对,对不起!」
我俯身想去扶江拓。
江拓却避开了我,一言不发的起身。
我咬着唇,只能默默跟了几步,小声道:
「还疼吗……」
江拓理都不带理我,直接回了房间,徒留我在客厅里。
或许是喝得太多了,江拓难得没有早起。
我不清楚他伤势怎么样了,但是翻遍家里也没有找到活血化瘀的药,我只能去借。
好在小区里的业主都挺热情,我很快就联系上了开药店的业主。
【三单元业主】:你在哪个单元,我还在送菜,迟点给你递过去。
我连忙道谢,利索的报了地址,刚准备问价格,业主就发了一句:
诶?还是要孕妇专用的吗?
我微怔,刚准备回复。
业主又道:家里有孕妇还是要注意的,祛疤的药又到了,你还要不要?
我仿佛猜到了什么。
等到业主递药来的时候,他望着我,笑着道:
「今天不是你老公来拿药啊。」
「呃……」
我笑得有些尴尬,刚准备回答,就看到业主朝着不远处招手。
「诶,你老婆在这儿呢。」
我下意识回头。
视野里,江拓余光瞥了过来,停顿两秒,走了过来。
「这孩子几个月了?」
业主不明所以,笑着拉拉家常。
江拓瞥着我,笑了一声:「还没去医院查。」
「害,也不知道这疫情什么时候过去,这快生的时候,可得提前安排医院啊。」
业主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又念叨了几句,可是我已经完全站不住脚,只觉得自己要溺死在江拓的气息里。
江拓始终淡笑:「好,记着了。」
业主明显当真了,临走前朝我看了一眼,笑着出声道:
「祝你生产顺利。」
我:……
我几乎是挤出笑容,「嗯,谢谢。」
隐约间。
江拓轻笑了一声,我咬着唇,想瞄他一眼,结果他转身就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