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所愿,放弃你了小说
继续看书
她垂眸起身,跟上了宋温雨的脚步。踏上楼梯时,苏安染忍不住回头,就看见傅司寒落过来的深情目光。她心头涌上抹酸涩,因为她清楚,这样的目光是属于宋温雨的,而不是自己。回到房间,外面的寒暄声被隔绝在外。宋温雨长呼口气,心里的紧张消减不少。没了其他人,她终于畅所欲言,说起了自己在国外的事情。苏安染听得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一直不断循环着饭桌上的那番问话。直到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心绪:“小染,怎么了?看你一天都心不在焉的?”

《如你所愿,放弃你了小说》精彩片段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异样起来。


苏安染喉头一窒,眼神不觉落向对面的傅司寒。


只见他看过身边局促的宋温雨,截断了话头:“妈,这件事顺其自然就好。”


苏安染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在怕引起宋温雨的反感。


他总是小心翼翼照顾着宋温雨的感受,所有的温柔都仅限于她。


面前的美味菜肴,苏安染一口也吃不下。


原本傅母还想再说些什么。


然而宋温雨却先一步放下筷子起身:“我……我吃饱了。”


话落,她求救般的眼神望向苏安染:“小染,可以陪我一起回房间吗?”


宋温雨一向害怕这样的场合,这时,苏安染就是她唯一的救星。


碍于朋友关系,也碍于傅司寒,苏安染都没办法拒绝:“好。”


她垂眸起身,跟上了宋温雨的脚步。


踏上楼梯时,苏安染忍不住回头,就看见傅司寒落过来的深情目光。


她心头涌上抹酸涩,因为她清楚,这样的目光是属于宋温雨的,而不是自己。


回到房间,外面的寒暄声被隔绝在外。


宋温雨长呼口气,心里的紧张消减不少。


没了其他人,她终于畅所欲言,说起了自己在国外的事情。


苏安染听得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一直不断循环着饭桌上的那番问话。


直到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心绪:“小染,怎么了?看你一天都心不在焉的?”


苏安染回过神,抬头看向说玛⃠丽⃠话的宋温雨。


她不知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突然开口:“温雨,你想过和阿寒哥……恋爱吗?”


宋温雨脸色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苏安染眼神闪烁了下,只能解释:“只是问问……”


月色隐去,将整个房间吞噬在黑暗里。


苏安染蜷缩在床边的角落,心头始终挥不去傅司寒的那句话。


“不止喜欢,我还要娶她。”


她一直的清楚傅司寒喜欢宋温雨,却没料到他已经想到了这种地步……


晚风顺着敞开的窗吹刮在脸上。


苏安染一遍遍咽下苦涩,将头埋在枕芯,逼着自己睡去。


可入了梦,她仿佛又回到了傅司寒接自己回家的那天。


她第一次走进傅家大门,第一次不愁吃穿。


十几岁少女正值青春期,遇见了一个可以给予自己未来的人,又怎么会不心动?


直到有天,傅司寒告诉她:“我可以一直将你资助到大学毕业,作为报答,你帮我好好照顾宋温雨,因为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她这才明白,原来傅司寒所有的好,都是因为另一个女人。


从梦中醒来,苏安染眼底一片黯然。


她再睡不着,起身收拾好东西回学校。


不料,刚到楼下就跟宋温雨和傅司寒两人碰了个正着。


宋温雨一瞧见她走过来,连忙问道:“小染,我们去庙里祈福,你要一起去吗?”


苏安染扫了一眼傅司寒,温声婉拒:“不了,我先回学校。”


“这样……”宋温雨眼里带过失落。


傅司寒低头看了眼腕表,跟着开口:“现在还早,一起吧。”


话落,男人已经率先走出大门,丝毫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苏安染攥着背包带的手微微收紧,末了还是跟了过去。


清早下了一场小雨,来寺庙祭拜人不多。


寺庙里,苏安染跪在庄严巍峨的佛像前,听着耳边的心经。


她目光落向陪在宋温雨身边的傅司寒,缓缓闭了眼。


一向不信神佛的她,这次却也诚心苏愿,希望佛祖保佑傅司寒身体健康,平安顺遂。


拜完佛,苏安染向高僧求了一个护身符。


她看着已经走出去的傅司寒和宋温雨,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小口袋。


那里放着的事苏久之前她帮傅司寒打扫房间时,拾到的一寸照,上面是大学时期的傅司寒。


苏安染将照片放进了护身符里,系上细带,这才走了出去。


他知道吗?


如果不知道话,自己应该告诉他吗?


苏安染胡思乱想了苏多,却一直没有答案。


直到车辆开回傅家门口。


傅司寒将车熄火,正打算解开安全带。


宋温雨突然开口:“阿寒哥,你送小染去学校吧,我怕她上课时间来不及。”


说完,她就直接下了车。


等苏安染回过神来,傅司寒已经启动了引擎。


车厢里,气氛一阵压抑。


沉默一直延续到学校门口。


车辆停下,苏安染刚准备解开安全带。


不想,傅司寒的声音缓缓传来:“你们刚刚聊了什么?”


苏安染抿了抿唇:“只是聊了些求愿的事情。”


傅司寒没再多问什么,只是嘱咐:“今晚记得回来陪温雨。”


他一贯温润的口吻,让苏安染又不禁想到了车上她和宋温雨的对话。


她迟疑着开口:“阿寒哥……”


然而话还未落,就被傅司寒打断:“小染,明天我想跟温雨告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