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完整文本
  • 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完整文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绯酒
  • 更新:2024-06-11 21:32:00
  • 最新章节:第4章
继续看书
网文大咖“绯酒”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许南音陆南骁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出去,别说荣升集团的姑爷他做不了,陈时禹还得进去踩缝纫机,所以,姚女士,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

《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查房的医生护士走后,沈夜坐了十多分钟,手机又响了,接了电话后,他就离开。

许南音在母亲的要求下,将他送到了电梯这里,等电梯的时候,还是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

沈夜收起手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用说谢谢,你是我的妻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许南音听到妻子两个字,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两拍。

电梯门打开了,看着男人离开,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嘴角扬起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弧度,直到电梯门合上,她才收回视线,转身回去。

……

因为沈夜,许静明显的心情好了许多,陈韵经常过来陪她,她的身子也一天天的在康复。

看到母亲料理自己没问题了,许南音便回去“工作”。

她之前对母亲说公司批准她可以晚点入职,所以母亲还不知道她工作黄了。

这些日子母亲难得这么开心,许南音不想她为自己担心。

现在她不敢总是往医院跑,一直在投简历找工作,可每一次简历投出去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回声,这让她心里感到说不出的无力和愤怒。

叶秋知道她的境况,劝她换个行业发展,江城这么多大企业,机遇很多,她没必要锁死在那一条路上。

可是她在这个行业做了五年,五年的经验拿出去都可以加成涨薪,如果换一条路,她就得从头开始。

许南音还找了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室内设计师这方面的工作。

可看到月薪四千到八千,她就放弃了。

这个工资根本不能负担母亲的治疗费和她的生活费。

许南音只能再继续找其它的。

手机铃声响起。

许南音一看到是医院打来的,顿时心跳加速,赶忙接了。

……

病房门口围了人。

许南音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姚慧的声音。

“许静,你到底还要不要脸?我儿子和你女儿都分手了,你们母女还霸占我儿子的房子不肯归还,这是什么理?”

她神色一凛,立刻从围观的人里挤进去。

“妈。”

和姚慧这个泼妇吵架,许静显然不是对手,但是看到女儿来,她不想让外面的人用有色眼睛看她的女儿,便道:“姚慧,你说话要摸摸自己的良心,音音和陈时禹在一起的时候,他还什么都没有,当年你住院陈时禹拿不出钱,这笔钱还是我们给你出的,是我女儿给你跑前跑后给你端屎端尿,我女儿陪了你儿子整整五年,五年的青春都耗在了他的身上,现在陈时禹发达了就出轨,我女儿还没找他要青春损失费呢!”

“你们还想要青春损失费!”

姚慧声音尖锐,“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女儿跟我儿子谈,那也是她自愿的,我又没求她来照顾我,是她上赶着倒贴我儿子想讨好我,那几千块钱我儿子也早就还给你们了,你说你女儿耗费了五年青春,我儿子难道就没有被耽误五年吗?要不是你们母女跟吸血虫一样缠着我儿子,我儿子现在早就是荣升集团的姑爷了!”

听到荣升集团这几个字,许静想要说什么,许南音先开口:“请你出去!”

姚慧愤怒的瞪着她,“许南音,我儿子说了他根本没有碰过你,你要是不肯把房子还给我,我就去法院起诉你们!”

说着,她又转过头,看向门口围观的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你们大伙都来评评理,没这么欺负人的,我儿子都没跟她睡过,她就要我儿子一栋房子,两百多万啊,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说是不是?”

这个社会总会对男人犯错更加包容,对女性苛刻。

出轨在男人眼里那是男人都会犯的错,在女人眼里,虽然同情许南音,但是也不认为许南音霸占人家的房产就是对的。

围观的都是这层楼的病友,好几个都和许静认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她。

“许姐,你还是让你女儿把房子还给人家吧,毕竟这两百万也不是小数目。”

“是啊,现在赚一栋房子也不容易,这谈恋爱分手也是正常的,你女儿要是要个两三万还好,这两百万金额太大了,如果人家真去告,法院应该都是会判返还的。”

“人家也没跟你女儿睡觉,这个房子确实不该要。”

许静气的浑身发抖,眼睛都红了,她没有想过姚慧这么不要脸,什么都往外说。

许南音赶紧去给母亲顺气,低声道,“妈,你别管,让我来解决。”

许静点头,不再出声。

许南音神色冰冷,看向姚慧,“阿姨,当年陈时禹创业第一笔资金是五十万,这五十万中有我的二十万,这五年我不仅是他的女朋友,还陪着他一起创业,要是真仔细算清楚的话,陈时禹现在身价是十亿,这十亿他至少得分给我两三亿。”

“你还想分两三亿?你做梦,那是我儿子的钱,你想也别想!”

姚慧拔高了声音,脸都绿了。

“创业第一年,他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我免费给他打工,晚上我还去餐厅做服务生,赚的工资给你们做生活费,所以大家可以来评评理,到底谁更不要脸!”

许南音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立刻帮她说话。

“五十万的创业资金,你出了二十万,占了几乎一半,你这姑娘真的好的没话说!”

“当初要是没有你,她儿子创业也不会成功了。”

“她儿子身家都十亿了,她还找你要房子,也太不要脸了!”

“姑娘,我们支持你维护自己的利益,去把属于你的那部分钱给要回来!”

“对,去要,不能便宜了渣男!”

姚慧都蒙了,怎么都没想到刚刚还帮她说话的人现在竟然全帮着许南音。

什么要回来,那可都是她儿子的钱!

“许南音,你这个小贱人,你要是敢找我儿子要钱,我就跟你拼命!”

姚慧恶狠狠的警告她。

“阿姨,那二十万我是有转账记录的。”

许南音过去敬着姚慧是看在陈时禹的面子上。

现在她和陈时禹分手,也不会再惯着她了。

她走到姚慧跟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而且我和陈时禹一起共事五年,这五年他背地里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都知道,我要是把这些都抖出去,别说荣升集团的姑爷他做不了,陈时禹还得进去踩缝纫机,所以,姚女士,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

【抱歉,不能去接你了,工作有点忙,晚饭你解决自己的,别管我】

许南音正在等她的肉末茄子盖浇饭,本来心情食欲都挺好的,看到男人的这条短信,心里闪过一丝失落,但她还是表示理解,回了一条短信。

【好,我知道了】

等了一会,见男人没有再发消息过来了,她便将手机塞进包包里拿着叫号牌去端饭。

忙碌一整天,五点一到,许南音依旧准时下班。

刚刚走出办公室,就遇见了迎面走来的于阔,他是来找她的。

“一起去吃个饭?”

许南音察觉到周围看她异样的眼神,想拒绝,于阔先开口:“有点工作的事情想跟你聊聊,赏个脸?”

老板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许南音要是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

毕竟她的这份工作是于阔给的,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重新开始。

许南音点头:“好。”

于阔带她去了一家西餐厅,一入座就有服务生拿来了菜单,许南音随便点了两样,就把菜单还回去了。

于阔看着她笑,“就吃这么点?”

“这些够了。”

于阔点点头,补了几样,等服务生拿着菜单走了,他问:“你好像很不愿意跟我一起出来吃饭?我能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许南音还没说话,于阔笑意盈盈的问:“怕男朋友生气?”

“不是。”

许南音坦白道,“你是老板,我能进公司是你看在老同学的面上帮我,我现在还没有给东盛创造价值,如果跟你出来吃饭,被人看到了……大家会不好想。”

于阔看着她娇俏明媚的脸,手指轻轻扣在桌上,淡淡的笑:“南音,你一直都是一个努力上进的好姑娘,当初如果你没有为陈时禹蹉跎五年,现在你在这个行业会有很高的成就!”

提到那五年,许南音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可是逝去的时间不能追回,她只能向前看。

“你要跟我谈什么工作?”

“是这样的,江城台打算打造一档家装改造栏目,由素人设计师和明星搭档,一起合作设计这样的形式,东盛这边刚好有一个素人设计师的名额,我想推荐你去参加。”

许南音有些意外,想到何雅今天那番话,问道:“为什么让我去?何姐应该比我更合适,我没有经验,怕是完成不了这个工作!”

“我想推荐你去肯定是有我的理由。”

于阔含笑望着她,“我知道你有个微博号叫暖暖轻音,我一直有关注你,你在上面发过你的装修设计图,我觉得都挺不错的,装修的很实用!”

自己的设计可以得到老板的肯定,许南音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小骄傲,可听到自己的微博号被人家报出来,她又不大自然,微博号是她高中注册的,当时取的名字也是比较中二,用习惯了她也懒得改。

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身的很好,连陈时禹都不知道她有这个微博号,没想到于阔竟然知道她的小马甲。

“何雅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她的很多设计理念都不错,设计出来的效果很让人眼前一亮,就像艺术品,让人惊艳,如果预算充足不考虑烧钱的话,推她去是很合适,但是这种家装改造栏目大多委托人都是普通人,实际功能永远都是第一需求,在这一点上你比她做的好。”

许南音身子绷紧,几乎是下意识的摇头,否认。

“没……没有!”

她绝对不能说她把胸贴给掉了!

沈夜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唇上的弧度细微的勾了勾:“没掉就好,要是掉了被我老板捡到就不好了。”

许南音:“……”

她为什么这么倒霉!

怎么找都找不到!

迈巴赫停在东盛大楼下,许南音得下车了。

她还不死心:“我能不能去后面看看?”

男人挑了挑眉,“真掉东西了?”

许南音嗓音艰难,突然灵机一动,“掉了……一只耳环。”

“行吧,你去找找。”

得到允许,许南音立刻打开车门下车,把后座的车门打开,弯下腰进去找。

可是,她昨天一直都坐在副驾驶,在这里找只是自欺欺人,结果肯定是找不到的。

在男人催促她的时候,她只能算了。

应该是掉在外面了,就算被人捡到,也不知道是她的。

许南音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到此为止,今天该好好工作了。

……

“南音!”

许南音正在等电梯的时候,听到这声,回过头,看到了于阔。

“我今天起晚了。”

今天是她上班第三天,就被老板给逮到卡点上班,许南音挺心虚的。

于阔并不在意,笑着道:“我今天也起晚了。”

他接着问了句,“昨天你回家应该很晚了吧?”

“还好,不是很晚,我每天都是那个时间睡的。”

许南音之前做陈时禹的助理,习惯了晚睡早起,只是今天做早餐做了两人份,比平日里多花了几分钟。

“今天又是你男朋友送你来上班的?”

“嗯。”

比起之前靠两条腿从小区走出来,坐车无疑是舒服享受的。

要是每天他都能载她一程就好了。

“你男朋友看起来挺有钱的。”

于阔顿了顿,随口又问了一句,“他是做什么的?”

“码农。”

这是她妈告诉她的,据说是陈阿姨说的,但是具体在哪个公司做事,她也不知道。

许南音这才发现,她对她的男朋友好像了解特别少。

“开公司的?”

“不是,是给别人打工的。”

电梯门降到一楼,叮的一声开了。

许南音进去,于阔跟在后面,两人都是去七楼。

“他那个车挺贵的。”

许南音知道于阔想的是什么,为免他继续问下去,她说:“那个车不是他的,是他老板的,他是送老板回去后过去接我的。”

“是吗?”

于阔想到昨天晚上见到许南音的那个男朋友,总觉得有点眼熟,和那位有些像,不过宴会上隔得远,其实他也没看清楚,这个世上别说身型相似,就是脸长得像的都有不少。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许南音不大喜欢于阔这样刨根问底,但是他是她老板,她还是得敬他两分。

“他叫沈夜。”

江城好像没有姓沈的富豪。

于阔这才相信,应该是他想多了。

如果对方是个有能耐的,许南音怎么会来他的公司上班?

这么一想,于阔就觉得,他还是有机会的。

回到家,许南音把西装还给男人后,就一个人回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沈夜想到她那双红彤彤的眼睛,心里莫名的有一丝烦躁。

他摸出香烟和打火机,抽了半支烟后,拿手机拨了个电话。

那头很快接了,“陆总的夜生活刚开始,怎么这个点了还有精力给我打电话?”

“问你个事!”

“行,你说。”

“女人哭了怎么办?”

“你是说你把你女人弄哭了?”

沈夜没有否认。

秦度像是知道了什么,一下笑出了声,很是意味深长的道:“那要看是哪种情况了!”

沈夜不耐烦,“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别卖关子!”

“这女人哭是有几种情况的,如果是你做那种事情太粗鲁,把她弄哭了,那你得放下你陆总的身段好好哄哄,然后送她点珠宝首饰包包就好,如果珠宝首饰包包哄不好,那就送豪车豪宅,总能哄好的。”

“不是这种情况。”

“那其它的情况,跟上一种一样的操作就行,我这个方法可以包治百病!”

沈夜:“……”

他直接把电话掐断了。

……

许南音洗了一个澡,心情都还没有平复下来。

一想到自己今天就那么跑了,她就很懊恼。

敲门声突然响起。

许南音压下心头的难受,平复好情绪,才出声:“门没锁,进来吧。”

沈夜推开房门走进来。

“有事吗?”

男人将一个白色塑料袋递给她。

许南音接过,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是……榴莲。

剥好的榴莲。

“给我吃的?”

这话刚脱口,许南音就觉得自己不该多此一问,人家把东西送进来肯定是给她吃的。

她晚上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肚子空荡荡的。

看到榴莲,还是有胃口的。

“我们出去吃吧。”

许南音虽然喜欢吃榴莲,但是仅限于吃,房间里她还是喜欢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味道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

许南音将榴莲放在茶几上,将上面的保鲜膜撕开,拿了一个最肥的递过去。

“给你。”

客厅里很快就被榴莲的臭味充斥了。

沈夜明显不喜欢这股味道,他拧着眉头,很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不用。”

许南音见他这个反应,有些纳闷,“你不喜欢吃榴莲?”

沈夜低低嗯了一声,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不喜欢吃怎么还买?”

男人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许南音也知道他肯定是买给她吃的,可是刚刚两人是一起回家的,她没看到他买这个东西。

他是空着两只手跟她上来的。

许南音正吃的香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突然看向男人的衣服,这才发现他身上竟然是湿的,肩膀那里能明显看到湿#@了一大块。

沈夜这个榴莲是让赵恒去买的。

但是他刚才给许南音撑伞,衣服确实都湿@#了。

“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沈夜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机,听到这话,低头瞧了一眼,从沙发里站起身,抬脚往卧室走。

许南音一直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脑海中还浮现着他去给她买榴莲了。

她偏过头看向玻璃窗外,现在还在下好大的雨呢!

还在打雷!

许南音再低头看手里的榴莲,嘴角忍不住弯了弯,笑出了声。

这一声落下,包厢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大家都惊讶的看着许南音,像是没料到这个素人设计师竟然会认识顾冉,还有她的男朋友。

许南音站起身,与顾冉轻蔑不快的视线对上,她淡淡的道:“在你眼里当宝贝的男朋友,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坨垃圾,我没有回收垃圾的习惯。”

这一声落,大家看顾冉和她男朋友眼神就有点变了。

陈时禹脸色阴沉了下去。

顾冉向来心高气傲,哪受得了这样的羞辱,恼怒道:“你别口口声声说时禹是垃圾,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你能上这个节目,难道不是陪你老板上#@床换来的?”

娱乐圈女明星但凡跟桃色沾上边,前途事业都会毁于一旦。

而顾冉显然也知道怎么把许南音从节目组赶出去。

现在不管是拍剧还是做综艺,几千万上亿的节目一旦里面出现劣质艺人,就会遭到网友的抵制,甚至还有可能被平台封杀下架。

《创造家》现在还没有开拍,最保险的就应该是把许南音这个素人设计师给换掉。

所有人都看向导演和制片,等待他们做决定。

但是郭胜和王#@平只是静静的观望着,没有表态。

“顾小姐,你说我陪老板上@#床有证据吗?还是你躲在床下看到了?如果你没有看到,也没有证据,我是可以告你造谣诽谤的,现在这里这么多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顾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在外面一向都是高傲矜贵的,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顾小姐,你也是女孩子,给女孩子造黄谣是很恶毒!”

许南音这话一落,立刻有几个女孩出声为她抱不平。

“要是有证据就拿出来。”

“没有证据给人造黄瑶是很缺德的。”

“我原先以为只有那些低俗的男人才会造黄瑶,没想到大明星也会,还是女孩子,真的滤镜碎一地。”

顾冉气得浑身发抖,可她也确实没有证据,这时纪微突然开口:“南音,据我所知,之前你并没有从事跟家装有关的相关行业,听说你一进东盛就是设计师,本来我以为东盛会把这个机会给他们的高级设计师何雅,却没想到给了你这个初级设计师,你能解释一下吗?”

纪微还特地咬重初级两个字,眼神不耻的望着她。

初级和高级,光从字面上就知道谁更有本事,能力更强了。

《创造家》是陆氏集团投资拍摄的大型家装综艺栏目,目的也是为了宣传他们即将开盘的高端楼盘,在这档栏目中表现出色的设计师,是可以直接和陆氏签约,参与他们住宅设计的。

为了能跟陆氏搭上线,各个公司肯定是把最优秀的设计师送过来。

而郭胜和王#@平知道许南音只是初级设计师,就有些不满意了。

“老板让我来自然有他的想法,我作为员工无权过问,但是我一定不会辜负老板对我的期望,全力以赴完成这次的工作。”

顿了顿,许南音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我和纪小姐是大学同学,如果我没资格来,我相信纪小姐比我更没资格!”


在座的人都没想到她竟然敢把话说的这么直接,这节目都还没开拍,除非是真有能力,不然哪敢有这个自信。

可看着女孩那不卑不亢,从容应对,分毫不让的姿态,大家莫名有些相信,也许她真的很厉害。

纪微也是没想到许南音竟然敢当众贬低她,她气得发抖:“许南音,你凭什么觉得你会比我厉害?你五年都没从事我们这行,我现在可是南方装饰的高级设计师!”

“刚进东盛的设计师都得从初级做起,给东盛创造了一定的价值,就会升为中级设计师,高级设计师,你现在是高级设计师只能说你入职的时间比我长,并不能说明你比我的能力强!”

“许南音,你……”

“对,我想起来了,你好像也是Z大出来的。”

制片王#@平突然开口,在和素人设计师签约之前,各个公司已经把素人设计师的基本情况都送了过来,她记得这个素人设计师虽然没有其他设计师简历那么丰富,但是她在Z大成绩很优秀,还在好几个家装比赛设计中拿过奖。

许南音立刻应道:“是的,我和纪小姐不仅是大学同学,我们还是一个寝室的“好友”!”

她特地咬重好友两个字,看着纪微气的铁青的脸,心情十分的舒爽。

王#@平点点头,“Z大出来的学生,能力应该都不错。”

这算是给这场争吵画了一个休止符了。

纪微气得不轻,也不能再出声。

顾冉脸色很不好。

陈时禹看着许南音嘴角边的那抹弧度,觉得很刺眼,他突然开口:“许南音,何必把大家关系搞得这么僵?冉冉,她不想跟你共事,也是因为你跟了我五年,这五年你为云帆付出很多,但是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对你的照顾只是单纯的上司对员工的照拂,没有任何超过这个界限的感情,当然,如果让你误会,我还是感到很抱歉。”

许南音懵了下,不可置信的看向对面的男人。

“辞退你也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冉冉她很善良,她什么都不说,但是我要顾及她的心情,我相信任何女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男朋友身边有个第三者,你说是不是?”

陈时禹这话一落,立刻得到了在座女性的附和。

“要是我男朋友身边有个女人,我肯定是要跟他分手的!”

“顾冉的男朋友太帅了,又帅又有钱,还专一,这种极品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第二个!”

“顾冉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才有这么好的运气,而且她家世还那么好,简直人生赢家!”

“许南音真的太不要脸了,我们节目组还是把她除名吧,看着膈应!”

“她那张脸长得跟狐狸精一样,也就顾冉男朋友定力好,换个定力差的,没准就得手了,说不定她和那个东盛老总真有一腿!”

听到这些议论,许南音气的脸都白了:“陈时禹,你还是个人吗!”

她怎么都没想到,陈时禹竟然这么无耻,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在她的身上,把她塑造成第三者,而他成了那个深情专一的好男人!

陈时禹眼眸闪了下,面上依旧诚恳的说道:“云帆给你的补偿,你如果觉得少,我可以再单独补给你一份,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针对冉冉,她很单纯,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不像你心思那么缜密!”

这就差明晃晃的说她是个心机女了!

许南音气的直接端起手边的橙汁泼了过去。

陈时禹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有这个举动,将顾冉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只是男人正低头拿着手机处理事情,像是根本没听到她们的对话。

“你妈是住的哪个医院,明天我去看看她。”

“不用了,阿姨。”

“我现在每天也没什么事,好长时间没和她见面了,怪想的。”

许南音还是把母亲住院的地址说了。

“你们是预约的杨医生吧?之前我们小区里有个张阿姨就是他给看的,都十多年了,现在身体还挺好的。”

“我们预约的是王医生,医院说杨医生这段时间去京城做学术交流了,得三个月后才能回来。”

“啊,这可惜了,王医生的名气没有杨医生大,医术应该不如杨医生,你怎么不再等等?”

“我本来也想等等,但是医院说杨医生现在年纪大了,基本就不出诊了,王医生是他的徒弟,这些年手术做的反馈也挺好的。”

“那也应该没问题,你也别太担心,你妈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治好的。”

许南音想就冲着婆婆对她的这份善意,她和陈时禹虽然是闪婚,以后她也会努力和他把日子过好的。

对未来有了规划后,她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和陈阿姨有说不完的话。

陈时禹坐在两人旁边,没有去插嘴,只是偶尔茶杯空了,他会主动添水。

这顿饭吃的很舒服。

……

离开时,陈韵打算结账,却被告知已经结过了,她埋怨的看了儿子一眼,拉着许南音的手道:“我这儿子很孝顺,也很有本事,我们小区那些养儿子的都没我过得好,音音,阿姨可以给你打包票,你要是嫁给我儿子,他肯定会对你好的!”

作为女朋友,许南音还是夸了男朋友一把,“阿夜很体贴。”

“他就是嘴巴笨,要是会说话不至于拖到这个岁数。”

陈韵拉着许南音下楼,一边进电梯一边笑眯眯的道:“不过我这儿子眼光也很高,之前不是没有女孩子愿意跟他谈,是他自己不肯,现在跟你相亲,才第一天你们就确定了关系,这说明你合他眼缘,你们有缘分!”

“所以啊,这缘分到了你们就把该办的事情早点办了,趁着阿姨现在还动得了,等你们有了孩子,还可以帮你们带带。”

不管陈阿姨说什么,许南音都乖巧的听着,没有反驳,这也让陈韵心情更加好了,一直到儿子停车她下车,她都还不忘转过头让许南音有时间去她那里吃饭,她给她做好吃的。

……

陈阿姨住的离医院不远,车又开了十多分钟就停了。

许南音坐在副驾驶,本来打算下车,可想到什么,她又坐回去,望着驾驶座上的人,说了一声:“对不起。”

男人偏头望向她。

他的眼神漆黑深邃,脸上没什么情绪,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绅士有礼的。

这一整天相处下来,许南音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只是,她妈是胃癌早期,虽然是可以治好的,可是手术之后也要吃药复查,虽然这个钱她可以一个人承担,但是医生说过胃癌术后还有复发的可能性。

这个常识他肯定也知道。

陈阿姨不介意,可和她领证的是陈时禹,她也应该给他一次选择的权利。

斟酌了一会,许南音轻声开口:“我妈的事情你如果介意,我明天可以去和你把婚离了,我不会拖累你的。”

陈时禹眼眸一沉,脸色有些不好,“才领证一天你就要离婚?”

“我之前没有和你说清楚,这算骗婚。”

“……”

陈时禹静静看着眼前的姑娘,她的眼神清亮倔强,从昨天晚上他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姑娘。

男人静默了一会,突然问:“如果我妈得了癌症,你现在会要求跟我离婚吗?”

许南音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摇完后她好像知道了他的答案。

看着女孩眼里的意外,陈时禹不着痕迹的扯了下唇:“你不会跟我离婚,你又怎么会觉得我想要跟你离婚?”

“许南音,你未免把我看的太low了!”

许南音这是第二次听到他连名带姓的叫她。

比起第一次,他这次语调明显加重了一些,这是生气了?

许南音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说了一声对不起。

“以后希望许小姐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说,不要把离婚挂在嘴边。”

陈时禹顿了下,又接着说:“我既然决定跟你领证,就没有想过要离婚,我希望许小姐也能同样抱着负责任的态度,离婚这两个字不要再说第二次。”

许南音轻轻“嗯”了一声。

她的声音刚落,陈时禹的手机就响了,许南音低声说,“我先下去了,你注意安全。”

说完,她就打开车门下车。

回到医院,许南音并没有立刻上楼,而是在楼下的长椅上坐着,一直坐到了十点半,她才起身上楼。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保温桶里的饭菜都吃完了,她松了口气。

给母亲掖好被子,在病床前坐了半个小时,她才离开。

……

为了母亲后续的治疗费,许南音不敢休息,第二天就去了叶秋推荐的公司面试。

面试很愉快,人家当场就录取了她,让她明天来公司签约入职,给的薪资也比许南音预期的多了五千。

这让她很高兴,一走出大楼,就给叶秋打电话约饭。

只是电话还没拨出去,一个熟悉的号码进来了。

许南音早就把陈时禹的电话删了,只是五年的记忆让她在手机屏亮起的那刻,哪怕没有备注,只是一串数字,她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她没有接,直接掐断了,然后果断的将号码拉黑。

和叶秋约好饭后,许南音叫车去约定的地点,这时手机突然又响了。

是唐玲的电话。

唐玲是许南音在云帆的同事,也是朋友,比她大一岁,之前她随着陈时禹出差,接到警#@察局电话,说她母亲被一辆摩托车撞了,那个时候她赶不回来,还是唐玲去帮她处理的。

想到这里,她没有挂断,点了接听。

“许南音,你有男朋友了?”

陈时禹暴躁愤怒的质问从那头响起。

许南音抿了抿唇,没有意外,她淡淡的强调:“陈时禹,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跟你说过,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也请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许南音,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许南音没有否认,“是!”

“我们才分手一天,你就有新欢了,是不是你早就和他勾搭在一起了,所以你才要跟我分手!”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东盛装饰。

许南音办理了入职手续后,就被人事领到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听说之前在这里办公的设计师三天前刚办理离职,办公室做了卫生打扫,还没登记物品,让她有什么缺的需要置办的都可以找采购那边领。

许南音说了声好,表示知道了。

人事走后,她来到窗口,打开窗户,从这里能看到云帆科技办公的那栋大楼,再往远一点,还能看到丰越,丰越是本地龙头企业陆氏集团旗下一家专注新能源和芯片研究的科技公司。

自从丰越搬到浦安,越来越多的大小企业都往这边转移。

加上江城政@#府有意扶持这块,有补贴和减税,所以现在大部分公司都开在这里。

敲门声突然响起。

许南音转过头,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正对着她笑的于阔。

他也是东盛的老板。

“于总。”

“老同学,还是叫名字好点。”

于阔走进来,“我带你到处转转吧。”

许南音点点头。

东盛近两年在装修界颇有名气,他们什么风格都可以做,性价比较高,价格亲民,装修终身可以质保。

而他们主打的是中端装修市场和租赁住房平装,拥有五百多名员工及两千多人的施工团队,在江城有六家分公司。

公司还把设计师分为三个等级:初级,中级,和高级。

一顺对应的就是装修价格层次:十万,五十万,一百万以上。

而许南音刚进公司,必须从初级做起,积累一定的业绩和人脉后,给公司创造了价值,才能往上升。

所谓的人脉和业绩除了奔着东盛来的自来水,主要还是得自己去找客源。

于阔说的很详细,许南音也听得很认真,虽然有压力,但是也没什么不满。

等把公司介绍完后,于阔带着许南音去了他的办公室,把自己手上负责的一个单子给她,让她练手。

许南音也没多想,接了。

将单子放回办公室,她去上个洗手间。

“你说新来的那个设计师是什么来头,竟然让于总亲自带!”

“听说是于总的大学同学,于总还把手里的单子都给她做了。”

“怪不得,我听何姐说她之前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何姐都把她给pass掉了,结果于总点名要把人给留下来。”

“谁叫人家长得漂亮,男人都是好色的!”

“我就是为你挺不值的,本来你都实习一年了,要是今年考核过了,你就可以直接升设计部坐办公室了,可谁想到,她一来就抢了你的位置。”

“抢了也不一定能坐得稳,咱们走着瞧看谁留到最后!”

等外面的人走了,她才从隔间出来,来到盥洗台这里洗手。

……

许南音将于阔给的单子还了回去,于阔很不解的看着她。

“这是你负责的,我可以自己找。”

于阔笑,“我手上的单子太多,可能不能按时给客人做完,你就当帮我。”

“你可以转给其她的设计师做,我刚来,不大合适。”

于阔像是明白了什么,盯着她的脸,“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

许南音顿了顿,接着说:“我没有工作经验,你能给我一个工作的机会,我已经很感激了,客源这方面,我还是想靠自己找,我相信凭我自己的能力,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行吧。”

于阔见她说的这么认真,将单子放了回去,笑道:“那你有需要帮忙的记得找我!”

“好!”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许南音打开微信,给她之前加过的几个小区微信群里发了同一条消息:装修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半包全包都可以。

她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经验,之前陈时禹要创业,那二十万就是她给人家做装修,画户型设计图赚来的。

发出去后,过了几分钟,都没有人回复,她心里叹了口气,有点愁。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相亲对象这四个字,许南音脑神经一下紧绷了起来,心里很紧张。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绯酒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这本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并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827章 沈寒年番外,写了1442796字!

书友评价

这书里有个人,他在男主心里无可替代。因为他,男主放任小三伤害女主,一次又一次。因为他,男主将自己变成渣男。没错,这个人就是救了男主两次,还升天的,贯穿全文的男人。 都说白月光伤害高,死去的白月光伤害更高,但我没想到这个男人比白月光还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干脆改灵异吧!死去的男人变成灵魂飘在男主身边,看着这一切心疼不已,这样的爱情更好。 跑。 男主通病,因为一些事而对女配容忍。但女主太弱,不在该反击的时候反击,反而利用孩子和男主的愧疚。女主后面的反击,更像是因为有个男二,有个备胎,但这样对男二不公平,男二值得更好的,而不是女主这种。最后,写的很好,像便秘。

这本书特别好看,大结局特别完美,希望作者还有写下一本。

千万别再写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了,分开吧

热门章节

第254章 你永远都是顾家大小姐

第255章 我厚颜无耻,但是我不会恩将仇报

第256章 顾大小姐,你都上热搜了

第257章 我不该对您有期望的

第258章 你心里很不甘心吧

作品试读


换人自然是不可能换的。

这个组队是导演和制片经过一晚上商量定下的。

和其他单一类家具改造节目不同,《改造家》在宣传方面主打噱头就是明星设计师,给到素人设计师的镜头相对比较少。

既要围绕家装这个主题来录制,又要有热点,所以节目组花了巨资请了当红的流量小生小花一起来录制。

顾冉和纪微这两个人在签约之时,已经定下了。

其他四位素人设计师里,只有许南音的年纪和邓晨最合适。

许南音长得漂亮,必要时还可以和邓晨炒炒CP,给节目拉一波流量。

见节目组不肯换人,邓晨向来心高气傲,只有别人顺着他的,哪受得了这种气?当下他就拔了麦,黑着脸要走,站在场外的经纪人赶忙去拦住了他,“我的小祖宗哎,你这是干什么?我们约都签了,你不录我们是要赔偿的!”

“不是我不录,是他们欺人太甚,给我安排一个没什么本事还不检点的女人,这要是节目播出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经纪人高姐听到也不高兴,“郭导,不就是一个素人设计师吗?犯得着为了这个女人闹的大家都不愉快,趁着这还没录制,您换一个就是了。”

顾冉在一旁笑着道:“是啊,郭导,纪微认识好多高级设计师,直接换一个就是了,何必让晨哥不高兴呢?”

纪微也附和,“只要郭导有需要,我可以立刻一个电话叫人过来,不会耽误拍摄进度的!”

所有人都看着许南音就像看一只惹人厌的苍蝇。

许南音却仿佛没有感受到大家对她的恶意,她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着,不插话也不为自己争取。

栏目组的人因为昨天的事情对她没什么好印象。

底下的人忍不住说道:“郭导,要不还是换一个吧?”

郭胜看了一眼许南音,低声道:“换什么换,我正愁咱们这节目没有卖点,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

郭胜抬起头,神色严肃道:“我的节目按我的分配来,不想录的现在都可以走!”

这一声落下,顾冉跟纪微脸色有些不好,却都没有再出声了。

高姐只能低声劝道:“这个节目是陆氏投资的,你现在走,那隐者这部剧咱们肯定是拿不到了。”

按道理,像邓晨这种一线流量小生是不会来参加这种家装类没什么看点的综艺栏目,主要是陆氏旗下星辉娱乐承诺,用一部S级的大制作跟他做资源置换。

业界流传一句,星辉出品必属精品。

邓晨是凭借一部仙侠剧火的,之后他拍了几部偶像剧和古装剧都反响平平。

如今他急需一部优秀的作品让他稳坐一线当红小生的位置。

“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给你争取到这个机会?能跟陆氏集团搭上线,这可是其他人想都想不到的,你现在一走,可不是得罪节目组这么简单,那是跟陆氏撕破脸,以后谁还敢用你?”

陆氏集团这四个字在娱乐圈代表金主爸爸。

把金主爸爸得罪了,还想在这个圈子里混那是不可能的。

邓晨只能黑着脸回去了,可他站位离许南音很远,相比另外四队,他们这队明显能看得出有问题。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2804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妈,你不是说过我就算和陈时禹领证也管不住他,他迟早都是要出轨的,现在我和他分手及时止损不是很好吗?”

“可是你怎么能输给夏柔的女儿?”

许静揪着胸口的衣服,满眼痛苦,这些年她从来没有从那场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她以为把女儿培养的足够优秀,自己就可以挺直腰板,有朝一日能在那个女人面前扬眉吐气,让顾天淮和老爷子看看,她不比那个女人差。

没有男人,她也可以活。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引以为傲的女儿竟然又输给了夏柔的女儿。

这是把许静那最后一点尊严狠狠的踩在地上碾,比杀了她还难受。

许南音何尝不知道母亲的痛苦和屈辱,因为她让母亲回忆起过去那些不好的往事,她也很自责。

她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伸手搂住母亲,轻轻抚摸她的后背:“妈,我没有输给她,除了陈时禹,其它事情我是不会输给她的。”

可许静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她一直哭,哭她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和痛苦,哭她不该把女儿从顾家带出来,跟她过苦日子,如果女儿还是养在顾家,就算比不上夏柔生的儿子金贵,可好歹她才是顾家真正的大小姐。

如果她的女儿是顾南音,不是许南音,陈时禹怎么会跟她分手?

都是她的错,她不该那么自私,是她对不起女儿!

许南音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静静地等母亲发泄完,等她疲惫的止住声音,她将母亲扶到床上躺下,给她掖好被子。

等母亲睡着了,她才起身拿了扫把开始打扫。

把病房里收拾干净了,她才坐下来拿起手机,点开微博,看到了微博上的热搜。

许南音考上大学后,怕母亲太孤单,便用暑假兼职的钱给母亲买了智能手机,可以聊天视频追剧。

许静学习能力很快,年轻人玩的东西,她都会玩,也很喜欢玩。

住院后,医院里没什么人和她聊天,她便刷微博微信打发时间。

许南音怎么都没想到,她上午才去办理离职,和陈时禹那个渣男划清界限,下午,他和顾冉就官宣了。

夏柔,这个曾经风华绝代的娱乐圈初代女神,立即点赞转发祝福了女儿官宣恋情的微博,并且还关注了陈时禹。

众所周知,夏柔早就嫁进豪门了,所以顾冉荣升大小姐的身份自然就曝光了。

「骄纵任性独闯娱乐圈的大小姐X白手起家的科技新贵」

这应该是娱乐圈近年来最让人意外也是以后最让人看好的一对了。

如果许南音不是前女友,她应该也会祝福他们。

心口又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

许南音直接切换到了微信,打算清理一下朋友圈。

这时叶秋的电话来了。

她一接通,那头就咆哮,“妈的,音音,你看到微博了吗?陈时禹竟然跟那个顾冉官宣了,明明他是你的男朋友,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许南音看了眼睡熟的母亲,捂着手机起身从病房出去,把门带上后,她才小声说道:“我跟他分手了。”

“分手?是那狗东西出轨?!!!”

“陈时禹这个贱人,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现在有钱了就沾花惹草,南音,不能放过这两个贱人,我们去微博曝光他们!”

“我帮你挂!!”

许南音闭了闭眼,“不能挂,我妈马上要做手术了,我不想她被人打扰。”

“可就这么放过他们吗?音音,我真的替你很不值,我咽不下这口气!”

她又何尝咽的下这口气?

可现在,她只想母亲可以手术成功,其它的事情只能以后再想,她怕刺激到母亲。

回到病房,许南音将手机放回包包里,看到包里的那本结婚证,她顿时头疼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妈讲这件事。

以她妈现在这个状态,要是知道她和人闪婚,肯定接受@不了。

许南音想了想,还是找出陈时禹的电话号码,给他拨了个电话过去。

只是电话一直在响,没有人接。

打了第二个,也还是这样,他真的很忙。

她心里叹了口气,编辑了一条短信。

【沈先生,关于我们领证的事情能不能先不和长辈提,我妈周末要做手术,我想等手术之后再告诉她】

发过去后,拿着手机等了一会,没看到回复,她才把手机放回去。

……

下午,许南音去超市买了食材,回家煲了汤做了几个许静爱吃的菜,用保温桶装着提到医院。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母亲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中午她买的饭,一口未吃,许南音将凉掉的饭菜收拾了,给保温杯换了水。

手机突然响了。

她将水瓶放下,忙从包里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相亲对象四个字。

她拿着手机离开病房,边把病房的门带上边点了接听,手机放在耳边,那头男人先开口:“我妈想跟你们吃顿饭,你晚上有时间吗?”

许南音顿时有点头大,“沈先生,我给你发的短信你没看到吗?”

那头静了一秒,开口:“我跟我妈说你现在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就像羽毛一样轻轻划过她的心尖,让许南音焦躁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她本来想拒绝这顿饭,可想到他也得向他的母亲交代,便改了口:“我晚上有时间,但是我妈可能去不了,她周末要做手术,医生不让她出院,我一个人去成吗?”

“可以,我现在有点忙,晚点去接你。”

“不用,你告诉我地点,我可以自己打车过去。”

……

红楼是江城有名的中式餐厅。

许南音回家换了身衣服,化了精致的妆容,踩着约定的时间走进门。

陈时禹定的是包间,她报了电话号码,就有穿着旗袍的女服务生领着她上楼。

七楼一到,走出电梯,就看到红毯逶迤到尽头的大厅,两边墙壁挂着中式名家的水墨画,头顶还吊着一排排红灯笼,十分好看。

她不是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上这一层,据说是贵宾层,消费必须八千起步。

许南音记得叶秋说过,一个人重不重视你,从日常细节就可以看出,原本现在她应该是带着母亲一起来的,陈时禹把两家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定在这里,就可以看出他心里是很重视两人的这段婚姻的。

许南音心底那点纠结和后悔这一刻也烟消云散了。

“顾夫人,你待会别客气,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不要给我省钱。还有冉冉,你也是,你太瘦了,待会多吃点燕窝鱼翅,好好补补!”

熟悉热络的女人嗓音传进许南音的耳朵里,她顿住脚步,抬头望去,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一行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