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 短篇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久久萋
  • 更新:2024-06-11 21:3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以周越添楼阮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是由网文大神“久久萋”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徐旭泽被一拉,轻轻撇了下嘴,“吃饭就吃饭。”他带着伤的手插进卫衣口袋里,扭头就往外走。谢宴礼仍然站在那儿,对楼阮抬了抬下巴。楼阮抿起唇,思量了几秒才低声说,“他就是这个脾气。”谢宴礼勾唇,和她并肩往外走,懒洋洋道,“嗯,我知道。”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了。-谢宴礼的司机开车带他们来了......

《短篇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彩片段


谢宴礼垂下眼睛,目光扫过徐旭泽的手,印着浅粉牙印的喉结轻滚。

徐旭泽拉着楼阮雪白的手臂,凑得很近,他微微转过头,目光落在楼阮脸上,认真观察她的神情。

仿佛是只开心了两秒,随后便变得小心谨慎起来,“……是,听到了什么吗?”

他盯着楼阮的脸,眼睛一眨不眨。

楼阮垂着眼睛,卷翘缱绻的眼睫轻轻闪动,浅绯色的薄唇轻轻抿住,缓缓弯起来,声音很低,“……永久性。”

她瞳眸清亮,脸颊只有巴掌大小,弯着唇角小声说话的时候,显得格外乖巧安静。

徐旭泽明白了,他微微往后退了退,昨天晚上周越添那些混账话,她听到了。

他伸出手随便扯了扯卫衣领口,挂着青紫的脸泛着冷意,薄唇不带一点血色,硬生生从齿缝间挤出了几个字,“真高兴啊。”

楼阮垂着眼睛,格外安静。

徐旭泽盯着她的脸和她拉开距离,越发觉得胸闷气短,刚刚那点高兴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他一转头,正对上谢宴礼的目光。

他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轻嗤一声,“楼阮,我饿了,走不走。”

他是不喜欢周越添,但并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谢宴礼做他姐夫。

这人优秀是优秀,但是出现的莫名其妙的,而且长得这么招摇,看什么人都眼神拉丝,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男人,哼。

谢宴礼靠在那儿,手指插兜,姿态懒倦但却透着与生俱来的优雅,他看着徐旭泽,漆黑潋滟的瞳眸眯了眯。

徐旭泽看着他的眼神,脊背忽然凉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下,他又凶巴巴瞪了回去!

这么看着他干什么,又没偷他家大米,这看人眼神拉丝的家伙!

“楼阮!”徐旭泽回头喊道,“我饿了!”

楼阮还没说话,谢宴礼就斜睨过来,“饿了就吃,喊什么。”

徐旭泽:“?”

谢宴礼:“知道你不喜欢我,但别迁怒你姐姐。”

徐旭泽:“??”

什么迁怒,他平时就是这么和楼阮说话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徐旭泽张了张口,正要说什么,就被身旁的人拉了一下袖子,她语调轻轻软软的,“阿旭,先吃饭吧。”

徐旭泽被一拉,轻轻撇了下嘴,“吃饭就吃饭。”

他带着伤的手插进卫衣口袋里,扭头就往外走。

谢宴礼仍然站在那儿,对楼阮抬了抬下巴。

楼阮抿起唇,思量了几秒才低声说,“他就是这个脾气。”

谢宴礼勾唇,和她并肩往外走,懒洋洋道,“嗯,我知道。”

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

谢宴礼的司机开车带他们来了一家保密性极高的餐厅。

包厢里。

徐旭泽差点吐出那口烫口的茶,他放下茶杯,瞪着眼睛问,“你们今天结婚?”

“是今天领证。”楼阮坐在他身边,软声纠正道。

“不行,我不同意这门亲事。”徐旭泽放下手上精致的青花茶杯,看向了坐在一旁的谢宴礼,“你们才认识几天,闪婚不行。”

谢宴礼挑起眉梢,冷白修长的指骨微顿,目光似有似无地掠过楼阮,“谁说我们才认识几天?”


随后,她看着手机屏幕凝滞了几秒,像是有些茫然似的,“……我们已经是好友了,什么时候加的呀。”

谢宴礼微微抬起眼,“哦,已经是好友了吗,那你发个消息给我,我不知道你是谁。”

“可能是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什么活动加的吧……”楼阮没多想,点开了发送消息,发了一个句号给谢宴礼。

谢宴礼那边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他垂着眼睛,点开了那个带着红点的小猫头像,盯着那个句号看了几秒以后,才点进去,添加了备注。

【谢太太。】

楼阮就坐在一旁,她低着头,也给谢宴礼打了备注:【谢宴礼】

打完备注以后,她才点进了朋友圈。

谢宴礼果然已经发了朋友圈,只有简简单单两个字:结婚。

她看了两秒,还是动手给他点了个赞。

点完赞以后,她又默默歪了歪身子,微微坐正了些,点开了谢宴礼的朋友圈。

不知道为什么,楼阮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什么坏事似的,点开他朋友圈那一秒的心情格外隐秘。

像是在窥探什么似的。

不过点进去后就彻底没了那种心情。

谢宴礼的朋友圈干干净净,除了刚刚发出的那条“结婚”以外,什么都没有。

也是,大佬日理万机的,怎么会有时间发朋友圈。

这样的朋友圈才符合他的性格。

参观完大佬空荡荡的朋友圈后,楼阮又看向了他的头像。

头像是纯黑色的,什么也没有。

而他的微信昵称就更简单了,只有一个点。

这风格……很谢宴礼。

完全就是她心中的谢宴礼。

楼阮完全看了一遍以后才发现谢宴礼正在看她,葱白的手指落在手机边缘的按键上,默默把手机暗灭,她抬起眼睛对他笑了一下,“真没想到我们以前就有好友了,真巧。”

谢宴礼幽幽收回视线,看向前方道,“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有个微信也不奇怪。”

楼阮:“……哈哈。”

她捏着手机的手指微微收紧,其实还是挺奇怪的。

虽然是同一所高中,也是同一所大学,但他们明明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两个世界的人竟然有联系方式,怎么能不算奇怪呢。

也许是她笑的太干,谢宴礼又看了过来,那双漆黑潋滟的眼眸定定看着她,眼神竟有些幽怨。

楼阮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她小声问道,“……怎么了?”

“哦。”谢宴礼懒洋洋转过头,像是无所谓一般,随口一问似的,“你不发个朋友圈吗?”

他记得,她明明很活跃的。

平时朋友圈一条一条的,结婚这么大的事,不发条朋友圈说不过去吧。

虽然他们……只是联姻。

楼阮有些懵,像是没想到谢宴礼会说这个似的,她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他可能是担心他们有共同好友。

毕竟这桩婚事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她高攀。

要是他发了她没发,好像是不太好,有损他的面子。

想到这里,楼阮点了点头,“我……”

“算啦,”谢宴礼靠在那儿漫不经心道,“开玩笑的。”

“不发也行,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楼阮那句“我这就发”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她顿了两秒,认真看着谢宴礼,像是在看他是不是生气。

自小在养父母家长大,使得她不管做什么事,第一件事就是去观察对方的情绪。

对方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不高兴了,是不是讨厌她了……

完全是下意识的。

谢宴礼勾唇笑了一下,歪头看她,“刚刚随便一说,不要当真。”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悦欣收回目光,她嘴角挂着浅笑,看着周越添说道,“周总有一个好秘书,为什么不问问她呢?”

周越添神色未变,仍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林悦欣嘴角的弧度更大,“楼阮呢,怎么不见她。”

周越添脸色更差,语气也陡然变得不客气起来,“她没来。”

“没来?”林悦欣挑起眉梢,像是有些诧异似的,她翘起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哦~我还以为她辞职了呢。”

也是,毕竟新婚。

谁还来工作呢。

周越添眼神格外冷:“她不会辞职。”

林悦欣抬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会。”

“林小姐。”周越添坐在她对面,嗓音像是在千年寒冰中浸泡过似的,带着料峭的寒意,“你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吗?”

林大小姐抬起下巴,“当然。”

周越添一个字也不想多说,他收回目光,吐出四个字,“解决方案。”

林悦欣勾了勾唇,她看着周越添说,“明天起,林俊逸将不再是林氏的ceo。”

“他会在明天卸任,”她红唇微勾,含笑道,“林氏由我接手。”

“你?”周越添抬起眼睛看她。

林俊逸的人品是差了一些,但他从大学毕业起就接管了林氏,这位林小姐……

据他所知,初中就自己出了国,全世界各地地周游,除了追星就是玩,要么,就是在她那张脸上下功夫,他不觉得这样一个人可以管好林氏。

“周总不信我?”林悦欣像是已经料到了似的,勾着唇角道,“周总不信也没办法,林家只有我和哥哥,现在哥哥闹出了这样的事,只能我来了。”

“你就算不信,也没办法。”

她语调格外轻松,完全没有要和周越添多说什么自证能力的意思。

“我的热牛奶怎么还没来。”林悦欣回头看了一眼,像是有几分不满似的,轻轻蹙起了眉,“我还等着喝了热牛奶回去睡觉呢。”

语气娇嗔。

周越添太阳穴突突地跳,像是非常不适似的,“那我们的损失呢?”

“你们的损失?”林悦欣回过头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周总,你是第一天出来做生意吗?”

不等周越添说话,林悦欣就再次道,“你一个商学院出身的,怎么还不如楼阮一个美术学院出来的?”

“你们的损失,合同里写了的,就按照合同来。”林悦欣看着周越添的脸一点一点沉下去,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至于合同里没写的……”

“这个哑巴亏只能自己吃咯,合作对象可是你们自己选的,可没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选。”

说到这里,林悦欣像是有些困了似的,她抬起亮晶晶的手,轻轻打了个哈欠,拎着自己名贵的手包站了起来,语气无辜道,“热奶牛我就不喝了,困了。”

“周总,下次可要擦亮眼睛,谨慎选择合作对象了。”

说完,她就微微笑着,拎着手包优雅离开了。

林悦欣离开后很久,空气中还弥漫着她留下的香水味。

周越添心烦气躁,抬手打开了窗户,任由冷风呼呼往里面吹。

她还是和几个月前相亲时候一样,让人讨厌。

-

林悦欣下了电梯,细长的黑色高跟鞋一步一步踏在周氏的停车场地板上,轻嗤一声,“楼阮看上他什么?”

跟在她身后的保镖沉默不语。

这个他们怎么会知道……

而且小姐不是不认识那个楼阮吗,怎么总提起她?

大小姐很快就走到了一辆粉色跑车跟前。

车门被保镖打开,她坐了上去,“啪”一声关上了车门,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她看着车外的镜子,语调冷冷道,“他还问我怎么办?选择和林俊逸合作的不是他吗,明明楼阮已经拒了,他自己非要拍板合作,嗤。”

楼阮点点头,公司上市确实是大事,尤其是华跃生物这样的公司。

很多公司在上市之前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导致上市失败。

华跃现在上市在即,如果华跃的老板周越添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些负面新闻,那可能真的会影响华跃上市。

楼阮忽然觉得很内疚,她喝多了就喝多了,怎么还乱抓人。

昨天晚宴那么多人,她抓谁不好,怎么偏偏抓了周越添。

最近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周越添,她这一抓,不知道给人添了多少麻烦。

楼阮垂着眼睛,柔软的黑色发丝跟着一起垂落脸颊,软白的小脸半遮半掩。

那双被精心修过的细眉轻蹙,好似十分苦恼。

“那怎么办……”楼阮声音小小的,倒不像是在和周越添说话,而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去求求爸爸。”

她说的这个爸爸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是她的养父。

是她亲生父亲的战友,爸爸去世后,她就被接来了徐家。

徐家……

楼阮垂着眼睛,眉头皱得更深。

她和徐家人说不上特别亲近,也从没有求过他们什么,要是她向他们开口的话,他们会帮忙吗?

“求?”靠在桌边的人垂下眼睛,声音很轻,语气莫名。

顿了两秒后,他抬起眼睛看了过来,漆黑的碎发下,狭长眼瞳潋滟漂亮,温沉磁性的嗓音中透着几分漫不经心,“倒也不用求,也不是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楼阮立刻看向他,清澈的双眸中带着期待,“真的吗,还有别的解决办法?”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热情,她顿了一下,认真道,“谢先生尽管说,只要能做到,我一定配合。”

给人家添这么大麻烦,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那人姿态懒散地靠在那儿,目光沉沉看了她几秒,直到楼阮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以后,才微微抬了抬光洁白皙的下巴,“结婚。”

楼阮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有些呆呆愣愣的,“什么?”

周越添随意地靠着,手掌落在桌上,雪白的衬衣勾勒完美的身材,他沉吟几秒,重复道,“结婚。”

楼阮坐在酒店软绵绵的床上,目光落在对方冷白如玉的手指上,神色有些恍惚地想,这个衬衫,是不是有些太透了,她坐在这个地方,甚至可以隐约看到衬衫里的线条…

她忽然想到读书时学校表白墙的色批发言:【周越添师兄,打球的时候能不能别穿得那么保守,京北的天难道很热吗!?既然练了腹肌就露出来啊!你把它露出来啊!】

奇怪,她在想什么……

楼阮掐了掐掌心,合上眼睛凝神,还没睁开眼睛,就猝不及防地听到周越添轻描淡写的话:

“准确来说,是和我结婚。”

楼阮猝不及防睁开眼睛,直直地看向他,也不管什么身材不身材了,“什么东西?”

“如果是和太太亲密,就不算桃.色新闻。”周越添懒洋洋倚在那儿,印着暧昧红痕的喉结极其突出,“而且,已婚的形象,也更能让大众信任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