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渊凤妗妗
  • 云渊凤妗妗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云渊凤妗妗
  • 更新:2023-01-13 16:57:00
  • 最新章节:云渊凤妗妗第15章
继续看书
云渊眼神骤暗:“是,又如何?”凤妗妗深吸口气,下定决心从头开始讲述。“你还记得千年前和魔尊梵天那一战吗?你重伤垂死,后来又起死回生。”“是我,用我的凤凰元丹救了你。”

《云渊凤妗妗》精彩片段

司命看着眼前端庄优雅,和记忆中那个活泼快乐的小姑娘几乎判若两人的凤妗妗,抿了抿唇。

    “我推演星象,你只需离开天宫,还有一线生机。”

    凤妗妗一愣,司命掌命星,却不能干涉他人命运。

    如今却几次为她破例……

    凤妗妗心情复杂的摇头:“我……暂时不能离开。”

    凤族还没有选定继承人,她不能随心离开。

    司命苍眸更黯,没问缘由,点头转身要走。

    凤妗妗莫名有些难过,张口喊道:“玄庚,谢谢你。”

    司命背脊一僵。

    成为司命,便要丢弃前尘,玄庚这个名字,他自己都快要忘了。

    用尽所有力气,他才没有回头。

    太渊宫。

    凤妗妗有些局促的问:“陛下,你是不是有株叫天机草的灵药?”

    云渊眼神骤暗:“是,又如何?”

    凤妗妗深吸口气,下定决心从头开始讲述。

    “你还记得千年前和魔尊梵天那一战吗?你重伤垂死,后来又起死回生。”

    “是我,用我的凤凰元丹救了你。”

    凤妗妗一口气说完才抬起头,却在看清云渊神色时一愣。

    云渊毫无惊异,淡淡开口:“你说这个,是想用救命之恩来换天机草?”

天牢。

    凤妗妗看着眼前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的涂瑜,又忧又怒。

    “涂瑜,涂瑜……”她叫了几声都叫不醒,急忙命令狱长,“把门打开!”

    狱长正要开门,一道冷厉声音传来:“住手。”

    凤妗妗转身,只见云渊满面不悦走来。

    她立刻质问:“你为什么如此对涂瑜?”

    云渊没有回答,只说:“与你无关,离开这里。”

    凤妗妗挡在牢前,一动不动。

    僵持间,涂瑜虚弱的声音响起:“娘娘,天帝要用天机草让那个凡人逆天成神……”

    凤妗妗大脑一片空白,看向云渊的眼神不可置信至极。

    云渊先移开视线,轻声说:“我也想救你,但是天机草只有一株。”

    “凡人太脆弱了,我不能失去她。”

    凤妗妗想明白了那日云渊的反常。

    原来——他早就决定了那株天机草的归宿,甚至没有因为她的请求迟疑一分。

    不能失去她,所以可以失去自己,对么?

    呼吸有些窒息,凤妗妗都惊讶自己此刻的平静。

    她只是在想,为什么?

    他们从出生就认识,一起长大,一起历险,成为夫妻,成为战友……

    近万年的情谊。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青衣男子已经失去耐心,望着众人道:“我已达成所愿,你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说完,手中纸伞一转,扬起地上的落叶如针般射向张父母。

    可却被一阵金光打散。

    青衣男子恼怒的盯着出手之人,恨道:“又是你这和尚!”

    “饶你几次,你还是如此冥顽不灵!”无尘冷冷的掀起眼皮,看着那青衣男子。

    原来,无尘早就一眼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不久前在小树林追杀小九的那男子。

    小九身上的法术已经失效,正化成小猫颤抖的躲在角落里。

    可此时,青衣男子却突然冷笑,他抬手将伞一转,化成利剑,直直的射向小九。

    与此同时,他伸手在鬼子额心一点,鬼子猛地睁开眼睛,双目竟是深渊般的黑洞。

    母子连心,一旁的李若兰赤红的双目也瞬间黑化。

    无尘正转身去救小九,却被鬼子母纠缠住。

    紧急时刻,江绝上前,寒剑一挥,将那伞打落。

    小九怔住,看着他。

    “顺手而已。”说完他飞身加入战斗。

    青衣男子操纵着鬼子母,抵抗着无尘的江绝的进攻,可还是渐渐不支。

    他余光一扫,看到一旁早已昏死的张父母。

    青衣男手腕翻转,纸伞瞬间化作无数道尖锐飞针冲着张父母而去。

    还未等无尘出手,一道淡淡的身影已经飞身上前。

    那银针瞬间穿透张谦的鬼魂。

    张谦被禁锢久了,魂魄本就虚弱,如今生生挡了这一下,身形几乎濒临破碎。

    他跌在张父母身旁,张嘴,却什么也唤不出来。

    这一幕突然刺激到小九,一些破碎的记忆瞬时涌入她的脑中。

    “九儿,快走……”

    “走……”

     江绝捂着胸口,咽下喉中的腥甜。

    昨日挡青衣男子那一下,他是受了些伤的,后又与鬼子母纠缠,消耗不少。

    如今,若和无尘硬拼,只怕讨不到什么好处。

    江绝冷哼:“好,我今日杀不了她,改日也自有别人来杀。我倒看看,你这和尚能护着她多久。”

    说完,他甩手,玄袖凛然,愤恨离去。

    听着脚步声远去,一直不敢说话的小九终于探出了身子。

    此刻她才看清,无尘手上的那个伤口几乎深可见骨。

    眼眶一红:“和尚,我……我确实杀了人,你没必要护着我的,我是一个坏妖,人人诛之而后快……”

    说完,她清丽的小脸上泪水滚滚而下。

    无尘看了她一眼:“我当初救你,是因佛祖慈悲,今日护你,是因为人妖虽不两立,但也各有其道。你此后诚心悔过,便可相安无事,若继续作恶,不用他人,我自亲手除之。”

    一番话,不夹杂任何私人感情,冰冷的态度让小九不免有些失落。

    她以为,他待她应该是会有些不同的。

    原来,都是佛祖慈悲。

    若是换了旁人,他也会如此吧。

    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在心底泛滥,很快被她压下去。

    小九点点头,看着无尘处理伤口。

    她的灵力虽然微弱,可是却对治伤有着奇效。

    纠结一番,她没有上前,而是化作小猫静静的缩在床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