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
  • 精品阅读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绯酒
  • 更新:2024-06-19 00:34:00
  • 最新章节:第36章
继续看书
很多朋友很喜欢《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绯酒”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内容概括:面试一天后,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下午四点,她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回去做饭。过了马路,走到小区门口,看到了一辆熟悉的保时捷。车前还站着一个男人,不停的在抽烟。许南音想当做看不见,直接进去,可陈时禹已经看到他,他把手里的烟捻灭,疾步就朝她走了过去。在她要进门的时候,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松......

《精品阅读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精彩片段


姚慧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看许南音就像是看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蛇。

“现在。”

许南音没有再压低声音,冷冷的驱逐:“请你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说到做到!”

姚慧被这声吓的身子一抖,许南音怎么敢这样对自己说话,可是看着这双寒凉冰冷的眼睛,她又怕许南音真的会做出伤害她儿子的事情。

她咬了咬牙,想说什么,又不敢再吭声,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

姚慧走了,围观的人安慰许静两句,也散了。

许南音将病房的门关上,给母亲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她。

许静接过,问她,“你和姚慧说了什么?她怎么就这么走了?”

“我说她如果再来招惹我们,我就让陈时禹做不成荣升集团的姑爷。”

另外的那句威胁许南音没说。

许静也没有去多想,只是歉疚的道:“是妈妈对不住你,如果当年妈妈没有把你带出顾家……”

“妈,都是过去的事情别提了,我现在过得很好。”

“你没看到姚慧那得瑟样?要是你是顾家大小姐,陈时禹就不会和你分手了。”

“像他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渣男,我嫌脏!”

许静笑了笑,她本来还担心女儿对陈时禹放不下,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可想到自己那段失败的婚姻,如果她能像音音这样果决,发现顾天淮出轨的时候就和他分手,也许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许静眼里一阵黯然,将水杯搁在旁边的柜子上。

“妈,你怎么了?”

许南音察觉到了母亲的情绪变化,有些担忧。

“音音,你还是把房子还给他们吧,姚慧那个女人不是善茬,现在你和沈夜在一起,要是让他知道你那个房子是陈时禹给买的,我怕他心底会有芥蒂。”

许南音点点头,那个房子她也没打算留着,本来她是打算等母亲出院以后再处理的。

现在姚慧来闹了这么一通,让她觉得还是赶紧处理的好。

所以,回去后,许南音就立刻把房子拍了照片,发到了卖房的网站上。

陈时禹当时买这个房子花了两百一十万,现在这边通了地铁后,房价涨到了三百五十万。

而许南音只挂了三百二,低于市场价三十万,房子是对口学区房,还是中间楼层,户型好。

很快中介就联系她,要带人来看房。

买房的人了解到许南音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才低价处理房产,立即就要和她签约。

一天就把所有的手续走完了。

许南音要求对方给自己一天的时间,她得去找房子搬家。

人家也爽快答应。

只是通了地铁后,周边房价涨了,租金也涨了,在她预算之内,上班通勤方便,还能离医院近的房子根本找不到。

最后没办法,许南音只能先搬到叶秋那里暂时先住下,后面慢慢再找。

……

三百二十万房款到账后,许南音留下了二十万,把剩下的三百万转到了陈时禹的账户。

她的手机很快就响了。

屏幕上显示唐玲这个名字。

这次许南音直接掐断电话,将这个号码拉黑了。

面试一天后,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下午四点,她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回去做饭。

过了马路,走到小区门口,看到了一辆熟悉的保时捷。

车前还站着一个男人,不停的在抽烟。

许南音想当做看不见,直接进去,可陈时禹已经看到他,他把手里的烟捻灭,疾步就朝她走了过去。

在她要进门的时候,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松手!”

许南音神色冷漠。

陈时禹不肯放,咬牙质问,“你把房子卖了?”

“我已经把房款转给你了,你没收到吗?”

如果没收到,他就不会来了。

“你就一定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陈时禹,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是公共区域有摄像头,要是被你的顾小姐知道了你还在和我纠缠,只怕你想当荣升姑爷的美梦就要破碎了!”

许南音眼里的讥诮生生刺痛陈时禹的心,他还是把手松开了。

“音音,你不该跟我赌气,阿姨得了胃癌,治疗肯定要花很多钱,你现在又找不到工作,你没有钱租房,不能一辈子住在叶秋这里,就算是最好的朋友,她可以接济你一两天,但你长时间赖在她这里,她肯定心里也会有意见的。”

许南音本来因为工作的事情心里烦躁,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就爆发了:“我找不到工作是拜谁所赐?要不是你我会没钱租房,会厚着脸皮去找朋友接济吗?陈时禹,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你装什么好人!”

陈时禹眼神一暗,说道:“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我们分开的这些日子,我发现我其实根本不能没有你。”

“音音,我知道你是故意找个男人来气我的,你不会那么快移情别恋,我们在一起五年,我了解你,只要你现在和那个男人分了,回到我的身边,不管是工作还是房子,我都还给你好不好?”

许南音冷冷的看着他,“那顾冉怎么办?”

陈时禹眼神闪烁了下,心里愧疚:“音音,我可以发誓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就算我娶了顾冉,我也不会委屈了你……”

“所以,你想让我给你情妇,这就是你对我的爱?”

陈时禹痛苦的说道,“她是顾家大小姐,荣升集团握着云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我不能不对她负责!”

“陈时禹,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许南音笑了笑,现在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心里除了恶心,好像也没什么其它的情绪,她真的一点不难过了。

大概一个人最渣的样子你都见过了,他刷新下限你也不会意外了。

她的脑海中浮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

许南音突然勾了勾唇,“陈时禹,我是不会给你做情妇的,因为。”

陈时禹脸色有些不好,等着她下面的话。

“我已经有老公了。”

许南音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登录各个社交软件,只是她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现在这个社会网络诈骗各式各样,大多数人都不会贸然找一个才认识两天的博主装修房子。

她想待会下班要不要去附近小区逛一逛。

登上微博的时候,许南音看到自己的评论和私信都爆了,以为是中病毒了,看到网友的评论,才知道,是叶秋在微博给她宣传了。

叶秋现在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吃播,微博粉丝两百多万。

她昨天晚上转了许南音五年前发在微博上的装修记录,并且还强调自己家的也是找许南音做的,还晒了家里每个房间的拍照。

所以这会儿她的粉丝都在许南音的评论私信下留言,问她有没有联系方式,想在现实中见上一面详聊,有的直接把家里的户型图发给她,想要让她帮忙做个设计。

许南音一个一个的回复,非常的忙碌。

昨夜下了一场雨后,空气很好,办公室里玻璃窗洒进来的阳光暖洋洋的,没一会儿,许南音便觉得有点困了,在控制不住打了第三个哈欠后,她还是起身出去,打算去茶水间泡杯速溶咖啡提提神。

“何姐,你别意气用事,有什么话好好说,于总是很看重你的!”

“何姐,你是公司的主心骨,你辞职了,我们怎么办?”

“是啊,我们不能没有你带队,你要是辞职了,我也不想干了!”

“何姐,你在这个公司做了四年了,你时常跟我说东盛就像你的孩子,现在你怎么能把自己的孩子给抛弃了!”

“是啊,何姐,留下吧,求你了!”

许南音从茶水间端了一杯速溶咖啡打算回办公室,正好碰上了抱着纸箱往外走的何雅,四目相对,她和对方不熟,没有挽留,抬脚打算走。

何雅突然开口,声音很大,“你辛辛苦苦带队四年又怎么样?还不如一个刚进公司,没有经验的丫头,人家一进来就是设计师,因为比你年轻比你长得好,你就得把应该属于你的机会拱手让给她,东盛对我们这种老员工公平吗?”

许南音往前走的脚顿住,不解的转过头。

大家都知道最近公司就聘进了一个设计师,就是许南音,听说她是老板的同学。

所有的眼睛都看着她。

许南音蹙眉,“何姐,我也是Z大毕业的,我相信我有能力坐稳现在这个位置,给东盛创造价值。”

可何雅像是没听到这句话,接着发作:“一个贪图美色,一个贪图职位,现在的东盛已经不是原来的东盛了,我奉劝大家给自己赶紧找条后路,不要跟我一样,被某人卸磨杀驴!”

说完,她看也不看许南音一眼,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的上了电梯。

在大家异样的目光下,许南音走进于阔的办公室。

于阔正在打电话,见她来了,给她做了一个等一下的手势。

两分钟后,于阔把电话打完了,看着她笑着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南音将刚刚何雅说的话提了,于阔脸色沉了下去,“她的事跟你没关系,你别多想,我会处理。”

许南音身子绷紧,几乎是下意识的摇头,否认。

“没……没有!”

她绝对不能说她把胸贴给掉了!

沈夜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唇上的弧度细微的勾了勾:“没掉就好,要是掉了被我老板捡到就不好了。”

许南音:“……”

她为什么这么倒霉!

怎么找都找不到!

迈巴赫停在东盛大楼下,许南音得下车了。

她还不死心:“我能不能去后面看看?”

男人挑了挑眉,“真掉东西了?”

许南音嗓音艰难,突然灵机一动,“掉了……一只耳环。”

“行吧,你去找找。”

得到允许,许南音立刻打开车门下车,把后座的车门打开,弯下腰进去找。

可是,她昨天一直都坐在副驾驶,在这里找只是自欺欺人,结果肯定是找不到的。

在男人催促她的时候,她只能算了。

应该是掉在外面了,就算被人捡到,也不知道是她的。

许南音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到此为止,今天该好好工作了。

……

“南音!”

许南音正在等电梯的时候,听到这声,回过头,看到了于阔。

“我今天起晚了。”

今天是她上班第三天,就被老板给逮到卡点上班,许南音挺心虚的。

于阔并不在意,笑着道:“我今天也起晚了。”

他接着问了句,“昨天你回家应该很晚了吧?”

“还好,不是很晚,我每天都是那个时间睡的。”

许南音之前做陈时禹的助理,习惯了晚睡早起,只是今天做早餐做了两人份,比平日里多花了几分钟。

“今天又是你男朋友送你来上班的?”

“嗯。”

比起之前靠两条腿从小区走出来,坐车无疑是舒服享受的。

要是每天他都能载她一程就好了。

“你男朋友看起来挺有钱的。”

于阔顿了顿,随口又问了一句,“他是做什么的?”

“码农。”

这是她妈告诉她的,据说是陈阿姨说的,但是具体在哪个公司做事,她也不知道。

许南音这才发现,她对她的男朋友好像了解特别少。

“开公司的?”

“不是,是给别人打工的。”

电梯门降到一楼,叮的一声开了。

许南音进去,于阔跟在后面,两人都是去七楼。

“他那个车挺贵的。”

许南音知道于阔想的是什么,为免他继续问下去,她说:“那个车不是他的,是他老板的,他是送老板回去后过去接我的。”

“是吗?”

于阔想到昨天晚上见到许南音的那个男朋友,总觉得有点眼熟,和那位有些像,不过宴会上隔得远,其实他也没看清楚,这个世上别说身型相似,就是脸长得像的都有不少。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许南音不大喜欢于阔这样刨根问底,但是他是她老板,她还是得敬他两分。

“他叫沈夜。”

江城好像没有姓沈的富豪。

于阔这才相信,应该是他想多了。

如果对方是个有能耐的,许南音怎么会来他的公司上班?

这么一想,于阔就觉得,他还是有机会的。

这天晚上两人各睡各屋,房子里多了一个人,还是让许南音觉得安心,对以后的日子有了憧憬。

……

第二天。

许南音准时去东盛上班,微信群里虽然没有人找她,但是她发在社交软件上的帖子底下多了好多咨询和问价。

哪怕对方不一定会找她做,但是许南音还是用最认真的态度回答他们。

见这么多人找她问,她打算整理一份装修流程经验的帖子分享上去。

正在许南音敲打键盘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她一抬头,看到于阔站在门口,她立刻停下敲打键盘的手指,站起身,“于总。”

“不是说让你叫我的名字吗?”

于阔走进来,看到她桌上的资料,挑眉:“在忙?”

许南音不想让老板以为自己在摸鱼,轻轻点头,“在找客源。”

虽然还没找到,但是她没有偷懒,一直在忙碌。

“第一个月是适应阶段,慢慢来就好,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许南音点点头。

于阔看着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套着米色的外套,下身是黑色阔腿裤,如海藻的长发披在肩头,整个人看上去干练又不失娇俏。

就是这样简单的打扮也掩盖不了她的天生丽质。

于阔心里是很满意的。

“于总,你找我有事吗?”

许南音依旧是叫于总,将两人的关系分的清清楚楚。

于阔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还是说道:“是这样的,晚上有场宴会,就是上流圈子的那种酒会,你之前应该去过,我手里有张请柬,这种场合一般都要带女伴,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

许南音之前陪陈时禹参加过几次酒会,她深刻的知道那些有钱人看她这种没钱人是什么眼神,所以她果断拒绝,“抱歉,于总,我晚上有约了,你找其她人吧。”

“和男朋友?”

许南音轻轻嗯了一声。

于阔笑:“我以为你这辈子就搭在陈时禹身上了!”

“我跟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就不能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帮我这次吗?”

于阔叹了口气,“说出来不怕你笑,我这是第一次收到请柬,本来不想去的,可为了东盛,听说今天参加酒会的都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富商,和他们结交,以后我们可以扩展业务,你也可以积累人脉,你说是不是?”

许南音嘴角动了动,声音还没发出,于阔又开口:“人都是往高处走的,南音,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只满@#足东胜一个小小设计师的职位,我希望你将来可以成为我的合伙人!”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许南音知道自己再拒绝就不好看了,所以只能点头,“好,我去。”

于阔走后,许南音拿手机给沈夜拨了个电话,电话打过去她才想到现在是上班时间,她会不会打扰到他的工作。

她打算挂断这个电话。

可电话很快通了,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音音。”

许南音听到这声犹如大提琴低沉的嗓音,心尖跳了跳,她握紧了手机,说道:“晚上我有点事,可能要晚点回去,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没事,你忙你的,我可以自己解决。”

许南音心里是有点懊恼的,昨天两个人都决定要好好经营婚姻,以后回家一起吃饭,可今天第一天,却因为她的事情不能一起吃了。

她低声道,“那明天晚上回家吃,我一定不会再爽约了。”

“嗯,明天我也把时间空出来,不会爽约的。”

听到男人的保证,许南音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挂了电话后,她将相亲对象这个备注改成了沈夜。

……

于阔所说的酒会其实是秦家小姐的生日晚会。

许南音到了才知道。

泰格林大酒店是江城唯一一家七星级高端酒店,据说是江城首富陆家旗下的产业。

这会儿酒店门口宾客云集,放眼望去,无一不是叫得出名字的大人物,刚刚许南音在微博上也刷到了这一盛况,据说娱乐圈看谁火不火,就看今天有没有收到秦小姐的生日请柬。

怪不得于阔花了大价钱给她置办礼服和首饰。

许南音不喜欢这种场合,可已经来了,她也没办法,只能挽着于阔的手,跟他一起去门口登记交礼金。


仿佛手里还残留着那股热度。

毕竟是夫妻,领了证,某些事情也是合法的。

许南音咬了咬牙,还是把电话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先开口:“许小姐,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许南音第一反应是陈阿姨想请他们吃饭,他要是不应付他的母亲,是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的。

说不出心里是有点生气,还是有些失落,总之,许南音是有那么一点不好受。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轻轻嗯了一声。

“那一起吃个饭。”

许南音抿了抿唇,“我五点下班,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待会打车过去。”

“我去接你。”

许南音愣了一下,嘴角动了动,想拒绝,可又想到他们是夫妻,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他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她怕什么?

“好。”

许南音通完电话后,就给她妈发了短信,告诉她下午她不过去了,让她晚饭自己解决。

许静很快回了消息过来,让她开开心心玩,不用管她。

许南音这才切换到微信的界面,看到她发在群里的消息很快被其它消息刷上去,看不到了,她只能又发了一遍,然后登上某书,将自己之前设计的几个案例的照片给发了上去。

这一天,她在好几个社交软件上都注册了号,忙碌中就忘了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

五点一到,许南音接到男人的电话,就开始收拾东西。

于阔敲门走进来,含笑望着她,“下班了?”

被老板撞见自己下班这么积极,许南音有点不好意思。

“要加班吗?”

“别紧张,我来找你不是要你加班,是想问你要不要一起走?”

许南音多少也察觉到了于阔的那点心思,她道:“很抱歉,我约了我男朋友一起吃饭,恐怕不能跟你一起走。”

于阔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你约了男朋友?你不是和陈时禹分手了吗?难道你还……”

“我现在的男朋友不是陈时禹。”

于阔怎么都没想到许南音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男朋友。

可看着她那张明艳精致的脸,又不觉得奇怪了,美女嘛,从来不缺追求者。

反正只是男朋友,又不是结婚了,他还有机会。

他很快调整了姿态,笑道,“我本来想你今天第一天入职,作为老板和老同学我于情于理都该请你吃顿饭,不过既然你约了男朋友,那咱们下次再吃。”

许南音还是说了声好,在于阔的注视下上了电梯。

……

之前沈夜送过她一次,许南音知道他的车是辆奥迪,很快她就在公司对面马路上看到了那辆车,正要过去。

驾驶座的车门也打开了,修长冷峻的男人下了车。

等许南音走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绕过车头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等她坐进去,他就替她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

许南音因为他这绅士的举动,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

等男人发动引擎,踩油门,她注意到后面没人,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许南音脑袋里不可抑制的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脸颊发烫,她伸手将窗户打开。

车里很安静,两人谁也不说话。

这静谧让空气都变得稀薄,暧昧。

许南音一直偏着头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想淡化和男人独处的敏感,直到车在十字路口没有拐弯,径直往前开时,她才回过头瞅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不去接阿姨吗?”

男人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我和你吃饭,接她干什么?”

许南音:“……”

所以,不是陈阿姨要和她吃饭,是他和她吃饭!

意识到这个事实,许南音更加不淡定了!

沈夜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眼神平视着前方:“有没有想吃的地方?”

许南音用手将落在脸庞的头发捋到耳根后面,又想到这只手昨天干过什么,她放下来,“你决定吧,我都可以。”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许南音抬起头看向男人英俊的侧脸,哪怕她和他已经领了证,他现在名义上应该叫她的老公,可到底两人今天才认识,她现在挽着他在前男友的现女友面前炫耀,他会不会心里不舒服?不肯配合她?

她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菲薄的唇瓣,很怕从他嘴里听到“不是”两个字。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男人低眸看了她一眼,突然他拉下她挽着他手臂的手,在许南音尴尬的要收回去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掌,将她的手牢牢的握在他的大掌里。

温暖又干燥的手心让她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白皙细腻的脸颊霎时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脸颊滚烫。

“走吧。”

陈时禹没有理会顾冉,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牵着许南音从她们面前走过去了。

许南音忐忑不安的情绪就这样被男人给抚平了。

顾冉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这样无视她的男人,她气得咬牙切齿,可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相真的很出色。

只是男朋友而已,她就不信许南音守得住!

……

许南音跟随男人的脚步,这一小段路整个人走的晕乎乎的,很紧张,好几次都想把手抽回来,可又不敢动,直到两人走到一个包房门口。

男人用另外一只手把门打开,许南音看到了坐在里面的陈阿姨。

她想收回手的心思立刻掐断了。

陈韵一看到他们进来,立刻站起身,笑容和蔼又热情,“你们来了!”

“阿姨好。”

许南音很乖巧的唤了声。

“哎,好!”

陈韵重重应了声,看着女孩娇俏可人的模样,又看到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笑容更灿烂了,她忙招呼道:“来,许小姐过来坐,饿了吧,这边有菜单,想吃什么随便点。”

陈时禹牵着许南音走过去,在许南音要入座的时候,他替她拉开了椅子。

许南音身子顿了下,抬头看了男人一眼,他做这个事情很自然,让人能感受到他刻入骨子里的体贴和细致。

入座后,陈时禹坐在她的身边,陈阿姨将菜单递给她,让她点菜。

许南音翻开菜单,看到图片上精致的菜肴,心里感叹被重视的感觉真好,只是低眸扫了一眼图片下面的价格,又觉得这些菜都不是那么香了。

一杯果汁竟然可以卖五百八十八,这不是抢钱吗!

从第一页翻到最后,许南音琢磨着价格,最后点了一盅青菜瘦肉粥,还有两个清爽不辣的炒菜,一个蒸菜,然后把菜单递给陈阿姨。

“阿姨,我点完了,您点吧。”

陈韵来之前已经看过菜单了,知道这上面价格很贵,很不划算,不过为了不让儿子丢面子,她还是象征性的翻看了几页,看到许南音选的几个菜,都是很适合她吃的。

陈韵记得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喜欢吃带点辣的,所以她又添了两个荤菜。

“阿夜,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这顿妈来请,你们随便点。”

陈韵把菜单递给儿子。

陈时禹直接叫来了服务生,当着两人的面添了几个菜。

许南音的记忆好,听出陈时禹点的菜都是那本菜单里最贵的,立刻说道:“我们三个人吃不完的。”

陈时禹黑眸扫了她一眼,将菜单合上。

“就这些。”

等服务生拿着菜单出去后,包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许南音心里有些拘谨,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小姐。”

陈韵笑着拉过她的手,“我还是叫你音音吧,音音,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我就希望你能做我的儿媳妇,没想到现在这个愿望终于要成真了,阿姨真的好高兴!”

许南音看着陈阿姨眼底不加掩饰对她的喜爱,有点受宠若惊,她不由得想到两人就见过一次面,当初陈阿姨低血糖,被她和母亲遇见,她不过是帮忙去买了面包和水,陪着坐了一会,眼前的长辈就一直将她放在心上,想让她做她的儿媳妇。

而她和陈时禹在一起五年,对姚慧嘘寒问暖,每次去医院都是她陪着,这么多年也不见姚慧对她有一丝好脸色。

过去她总觉得日子是两个人过,就算姚慧不喜欢自己,只要她和陈时禹认定彼此就好了,可现在这一刻她却深刻的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

“阿姨,能做您的儿媳妇,我也会很开心。”

“你妈要是跟我成了亲家,以后我们就不愁没人说话了。”

陈韵叹了口气,然后话锋一转,关切的问道:“她今天没来,听说她这个周末要做手术,她是生的什么病?”

“你妈也真是,她跟我打电话都没有透露一句,要是早知道,我就过去看她了!”

许南音看着陈阿姨,她知道不管男方父母再好,听到女方父母生病,总会或多或少有些考量,尤其还是胃癌这种大病。

许南音和陈时禹领证之前,并没有和他说过,她母亲生病的事情。

这么一想,她整个人有点紧张,甚至心虚了。

迟疑了一会,她也没有选择隐瞒,老实回答:“我妈得的是胃癌。”

这话一说完,她就盯着陈阿姨的脸,唯恐陈阿姨脸上会露出震惊生气的情绪,说她欺骗他儿子,交往之前没有说清楚。

可是陈阿姨脸上只有震惊,没有生气,她痛心的道:“怎么会是胃癌?我之前见她不是精神挺好的吗?”

“是体检发现的,说是早期,可以治好的。”

陈阿姨擦了擦眼睛,拍了拍许南音的手:“真是辛苦你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让阿夜替你跑,你多休息休息。”

这和许南音预想的不一样,她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长辈,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心底是有些触动的,自从知道母亲得了胃癌,许南音脑神经就开始紧绷着,精神压力很大。

她记得她把母亲生病的事情告诉陈时禹,陈时禹却以工作忙为由,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的母亲,后来她听到他和姚慧吵架,姚慧说癌症是个无底洞,是治不好的,而且癌症会传染,她妈得了胃癌,她也会得,以后生的孩子身体也不是健康的。

许南音想了想,陈时禹好像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她冷淡的。

想到这里,她偏头去看旁边的男人,想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抱歉,不能去接你了,工作有点忙,晚饭你解决自己的,别管我】

陆南骁正在等她的肉末茄子盖浇饭,本来心情食欲都挺好的,看到男人的这条短信,心里闪过一丝失落,但她还是表示理解,回了一条短信。

【好,我知道了】

等了一会,见男人没有再发消息过来了,她便将手机塞进包包里拿着叫号牌去端饭。

忙碌一整天,五点一到,陆南骁依旧准时下班。

刚刚走出办公室,就遇见了迎面走来的于阔,他是来找她的。

“一起去吃个饭?”

陆南骁察觉到周围看她异样的眼神,想拒绝,于阔先开口:“有点工作的事情想跟你聊聊,赏个脸?”

老板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陆南骁要是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

毕竟她的这份工作是于阔给的,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重新开始。

陆南骁点头:“好。”

于阔带她去了一家西餐厅,一入座就有服务生拿来了菜单,陆南骁随便点了两样,就把菜单还回去了。

于阔看着她笑,“就吃这么点?”

“这些够了。”

于阔点点头,补了几样,等服务生拿着菜单走了,他问:“你好像很不愿意跟我一起出来吃饭?我能问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陆南骁还没说话,于阔笑意盈盈的问:“怕男朋友生气?”

“不是。”

陆南骁坦白道,“你是老板,我能进公司是你看在老同学的面上帮我,我现在还没有给东盛创造价值,如果跟你出来吃饭,被人看到了……大家会不好想。”

于阔看着她娇俏明媚的脸,手指轻轻扣在桌上,淡淡的笑:“南音,你一直都是一个努力上进的好姑娘,当初如果你没有为陈时禹蹉跎五年,现在你在这个行业会有很高的成就!”

提到那五年,陆南骁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可是逝去的时间不能追回,她只能向前看。

“你要跟我谈什么工作?”

“是这样的,江城台打算打造一档家装改造栏目,由素人设计师和明星搭档,一起合作设计这样的形式,东盛这边刚好有一个素人设计师的名额,我想推荐你去参加。”

陆南骁有些意外,想到何雅今天那番话,问道:“为什么让我去?何姐应该比我更合适,我没有经验,怕是完成不了这个工作!”

“我想推荐你去肯定是有我的理由。”

于阔含笑望着她,“我知道你有个微博号叫暖暖轻音,我一直有关注你,你在上面发过你的装修设计图,我觉得都挺不错的,装修的很实用!”

自己的设计可以得到老板的肯定,陆南骁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小骄傲,可听到自己的微博号被人家报出来,她又不大自然,微博号是她高中注册的,当时取的名字也是比较中二,用习惯了她也懒得改。

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身的很好,连陈时禹都不知道她有这个微博号,没想到于阔竟然知道她的小马甲。

“何雅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她的很多设计理念都不错,设计出来的效果很让人眼前一亮,就像艺术品,让人惊艳,如果预算充足不考虑烧钱的话,推她去是很合适,但是这种家装改造栏目大多委托人都是普通人,实际功能永远都是第一需求,在这一点上你比她做的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