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哪里逃
  • 替嫁娇妻哪里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之子于归
  • 更新:2022-03-29 13:59:00
  • 最新章节:第2章 他是谁
点击阅读
苏小鱼出身豪门,是苏家的二小姐,可她的存在根本就是一个笑话。继母恶毒,不愿意让姐姐嫁过去受罪,便想出了一个替嫁的法子。为了与苏家彻底脱离关系,哪怕嫁的男人是个植物人苏小鱼也认了!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结婚之后,她发现植物人老公竟然换成了墨家大少!在这场名为爱情的游戏中,究竟谁会占得先机?

《替嫁娇妻哪里逃》精彩片段

“后悔了?”

男人的手掠过半透明的黑色轻纱,落在女人微微颤抖的肩膀上。

他的手指并不光滑,指腹上有着一层粗糙。

苏小鱼双眼蒙着黑纱,哀戚相求,“我,我害怕,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

今晚她是代替姐姐来的,墨苏两家即将联姻,墨家却表示要确保苏家女儿干净。

姐姐并非完璧之身,而她足够干净,苏家逼着她来。

她就是被苏家强送进来的飞蛾,压根就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在来墨家之前,苏小鱼以为自己已经认了,可当男人真实的压了过来……

那种陌生的气息和压迫感让她止不住的颤抖,想要逃离!

察觉到女人的轻颤,墨北枭冷笑一声,一把捏住女人小巧的下巴,“没有人能和我讲条件。”

尽管看不到面前男人的样貌,她却能够感觉男人那强大的气场。

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近,苏小鱼吓得泪水滑落。

“不……”苏小鱼不甘道,挣扎着想要逃出这个地方。

“你以为你有说不的资格?苏小姐,认清你的身份。”男人霸道又强势的话语在她耳边飘过。

那声音,仿若冷到了骨髓深处。

她听出了里面的轻蔑以及不屑。

“觉得委屈?”墨北枭加重了力道,她的下巴被捏得生疼。

苏小鱼隔着黑纱都能感觉到墨北枭身上的寒意,身体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吓的抖得十分厉害。

她咬着牙,“如果能选择,我一定不会来!”

若不是苏家对她有恩,从小就收养了无依无靠的她,她今天就不用代替姐姐过来。

小女人的倔强的表情入眼,墨北枭嘲讽一笑,“苏家的女人既然这么想要攀上墨家,那就别摆出这样一副委屈的模样,你,不配!”

男人和窗外的狂风暴雨一样,没有半点怜惜,苏小鱼闭上双眼,泪水滑落。

苏家,我欠你们的还清了!

大雨下了整夜终于停歇……

次日苏小鱼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没了男人的踪影。

昨晚的事就像一场噩梦一样,苏小鱼白着脸,起身收拾了一下,失魂落魄的离开。

这里,她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什么验身。

苏小鱼回到苏家的时候,就看见苏落趾高气昂的等在门口。

见她过来,得意一笑:“苏小鱼,昨晚的体验如何啊?”

苏小鱼看都没看她,绕过她就往里走,苏落的脸色顿时一变,她一把抓住苏小鱼的胳膊,“苏小鱼,你什么态度!我问你话呢!”

“苏落,你和墨大少订婚,自己不干净怕墨家人发现,就拿我去做挡箭牌,如今还说出这么过分的话来,你有没有良心?”

“谁不干净了?实话告诉你,我只是不愿意被墨北枭以外的人碰!我妈跟我说了,昨晚墨家安排验身的人根本不是墨北枭,而是墨家的一个司机。”

“他们墨家就是想拿这个侮辱我们苏家!”

什么?

苏小鱼面色唰的一白。

养母汤丽昨天逼她的时候分明说的是苏落没了初次,这才让她去替姐姐让墨北枭验身!

原来,原来是骗她的!

苏小鱼双手紧握,手背青筋暴露。

就在这时,养母汤丽带着一脸怒意进来。

“真是欺人太甚!明明说好是落落和墨北枭的婚事,为什么变成了墨二少?”

一听这话,苏落顿时急了。

“妈,你是不是弄错了?那墨二少是个植物人啊!”

“刚刚墨家亲自通知我的,这个月就让你和二少结婚。”

“什么!!!要我嫁给一个植物人,这不是让我去守活寡吗!怎么会这样……”

“一定是苏小鱼!是她告诉了墨家替代我的事情,所以墨家才会勃然大怒。对,一定是她的错,我才不会嫁给一个植物人,要嫁也是她嫁!”

苏落尖叫着,可随着这话落下,大厅里瞬间陷入了寂静。

紧接着,汤丽和苏落都看向了苏小鱼,眼睛发亮。

苏小鱼一愣,瞬间明白过来。

她不自觉往后退,“不,昨晚我一个字都没有多说,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不嫁!”

……

墨家,墨北枭负手而立俯瞰楼下如蚂蚁搬食的车水马龙。

助理暮光推门走了进来,“枭爷,夫人那边改了主意,和苏家的联姻,夫人临时改成了二少。”

墨北枭勾唇,“她不是改了主意,而是一开始就没想让苏家的女儿嫁给我。”

“是啊,那苏家不过就是仗着以前救过老爷子,老爷子欠他们一个承诺,非要逼两家联姻,否则墨家就会落个不仁不义的名声。

夫人这一招还真是厉害,反正说好的墨家,让她女儿嫁给二少也是嫁入墨家。”

墨北枭没说话,眸光暗沉浮动。

昨晚那个女人……

暮光:“还有,枭爷,昨晚那个女人不是苏家大小姐。”

墨北枭的脸色这才有一丝变化,“那她是谁?”

“苏家二小姐,苏小鱼。”

三天后。

被关在屋子里只能绝食抗议的苏小鱼被强制灌了一些流食,然后穿上新娘的嫁衣,送上婚车。

苏落还捧着她的脸,“瞧瞧这张脸多漂亮,我可是羡慕嫉妒了很久,还好从今以后就看不到你了,苏小鱼,好好享受你的寡妇人生吧,哈哈……”

养父养母都只是冷冷的看着,半点心疼和愧疚都没有。

那一刻,苏小鱼才知道什么亲情,什么家人都是她痴心妄想!

车开到了酒店,现场在苏小鱼看来算是很华丽了,在豪门家族,这样的婚礼现场只能用寒酸来形容,可见墨家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

四周有些不认识的人在低声议论。

“苏家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凭他们也妄想和墨家结亲,拿着多年前长辈的一个承诺要求娶他们的女儿,结果现在被墨家摆了一道。”

“现在这位苏小姐可是惨了,这么小就当了活寡妇。”

“我听说这个丫头也不是苏家的亲女儿,只是养女,难怪被推出来当冲喜新娘。”

那些刺耳的字眼一个个钻入苏小鱼的耳朵里,她站在红毯上,就像是一个笑话。

至于她的家人坐在亲友席,尤其是苏落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出丑,苏小鱼恨极了,可是她又能做什么?

耳边飘荡着浪漫的音乐,空气中还有鲜花的香味,这样美丽的场景她却要遭受这样的屈辱。

司仪在说着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什么养女、冲喜新娘之类的词语。

直到司仪说了一句:“有请新郎。”

全场所有人肃静,就连苏小鱼都懵了。

不是说沉睡多年的植物人吗?

他醒了?

下一秒,惊讶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一个保镖抱着一只挂着新郎字样牌子的公鸡出现在宴会厅门口。

“天呐,和公鸡结婚,有没有搞错,那今晚是不是还要和公鸡洞房啊?”

“这么漂亮的女人墨二少却无福消受,啧啧,真是暴殄天物。”

“哈哈哈,难道一会儿她要和公鸡说我愿意吗?”

苏小鱼眨了眨眼睛,强忍着眼泪。

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需要来承受这些屈辱。

苏墨两家争斗,为什么牺牲的是她?

保镖已经走了过来,将公鸡递过,“苏小姐。”

苏小鱼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大裙摆,没动。

好可怕,呜呜呜,她不要啊。

这不是屈不屈辱的事情,而是她真的很怕。

司仪催促了几声,苏小鱼还愣在场中一动不动。

汤丽咬着牙,“这个蠢丫头愣着干嘛,反正都走到这一步了,赶紧走完流程结束这一切。”

她拧着眉头快步走到苏小鱼身边,将大公鸡往她怀中一塞。

“别耍性子,这么多人看着,快点结束仪式。”

苏小鱼抱着那只大公鸡,整个人僵硬无比。

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她非得抱着一只鸡结婚!!!

便在这时,会场紧闭的门突然开启。

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光影中走来,就像是电影里的英雄出场一样,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哒哒的皮鞋踢在地上的声音清晰的响起。

男人缓缓走了进来,面容逐渐清晰。

苏小鱼愣怔的看了过去,对上一双冷瞳。

他,是谁?

替嫁娇妻哪里逃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