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庭松和苏秀秀
继续看书
苏秀秀咬着唇,想到这个世界的女主宋兰玲,自己何必卷入进去。她顿时心生凉意,淡淡的说:“可以将我送到黄埔256号,我去哪里就行。”孟庭松闻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孟庭松和苏秀秀》精彩片段

苏秀秀心里一紧,一抬头就看见孟庭松那条冷峻的下颌线。

还没等苏秀秀反应过来,下一秒身子就悬空了。

只见孟庭松一双有力结实的手臂将她直接拦腰抱起,往车那边走去。

苏秀秀紧张的抓着他的衣服:“你快放我下来,还嫌现在的事请闹得不够大吗?”

“乖,别乱动,等会不小心要是掉下来了,可不是我的全责。”

孟庭松语气霸道,丝毫没有将苏秀秀放下的意思。

一路抱进车里,看得躲在暗处的狗仔队都正经了,就这么坐实言论了吗?

苏秀秀闻着自己身上的烂菜叶气,十分的嫌弃。

“你不怕我把你车上弄脏吗?”

“我刚刚可是一路抱你过来的,当然不介意。”

“……谢谢。”

“这件事情是我没处理好连累的你,明天我会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

听着孟庭松的话,苏秀秀原本平静的心里,瞬间泛起水波。

见车不停行驶,苏秀秀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去自己家。

苏秀秀紧张起来:“你要带我去哪里?”

孟庭松手握着方向盘:“你家的地址被曝光,住那里不安全了,先去我家。”

一听这话,苏秀秀的眼睛酸涩起来。

没想到自己用全部积蓄在上泸买的第一套房子现在居然都不安全了。

这到底是算什么?

一旁孟庭松看见红眼的苏秀秀一阵心疼,大手托着她的脸颊:“别哭,我会给你解决的。”

苏秀秀咬着唇,想到这个世界的女主宋兰玲,自己何必卷入进去。

她顿时心生凉意,淡淡的说:“可以将我送到黄埔256号,我去哪里就行。”

孟庭松闻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不过不用解释,孟庭松都知道那里是谁的家,孟庭松抿着薄唇,并没有改变方向。

半小时后,车停在一家别墅前。

一下车,孟庭松就一言不发的拉着苏秀秀进去。

他的手掌很大有力,就算使劲手都会觉得轻微的疼痛和泛红。

苏秀秀不得不挣脱:“你到底要干嘛。”

孟庭松看她腕上微红,眼里闪过一丝疼惜,低声道:“我只是想保护你。”

闻言,苏秀秀闭深呼一口气。

她现在深处舆论之中,似乎所有事情自己只能被牵着走。

随着孟庭松进入别墅,第一时间苏秀秀就是打电话给顾泽渊。

“被孟庭松接走了?”

电话对面的顾泽渊眼睛猩红,拳头握得咯咯发响。

他不过是晚了一步,没想到居然从保安嘴里得知苏秀秀已经被人给孟庭松给接走了。

苏秀秀听他语气就知道他现在有多生气了,连忙安慰道:“你放心,我在这里挺安全的。”

“……行,这事我尽快解决。”

顾泽言说完就挂了电话,刚刚接她回来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顾泽言说完就挂了电话,刚刚接她回来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或许在他心里,已经认清苏秀秀爱得是孟庭松了。

而她们不过是关系亲密的朋友而已。

……

第二天,私人医院高级病房内。

宋兰玲满意的看着今天报纸上的头天新闻。

一旁的何欢欢义愤填膺的道:“终于有人替天行道出来揭露苏秀秀的恶臭了,脚踏两只船,真不要脸。”

宋兰玲听后,默默将报纸放下,装作一副担心的样子。

她道:“也不知道秀秀怎么样了,好歹也认识,也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这些。”

何欢欢张大嘴巴:“宋姐姐,你也太善良了吧,关心她做什么。”

正说着,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经纪人面试凝重的走进,将一份报纸给出:“孟庭松开记者会,和你撇清关系了。”

接过经纪人手中报纸,宋兰玲感觉难以置信。

看着报纸上的照片都觉得不真实,孟庭松重来都不愿意出面这种事情的。

没想到为了苏秀秀他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不仅撇清和自己的恋情,还大方的承认自己在追苏秀秀。

宋兰玲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此时,经纪人还说:“以后咱们还是别在拿孟庭松炒作了,按你现在的知名度也没有必要,更主要的是孟氏集团发侓师函过来了。”

宋兰玲闻言,瞳孔里充斥着震惊。

又生怕何欢欢听丁这句话,连忙说:“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人走之后,何欢欢果然问:“拿我表哥炒作,是什么意思?”

宋兰玲一时语塞,不过哄骗何欢欢她最拿手:“我也不知道,不过庭松为什么会给侓师函?我们之间已经变得这么陌生了吗?”

说到这,她顿时红了眼眶,看起来我见犹怜。

何欢欢见状,担心不已:“表哥这样太伤人了,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说罢,病房里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

宋兰玲看着紧闭的房门,突然脸上变得阴沉。

……

别墅内。

苏秀秀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

自从孟庭松澄清后,通篇的报道似乎没有了,但粉丝们的怒意却没有减少。

在医院门口依旧每天会蹲守各种人,就为了守着苏秀秀出现。

为此,医院不得不请警察出面。

好不容易平息了几天,医院又被铺天盖地的抹黑。

不少自称是从天海医院出来的病人,纷纷回头咬一口,抹黑苏秀秀和天海医院。

在家的苏秀秀知道这些消息简直心急如焚。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女声,以及保安为难的阻止声。

“让我进去,你知道这里是谁家吗?居然敢拦我!”

“表小姐,这是孟总吩咐的,谁来都不许进,特别是表小姐。”

“什么?不让我进,里面肯定是藏了人!”


何欢欢瞪圆了眼睛,推搡间她已经成功进来了,还正好看见下楼的苏秀秀。

她追问了孟庭松两三天了,一点消息都不肯透露。

要不是跟踪到这里,还真没发现孟庭松居然还有个这么大的房子。

见何欢欢出现,苏秀秀也同样惊讶。

只是下一秒这个嚣张的女人就冲上前了,口不择言的道:“苏秀秀,你这个贱女人,敢趁我宋姐姐住院休息,趁机上位!”

苏秀秀忍不住蹙眉:“请你对我放尊重一点,我没有趁机上位,和庭松只是朋友关系。”

何欢欢显然不信,直接宣布这次的来意:“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宋姐姐要见你,明天上午十点。”

说着,她将手中的地址信息放在桌上,深深瞪了苏秀秀之后便离开了。

苏秀秀不安的上前,打开一看,是一家私人医院。

只是最让人费解的是,宋兰玲为什么要见她?

其实苏秀秀心里早就有所预料,发生的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而是宋兰玲在从中作梗。

既然如此,苏秀秀也没有理由退缩不去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是熟练的避过这些保安,跑出了别墅。

一路找到医院病房,确实看山去没有任何的问题,周围也没有狗仔。

成功找到病房后,苏秀秀敲门而入,看到的正是病床上毫无气色的宋兰玲。

只见她勾勒嘴角笑道:“没想到你会真的来,我真佩服你的勇气。”

苏秀秀冷哼一声:“最近的事情都是你搞的鬼吧,你和我之间,何必连累天海医院,你的心脏有没有事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被戳破的宋兰玲一点都不惊讶,反而绕有兴趣的盯着苏秀秀:“我当然清楚,不然为什么叫你过来。”

苏秀秀心里瞬间漏了一拍。

她警惕的见着眼前似笑非笑的宋兰玲,一脸不可置信,难道宋兰玲也觉醒了?

就在苏秀秀正疑惑时,宋兰玲忽然开口:“从小我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运气超级好,很受大家喜欢和欢迎。”

“以前我一直觉得没什么,直到我遇上了孟庭松,仅仅一眼,我就觉得他就是我命中注定出现的人,可偏偏庭松被你算计结婚。”

“曾经我也嫉妒过你,故意让你倒霉,许愿让你参加不了高考,以为这样你就会消失,可偏偏你又回来了。”

说到这里,宋兰玲顿了顿,看着苏秀秀的眼神越来越狠厉。

宋兰玲吐了口气,继续说:“直到最近我做了个梦,梦到了前世的你,前世的我。”

“我才明白,原来你就是个小偷,偷走了我的爱人,抢走了我的一切,整整十二年,故事的发展因你脱离了轨迹!”

宋兰玲越来越激动的对着苏秀秀吼叫,眼神恨不得将她粉身碎骨。

而同时,苏秀秀身边桌上的花瓶突然掉落,砰的一声掉在地上,碎片飞溅。

锋利的瓷片就这么恰巧的划过苏秀秀的脚背,划出了一条鲜红的血痕,带着微微刺疼。

宋兰玲不由笑得眼睛都变得湿润:“你看,女主永远都是女主,女配永远都是女配,你拿什么和我比。”

巨大的冲击席卷苏秀秀的大脑,她没有想到十二年前宋兰玲就对自己有敌意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