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顾律师时千寻顾墨
继续看书
但好在,她帮顾墨琛打赢了。虽然他一向脸上表情淡淡,但时千寻知道,他最近很高兴。她还看到顾墨琛买了一颗钻戒,没有告诉她。隐婚三年,她已经暗自期待这- -刻太久,只等着顾墨琛正式求婚,公开他们的关系。想着,时千寻红润的脸又深了几分。

《再见,顾律师时千寻顾墨》精彩片段

她朝外看了眼。


已经很晚了,可顾墨琛还没回来。


募的,一阵刹车声传来,时千寻慌忙扔下遥控器,快速朝外跑去,外面,那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正拿着公文包朝自己走来。


夜色流淌,落在顾墨琛身上,像镀上了一层金光。


“回来了。”


时千寻笑着去接顾墨琛手里的公文包,可这次不同以往,顾墨琛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径直朝里面走去。


时千寻的手僵持在半空,随后扯扯嘴角,收回手快速跟了进去。


时千寻笑容满面的看着脱外套的顾墨琛说:“墨琛,累了一天饿了吧,我们开饭吧。’


桌上放着丰盛的饭菜,此刻香气四溢,可顾墨琛连看都没看,只是勾了下唇,示意时千寻走近一-些。


待两人只剩一-米距离时,顾墨琛淡淡的说:“今天早 点休息,明天离开这里吧。”


时千寻心下一喜,眼角都是笑意:“去哪里?”


顾墨琛看着时千寻亮晶晶的眸子,心下疑惑,眼里却滚动着淡漠疏离:“去民政局,我们离婚。离开的意思是别再回来了,时千寻,我们结束了。”


离婚?结束?


可是她明明看到顾墨琛买了戒指.....


巨大的落差让时千寻有些转不过弯来,她没明白顾墨琛的意思。


然而顾墨琛-句话把她打回原形:“婉儿回来了,我要给她一一个交代。”


轰。 


头顶似一道闷雷炸开,时千寻晃了晃身子,嘴角挂着苦涩的笑:“给她一个交代?那我呢,算什么?”


顾墨琛似在思考- -般, 吐出来的字却毫无温度,“什么也不算。 你-开始嫁给我的时候应该知道,我本来就是要和婉J l结婚的。


不算什么?


四个字如钝刀子割在皮肉上,一-下一下,不致死,却让你生不如死。


她和顾墨琛隐婚,有法律效力的关系,他竟然说不算什么?


时千寻压下心底不断翻涌的酸涩,-字一顿的说:“我不同意。 ”


顾墨琛似乎耐心耗尽,声音都跟着冷了许多:“时千寻,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通知你。


顾墨琛说完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新式打火机,而时千寻站在那,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忘了要做什么。


时千寻心痛得声音都在抖:“原来你买的钻戒,是为了她....”


顾墨琛没想到她发现了戒指,微微皱眉,但点头承认:“嗯, 我要娶婉儿。”


时千寻听完,脸色煞白。


那个女人回来了,就要把她赶走,而最诛心的是,顾墨琛对她从始至终都冰冷得毫无感情可言。


像是对待玩腻了,便弃之如敝履的物件,随意就丢了。


无论她做多少,他心里都没有她。


时千寻心痛得像在滴血,看着顾墨琛那棱角分明的脸,艰难问出口:“顾墨琛,你别忘了,离婚还有冷静期,你不能这样赶我走...”..


顾墨琛淡漠说:“所以我让你尽快,我不想让婉儿看到你,她会不舒服。


时千寻脸色惨白地僵在原地。


原来,顾墨琛一直都是这么想她


的。


他竟然以为,时婉) L是因为顾及她才逃婚出国,难怪,顾墨琛从头到尾对她都这么冷漠无情,全是因为,他心底深处,在怨恨她。


顾墨琛警告她:“我不想在别的地方听到对婉儿不利的事。”


“砰!”


顾墨琛摔门离开。


时千寻跌落坐在地上,她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坐在那呆愣的看着天花板。


她心里第一次萌生出放弃顾墨琛的想法。


......


海天律师事务所。


时千寻一-如既往,在离上班前十五分钟打卡去办公室,路上,同事们和她打招呼,时千寻笑着一一 摆手回应。


敏锐的时千寻早就看出了她们眼神里的惊讶和同情,时千寻暗自吸了口气,大大方方的走进办公室。


只是刚进去,她就看原本属于她的办公桌.上面,此刻空空如也。


旁边的箱子里,杂乱无章的放着她的一堆资料。


看来有人迫不及待地想把她扫地出门了。


时千寻朝-玻璃之隔的顾墨琛办公室看去。


透过玻璃窗,她清清楚楚的看见时婉儿端着-杯咖啡送到顾墨琛的手里,女人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顾墨琛从不喝咖啡,只喝茶。


但是因为是时婉L泡的,顾墨琛什么也没有说,满脸宠溺地接了过去,直接喝了一口。


这样的包容,从来不属于她。


注意到她的视线,里面的两个人走了出来,时千寻想转身离开,却被顾墨琛叫住了。


“时助理,你要去哪?’


“我过来是想收拾我的东西,现在一看都收拾好了,我想我应该可以走了。


顾墨琛才发现办公室清扫了一-遍。


时婉儿脸色微僵,连忙说:“千寻,我听说言诺律师申请把你调去当他的助理,所以我就提前帮你收拾了-下,方便你搬去隔壁的办公室。’


顾墨琛闻言,皱了皱眉。


时千寻攥紧拳头,但很快松开,职业素养让她保持着很好的仪容:“多谢,但麻烦下次不要再自作主张。我更喜欢自己动手,不必这么费心。”


时婉J L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气得咬牙。


顾墨琛直直地看过来,眼神冰冷得让时千寻心惊。


她低估了时婉儿的小人之心。


时千寻之前办结的案子,全都翻过来闹事。


时婉儿搞小手段,煽风点火,让那些人来公司闹腾她。


短短数日,她在律师所的口碑大大下降。


要不是言诺大力护着,她都快被降薪劝退了。


这天,-起经济纠纷案的被告方找了过来。


时千寻不得不赴约。


“您好,我是当时处理案件的律师助理时千寻。这起案子是顾律师为您辩护的,一审胜诉,您也获得了赔偿,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对面的男子叫梁亮,长相凶悍,他敲着合同质问道:“时助理, 案子还没有打赢啊,你们就撒手不管了?二审开庭在即,你们就不准备做什么,由着对方反败为胜?


是不是你在中间吃了什么回扣!”


时千寻皱眉指着合同说道:“按照您当时提供的证词,确实可以要求大额赔偿。


但调查后发现,证词里面存伪,因为您作了伪证,影响了案情,最后能打赢就不容易,我们只能为您争取这么多了。”


“我不管,我本来可以拿到更多的,我可听说了,我能拿-千万的!这笔钱你必须出给我!现在这么被动,你也得赔偿我精神损失。”


梁亮拍桌,露出一丝凶悍。时千寻心里一凝。


“请问您是从谁那里听说,可以拿到这么多钱的?


对方含糊其辞,不肯说:“反正你得补偿我!


他已经听不进去别的话了,讲道理根本讲不通。


梁亮体型高大膀粗腰圆,凶起来满脸匪气,时千寻看得眼皮猛跳,也不敢轻易激怒他。


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男声响起:“怎么回事, 千寻,这个人在为难你吗?”


时千寻回过头,看到言诺,他见不到她,就找了过来。


看到言诺,梁亮才勉强收敛了些。


言诺打发掉对方,转头告诉时千寻:“我查了 下这个人,他欠了赌债,累得越来越高,走投无路了才变着法子地捞钱。下次别见他了,这种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时千寻严肃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言诺叹气:“千寻, 你真是太傻了。不说这件案子已经结了,你根本不需要管,这还是顾墨琛的案子,你现在也不是他的助理了,完全可以推给顾墨琛啊!”


“可是.....


时千寻找不到反驳的话。


她确实没必要再为顾墨琛忙前忙后了,可这个案子显然并没结束..


“你不好意思说,我帮你和顾墨琛说,少把这些推过来!他现在的助理是时婉儿,不是你!”


时千寻闻言心里-颤, 说不出什么心情。


其实她多少猜出,这其中少不了时婉儿的甩锅耍手段,才能把以前有问题的案子翻出来,-个个推给她。


但是,这里面没有顾墨琛的默许,时婉儿能做得了这么多吗?


她心里想着种种,加班到深夜才离开律师所。


-出门,- -张布兜套下来,刹那间,她眼前一黑。


“等了一晚上终于抓到你了嘿,还好有人给我报信。你敢帮顾墨琛做事坑我,就该想到后果!”


突然,她手机响起来。


“喂,千寻,你到哪里了?今晚是顾大律师的庆功宴啊,你这个助理不会忘了吧?


同事的电话让她响起经济案大胜的事,时千寻只能暂时放下搬家的事,打车赶到盐城五星级酒店。


庆功宴在牡丹厅举办。


人头攒动,各界名流齐聚一堂,都想和顾墨琛这个“不败战神”沾点关


系。


毕竟,一个动动嘴皮子,就能省下- -大笔钱,避免经济纠纷的律师,在任何一个圈子都是香饽饽。


时千寻原本不想来的。


但作为顾墨琛的助理,她必须来。


她的生活已经毁了,但是工作还要继续。


她以为过了一晚上,她能抗住。


但是一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顾墨琛,在众人的瞩目声中被邀请上台发言,时千寻还是控制不住地心痛起来。


聚光灯在整个宴会场晃着,洒在顾墨琛身上。


他高大俊美,理智多金,几乎迷住了全场女人的心,时千寻根本移不开目t。


然而顾墨琛眼睛里却没有她,他的目光落在人群中另一个女人身上。


“今天,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时婉儿。她刚从国外回来,之后也会进律师所工作。”


大家都很惊讶,但看在顾墨琛的面子上,纷纷鼓掌。


时婉J l从人群中走出来,当即抱住了顾墨琛,“不止是女朋友哦, 很快就是顾太太了。”


时婉儿扬起手,手指上戴着那枚时千寻看到过的钻戒,耀眼璀璨。


但时千寻却被这幕刺的睁不开眼。


即便她早就知道了,听到的刹那,心里还是一沉,浮起满满的苦楚。


紧接着,时婉儿又笑着说:“还有,以后我就是墨琛的新助理,各位有事可以直接找我,不用麻烦之前的助理了。”


顾墨琛没有否认。刷。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到落单的时千寻身上。


时千寻做了顾墨琛三年的律师助理,一直没有晋升,也没想过单飞,忠心得很,谁也想不到,顾墨琛会突然换人。


他连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时千寻摇摇欲坠,脸白如纸。但她必须撑住。


她还要在律师界混下去,不能和顾墨琛、时婉)儿撕破脸,她不能真的让自己变成笑话。


“欢迎新同事加入海天,我会尽快完成顾律师相关工作的交接。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时千寻体面地说完,朝大家点点头,接着转身离开。


短短的十几米,却耗尽了她半身的力气。


时婉儿- -回来,就抢回了顾墨琛,还要抢走她的工作。


从此,顾墨琛和她再无关系。


众人顾不上时千寻的落寞,纷纷围到顾墨琛和时婉J L的身边,不断恭喜祝贺,笑容满面,时千寻在宴会角落里,独自承受着痛苦和不甘。


时千寻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红酒。


她喝了一杯,又-杯。


时千寻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头晕的厉害。但只有这样,她才能忘记自己被顾墨琛扔掉的事实。


她又倒满一杯,正要倒进嘴里。


突然,酒杯被拿走,她被一双大掌拉起,“够了,你想喝死吗?”


接着她被人一把抱起,全身的重量倚在那人身上,迷离之际,时千寻好像看到了顾墨琛。


但是怎么可能。


他眼里只有时婉儿,怎么会在乎她


呢。


一星期后。

时千寻全身的纱布被拆除,默克医

生的医术自然不必说,简直可以用完美

来形容。

如果忽略时千寻腰部的伤以外,植

皮,取皮,再精湛的医术也会留下痕迹

的。

言诺举着手里的玫瑰花,在时千寻

眼前晃了晃:“小寻寻,感觉怎么样,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吃点什么,喝点

什么?”

时千寻茫然的看着言诺,歪着头指

着言诺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言诺握在手里的玫瑰花险些掉在地

上,变了模样的时千寻,真的失忆了,她把过去忘的一干二净。

医生说,她脑子里还有一点瘀血,

压迫着神经,要靠自身吸收治愈,动手

术风险太大,不过恢复的这个过程会很

温K漫长。

十年八年都是有可能的。

言诺信心满满,别说十年八年,没

有记忆的时千寻,他会用更短的时间让

时千寻接受他。

早晨,微风习习。

高级疗养院里,坐着几个晒太阳的

老人,他们看着远处的海面,不知道在

想些什么。

都说,目之所及,皆是过往。

应该在想年轻时候的事吧。

这是一家高级疗养院,岛上就这一

个地方,可以说与世隔绝,清净的不得

了。

是集养老与服务一体的疗养机构,

这里的医生,都是些退休的高经验医

生。

疗养机构有个庭院,有各种食材,

能自给自足,可以说,既封闭又环保,

和外界基本没有往来。

有老人见时千寻醒了,便笑着和言

诺,时千寻打招呼:“小诺,你老婆醒了?”

言诺笑嘻嘻的点点头:“张姨,我

家小寻寻醒了,机灵着呢,等腿好了,

就更完美了。”

言诺沉浸在这种喜悦里,每当人们

说你老婆三个字的时候,他就觉得特别

满足。

“醒了就好,也不枉你受的苦了,

你老婆若是知道……”

言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推着时千

寻去了后院。

“言哥,她说的是什么,你有什么

事情瞒着我吗?”时千寻淡笑着问。

此刻她的脸上肤如凝脂,标准的鹅

蛋脸,只是原先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剪成

了齐肩短发,看着比之前更加干练清爽

了。

即使换了一副容颜,也还是时千寻

的声音,而且,时千寻的眼睛充满星

辉,这双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只要时千寻不把目光投注在顾墨琛

身上,这双眼睛永远是闪闪发亮的,像

镶满了钻石,充满渴望,满是奋斗不息


沿江大桥。


夜晚的风很凉。


时至半夜,根本没几个人,路过的车辆也是行色匆匆,根本没人注意这力。


时千寻被人绑着手脚,悬在大桥靠里一-侧,她的身体就用一根绳子绑着。


绳子一松动,她随时就会掉下去。


梁亮打开手机,给顾墨琛打去了电话,可那边根本没人接。


梁亮撇到时千寻的口袋,拿出手机调出顾墨琛的号打了过去。


那边好一会才接通, 传来顾墨琛冷冷的声音:“时千寻, 这么晚了,不找言诺,找我做什么?”


梁亮拿掉时千寻嘴里的布,逼时千寻说话。


她心里慌乱一片,堪堪叫出一声:“顾墨琛,我被绑架了.......’梁亮把布重新塞到时千寻嘴里。


“时千寻?”


“顾墨琛!我是梁亮,你不会忘记我吧?盐城最大的经济案,少了我的证词,你根本赢不了,结果我到手才那么点钱,这事说不过去!


我现在抓了你的女助理,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现在就让她死。


时千寻神经紧绷地竖起耳朵听着。可听筒里传来的,是顾墨琛冷冷的回答:“你误会了, 时千寻已经不是我的助理了。’


他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好像真的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这一刻,时千寻心里猛地坠下去。“什么?可那个女人明明告诉我找时千寻


梁亮气得咆哮起来:“我不管 ,你要是不给我打钱,我直接弄死这个女人!”


梁亮抓着时千寻的胳膊说:“我再给你三分钟时间。


电话那一头沉默,梁亮忐忑不安。他大叫:“你敢报警的话, 我也会杀了她。


连梁亮都看出了顾墨琛的冷淡,特意加了一句:“你不管时千 寻的死活,但这事闹大的话,你的名声也会坏掉吧!


时千寻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连劫匪都知道,她对顾墨琛来说,不算什么筹码。


过了一会儿,顾墨琛开口:“梁亮,你觉得赔偿不够,可以推翻官司,重新起诉。


负责整理资料、商定补偿金的人就是时千寻,只要检举她在中间做了手,就能要求重审。


哐当。


时千寻感觉头顶似被人抡了一下,无数个冰刀朝自己射来,刀刀致命。她以为,顾墨琛看在他们的情分上,无论如何也会救她,没想到,顾墨琛转手把她推到深渊....


这是要把罪名甩给她吗?他明明知道,这样会毁了她!


梁亮哈哈笑着说:“还 是你这种聪明人有办法!”他多留了个心眼,“你现在的助理是谁,让她帮我一起备


案。”


顾墨琛当然不会说出时婉儿的名字,他把时千寻推出去。


“时千寻在你的手里,你还不放心吗?我们谈就可以了。”


时千寻眼睛一-热, 落下眼泪。


梁亮扯下时千寻嘴里的布,“你都听到了,要活命,就乖乖听话!


她喊了一声,又一声。


“墨琛,你为什么那么狠心,连在工作中陪你的机会都要拿走?”


对方始终沉默,一言不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千寻幽幽转醒,她第一反应是坐起来下床,“得快点做饭了。


顾墨琛忙起工作完全不顾身体,有胃病,不能耽误饭点的。


然后,她又记起来,她和顾墨琛完了,根本不用再着急做饭。


“千寻,你醒了!


时千寻看到一个男人敲门进来,满脸疑惑:“言诺? ”


言诺是海天的另一个金牌律师。“你怎么在这,这里是哪里?”


言诺说:“这里是律所的公寓, 你在宴会上醉得一塌糊涂, 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时千寻心里一空。果然是她做梦。


那个在她酒后温柔抱起她的男人,怎么可能是顾墨琛呢.


言诺笑着说:“顾墨 琛眼瞎,为了时婉儿开掉你,以后你就在我身边工作巴。


你放心,我跟顾墨琛不一样,我会给你上庭的机会,千寻,你有能力,不该为那家伙埋没的。


时千寻揉着额头说:“谢谢, 我会考虑的。”


言诺冲她笑了笑,没有再劝,但眼神却势在必得。


时千寻东西还没有理完,只能打车回去。


她手机没电了,她翻遍包里所有零钱,才算结了出租费。


结果她刚打开门,还没开灯,黑暗中,人就被带到了一个宽阔的胸膛里。


“别....”


一股熟悉的冷淡气息扑面而来。是顾墨琛。

时千寻心里一跳。


但她想到顾墨琛拥着时婉)儿L的样子,顿时心冷。团团


时千寻歪头抵抗着顾墨琛的靠近,下意识的去推他:“别碰我! ”


顾墨琛松开她,脸以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


“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时千寻疲惫不已。


顾墨琛眯起眼,好看的眸子里折射出危险的光芒,“ 离婚证还没办,交接还没处理,你还是我的妻子和助理,我要找你,你必须在。”


他捏起时千寻的下巴,不容她反


抗。


“你,混蛋!”时千寻伸手拍打顾墨琛。


顾墨琛紧紧盯着她,嗅到女人身。上未散去的酒味,冷冷的道:“我警告你,时千寻,别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丢了海天的脸面。


他意有所指,时千寻浑身发冷。


她质问:“那你和时婉儿呢, 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迫不及待地和她在一起,这就不丢人?”


顾墨琛脸色一寒。“你不配说婉儿!”


顾墨琛神情冰冷至极,“如果不是你插足....当初她根本不会离开我。”


时千寻脸色惨白地僵在原地。


原来,顾墨琛一直都是这么想她


的。


他竟然以为,时婉) L是因为顾及她才逃婚出国,难怪,顾墨琛从头到尾对她都这么冷漠无情,全是因为,他心底深处,在怨恨她。


顾墨琛警告她:“我不想在别的地方听到对婉儿不利的事。”


“砰!”


顾墨琛摔门离开。


时千寻跌落坐在地上,她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坐在那呆愣的看着天花板。


她心里第一次萌生出放弃顾墨琛的想法。


......


海天律师事务所。


时千寻一-如既往,在离上班前十五分钟打卡去办公室,路上,同事们和她打招呼,时千寻笑着一一 摆手回应。


敏锐的时千寻早就看出了她们眼神里的惊讶和同情,时千寻暗自吸了口气,大大方方的走进办公室。


只是刚进去,她就看原本属于她的办公桌.上面,此刻空空如也。


旁边的箱子里,杂乱无章的放着她的一堆资料。


看来有人迫不及待地想把她扫地出门了。


时千寻朝-玻璃之隔的顾墨琛办公室看去。


顾墨琛没有丝毫犹豫,翻身就要从

大桥跳下去,两个警察冲上去拉住:

“顾律师,别冲动!我们已经派人去救援了……”

梁亮发现被耍了,暴跳如雷地大

叫:“顾墨琛你骗我,你不是说她只是

你的前助理吗。"

顾墨琛心里顿时痛作一团。

是啊,他亲手把她推了出去,是他

一点点摧毁了他们之间的信任,虽然其

中另有隐情,可……

顾墨琛咬牙,一字一句道:“她不

只是我的助理,她是我的妻子!"

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那个默默付出的身影,时千寻也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要不是为了保护时千寻,他怎么会如此?

但他后悔再多,时千寻也已经听不到了。

“时千寻,你怎么那么傻?”jsg

梁亮被逮捕了,顾墨琛却还抓着栏

杆看着滚滚江水,眉头始终拢着,沉着

难言的悲伤和绝望。只要一刻没有找到

时千寻,他不会离开半步。

怪他,都怪他,他该提前和时千寻说清楚的。

可依照时千寻刨根问底,认真执着

的性子,那个案子,她绝对不会善罢甘

休的,那,类似的事情就不能避免。

他千防万防,都已经采取了措施,

可是棋差一招,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手

段,低估了时千寻烈女般的性子。

夜黑如墨,并不明亮的路灯下,一

群人紧锣密鼓的进行搜救工作,而顾墨

琛,开着自己的游艇,不断在江面上徘

徊着。

茫茫江水,打滚似的起起伏伏,船

在上面都不能保持稳定,顾墨琛瞪着猩

红的眸子朝下看着,他心里明白,时千

寻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游艇上有潜水装置,顾墨琛快速穿

上,接着毫不犹豫的跳入了滚滚江水

中,很快便不见踪迹。

第二天早晨。

新闻各大头条都被顾墨琛和时千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