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远吕爱
  • 秦远吕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清风拂山海
  • 更新:2023-05-27 14:16:00
  • 最新章节:第21章警队的大难题
继续看书
一觉醒来,秦远发现自己回到了1986年。 被所有人认为是废物的秦远,竟然闷声搞起了炼金。 日夜累积千两黄金,而这竟然只是起步资金。 看这重生归来的男人,如何驾驶巨轮,怀抱爱妻在商海中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秦远吕爱》精彩片段

  随着硼砂的加入,一颗散发着热量的金豆子被秦远用镊子夹到了冷却水中。

  看着眼前的金豆子,赵为民彻底愣住了。

  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虽说在自己的眼前演示了一遍,可是完全没有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秦远将金豆子放在了赵为民的手中,笑着说道:

  “赵队长,检查一下吧!”

  赵为民微微皱了皱眉,用指甲在结婚的金戒指上掐了掐,又掐到金豆子上。

  这手感,没有问题!

  而且真金不怕火炼,刚刚在火焰的灼烧下,这金豆子也完全没有看到杂质。

  这秦远,竟然真的能够提炼黄金!

  在一旁早就等到着急的张文成等人也纷纷围了上来,挨个检查着手中的金豆子。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亲自检验过后,众人还是露出了一副惊奇的模样。

  竟然有人能从电路板上炼金,这不是发了嘛!

  眼前的金豆子不算太大,秦远也是想要节省时间,毕竟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

  吕爱有身孕,还是要尽量让她好好休息才行。

  “小爱,累了吧?”

  趁众人对着黄金啧啧称奇的时候,秦远凑到了吕爱的身边。

  “不要紧。”吕爱摇头笑道:“只要能够证明我们的清白就好。”

  看着满脸疲惫却还强打着精神笑的吕爱,秦远心中一暖,把吕爱搂入了怀中。

  “那个,小秦啊!”

  赵为民看着亲密度的二人,有些尴尬地说道:“你这手艺还真不赖!”

  “谁能想到,这旧电路板竟然真能提炼出黄金啊!”

  其余众民警也是一阵惊叹。

  谁也没有注意到,张文成的脸色,此时已经变成了铁青色。

  说起来,张文成和张永利还是同村出来的本家兄弟,只不过两人平时也没有什么交集罢了。

  张永利带着黄金来到警察局举报,张文成本想着能够借此机会在局里展露头角。

  谁曾想,竟然被张永利坑了!

  “小秦啊,这次还真是误会了。”

  “不过这次的走访中我们了解到,你还会修收音机是吧?”

  秦远点了点头道:“嗯,对,之前也修了几个收音机,多少懂点。”

  “是这样。”赵为民沉吟片刻后说道:

  “我们队里警车上的呼叫器出了一点问题,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帮我们看一下?”

  赵为民已经看明白了,眼前的年轻人是身怀奇技的。

  那辆警车是队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出了问题之后可把赵为民愁坏了。

  虽然当时返回原厂后,得到的答复是基本没有成功维修的可能。

  但是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赵为民还是想试一下。

  “没有问题,赵队长。”秦远点头道。

  秦远此时也是非常乐意帮警车局做点事情的,毕竟以后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接触到的时候,提前留点印象分也是好的。

  赵为民摆摆手,让一名民警去拆呼叫器,紧接着对秦远道:

  “小秦啊,你看这世间现在也不早了,就在这儿吃点宵夜吧,我们大师傅的手艺可是不错的。”

  秦远本想着推脱,但是想想,吕爱这一晚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便应了下来。

  其实秦远想着和赵为民拉近关心,赵为民又何尝不是在想着能和秦远交个朋友呢?

  赵为民今年48岁,家里的小子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了。

  可女方就是因为这个彩礼的问题,和自家小子闹了好几次的矛盾。

  现在这个念头可和当年赵为民结婚的时候不一样了,都要三金五金的。

  当年赵为民结婚,那还不是扛着两袋米面就结婚了。

  现在又是要金耳环,又是要金手链的,就他这当警察的,哪儿有那么多钱去金店买呢。

  不多时,刚刚出去的民警拿着呼叫器进了门,身后还跟着一个民警。

  秦远打眼瞧去,巧了不是!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秦远的姐夫,梁援朝。

  “秦远,你这是怎么回事?”

  梁援朝看到秦远后,快步走过来皱眉问道:“是不是又惹什么麻烦了?”

  秦远仔细看看看,姐夫年轻的时候还是挺帅的嘛!

  记忆中,梁援朝是一个成天板着脸的不得志小民警,刚四十出头,就已经是一头白发了。

  而现在,显然是还没有愁到白了头。

  秦远对梁援朝是很尊敬的,前世的时候两人的关系也非常紧密。

  在自己最失意,想要一了百了的那段时光,梁援朝没有少在他身边开导。

  虽然不是什么有钱有权的人,但是真心对秦远好的。

  “姐夫,是弄错了,我自己提炼了些黄金,被人误会成事偷抢来的了。”

  秦远面色如常地回道。

  “嗯,小秦说的不错,这就是一场误会。”赵为民也开口道:“老梁,想不到你们竟然是亲戚啊!”

  梁援朝一听这话,不禁怔了怔。

  秦远是什么的德性,他可太清楚了。

  小时候就调皮捣蛋,长大了也是没个正形,自从岳父病退之后更是一蹶不振。

  喝酒惹事不说,还对自己老婆也上手。

  “赵队,这是我小舅子。”梁援朝沉吟道:“真的是误会?”

  “是啊,老梁,你怎么连自家小舅子都信不过啊!”

  赵为民拉着秦远来到了桌边:“小秦啊,就是这个!”

  说着,一指呼叫器:“不知道什么问题,接收不到,也发不出去!”

  秦远看着眼前的小黑盒,不由得暗暗一乐。

  这和出租车上的呼叫器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嘛!

  看着秦远拿着螺丝刀就要拆,梁援朝急忙握住秦远的胳膊道:

  “秦远,你有把握么?没把握的话你可不敢乱拆!这东西金贵着呢!”

  “放心吧姐夫,这东西好弄,我之前看过一本书,就是专门讲这种呼叫器的。”

  说着,对梁援朝笑笑,示意对方别担心。

  梁援朝见秦远信心十足的样子,也不好阻拦了。

  万一,自己这小舅子真能修好呢?

  秦远拆开呼叫器,擦去上面的灰尘仔细查看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秦远信心十足地抬头道:“我已经找到问题在哪儿了!”

  梁援朝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快就发现了问题,不会是又要撒谎了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