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如此伤风败俗
  • 竟如此伤风败俗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棠花落
  • 更新:2022-03-29 14:1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他价值万金
点击阅读
棠雪晴本贵为嫡女,却因为白莲母女的陷害而流落乡村,当她被重新接回王府之时,再次遭到陷害。幸好此时的棠雪晴早已不是曾经那个任人摆布的柔弱千金了,这一次她势要让所有陷害她欺辱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然而她没想到,复仇虐渣的路上意外多出一个粘人又傲娇的冷情王爷……

《竟如此伤风败俗》精彩片段

“放肆!”宁无月抓住摸向他小腹的那只爪子,整个人冷若冰霜。

棠雪晴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她睡意瞬间消失无踪,忙睁开眼睛,先是一愣,然后满眼惊艳:

他五官俊朗无双,剑眉入鬓,凤眸灿若星辰,鼻若悬胆,唇形性感。

关于他们昨夜发生的片段从她的脑中掠过:活色生香。

宁无月眼里则寒霜满布:昨夜这个花痴趁他压制体内毒素时睡了他!

她好大的胆子!

棠雪晴看出了他的不悦,心虚地挤出笑意举起爪子:“早啊!”

宁无月俊美的脸没有一丝表情,抬手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好听却冰冷:“你是什么人?”

棠雪晴见他眼神凌厉如刀,墨发无风自舞。

他身上散发的威压让她有些窒息。

这男人昨夜凶猛如狼,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这是一提起裤子就想不认帐?

呃,他裤子还没提起来吧!

她的眼睛不自觉地瞟向某个不可言说之处。

宁无月看到她的眼神后,如星海般凤眸里泛起杀意,指尖加大力道。

棠雪晴也怒了,不言不合就动手的男人要不得!

她伸手就去戳他的眼睛,他沉着脸后撤松手。

她戒备地看着他,却挑眉挑衅:“貌美如花的女人!”

宁无月凤眸里泛起冷意,扬掌朝她拍了过来。

她见招拆招,越拆越心惊,这男人武功比她高!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力道稍有欠缺,但再打下去,她会吃亏。

棠雪晴决定乱他心神:“不就是我不小心睡了你嘛!你至于这么一副贞洁烈妇的反应吗?”

“按理来讲,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并不吃亏!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大不了我让你睡一回嘛!”

宁无月听她越说越不像样,并不说话,俊朗的脸冷若万年寒冰,出手更加狠辣。

棠雪晴快招架不住了,急中生智:“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打架很伤风败俗吗?”

宁无月这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眼前的女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的雪肤之上满是红痕,提醒着他昨夜他的所作所为。

他一把拉过锦被冷喝道:“转过身!”

棠雪晴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好笑,这男人又凶又帅,很不好惹,却是个害羞的。

她冲他挤眼睛:“是你掀了我的被子,把我看光光,对我耍流氓。”

“我的便宜都要被你占尽了,你装什么君子,让我转身?”

宁无月:“……”

他黑着脸冷哼一声,扭过头不看她。

棠雪晴趁他扭头的时候,赶紧去找自己的衣服。

然后她悲摧的发现,她昨夜太激动了,把自己的衣服全撕成了碎片!

真尴尬!

她见一旁有件雪色的衣袍,不是她的。

她顾不了那么多,先穿上再说!

她穿上后轻“咦”了声,发现那衣衫的质地竟是寸丝寸金的雪缎,有钱都买不到。

只有京中极有权势的人才可能会有。

棠雪晴呲了一下牙,难不成她随手从庄外抓来的男人竟大有来头?

她偷偷瞟了宁无月一眼,他无论气质和长相都是极品,觉得自己很可能真相了。

早知道他这么麻烦,她昨夜就该委屈自己找个普通男人睡,不该贪恋男色去睡他。

她穿好衣服跳下床,却发现自己腿居然发软,差点没站稳,一头栽在地上。

他听到动静,用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她瞪了回去:“看什么看,还不是你干的!”

宁无月的脸黑的像暴风雨前的天空:“粗俗!”

她轻嗤一声,揉了揉发酸的腰:“昨晚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嫌我粗俗?”

宁无月的凤眸一横,眼神凌厉如刀,裹着被子便欲起身动手。

棠雪晴不想再跟他打,忙做出暂停的手势:“昨夜的事情你要觉得吃亏了,我可以补偿你!”

昨夜还是她的第一次!她也很吃亏的好嘛!

但是这男人太麻烦,不给点好处估计打发不走。

“补偿?你补偿得了吗?”宁无月冷笑。

棠雪晴正欲跟这位祖宗谈条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二小姐,你醒了吗?你要是醒了就跟老奴回府见夫人吧!”

宁无月听到敲门声满心不悦,寒意更浓,屋里瞬间就降了好几度。

他想起一件事,他昨夜是在万户候府的庄子附近被人打晕劫走。

张嬷嬷对着身边的几个家丁使了个眼色。

家丁们上前,狠狠地撞门。

轰的一声,门被撞倒,溅起满屋灰尘。

棠雪晴的眼睛一眯,唇角泛起冷笑。

她从不在乎孝或者不孝,也不想和万户候府有任何牵扯。

但是今天张嬷嬷这种撞门进来的方式让她很生气!

张嬷嬷一进来就跟公鸡扯着脖子一样尖叫:“啊,二小姐,你房里怎么会有男人?”

棠雪晴看到张嬷嬷无比拙劣的演技,满心鄙视。

她觉得一定是她上次表现的太过温和,所以这老货才敢带着一帮子人跑到她房里抓奸。

抓奸这种狗血又无趣的戏码,她没穿越前在太多的小说里看到过,太没新意。

她挑眉问张嬷嬷:“我房里有男人,那又如何?”

她桃花眼清冷孤绝,看着张嬷嬷心尖一跳。

张嬷嬷冷笑:“二小姐当真不要脸,居然这么问我!”

她说完摆出一副为棠雪晴着想的样子来:“就算你从小在庄子里长大,你也还是万户候府的嫡出小姐!”

“你还没有成亲,就跟男子私通,最夜做下这种苟且之事,万户候府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

棠雪晴冷笑一声:“这事不是你们处心积虑算计的吗?你们都不怕丢脸,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昨夜他们让庄子里的一个小姑娘在她的饭菜里下了无色无味的毒药,她没有防备,不小心中了招。

她没去找他们算账,他们居然好意思先来找她!

张嬷嬷三角眼微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为了候府的声誉着想,今天我会帮你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事情处理完之后,你就跟我走吧,夫人疼爱你,已经为你找了门亲事,你回去就嫁人吧!”

她的手一挥,身后的家丁拿起刀就朝宁无月砍去。

宁无月冷眼看着这一幕闹剧,凤眸眯起,眸光幽深,万户候府的奴才居然如此嚣张。

有意思!

棠雪晴抬起脚就把冲在前面的两个家丁踢飞,再顺手拿起一旁的木棍。

她拿起木棍轻敲着手心:“我的男人,谁敢动!”

虽然他现在还不是她的,但是她睡过的,约等于她的。

张嬷嬷:“……”

她给棠雪晴准备的是一个长相极丑的男人,棠雪晴居然还护着?有病吧!

宁无月:“……”

他什么时候成她的男人了?

张嬷嬷冷笑一声:“二小姐自甘堕落,老奴却不能看着你误入岐途,来人,把那男人给我杀了!”

就算棠雪晴又凶又野,今天也得受她摆布!

所有家丁全部拔刀就朝宁无月砍去。

张嬷嬷冷眼看着,她并不觉得棠雪晴能挡得住那些孔武有力的家丁,今天的结果已经注定。

她上次回府不能交差之后被罚,大小姐就给了她那瓶无色无味的药,让她毁了棠雪晴的清白。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拿捏住棠雪晴,让棠雪晴乖乖待嫁。

她却没有想到,棠雪晴跟一般的女子完全不同!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所以那个男人必须得死,否则她没办法向大小姐交差!

棠雪晴的眼睛眯了起来,她本来不想和万户候府有什么牵扯,但是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

她手里的棍子挥舞起来,下手的角度极其刁钻,刹那间众家丁被她打翻一片。

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的右后方有个家丁拿刀朝她砍了过来。

宁无月看到这一幕微微皱眉,裹起被子,抢过一个家丁手里的刀,刀锋一闪,直接将那个家丁抹了脖子。

他手里的刀锋寒意凛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抹向其余家丁的脖颈。

刹那间,倒了一地的尸体。

棠雪晴:“……”

我去,这位好凶残!

张嬷嬷:“……”

我去,这男人居然不是她安排的男人!

宁无月冷冷地看着张嬷嬷:“犯我者死!”

他模样极其出众,身上的气场却极强,那双幽冷的凤眸透着入骨的寒意,这样看过来,似能将人凌迟。

他拎着刀朝她走去。

张嬷嬷见他手里的刀还在滴血,早已经吓破了胆,哆嗦了一下,转身欲逃,却一屁股跌在地上。

棠雪晴却将他拦住:“留她一条命,我需要她回去报信。”

宁无月凤眸横斜,俊美无俦的脸上一点无情都没有,周身气势逼人:“你敢命令我?”

棠雪晴一脸无奈:“不敢!要不……我换个词?”

他冷眼朝她扫了过来。

她立即涎着一脸笑:“这位大爷,小女子求你了,饶这老货一条性命!”

宁无月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将刀锋收回,却没收回迫人的气场,屋子冷的要结冰。

棠雪晴暗暗心惊,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气场也太强了,威压一出,就连她都不自觉地生出三分惧意。

张嬷嬷吓得差点没跪下,哆嗦着想逃。

棠雪晴将她喊住:“等一下!”

张嬷嬷不敢不听,忙转过身满脸讨好地笑:“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棠雪晴朝她微微一笑,拿起棍子朝着她的额角就敲了下去。

刹那间,鲜血淋淋。

张嬷嬷痛呼了一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宁无月有些意外,清冷的凤眸里多了几分打量,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

有点意思!

棠雪晴双手抱在胸前道:“你回去给万户候夫人捎句话,就说我想嫁谁,我说了算。”

“她把我生下来之后没有照顾我一天,她不配做我的母亲,更不要用孝道来压我!因为我不在乎!”

“还有我那个好姐姐,你让她最好消停一点,自己招惹来的男人,含着泪也得嫁!”

万事候府和秦王的婚事这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她也听过一耳朵,她的那位姐姐可不是省油的灯。

她看了张嬷嬷一眼:“你现在可以滚了,下次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张嬷嬷对上她那双带着杀意的桃花眼,只觉得自己犹如坠入万丈寒潭,吓得捂着流血的脑袋调头就跑。

她一走,屋子里除了尸体外,就只剩下棠雪晴和宁无月。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棠雪晴偷偷看了宁无月一眼,他虽然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但是被子毕竟不是衣服,有些地方罩不住。

所以她此时能清晰地看见他笔直修长却劲瘦有力的腿,她顿时就又有点想歪。

昨夜的画面往她的脑子里飘,腿太好看,她很想再摸一把……一般人这副样子会显得狼狈不堪,但是他却依旧如高岭之花,高贵冷艳。

他手里拎着的刀还在滴血,提醒着棠雪晴这男人虽然长赏心悦目,却非常凶残,一言不合就会抹了她的脖子。

她见他冰冷的目光扫来,忙涎着一脸笑,拱手道谢:“多谢这位爷相助。”

宁无月冷冷地瞟了她一眼,见她穿着他的衣衫松松垮垮,领子微微敝着。

她此时微弯腰,便露出些许白净如瓷的肌肤,有了昨夜的事,他知道那片领子下是怎样的风景。

他面色更冷,别开眼,声线却冰冷如霜:“你刚才说要补偿我?”

棠雪晴见他手里的刀锋指向她,大有她提出的补偿不合他意,他就要杀了她。

她其实并没有想好要怎么补偿他,便试探着问:“要不我给你银子?”

宁无月的剑眉轻挑,墨发飞扬,刀锋一横,指着她的胸口:“你把我当成小倌?”

他一动怒,气压一低,屋子里又冷得要结冰。

棠雪晴立即解释:“当然不是,只是我们都不认识对方,更谈不上了解,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睡了一夜,我总不能嫁给你吧?”

“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是否娶妻,是否有心上人,我要说要嫁给你,多少有讹你之嫌。”

“虽然说银子很俗,但是从全盘来考虑,我觉得只有赔你银子才能展现我的诚意。”

宁无月虽然觉得她就是在胡扯,但是不可否认她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她刚才如果说要嫁给他的话,他估计已经动手了。

他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床上的斑驳痕迹,心里了然,她昨夜也是第一次。

他眸光微敛:“算你有自知之明!”

棠雪晴笑了笑,走到五斗柜旁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他。

宁无月冷冷地扫了一眼:“我就只值一千两?”

棠雪晴很想告诉他,京城里最好的小倌带回家中过夜,一夜也不过一百两,她给他一千两已经是超高价了!

不过她想起这位的身手,还有他昨夜的表现,她再看了一眼他极出色的外表,就觉得这么好看的男人贵点也行。

她就又走回柜前再拿了一张银票递到他的面前:“这样总该够了吧!”

宁无月凤眼横斜,眸光冰冷:“你打发叫花子吗?”

棠雪晴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手,和他打起来她会不会吃大亏。

她心里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便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我没讹你,难不成你想讹我?”

虽然她赚钱不难,但是睡个男人就要破大财,就不在她接受范围之内了。

宁无月一双凤眸将她从头扫到脚,他眼神太过清冷凌厉,就算是棠雪晴也觉得有点撑不住。

他睥睨着她,声音冰冷却一锤定音:“爷的一夜不是你买得起的,昨夜的事情,你得用一辈子来还。”

他说完把手里的刀一扔,裹着被子扬长而去。

棠雪晴咧了咧嘴,睡他一夜,就用一辈子来还?什么狗屁强盗理论!

她对着他的背影喊:“你想要我的一辈子?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宁无月闻言脚步没有一丝停顿,很快就消失不见。

棠雪晴轻呸了一声,这男人又冷又傲娇,长得再好看她也不要!

她一扭头看着满地的尸体就又有些头疼,十几具啊,就算是挖坑去埋也得把她累个半死。

候府连那种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她也不可能被动的在这里等着被算计。

她略想了想,决定主动出击。

她梳洗换回自己的衣服后找了辆马车,把所有的尸体全部装进马车,亲自把尸体送到万户候府。

宁无月在出去之后,便进了一家农户的院子,随意找了件男子的衣衫穿上。

只是他身材高大,他找来的那件衣衫短了很多,小腿露出半截。

他微微皱眉,满脸嫌弃,想起棠雪晴穿着他外袍的样子,眸光复杂。

他收回思绪,施展轻功回了秦王府在京郊的别院。

他才进别院,一个精瘦的男子落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地:“昨夜是莫离失职,没能护好法,请王爷处罚!”

宁无月又想起昨夜的事情,凤眸里泛起寒霜:“自己去刑房领罚!”

莫离应了一声,看到他身上的打扮知昨夜肯定出事了,却又敢问,忙低下头。

宁无月沉声问:“本王让你去查的事情进展如何?”

莫离回答:“已经查清楚了,昨晚万户候府的大小姐进了太子的别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宁无月的眸了里透出了杀意:“本王的这个未婚妻当真是野心勃勃,还没成亲就给本王戴绿帽子了。”

莫离没敢接话,他家王爷文韬武略样样都很出色,只因为生母身份低微,他这些年来极不得宠,受尽排挤。

这些年来,不得不自毁名声,顶着残暴狠辣的皮行走于京城之中。

这一次成明帝突然为他赐婚万户候府的嫡出大小姐,本身就透着古怪。

他们随便一查,就查出一连串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便是万户候府的大小姐和太子有私。

而皇后并不喜欢万户候府的大小姐,不愿让她成为太子妃,这才设计让成明帝把她赐婚于宁无月。

莫离觉得这事实在是恶心,万户候府的大小姐根本就配不上他家王爷!

宁无月原本也没打算娶万户候府的大小姐,他已经想好对策让万户候府主动抗旨退婚。

只是发生了昨夜的事情后,他又改变了主意。

万户候府的大小姐已经和太子有了首尾,没了清白,既嫌弃他又怕被他发现,所以才让棠雪晴代嫁。

而他们在逼棠雪晴代嫁之前,却还要毁了她的清白,这是在变相的羞辱他!

他会让万户候府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更加惨痛代价!

竟如此伤风败俗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