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事生妃王爷太呆萌
  • 惹事生妃王爷太呆萌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亦江春水寒
  • 更新:2022-03-29 14:35: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穿魂萧
点击阅读
国际女神偷莫轻云,在一次人任务中不幸折损,当她再次醒来之时,成为了古代将军府的嫡女。穿越开局便撞见了传闻中的草包废柴王爷,还与之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看在某个男人还算可口的份上,莫轻云决定将他收入囊中,可谁知一个转身某个傲娇王爷华丽逆袭,说好的废柴草包呢?

《惹事生妃王爷太呆萌》精彩片段

T城

清晨,打破寂静的不是鸟声,而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莫轻云不耐烦地接起电话,“喂?”

“轻云,起床了,今天有任务。”方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莫轻云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

兴奋地问,“师父,我都快半年没出任务了,怎么突然想起来让我出任务了?”

“因为时机到了。”

莫轻云以为是偷东西的时机到了,“好好好,这次去哪里?”

“北非。”

“好好好,东西都准备好了吧!”莫轻云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好了,十二点准时到达国际机场,我在那里等你!”

莫轻云一顿,“师父,你也要去?”

以前出任务,师父从来不会跟着自己去的。

“嗯,我怕你有危险。”

“嘿嘿,师父你真好,我马上就出门。”

莫轻云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到达了国际机场,方琛看到她,眼睛不舍得闪了闪,但很快掩去。

“嘿嘿,师父,走吧!让你看看徒儿的本领,绝对吓到你!”莫轻云一身便装出现在他眼前,活泼可爱的不得了。

“行,不过这次任务比较危险,加上北非环境恶劣,还混乱,你得照顾好自己。”

“嗯,有师父在,徒儿不怕啦!”

北非

“小心行事,这次的任务在一片战场,边缘,你得小心。”方琛凝重地看着莫轻云。

莫轻云郑重点头,“具体是什么东西?”

“具体不清楚,但得到消息,在一个洞里。”方琛凝重的说。

莫轻云点头,“我去看看地形。”

方琛拦住了,“晚上八点,我会让他们的战场远离100米,你必须抓紧时间。”

对不起,轻云,我会让你回来的,只要你能在那边活着。

方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养了她22年,答应过她的亲身父母,会还给他们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姑娘。

莫轻云点头。

晚上八点

师父给她发了两个字:行动

收到。

莫轻云已经来到地图上的位置,她相信自己的师父,也没有进行探查,二话不说直接跳了进去,可“嘭~”地一声,最下面埋地地雷炸了。

莫轻云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隐约听到了爆炸声,心里却默默地说了句,“原来,死是这样的感觉。”

方琛用自己的灵魂力量拼命护住莫轻云的肉身,“对不起,师父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会让你回来的,一定。”

方琛对着天空,轻声细语,“人已经到了,一定要保护好她。”

“咳咳”莫轻云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沙漠,身处沙漠就算了,还被埋在沙子堆里,这是造了什么孽。

堂堂一代神偷,差点死在异国。

想想就凄惨。

艰难的从沙子堆里爬出来,刚想坐起神来,一大段信息涌入脑海。头疼欲裂

“什么情况?”等疼痛消失,莫轻云还是一脸懵逼。自己这是穿越了?还是魂穿?

这不是身处异国那么简单了,完全就是身处异界有木有啊。

南羽国,是现在所处的国家。不对,这里是吉格尔沙漠,南羽国是这具身体主人的国家。而这吉格尔沙漠,是南羽,北齐,东辰三国交汇处。也称三不管地带。也没人愿意管,茫茫一片全是沙漠,连鸟表示都不想来的地方,人会来吗?

可三不管地带有个很有名的地方。

胶州。

这是这片沙漠最热闹繁华的地方。

胶州,建立在一片绿洲旁,这里是三国贸易流通的地方。

在一百年前,三国还没有分裂,还是一个大帝国。

元江帝国。

元江帝国存在了将近五百年,可因为独孤硫,也就是元江帝国最后一位帝王,硫帝,沉迷于女色,不理朝政,不治理国家。

最后被帝国三大家族瓜分了。

三国存在后,一直以和平相处,可人都是有野心的,都想独霸天下。

“切,南羽真是热爱和平,北齐东辰都要联手灭你全家了,你们内部还不安稳。”莫轻云把现在的情势分析了一下,吐槽道,这简直就是内忧外患啊!

原主也是可怜,虽然是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可父亲毕竟赫赫战功,从小就要求女儿要像他一样,保家卫国。

这赫赫战功怎么来的,无非一些小国家的挑衅,没办法,南羽一直是以和平共处为原则,小国家就觉得好欺负,觉得南羽国是”一张老虎皮,狐假虎威呢!

莫轻云六岁就被莫大将军莫辰宇送到南羽国第一大江湖门派子忧阁拜师求学。子忧阁阁主赵亦庄见莫轻云资质特别好,就收她为关门弟子。

九年,莫轻云学成,15岁,在年轻一辈中,已经是佼佼者。赵亦庄就给莫轻云派发了一个任务。

最后,莫轻云没有去杀莫辰宇,而是下山后直奔北齐。

“这师父真狠心,这仇我得报。”莫轻云喃喃自语。“这噬心蛊应该没啥用了吧?”毕竟自己占据了这具身体,又活了,噬心蛊能不能活就不知道了。

“应该不会了吧,我是借尸还魂,噬心蛊应该不会吧!要谁借尸还魂到噬心蛊上,可能上辈子命债太多。”仔细检查了身体,并没有发现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南羽青城山

“轻云,如今你以学有所成,不知可否帮为师做一件事?”赵亦庄把莫轻云带到自己的修炼室。

“师父请说,如果徒儿能够办到,定义不容辞。”莫轻云认真的看着师父,这师父对他特别好,特别关照。

赵亦庄狡黠一笑,“帮为师杀了你爹。”

莫轻云惊的往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这是师父说出来的,“为什么?”为什么要杀自己的爹爹?

“就凭你不是莫辰宇的亲生女儿。”

“这有什么关系?”莫轻云有点接受不了,自己不是爹爹的亲生女儿,可爹爹待自己又特别好。所以,为什么要杀?即使不是亲生的又如何?至少爹爹对自己来说还有养育之恩。有恩就得涌泉相报,更何况是养育之恩?

“你觉得师父对你如何?”对于莫轻云的表现,全在赵亦庄的预料之内,所以也没有震怒。

“很好。”

“那你可知道?你爹爹是我的仇人?他灭我全家?”赵亦庄怒吼,这是他心底的伤疤,家仇,不能不报!

“那你为何还要教我武功?”莫轻云不解!

赵亦庄又笑了,俊美的容颜夺人心魄,“我说了,你不是他亲生的,所以没必要把对他的仇恨转接到你身上!”

“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的?”莫轻云又问!

赵亦庄仰天大笑,“哈哈,因为你是我亲手送给他的!你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儿子吗?”莫轻云摇头,确实,莫辰宇没有儿子,不,更准确的说,他的儿子从来就是活不过十个月就死了。“因为是我亲手杀的,哈哈,那个愚蠢的家伙。”

“那你又为什么肯定我会帮你?”莫轻云发现,师父不是师父了,这个师父好残忍,连不到十个月的婴孩都能下得了手。

“你当然得帮我,只有我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而且,我早就给你下了蛊毒,如果你敢背叛我,就会毒发生亡。”赵亦庄微笑的看着莫轻云,同样是笑,可莫轻云感觉这个笑容好可怕。

莫轻云暗暗叫自己镇定,又问,“我想知道你给我下的什么蛊,师父!”

“噬心蛊。”

噬心蛊,不知道被什么人养出来的,至今都没有解药,但这种蛊,只要没有背叛下蛊的人,就没有事,可一旦背叛,就会因心力衰竭而亡。人一死,蛊虫也就随之而去。

“好,我答应你,师父。”莫轻云点头答应。

莫轻云离开了青城山。

青城山位于南羽西南方向,南羽京城在中部,而莫轻云的爹爹,莫辰宇是当今南羽的大将军,若杀了自己的爹爹,南羽必定会大乱,而爹爹从小对她视如己出,给的身份是嫡出大小姐。

宁可死的人是自己,也不愿意让爹爹死,他是大英雄,是她这么多年努力的目标!

而莫轻云得到消息,北齐打算与东辰联盟攻打南羽,那么自己应该在死之前,给北齐制造点麻烦。

一路向北,莫轻云在进入吉格尔沙漠两天后就毒发了,前后加起来不过15天,“师父,你可真是好算计。”莫轻云痛苦的在地上痉挛,心里对师父失望透了。

她怀疑师父不是南羽人,可能是东辰,或北齐的奸细,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让自己杀了莫辰宇呢?

而噬心蛊发作时间刚好15天,从青城山到京城,最慢15天,而自己的轻功在子忧阁了得,10天内肯定能够到达,莫轻云不干的闭上了双眼,爹爹,这是女儿唯一能为你做的。

休息了半天,莫轻云才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子,“竟然现在不能回南羽,就去北齐吧!怎么说也是原主想去的地方。”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羊皮地图,“啧啧,明天能到胶州,哈哈,可以洗洗睡睡,真好。”

抬头看着这黑漆漆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真是一点也不美。

趁着晚上凉快,莫轻云一路轻工狂飙,破晓之前,赶到了胶州。

胶州果然繁华,美丽,瞧瞧这里的建筑,带着一丝欧美的风格,却又有着中原文化的气息。“古代人真享受。”

此时已经有商人开始营业了,莫轻云走到一家客栈,“珉秋客栈。就你了!”这家客栈在胶州最不起眼的地方,不过风景可是特别的好,后面就是绿洲。

“小二,一间上好的客房!”莫轻云拿了一枚金币。金币,是三国通用货币,一金币等于十银币,一银币等于十铜币。“够了吗?”

店小二忙不迭打的点头,“够了够了,客观,您还有什么需要?”

“准备一桶热水,还有店里拿手的好菜。”

“好嘞,客官。您拿好,二楼最左手边的一间就是您要的房间。”店小二给了莫轻云一把钥匙,告诉道。

“嗯,知道了,你准备好了就送去,我先出去一下。”然后就走了。

她身上就一枚金币,现在只好自己找钱去。在街上溜达了一圈,收获不少,果然都贸易地,都是有钱人。现在她可是有500金币的有钱人了。

……

就这样,一路向北,直达北齐。

“听说北齐皇宫里有本绝版了的武功秘籍,啧啧,这么好的东西,不拿到简直对不起神偷的称号。”莫轻云在北齐边境处,突然想起来了北齐的宝贝,这来都来了,不捞油水有点对不起自己吧。

反正都是北齐的东西,不拿白不拿。

下定决心后,在去北齐皇宫的路上,莫轻云都是偷东西过日子,没事顺个包子啊,去军营拿点肉吃啊,最牛逼的一次就是人家军营里的人正在烤肉,还是野猪肉,这把莫轻云给馋死了,野猪肉啊,难得一见。在军营外面等了大半天,终于等他们烤好了,营长拿过一个大猪蹄,刚要开啃,一阵风飘过,然后,然后他的大猪蹄不见了。

气的他哇哇大叫,“快给我把人抓起来,老子的东西也敢抢。”

军营里的人一阵手忙脚乱,忙活了半天,人毛都没见着,回来的时候,整个野猪已经不翼而飞了。

而莫轻云正欢快的啃着大猪蹄,“还别说,这烤的真不赖。还好我把所有的都拿走了,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应该给我独享。”莫轻云一遍砸吧着嘴,一遍念叨着。

“老头给的冰雪空间戒指就是不错,带着冬暖夏凉还不说,还有保鲜功能,也不知道莫老头哪里得来的!”

这个保鲜功能,还是莫轻云来到这个异时空才发现的。

后来北齐国出现了大批量盗窃案,也从未破案过。

终于,两个月后,莫轻云到了北齐国都——齐幽城

“啧啧,武功秘籍,我来了,你有没有点小期待呢?”莫轻云快要激动死了。

在国都待了半个月,摸清楚了齐幽城的情况。

十天后,北齐国彦太后生辰。

这是个好机会。听说武功秘籍在皇宫的藏书阁,虽然这次风险比较大,可富贵险中求,好东西自然是比较难得到的。

夜黑风高,正是偷东西的最佳时机。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潜入皇宫,莫轻云半个月内,来了皇宫不下十次,就是为了探测地形。现在走的都是侍卫少的地方。

很快,藏书阁就出现在莫轻云眼前,“好气派。”恢宏的藏书阁,让人觉得特别的沉重。

莫轻云刚想抬脚,突然不想一丝丝不对劲,“不好,有阵法!”莫轻云暗暗叫苦,大意了,大意了。还好发现及时,不然,死翘翘了。

观察了半天,才知道,“切,这么不入流的阵法,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

莫轻云在藏书阁距离五十步的地方停下来,往左走三步,向前半步,在后退两步,最后回到左边三步位置。

阵法就这样被破了。

莫轻云走到藏书阁门前,从头发上拔下簪子,对着锁孔捣鼓了一会儿,锁就开了。

“嘿嘿,我来了,宝贝儿。”莫轻云一阵邪笑,迅速进去把门关上。

从冰雪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夜明珠,扫过藏书阁,“***,全是宝贝。”

莫轻云走到书架旁,随手就拿了一本,“《赤血》,啧啧,这***不错,我要了。”往戒指里一扔,又拿了一本,“《毒经》,《制蛊术》,《百科医术》,《流云叠》,《阴阳指》……啧啧,好东西,我全要了。”所过之处,书籍全都没了。

“怎么没有传说中的《穿魂绝》?难道有秘阁?可是书我都拿了。也没看见什么机关啊!”莫轻云思索了半天,也不知道《穿魂绝》在哪里。

传说中的《穿魂绝》有三层,第一层,可影响对手的灵魂,第二层,可以短暂的让对手失控,这第三层,就登峰造极了,可以控制对手。

有人说《穿魂绝》是邪门***,不过也有人反对这种说法。

莫轻云在藏书阁内晃荡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暗格。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了那扇厚重的大门,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唯独大门。

莫轻云二话不说,就在门上小心翼翼地敲敲打打,果然,在门的最左侧,是空心的。“嘿嘿,谁想的,这么贼。不过照样还是我的。”

轻手轻脚地打开,没有异常,很好。

搞定。

“这是什么?”莫轻云看着《穿魂绝》下面躺着的竹笛,“难道是?穿魂箫?”

莫轻云拿在手中,端详了一阵,果然看到了竹笛内部刻着的穿魂箫。

她拿着穿魂箫的手都在颤抖,激动的啊,这可是比穿魂绝还要珍惜的东西。

这是穿越带的金手指吗?开挂来的吗?莫轻云想仰天长啸。

相传,穿魂绝能练到第三层的少的可怜,不是因为天赋不够,而是少了穿魂箫。世上穿魂绝可以有很多本,但,穿魂萧只有一只。几乎所有人都想占有它。

穿魂箫就是控制人的最佳武器。

穿魂箫起,人心必离。

这是世人对穿魂箫的说话。凡是中了穿魂箫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脱的了被控制的命运。

“哇,发财了,这次来的太直了。穿魂箫都有了,我肯定能练到大成。”莫轻云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好在,知道自己现在是个贼,不能太为所欲为。

“东西都被我拿走了,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莫轻云有点苦恼,这次有点小贪心。“算了,用幻术吧,怎么也能坚持三个月,我尽量早点出北齐,再去东辰浪荡一下。”

决定后,莫轻云就用幻术,把这里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幻术是她在现代学的,是师父的拿手好戏。就是因为她会幻术,所以是神偷,百偷百胜。

再见啦,小富婆北齐,不对,你现在是穷光蛋了。

一道黑影迅速在黑夜里闪过。无一人察觉。

四个月后,莫轻云来到了东辰,这个国家是个风水宝地,南为大平原,北为山峰,崇山峻岭,是个修炼圣地。

莫轻云在紫燕山停留一个月了,就是在这里修炼《穿魂绝》。

一个月,已经有所成就。好的武功秘籍是真的不好学,一个月,才仅仅小成,什么时候才能大成。

莫轻云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日子,可北齐已经大乱。

北齐皇宫。

“查,给朕查,是谁,谁这么大胆,敢到皇宫里来行窃。”北齐皇帝柳元气急败坏,那可都是北齐的根基啊,一夜之间全没了,这要是让主上知道了,他小命都不保。

“臣遵旨。”刑部尚书大人擦着冷汗,应道。

“臣以为,这次的事件和那些偷盗案是同一伙人做的。”一位官员说道。

“臣也这样认为。”

一群人附和。

北齐皇帝也这样认为。

南羽国。

轩帝钱书轩得到密报,“北齐国藏书阁被偷窃。”

顿时把轩帝乐开了花,简直天助我也有没有。

“四弟,你说,这是何人所为?会不会是咱们南羽国的人?”钱书轩坐在椅子上,看着那张小小的纸条。

一位穿着白衣的男子,此人正是钱书轩的四弟钱墨轩,看着皇帝差点没形象的样子,莞尔,“皇上,本王认为,有可能就是我国人做的。”

钱书轩点头,“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定要好好的赏赐他。对了,九弟已经在东辰了吧?”

钱墨轩点头,“是的,已经到了,还有两个月就是东辰皇帝南宫秦的寿辰。”犀利的眼睛望向东方,“此次九弟去凶多吉少。”久久,才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钱书轩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了,“是啊,希望九弟能够成功吧!”钱书轩已经把小纸条烧成了灰烬。

窗外,阴雨绵绵。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莫轻云的《穿魂绝》已经把最基础的练的炉火纯青,在给她两个月,一层就可以炼成了。

“啊,舒服,该出山了,好久都没人和我说话了。”莫轻云一蹦一跳地走出山洞,按着原路下山,还是古代空气好,感觉深呼吸一下,精神就特别好,特别舒服。

走了半天,莫轻云也没走出去,“见鬼了,我原路返回,还出不去了?”莫轻云嘀咕。

她此刻一袭粉色长裙,头发随意地耷拉在肩上。边走,边采摘野花,当她看到一朵紫色花朵,想要采摘时,一触碰,就不见了。

“这是?幻阵!”莫轻云大惊失色,幻阵,师父给他说过,幻术是幻阵的基础,只有幻术练到家了,幻阵就很好掌控了,可她却知道,在这个异界时空里,没有幻术,更没有幻阵。但眼前这个不是幻阵,又是什么?

莫轻云把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最后停留在花身上。这些花,根本不是常见的花,而且把他们放在一起,会产生一种奇特的香气,可以让人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而莫轻云留给自己挖了个坑,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埋了吗?谁还有比我凄惨!

莫轻云无语问苍天。

直接把手上的花散开,扔了,“晦气!”

莫轻云又往前走,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还是没有出去,“***,丫的,什么鬼!啊啊啊!”莫轻云抓狂了,仰天大吼。

“谁?”一个男子快速掠了过来,防备的看着莫轻云。

只见这个男子一袭黑衣,黑发束顶,男子约莫二十左右,眉宇间都是戾气。“我靠,还有活人,见鬼了,肯定见鬼了。”莫轻云轻声念叨,男子严重的防备不减,心里却满心疑惑,“这难道是个神经病?”

莫轻云靠近男子,在他身边转了一圈,才说,“你长得挺帅的,可惜是个野人!”

男子黑线,什么叫做野人?我可是王爷的贴身侍卫,怎么就成了野人?

男子不说话,莫轻云也无所谓,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一个小细节,道“你是南羽人?”虽是问句,可语气是肯定的。

男子大惊,她怎么知道的?二话不说,直接出手,管她怎么知道的,杀了再说,万一是东辰派来的杀手呢?王爷身中寒毒,好不容易逃出东辰追杀,暂时到紫燕山喘息一会儿。

莫轻云被男子突然迸发出来杀气吓到了,一言不合就杀人?莫轻云往左一个侧身,就躲来了男子的攻击。

一边躲,嘴巴还一边说,“哎,我说,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打架啊,好歹我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怜香惜玉都不会,果然是个野人!……喂,我美丽的秀发!我说,同是南羽人,何必为难呢?”

此话一出,男子就停下来了,她也是南羽人?

男子手上动作一滞,硬是把攻击停了下来,刺中了旁边的大树,大树受力过大,轰然倒塌。

莫轻云咽了咽口水,丫的,真想要命呢!下手这么狠。

惹事生妃王爷太呆萌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