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元元沈正凌
  • 顾元元沈正凌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顾元元
  • 更新:2022-09-11 11:44:00
  • 最新章节:顾元元沈正凌第3章
继续看书
走出房门,来到堂屋的饭桌前。顾元元看了一眼菜色,丝瓜汤,蒸南瓜,红薯饭,寡的清淡,一点也荤腥没有。唯一的鸡蛋还白嫩嫩的躺在她的碗里。

《顾元元沈正凌》精彩片段

上辈子,她离婚后跟渣男离开荷西镇,很快就被对方抛弃,最后遇到危险,还是沈正凌不惜付出性命的代价,将自己救出。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外表冷漠的沈正凌,其实才是真正爱自己的人。


所以这一世她要一定要远离渣男,踢走白莲花,好好对浩浩,讨好老公,挽救婚姻。


走出房门,来到堂屋的饭桌前。


顾元元看了一眼菜色,丝瓜汤,蒸南瓜,红薯饭,寡的清淡,一点也荤腥没有。


唯一的鸡蛋还白嫩嫩的躺在她的碗里。


她才记起,这个时候买东西不但需要钱还需要票,能吃饱就已经很不错了。


正想着,沈正凌冷淡的身音从身后传来:“你们先吃,我去洗手。”


顾元元嗯了一声,回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内疚。


沈正凌常年留着寸头,但一点都影响他的帅气,特别是手臂结实肌肉透着薄衬衣若隐若现,就这外貌,就这身材,哪个小姑娘见了不迷糊。


可偏偏她前世瞎了眼,不把沈正凌放心上。


视线转回来,顾元元在看着饭桌,心中又是泛起一阵自责。


记忆中这段时间正是沈正凌在国营器械厂最忙的时候。


可还要腾出时间安抚要离婚的自己,和照顾孩子……


回想这些,顾元元两眼酸涩,等自己彻底养好了身体,一定一日三餐的给这爷俩安排好。


顾元元刚夹起鸡蛋。


余光瞥见一旁的浩浩,正望眼欲穿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鸡蛋,留着长长的哈喇子。


顾元元忍不住一笑,将鸡蛋分成小块喂他,嘴里不忘说:“你爸真是的,家里最后一个鸡蛋该给我们宝贝吃才对。”


刚喂到第二口,一只大手突然伸来抱走孩子,接着沈正凌带着怒意的话语在顾元元的头顶上方响起:“你不知道浩浩对鸡蛋过敏,不能吃吗?”


顾元元愣住,手上不稳,鸡蛋顺着掉落,在地上滚了几圈:“对不起,我不知道……”


沈正凌没空看她一眼,直接扣着孩子嘴里残留的鸡蛋。


只是太晚了,浩浩的手臂已经开始泛红疹了。


顾元元见状,急出眼泪:“我们快带孩子去卫生院!”


外面下雨,她转身去拿伞。


沈正凌等不及,一把抱起孩子冲进了雨中。


顾元元从厨房门口找到伞,慌忙跟出门。


她刚追到大门口,就见一个身段窈窕的女人,撑着一把格子伞,亲密地站在沈正凌旁边。


顾元元目光一沉,这一幕让她十分刺眼。


上辈子,就是潘月英这朵白莲花,导致她无心经营婚姻。


潘月英窥觊沈正凌,成天在隔壁院子听墙角,企图找机会取代自己,也是潘月英把渣男介绍给自己,一步步下套,教唆离婚。


这辈子,她一定护住自己老公,再不给这个恶女接近的机会。


想到这,顾元元微微拢了拢手指,撑着手中的大黑伞冲过去,一把挤开潘月英。


“我的老公儿子,我自己会照顾,用不着别人操心。”


而潘月英的手一下拿不稳,后退两步,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顾元元怎么也跟着出来了?她不是正闹离婚吗?


潘月英暗想,难道是自己的挑唆还不够?


沈正凌眼神黯淡下来,又变得一片冰冷,他扫过顾元元湿透的衣,淡淡道:“我回去拿换的衣服过来。”


顾元元望过来,点点头:“沈沈,路上注意安全。”


迈出病房的半只脚微微一顿,仅仅只有一秒,便立马大步流星的离开。


原本,从卫生院到家的距离,最快也得二十分钟一个来回,可沈正凌短短十分钟就把衣服送了过来。


顾元元惊讶地看着他:“你身上的湿衣服怎么没换下来。”


沈正凌没有解释,将塞着衣服的袋子放到病床尾:“我今天晚班,我去厂里请个假。”


说完,人就要走,顾元元连忙叫住:“我可以照顾孩子,你不用请假的。”


闻言,沈正凌眼眸一压:“我不信你。”


随后,沈正凌就离开了。


顾元元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疼。


她知道自己伤透了沈正凌的心,要他彻底相信自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顾元元很快收起失落的心情,她摸了摸浩浩的脑袋:“浩浩乖,妈妈去换衣服,马上回来,你在这里乖乖等妈妈。”


浩浩只是点点头,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


顾元元眼角泛红,都怪上辈子她对孩子太差,导致重生过来到现在,孩子都不愿意叫一声妈妈。


不过顾元元相信,只要自己愿意花时间,浩浩肯定会接受自己。


病房内没有卫生间,顾元元只好去隔壁的空屋子换衣服。


她打开袋子,看见里面红色的小衣,瞬间耳朵绯红。


沈正凌这家伙还挺细心,还记得把这也带来。


顾元元忍不住偷笑,将衣服换掉,而后走出去。


不料,她却看见浩浩的病房门外撑着一把眼熟的格子伞。


顾元元心中莫名不安,快步走近病房,就看到潘月英站在浩浩的病床旁。


而浩浩正冲潘月英喊着:“妈妈。”


顾元元顿时觉得自己被雷劈了,劈的酥脆酥脆的。


她抑制住自己情绪,想着咱们浩浩还小,肯定是潘月英这不要脸的女人教的。


顾元元大步走进病房,故意把装着湿衣服的袋子,往潘月英身上一扔。


只听潘月英大叫一声,十分嫌弃的站起来,拍着自己的喇叭裤:“这袋子里都是什么啊!还有水!”


顾元元忍住不笑,镇定说:“这是正凌刚刚换下来的湿衣服。”


一听是沈正凌的衣服,潘月英瞬间换了个脸色,将袋子拿起来看,嘴里还说:“顾姐姐还得照顾浩浩。肯定没有时间洗衣服吧,不如……”


等她看清了里面的衣服,手像触电一样甩开袋子:“怎么都是你的衣服!顾元元你耍我!”


面对潘月英的暴怒,顾元元反倒一脸冷静。


潘月英后知后觉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尴尬补救:“顾姐姐怎么尽对我开玩笑,我可是专门来看浩浩的,你看我给浩浩准备的。”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麦乳香精票和一张一块钱。


就这两张麦乳香精票多少人都求不到,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东西。


潘月英得意的昂起头,等会她就要凭这两张麦乳香精票,好好在顾正凌面前表现一下。


正想着,顾元元却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票,塞进自己口袋,嘴里还说:“沈沈啊,不愧是供销社的推销员,出手真是大方。”


潘月英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东西,进了别人的口袋,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就这么收了?”


顾元元从不收自己的东西,还蠢得从家里拿东西倒贴,她今天吃错药了?


昏暗灯光下,她看不清沈正凌脸上的神情,但却听见他磁性沉闷的一声:“嗯。”


顾元元心里欢愉,生怕他反悔,立马跑出病房去借医疗包。


再次回到病房时,浩浩已经被沈正凌哄入睡。


他见顾元元回来,不动声色的将半边衣服褪去,露出了后背触目惊心的一条伤疤。


伤口狰狞,但他却毫不在意,仿佛疼的不是自己一样。


顾元元眼睛酸涩,拿着医药包上前,替他上药。


她动作轻柔,仿佛在对待什么宝贝一样,一边涂着碘伏,一边给他吹气,试图缓解疼痛。


药上完后,沈正凌迅速把衣服穿上,直接说:“我明天倒班,今天晚上我守着浩浩,你先回去休息。”


刚上完药,这男人就要赶着自己回家,顾元元不依,想留下来和他一起照顾孩子。


但随后沈正凌深幽的望了过来,无形的压力给到顾元元。


她突然喉间止住,愣愣的说了声:“好吧。”


闻言,沈正凌也收回了眼神,并说:“明天早上我会给浩浩办理出院,你白天照看好孩子。”


听到沈正凌的吩咐,顾元元激动起来,重生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让自己照看孩子


顾元元一口答应:“我一定好好照看。”


说完,她拿上俩人换下来的脏衣服,带着伞立马走出医院。


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


顾元元将里外将家里打扫干净,直到十一点才休息,累的倒头就睡。


早上七点,顾元元才醒了过来,想着家里半点荤腥不见,今天改善伙食。


她从房间上锁的木柜子中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一张肉票和细粮票。


又将昨天抢来的麦乳香精票放了进去,确认上好锁后才离开。


来到供销社,换了两斤面粉,又去称了一斤肉。


顾元元正准备回去,耳边却传来一声怒吼:“顾元元!”


熟悉的声音让顾元元猛然回头,对上沈正凌那双目赤红的双眼。


而他旁边的潘月英正大声嚷嚷:“正凌哥,我今一早就看到她数着钱偷跑出来,还往车站的方向跑去。她一定是把卷光了家里的钱,要逃跑了!”


供销社内,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顾元元身上,打量这个偷家贼。


顾元元抱着面粉和肉,一双杏眼带着怒意望向潘月英:“你这坏女人,大早上的你又跑到我老公面前乱嚼什么舌根!”


说完,顾元元竟直接朝着潘月英逼近。


潘月英看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对劲。


今天这蠢女人不是和渣男许志昌约在车私奔吗?难道顾元元没有买到车票?


潘月英不及她多想,立即躲在沈正凌的背后,扭捏作态:“正凌哥,顾姐姐这样好让人害怕,做了还不承认,不会恼羞成怒了吧。”


沈正凌听后眉头紧蹙,挪步远离潘月英靠近,可她偏不识趣,还企图捏住沈正凌的衣角。


只是她的小心机还没得逞,就被顾元元一手擒住。


接着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把她拖了出来,潘月英被吓的大叫一声:“顾元元!你干嘛!”


同样,沈正凌眼里也满是不可思议。


顾元元不是向来和潘月英感情不错,对她言听计从吗?


接着,就听顾元元当众疼斥潘月英:


“潘月英!街上那么多年轻的俊生你不要,偏偏缠着我家已婚带娃的男人,你是不是贱!”


见这老豆腐不错,顾元元顺便挑了块豆腐,选了点大葱。


看一旁的沈正凌默默的掏钱,顾元元这才忍不住说:“我今天用的都是自己的私房钱,没拿你的。”


沈正凌紧抿着嘴不开腔,也不知道信没信。


顾元元也不再多说,想着就算他现在不信,等日子久了,他总有一天会相信她。


沈正凌付了钱,再接过豆腐和大葱提着,顾元元连忙拉住他的衣角,跟在他后面。


顾元元嘴里还说:“我是真心想和你过日子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和孩子,而且我今天没有去车站,都是潘月英诬陷我。”


但她真挚的话,并没有得到沈正凌的回复。


顾元元有些失落,抓着沈正凌的衣角慢慢跟在后面,却忽然发现他步行的速度似乎比平时慢了许多。


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卫生院门口。


沈正凌将买的面粉,菜和肉放在一处石阶上,让顾元元留在原地看着,自己就先进卫生院去接浩浩了。


顾元元在原地等了一会,刚要望卫生院门里看看,就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名字。


她刚一回头,就见一个人冲过来抓住她的手:“水水,我在车站等你这么久,车都快开了,你还在这里干嘛?快点和我走吧。”


来人,竟然是上辈子害死她的渣男许志昌!


上辈子,沈正凌为了救自己被许志昌杀死。


光是一想,顾元元就抑制不住自己想撕碎这人渣的冲动。


正准备甩他一耳光,头顶上方忽然传来冷冽的一声:“你们在干嘛。”


顾元元抬头看去,只见沈正凌那清晰的下颌线在时刻显得格外冷酷。


她费力挣脱许志昌的手,冲到沈正凌面前,拉住他的衣角:“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但沈正凌却抬手慢慢将她手里的衣角拽回,本就深不见底的一双眸子里,现在更是透露出阵阵深寒。


顾元元颤抖着手,心里像被扎了跟刺一样,疼到无法呼吸。


陡然想起前世自己和渣男相约车站私奔,被沈正凌无情逮回去的那天场景。


原来竟是今天……


而一旁的许志昌,早就在看到沈正凌出来之后,就怵了。


沈正凌这当过兵的可不好惹,许志昌赶说:“水水,我们下次再联系,我先走了。”


说完,许志昌就像脚底抹油了一样,跑的飞快。


顾元元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只恨自己刚才手慢了,那巴掌没能打下去。


只是眼下,她该怎么哄沈正凌这尊冰雕大佛呢?


却见他抱着孩子,提上东西,面无表情越过她离开。


那一瞬间,顾元元感觉他们还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回到了从前,又坠入冰点。


顾元元忍住眼中的酸涩,回想前世被她伤透的沈正凌,他为自己受了那么多苦。


她现在就算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顾元元拍拍脸蛋,打起精神,她相信沈正凌始终爱着她,只要自己不放弃,终有一天沈正凌会和自己做一对恩爱夫妻。


缓和心情之后,顾元元立马小跑两步跟在沈正凌身后。


1984年春,荷西镇。

 

窗外天色灰蒙蒙,飘着细雨。

 

顾元元大喊着从床上惊起,心慌的攥着被子,她又梦到了前世,那个抛夫弃子,最后惨死的自己。

 

这时,一道“哇”的哭声,把顾元元思绪打断。

 

顾元元扭头一看,是儿子浩浩在床边哭,立马意识到是自己刚才的大喊吓到了他。

 

她忙下床安慰:“是妈妈吓到你了吗?对不起,不哭了好不好……”

 

顾元元想抱抱浩浩,可连个衣角都还没碰到,沈正凌就冲了进来,一把将孩子抱在自己怀里。

 

“你又要打孩子?”

 

顾元元抬头,和沈正凌警惕的眼神对上。

 

她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吓孩子的,我只是想……”

 

面对沈正凌冷冽的质疑,顾元元的话渐渐没了力。

 

她幸运重生,可不巧的是,她偏偏重生在为了离婚不惜撞破头的那一天。

 

这半个月以来,她一直躺在床上养病,也主动和沈正凌解释了很多次,自己以后要和他好好过日子。

 

可看他现在的反应,大抵还是不信自己。

 

沈正凌扫了一眼顾元元沮丧的样子,冷着脸说:“出去吃饭。”

 

顾元元听后,连连点头,心里一股暖意流动,沈正凌一直都是外表冷淡,内心温热的男人。

 

可偏偏前世的自己愚钝,被白莲花用猪油蒙了心,看不到沈正凌的好。

 

上辈子,她离婚后跟渣男离开荷西镇,很快就被对方抛弃,最后遇到危险,还是沈正凌不惜付出性命的代价,将自己救出。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外表冷漠的沈正凌,其实才是真正爱自己的人。

 

所以这一世她要一定要远离渣男,踢走白莲花,好好对浩浩,讨好老公,挽救婚姻。

 

走出房门,来到堂屋的饭桌前。

 

顾元元看了一眼菜色,丝瓜汤,蒸南瓜,红薯饭,寡的清淡,一点也荤腥没有。

 

唯一的鸡蛋还白嫩嫩的躺在她的碗里。

 

她才记起,这个时候买东西不但需要钱还需要票,能吃饱就已经很不错了。

 

正想着,沈正凌冷淡的身音从身后传来:“你们先吃,我去洗手。”

 

顾元元嗯了一声,回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内疚。

 

沈正凌常年留着寸头,但一点都影响他的帅气,特别是手臂结实肌肉透着薄衬衣若隐若现,就这外貌,就这身材,哪个小姑娘见了不迷糊。

 

可偏偏她前世瞎了眼,不把沈正凌放心上。

 

视线转回来,顾元元在看着饭桌,心中又是泛起一阵自责。

 

记忆中这段时间正是沈正凌在国营器械厂最忙的时候。

 

可还要腾出时间安抚要离婚的自己,和照顾孩子……

 

回想这些,顾元元两眼酸涩,等自己彻底养好了身体,一定一日三餐的给这爷俩安排好。

 

顾元元刚夹起鸡蛋。

 

余光瞥见一旁的浩浩,正望眼欲穿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鸡蛋,留着长长的哈喇子。

 

顾元元忍不住一笑,将鸡蛋分成小块喂他,嘴里不忘说:“你爸真是的,家里最后一个鸡蛋该给我们宝贝吃才对。”

 

刚喂到第二口,一只大手突然伸来抱走孩子,接着沈正凌带着怒意的话语在顾元元的头顶上方响起:“你不知道浩浩对鸡蛋过敏,不能吃吗?”

 

顾元元愣住,手上不稳,鸡蛋顺着掉落,在地上滚了几圈:“对不起,我不知道……”

 

沈正凌没空看她一眼,直接扣着孩子嘴里残留的鸡蛋。

 

只是太晚了,浩浩的手臂已经开始泛红疹了。

 

顾元元见状,急出眼泪:“我们快带孩子去卫生院!”

 

外面下雨,她转身去拿伞。

 

沈正凌等不及,一把抱起孩子冲进了雨中。

 

顾元元从厨房门口找到伞,慌忙跟出门。

 

她刚追到大门口,就见一个身段窈窕的女人,撑着一把格子伞,亲密地站在沈正凌旁边。


顾元元目光一沉,这一幕让她十分刺眼。


上辈子,就是潘月英这朵白莲花,导致她无心经营婚姻。


潘月英窥觊沈正凌,成天在隔壁院子听墙角,企图找机会取代自己,也是潘月英把渣男介绍给自己,一步步下套,教唆离婚。


这辈子,她一定护住自己老公,再不给这个恶女接近的机会。


想到这,顾元元微微拢了拢手指,撑着手中的大黑伞冲过去,一把挤开潘月英。


“我的老公儿子,我自己会照顾,用不着别人操心。”


而潘月英的手一下拿不稳,后退两步,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顾元元怎么也跟着出来了?她不是正闹离婚吗?


潘月英暗想,难道是自己的挑唆还不够?


于是,她笑着试探:“姜姐姐,外面下雨路滑,弄脏了你的新鞋子就不好了,更何况你头上还有伤,我来帮你照顾清风哥就好了。”


潘月英嗓音甜腻,叫着清风哥更是让人觉得恶心,顾元元不可置信,上辈子的自己居然没有觉得不对。


顾元元收住猜想,直接回怼:“你一个没嫁人的大姑娘老往我男人面前凑做什么,还要不要脸?”


话音刚落,顾元元就感觉沈正凌那双幽深的眼神扫了过来。


她赶忙低头,心虚拉着他往前面走,走远了才解释:“那个潘月英不安好心,我们离她远一点。”


顿了一会儿,她又接上一句:“我之前说要好好地照顾你和孩子,都是真的!”


沈正凌没有回应,但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顾元元好像隐约听到他哼了一声。


而被遗忘的潘月英,站在原地,紧握着双手。


她没有想到,向来感激自己的顾元元居然敢把自己顶开!还敢阴阳怪气自己?


潘月英盯着顾元元逐渐走远的后背,眼神逐渐变得阴冷,心里止不住的恨意。


十分钟后。


沈正凌和顾元元赶到卫生院后,还是湿透了半边衣。


幸好孩子打了针后,过敏的红疹很快就消了下去。不过还是得住院吊盐水观察一夜,以防退敏后又发烧。


得知没有什么大碍后,顾元元松了口气。


她拖着愧疚的心来到病床前,半蹲握着浩浩的手亲吻,眼睛湿润:“是妈妈对不起你,浩浩……”


浩浩看着妈妈哭,也觉得好伤心,抽泣了几声,眼睛很快就红了。


顾元元抬头看着很感动,替孩子擦眼泪,哄着说:“浩浩不哭,妈妈也不哭了。”


沈正凌看着这场母子情深,脸上并无波澜。


此刻在他脑海里,想到的还只是顾元元为了离婚,不惜撞破头的那一幕。


沈正凌眼神黯淡下来,又变得一片冰冷,他扫过顾元元湿透的衣,淡淡道:“我回去拿换的衣服过来。”


顾元元望过来,点点头:“谢谢,路上注意安全。”


迈出病房的半只脚微微一顿,仅仅只有一秒,便立马大步流星的离开。


原本,从卫生院到家的距离,最快也得二十分钟一个来回,可沈正凌短短十分钟就把衣服送了过来。


顾元元惊讶地看着他:“你身上的湿衣服怎么没换下来。”


沈正凌没有解释,将塞着衣服的袋子放到病床尾:“我今天晚班,我去厂里请个假。”


说完,人就要走,顾元元连忙叫住:“我可以照顾孩子,你不用请假的。”


闻言,沈正凌眼眸一压:“我不信你。”


随后,沈正凌就离开了。


顾元元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疼。


她知道自己伤透了沈正凌的心,要他彻底相信自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顾元元很快收起失落的心情,她摸了摸浩浩的脑袋:“浩浩乖,妈妈去换衣服,马上回来,你在这里乖乖等妈妈。”


浩浩只是点点头,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


顾元元眼角泛红,都怪上辈子她对孩子太差,导致重生过来到现在,孩子都不愿意叫一声妈妈。


不过顾元元相信,只要自己愿意花时间,浩浩肯定会接受自己。


病房内没有卫生间,顾元元只好去隔壁的空屋子换衣服。


她打开袋子,看见里面红色的小衣,瞬间耳朵绯红。


沈正凌这家伙还挺细心,还记得把这也带来。


顾元元忍不住偷笑,将衣服换掉,而后走出去。


不料,她却看见浩浩的病房门外撑着一把眼熟的格子伞。


顾元元心中莫名不安,快步走近病房,就看到潘月英站在浩浩的病床旁。


而浩浩正冲潘月英喊着:“妈妈。”


顾元元顿时觉得自己被雷劈了,劈的酥脆酥脆的。


她抑制住自己情绪,想着咱们浩浩还小,肯定是潘月英这不要脸的女人教的。


顾元元大步走进病房,故意把装着湿衣服的袋子,往潘月英身上一扔。


只听潘月英大叫一声,十分嫌弃的站起来,拍着自己的喇叭裤:“这袋子里都是什么啊!还有水!”


顾元元忍住不笑,镇定说:“这是清风刚刚换下来的湿衣服。”


一听是沈正凌的衣服,潘月英瞬间换了个脸色,将袋子拿起来看,嘴里还说:“姜姐姐还得照顾浩浩。肯定没有时间洗衣服吧,不如……”


等她看清了里面的衣服,手像触电一样甩开袋子:“怎么都是你的衣服!顾元元你耍我!”


面对潘月英的暴怒,顾元元反倒一脸冷静。


潘月英后知后觉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尴尬补救:“姜姐姐怎么尽对我开玩笑,我可是专门来看浩浩的,你看我给浩浩准备的。”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麦乳香精票和一张一块钱。


就这两张麦乳香精票多少人都求不到,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东西。


潘月英得意的昂起头,等会她就要凭这两张麦乳香精票,好好在沈正凌面前表现一下。


正想着,顾元元却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票,塞进自己口袋,嘴里还说:“谢谢啊,不愧是供销社的推销员,出手真是大方。”


潘月英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东西,进了别人的口袋,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就这么收了?”


顾元元从不收自己的东西,还蠢得从家里拿东西倒贴,她今天吃错药了?


顾元元见潘月英傻站着,开口赶人:“没啥事了吧?天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说着,她就上前拉着潘月英望门口拽。


推搡间,俩人来到了病房门口,迎面碰上回来的沈正凌。


楼道里的灯光很暗,只依稀能看出男人俊朗的轮廓。


潘月英立马上前告状:“清风哥,我好心带着两张麦乳香精票过来看浩浩,谁知姜姐姐连坐都不让我坐,还说太晚了,要赶我走。”


顾元元眸色一沉,就知道潘月英这女人要搞事。


她正要解释,不料沈正凌清冷的声音先一步响起:“潘月英同志,时间不早了,你跟我们一家待在一起确实不合适。”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