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爷怀里的娇娇兔兔又假孕了
继续看书
“我叫慕绵。”“你去这里做什么?”“我去找我老公!”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老公了,慕绵的眼睛愈发亮了起来。闻言,叶景川微微一愣,老公?她已经结婚了?可是她看起来,像个十八岁的少女。

《傅爷怀里的娇娇兔兔又假孕了》精彩片段

——傅氏集团

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门口,副驾驶的助理迅速下车走到后座打开车门。

被昂贵西裤包裹着的长腿迈了下来,男人拥有一张犹如上帝巧夺天工之作的俊逸面容,冷峻的面容浮着一层寒霜,浑身散发着帝王般的气息,迈步朝大厦内走去。

“傅总来了!”

见到男人走了进来,几名前台小姐急忙躬身迎接,男人只是径直朝私人电梯走去,上了电梯。

男人离开后,几名前台小姐围在一起。

“傅总真是太帅了!也不知道以后会找什么样的女人!”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男朋友的伯伯在傅家做了很多年佣人,据说傅总早就有未婚妻了!”

“听说是傅总一出生就定下的娃娃亲呢,可对方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不会吧!哪个女人这么不识抬举!连傅总这样的未婚夫都不要!”

“……”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男人在办公桌前坐下,吩咐道:“把下午开会的内容拿给我。”

闻言,助理石海忍不住劝道:“傅总,您刚从M国回来,一夜未睡,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便是年仅27岁就掌握着大半个A市的经济命脉傅氏集团的总裁,A市古老豪门傅家的现任家主——傅尘修。

听到石海的相劝,男人低垂的眼眸一片阴鹜,只是幽冷的开口:“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好着想的。”

石海微微一怔,想到在傅家做了几十年管家的爷爷告诉自己的传言。

据传傅家有一个诅咒,每一任傅家家主,都活不过28岁。

但并不是每个掌管傅氏集团的人,都能成为傅家家主。

只有出生时胸口有七颗痣的人才有成为傅家家主的资格。

而每隔一百年,就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

外界的人恐怕并不知道,令人羡慕的傅家家主之位却代表着短命。

可也并不是不能化解,老一辈流传下来的传言,成为家主的人有一个命定之亲,待长到20岁的时候,对方就会出现。

那个人有帮助家主破解诅咒的能力。

然而傅总已经27岁,传说中的未婚妻却迟迟没有出现……

A市近郊一座山林里。

一团白色的影子从树丛中一跃而出,光影消散,一道纤细的少女身影出现。

少女伸了个懒腰,甩了甩脑袋,一双粉白小兔耳也跟着晃动了两下。

睡了几十年,又到了夫君及冠之日!她终于可以去找夫君了!

这时一只画眉鸟飞到了少女的肩头。

“小啾!”这只画眉鸟是她曾经用仙气救下的,于是也拥有了不死之身,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主人你终于醒了!你晚醒了七年!”

在外界听起来只是单纯的鸟鸣,而她能够听懂小啾的话。

得知自己晚醒了七年,少女瞬间震惊的竖起了兔耳朵。

“!!!”

她晚醒了七年?距离夫君及冠已经过去了七年!?

她睡觉前明明调好了生物钟的!一定是环境气候发生了变化导致她的生物钟出现了问题!

那夫君岂不是只剩下一年时间……

不对!她差点忘了,这一世她就要成为一只修炼千年的兔兔了!

只要她把在体内修炼了千年的仙丹给夫君,夫君就可以打破诅咒活下去了!

“夫君现在在哪里?”

“主人,现在的人都流行叫对方老公了!”小啾神气的挺着肉嘟嘟的身子,她现在可比主人时髦多了。

闻言,女孩奇怪蹙眉,“可是他不老啊,为什么要叫老公呢。”

“总之现在的人都叫老公了!”

“所以我老公现在在哪里?”

小啾飞到不远处的树叶上,嘴里叼着一片树叶重新飞回女孩面前。

女孩接过小啾手中的树叶,上面鸟爪子般的字迹写着“锦苑”二字。

老公现在就在这里!她要去找老公了!

女孩飞速的从树林里跑到了公路上,刚从树丛中跳出来,一辆跑车疾驰而过, 将她吓的愣在原地。

看到前方突然窜出来的女孩,跑车立即急刹停下,发出刺耳的响声。

虽然即使刹车,但车头还是撞到了女孩,让她跌坐在地上。

“主人你没事吧!”

“这是什么东西啊?”

“主人这是现在的车啊!”

这时车门被打开,车上走下一个俊逸的男子,快步走到女孩面前。

“小姐,你没事吧?”

女孩抬起头,“我没事啊。”

当看到女孩的容颜时,男人心头微微一怔。

女孩长着一张白嫩的小脸,一双水光盈盈的大眼睛,仿佛没被世俗侵染过的黑宝石,目光忽闪着带着一丝惊吓,显然是被刚才的情况吓到。

小巧高挺的鼻梁下,粉色的唇瓣微微张开,露出可爱的兔牙,俨然像一只受惊了的小兔子。

“你真的没事吗?”男人上下打量着女孩,他分明感觉到车头撞到了她。

可她看起来除了衣服上沾上了一点灰尘,没有任何异样。

“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我不要去医院。”她还要去找老公呢!

这时小啾在一旁道:“主人,这个男人有车,你可以让他送你去锦苑啊!不然我们得走好远呢!说不定你今天都见不到老公。”

它才不想承认自己是懒得飞了呢。

听到“啾啾啾”的叫声,男人这才发现女孩的肩头竟然蹲着一只小鸟。

“你可以送我去一个地方吗?”

迎上女孩期待的目光,男人应了下来:“好。”

上了车,男人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一个叫锦苑的地方。”

听到这个地名,男人明显怔了一下。

“怎么了?”感觉到他的异样,女孩奇怪问道。

“没什么。”男人发动跑车离开。

“我叫叶景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慕绵。”

“你去这里做什么?”

“我去找我老公!”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老公了,慕绵的眼睛愈发亮了起来。

闻言,叶景川微微一愣,老公?她已经结婚了?

可是她看起来,像个十八岁的少女。

没有再多问什么,一路驱车到达了锦苑门口。

在别墅大门口停下车,这里是A市知名的富人别墅区,再往里面就是他不想涉足的地方了。

“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谢谢!”

看着女孩下车后一蹦一跳的朝大门走去,叶景川浅浅牵了牵唇角。

眼底划过一抹遗憾,可惜,她已经结婚了。

叶景川收回视线,驱车离开。

他不想在这里多加停留。

嗅着老公的气息,慕绵终于找到了,在一栋宏伟的别墅前停下。

她能够感觉到老公现在不在家里,这里只是残留着他的味道。

慕绵在前院一处树丛后鬼鬼祟祟的蹲下。

“主人,你这是做什么啊?”小啾也蹲在慕绵的肩头,奇怪的歪着脑袋。

“嘘!我要给老公一个惊喜!”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绵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越靠越近。

伴随着轿车停下的声音,车门打开,那股气息愈发强烈。

知道是老公回来了,慕绵瞬间蹦了出来,朝男人急扑过去。

傅尘修刚刚下车,便看到一个女孩如同兔子一般从一旁的树丛中一跃而出,扑进了自己怀里。

傅尘修被撞的后退了半步,垂下眼眸,便看到怀中的女孩睁着一双水亮的双眸望着他,而她的脑后,赫然有一双毛茸茸的兔耳朵,跟随着她的动作跃起又乖顺的落在了耳后。

“老公!我来找你了!”


迎上女孩清澈明亮的双眸,傅尘修的心脏漏了一拍,当看到她脑后的兔耳朵,便得知了她的身份,只是下一秒,眸子便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

慕绵睁着一双欣喜的眸子望着身前的男人。

慕绵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因为每一世轮回,他都长一个样子,那么的帅气,是兔兔喜欢的类型!

她才不会承认,她是只颜控的兔兔!

跟随着傅尘修一起下车的石海也没想到突然蹦出来一个女孩,还叫先生老公。

这年头女孩子求爱都这么猛烈了吗?

就在慕绵还沉浸在找到老公的喜悦中,下一秒,便感觉男人的大掌提溜起她的一双兔耳朵,将她从怀中拉开。

男人俊逸熟悉的面容上是陌生的冰冷:“我不是你老公。”

闻言,没想到老公竟然不认自己,兔兔急的竖起了兔耳朵。

“你就是我老公!你的样子,还有你身上的味道,就是老公没错!”她的兔鼻子可是很灵敏的!

傅尘修依旧冰冷的声音:“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老公。”

感觉到傅尘修的冷漠,慕绵委屈又焦急的红了眼圈。

以前每一世自己找到老公,他都欣然的接受自己的!为什么这一世不一样了?

“你就是我老公!你的胸口有七颗痣!我看看就知道你是不是我老公了!”

兔兔说着,便伸手想要扒开男人的衣服。

男人下一秒便握住女孩在自己胸前企图作乱的小手。

听到慕绵的话,石海惊异的瞪大了眼眸,先生胸口有七颗痣的事情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石海不免想起了那个传言……

“先生,这位小姐难道就是传说中你的那位未婚妻?”

传说中能够帮助傅家家主破解诅咒的人……

傅尘修的脸上依旧冷酷的神情,“我不需要什么未婚妻,把她带走。”

一听到他要让人把自己带走,兔兔立即攥紧了他的衣摆,“你不能赶我走!你看的见我的兔耳朵是不是?你能看见,你就是我老公!”

她的兔耳朵,只有命定之人才能看见。

在其他人眼中,她与普通人无异。

傅尘修的视线瞥了一眼女孩因为紧张而绷得直直的兔耳朵,依旧淡漠的声音:“我看不见。”

“你说谎!你刚刚还抓了我的兔耳朵的!”慕绵带着一丝委屈的声音。

他刚刚明明抓了自己的兔耳朵!他明明看得见却不承认!

傅尘修的视线避开女孩水汪汪的双眸,没有过多语气的声音,“石海,把她带走。”

“可是……”石海有些犹豫。

这可是传说中先生的未婚妻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本该在先生20岁的时候就该出现,却一直未曾出现,以至于他们以为这个传言只是一个谣传。

但现在真的有一个女孩找上门来,还知道先生的胸口有七颗痣!

石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这个女孩真的像传说中一样可以帮先生破解诅咒……

这时伴随着“嗡嗡”的油门声,一辆炫酷狂霸拽的银色跑车停在了门口。

余光瞥到显眼的银色跑车,傅尘修微蹙眉头。

他怎么刚好这时候回来了。

车门打开便看到一个顶着一头金发,长得如同校园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般的男生走了下来。

少年一下车,便看到自家老哥面前还站着一个可可爱爱的女孩子,惊异的瞪大双眸。

“哥,这女孩是谁啊?”

要知道他家老哥可是出了名的生人勿近,尤其是女人!

“他是我老公!”某兔坚定的声音。

少年惊恐的瞪大眼眸。

竟竟竟……竟然有人不要命的叫自家老哥老公?

石海立即解释情况:“亦非少爷,这是先生传说中的未婚妻,但是先生不想承认……”

如果先生执意送走她,石海不敢违抗傅尘修的命令,只能把希望寄托于……不太靠谱的亦非少爷身上了。

得到石海的解释,傅亦非瞬间就想到了自己曾经听说过的传闻,老哥一出生的时候,就有一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妻!

听说在老哥20岁的时候就会出现,可那天根本没有任何人出现,他也就当做误传,没再放在心上。

“我靠!原来那个传闻是真的啊!”

傅亦非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爷爷的电话。

“不准打给爷爷。”傅尘修冷声命令。

下一秒,便只听傅亦非激动的声音:“爷爷!哥哥传说中的未婚妻出现了!”

傅尘修:“……”

自己这怨种弟弟!

“嗯嗯!放心!包在我身上!”

傅亦非挂断电话,面带笑容的看向傅尘修:“爷爷说他知道了!他尽快赶回来,让老哥你好好照顾嫂子!要是让他知道你把嫂子赶走了,回来就用他的拐杖给你一拐!都不用等你28岁,原地就让你升天。”

傅尘修:“……”

依旧冷冷的声音,“我知道了。”

听到他这意思是不赶走自己了,慕绵欣喜的睁大双眸。

傅亦非的视线打探向自己传说中的嫂子,确实十分水灵漂亮,雪白的皮肤,尤其是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

如果用一种动物来形容的话……就像只小兔子一样!

“嫂子,你吃饭了吗?”

一说起吃饭,慕绵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小肚子发出“咕咕”的响声。

她饿了……

傅亦非非常有眼力见的开口:“哥!也到饭点了,我们出去吃饭吧?嫂子第一天来,得请嫂子吃顿好的才行!”

傅尘修没有说什么,转身朝车走去。

傅亦非好心翻译道:“我哥这是答应了的意思。”

想到老公认下了自己,还可以去吃好吃的了,兔兔一蹦一跳的跟上傅尘修的脚步。

傅亦非很有自知之明的坐上了副驾驶,让自家老哥和嫂子坐在后排。

石海驱车前往餐厅。

傅尘修面无表情的坐在后座,不怒自威的气质,让人不免感到紧张。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

慕绵小心翼翼的打探着身旁熟悉又陌生的老公,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老公又不认自己了。


傅亦非随便找了个话题,打破沉默道:“嫂子,你多久没吃饭啊?”

慕绵回想了一下:“几十年吧?”

她是吃饱饱了才沉眠的,只是她多睡了7年,所以肚子才饿了。

傅亦非:“???”

傅尘修的视线不着痕迹的瞥了一旁的慕绵一眼。

到达了A市最为知名的饭馆,来这里用餐的都是A市的达官显贵,通常需要提前一个月才预约的上。

侍应生领着他们来到了傅家专属包间。

偌大的餐桌前只坐下了他们四个人。

“嫂子,这家的菜可是全A市最好吃的。”傅亦非得意的介绍。

慕绵眨着一双期待的大眼睛。

“我来点菜吧。”傅亦非翻开菜单。

“不用,我已经提前点好了。”傅尘修淡然开口。

没想到老哥居然这么绅士的提前点好了餐,“看来老哥还是很想好好款待嫂子的嘛!”

“的确要好好款待。”款待两个字尾音格外的加重了一些。

因为提前点好了菜品,很快侍应生便送上了菜品。

每送上一道菜,侍应生都会贴心的报上菜名。

“小炒兔肉。”

慕绵:“!”

“干锅兔。”

慕绵:“!!”

“冷吃兔。”

慕绵:“!!!”

“麻辣兔头。”

慕绵:“!!!!”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我靠,老哥,你这也太丧心病狂的吧!咋全是兔子?兔子招你惹你了?”

看着桌上老哥点的“全兔大餐”,傅亦非忍不住吐槽。

一旁知道先生为什么会点这些东西的石海:“……”这是精准针对了!

傅尘修的脸上没有过多的神情,视线不着痕迹的打探向身旁的女孩。

慕绵望着满桌“尸首异处”的自己的同类们,眼泪情不自禁的……就从嘴角流了下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会好好享用你们的!

触及女孩嘴角的晶莹,傅尘修:“……”

十几分钟后……

侍应生走进来收拾空盘,慕绵啃着最后一只兔头,看到侍应生把这个空盘撤走。

眼巴巴的望向傅尘修:“这个可以再来一盘吗?”

看着面前顶着一双毛茸茸的兔耳朵,一对可爱的兔牙正吧唧吧唧啃着兔头的少女。

傅尘修:“……”

这画面……着实有点诡异。

男人平淡的拒绝:“不可以。”

被拒绝了,兔兔失落的垂下兔耳朵。

“好吧……”

吃完了饭,慕绵顶着鼓鼓的肚子瘫在椅子上。

“嗝~”

没想到她睡了几十年,现在的食物越来越好吃了!

“既然吃完了就走吧。”

闻声,慕绵立即紧张兮兮的望向傅尘修。

他不会是嫌自己吃的太多要赶自己走了吧?

感受到女孩紧张的目光,兔耳朵也竖直起来。

傅尘修只是站起身平淡道:“我们该回去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听出他不是要赶自己走的意思,慕绵松了口气,兔耳朵也随着她松气的动作跟着软塌下来。

上了车,驱车回去的路上,慕绵不免好奇的打量向窗外。

刚才过来的时候,她一直沉浸在要见到老公的愉悦心情里,刚才过来的路上她也一路小心翼翼的在观察傅尘修,所以没有好好看看这次几十年后的世界。

只见窗外的街道和她上次沉睡之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街道两边都是琳琅满目的商铺,比以前宽阔平坦的马路车水马龙,路上的行人也都衣着靓丽。

哇……没想到这几十年的变化居然这么大。

曾经有好几世她沉睡醒来后,世界都没有太大的不同,可这一次和以前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

慕绵完全沉浸于这个新奇的世界里。

傅尘修的视线似乎落在手中平板的工作上,余光却注意着跟个好奇宝宝似得,瞪着大大的眼睛趴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慕绵。

嘴角不着痕迹勾起一抹几不可查的弧度。

“那些人手上拿着的是什么呀?”

慕绵发现路上好多行人手上拿着一杯东西,时不时用嘴嘬两口。

傅亦非看向窗外,这里是年轻人聚集的街区,到处都是奶茶店,路上的行人总会买杯奶茶喝。

“哦,那个是奶茶。”

慕绵眨巴眨巴眼睛:“奶茶?”

奶就是奶,茶就是茶,奶茶是什么东西?

“嫂子你没喝过奶茶啊?”傅亦非意外的语气。

慕绵只是摇头。

别说喝过了,闻所未闻。

“嫂子你到底是从哪来的啊?”傅亦非对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嫂子表示十分好奇。

这年头还有年轻人没喝过奶茶?

慕绵想了下,如实回答:“山上。”

她的确是从山上来的啊,她在一个树林里睡了几十年来着。

傅亦非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这个好喝吗?”慕绵睁着一双写满求知欲的大眼睛。

“当然好喝了。”

见状,傅亦非觉得自己这个做小叔子的,也该尽一下地主之谊。

傅亦非在app上点好了单,“海哥,在前面路口那家喜茶停一下,我给嫂子买杯奶茶。”

石海透过车前的镜子看向后座的傅尘修,只见他垂眸面无表情的看着ipad上的公文,不知道有没有在听他们说话。

但先生并没有阻止,石海就在路口停下了车。

傅亦非拿出墨镜和帽子和口罩,全副武装的下了车。

没过多久便提着一袋奶茶回来了。

“嫂子的。”

傅亦非将一杯多肉葡萄递给慕绵。

慕绵双手虔诚的接了过来,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这么冰,小身子抖了一下。

“这杯我的芝芝莓莓~海哥你要开车,就等你回去再喝吧,然后老哥的。”

傅亦非又递了一杯给傅尘修。

傅尘修只是恩赐般的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过。

冷淡拒绝,“我不喝这种东西。”

“好吧。那我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喝两杯了~”

傅亦非可知道自家老哥的个性,他不想要的东西,硬塞给他也没有用。

慕绵看着手中的奶茶,却有些不知道怎么下口。

“这要怎么喝呀?”

“就这样喝啊。”

傅亦非将吸管捅进去,吸了一口。

慕绵也学着他的举动,用力吸了一口。

下一秒,眼睛募地就瞪大起来,原本垂顺在脑侧的兔耳朵瞬间“ber”的一下支棱了起来。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