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逃不走的
  • 你逃不走的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萌教教主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51:00
  • 最新章节:第03章 勾引
继续看书
范灵枝在后宫苦熬三年,由一个小透明,熬成了人人喊打喊杀的祸国妖妃。终于,她等到了国破的这天,她不想求生,一心求死,这样她就能回家,回自己真正的家了。范灵枝万万没有想到,温惜昭非但饶恕她的性命,还要把她继续留在身边,让她继续生活在宫里,做他的女人。看来她注定是逃不掉了,一代祸国妖妃和一个狠厉暴君的爱恨纠葛,正式拉开了帷幕。

《你逃不走的》精彩片段

温惜昭的大军冲进来时,范灵枝正和小皇帝在玩美色游戏,衣不蔽体,场面十分混乱。

小皇帝齐易,大周统治者,是个带着妖妃荒废政权、不知人间疾苦、说出‘何不食肉糜’的昏君。

半月之前,边疆大将温惜昭率兵谋反,一路横冲直撞,很快就兵临城下,顺势攻破了大周的皇宫。

然后,将士们将齐易和他的妖妃一齐压到了温惜昭面前,等着他判决。

温惜昭身着战袍,威风凛凛,俊如冠玉。

他身边的女子是祁颜葵,清冷如莲,模样倾城。

“你身为天子,却枉顾天下苍生,大兴土木只顾与妖妃玩乐,实在是德不配位。”

“半月之后,处以火刑,以慰藉天下百姓。”

温惜昭居高临下,看着他们,声音淡漠,一锤定音。

——火刑。

范灵枝忍不住握了握拳头。

齐易是个蠢货,他竟还对祁颜葵发出深情的呼唤:“葵儿,你怎能和叛国贼在一起……”

齐易三年前就求娶过祁颜葵,只是祁颜葵径直拒绝了他的求婚,并跟着她父亲祁老将军远走边疆,这几年都没有再回北直隶。

闻言,祁颜葵只是冷冷得看了他一眼,就很快收回视线,转而用更冷的眸光斜眼扫向范灵枝。

她的眼眸中充斥着冰冷、不屑、厌恶,仿佛在打量一团垃圾。

范灵枝面不改色,由她看着。

祁颜葵看向温惜昭时,脸色瞬间又变得知书达理:“将军,只是将他们施以火刑吗?会不会太草率了?”

“这么轻易得就让他们死了,如何对得起天下那么多因饥荒寒灾而饿死冻死的百姓?!至少也该凌迟才是!”

闻言,齐易十分颓败得瘫软在地上,浑身颤抖,再说不出一个字。

又要变成凌迟了?

范灵枝抿起嘴,又紧了紧拳头。

祁颜葵轻蔑一笑:“怕了?也是,祸国妖妃,艳名满大周,最终却要落个凌迟处死的下场,实在是可怜。”

她觉得畅快极了,嘴角微挑,锲而不舍得继续向温惜昭建议:“妾身以为,只有凌迟处死,才对得起他们造下的孽。将军以为如何?”

温惜昭的脸色至始至终晦暗不明,他负手而立,眼神在范灵枝身上停留,眸光深深,“火刑,足够了。”

祁颜葵的脸上闪过短暂的尴尬,但很快隐藏了下去。

她乖巧得点了点头:“是,全凭将军做主。”

温惜昭的眸光最终停在了范灵枝紧捏的拳头上,然后,众人就听到他说:“将罪帝和范灵枝压下去。”

由此,范灵枝和齐易被拖了下去。

而在离开主殿那一瞬间,范灵枝终于松开了一直紧捏着的拳头。

她一直在努力靠捏拳保持淡定。

不然她怕自己会兴奋到尖叫。

此时此刻,天蓝云淡,风吹十里。她仰头看向正前方,终于不再压抑自己,在脸上慢慢漾开了一个深深的,无比畅快的笑意。

她在后宫苦熬三年,终于等到这一天。

破国,赴死,然后回家。

——回她自己的家。

十五天,眨眼就过。

眼看很快就能完成任务回家,因此这十五天内,范灵枝的心情极好。

吃饱喝足,然后等死。

顺便听听狱卒说着外头的八卦,说是温惜昭推翻了齐易的荒唐政权后,以于七日前登基称帝,改国号为齐。

祁颜葵则被封为颜妃,成为温惜昭的第一个宫妃。

狱卒们不断絮絮叨叨说着新帝有关的事,她则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其实她穿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还莫名其妙带了个妖妃系统,逼她做妖妃。

起初范灵枝非常抗拒,狗逼系统说什么她就非得听?你是我爸爸?!

——彼时的她正在参加入宫的选秀,系统让她摔倒在从自己身边路过的皇帝怀里勾引皇帝。

当时范灵枝非常天真得无视了它,谁知当是时,她体内竟然瞬间仿佛被一道炽火天雷劈过,从最深处传来的撕裂痛楚让她猝不及防间痛不欲生,竟让她瞬间昏死了过去。

而小皇帝则眼疾手快将她捧在了怀中,系统强硬逼她用这种方式完成了它下达的第一个任务。

若说祁颜葵是清冷美人倾城色,那范灵枝便是祸水倾国,妩媚绝世。

当是时,范灵枝晕在了狗逼皇帝怀里,脸色脆弱,美得触目惊心、我见犹怜。

而亦是皇帝对她的这一捧,捧出了长达三年的妖妃盛宠。

雷炽之刑有多痛苦,范灵枝对这个妖妃系统就有多畏惧。从那之后,这破系统彻底成了她爸爸,它说啥是啥,她只是一只毫无感情的执行机器。

她不是没想过自尽,可系统提示,就算她死了,也只会重新重生到别的宫妃身体里,然后继续刷妖妃系统。

除了遵从,根本没有出路。

幸好,幸好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三年范灵枝忍辱负重终于把妖妃进度条刷到了百分之九十九,只要她跟着齐易一起死,就能完成最后的百分之一,离开这个狗屁不通的世界。

十五日很快过去,眼下这一大早,侍卫便将范灵枝和齐易从大牢内一路压了出去,直通行刑的烈焰台。

烈焰台上,小皇帝被架在了正中间,马上就要被火活活烧死。

前任昏君被处以死刑,现任新帝亲自监刑。

远处的高座上,温惜昭身着绛紫色五爪金龙蟒袍,气势逼人。身侧两道还站着几位温惜昭的心腹,阵仗极大。

此时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天气最是宜人,还真是赴死的好时候。范灵枝抬头看了看天色,非常满意。

只是,她以为她是该和齐易一起被绑上烈焰台的,可竟然没有。

非但没有,她甚至还被安排松了绑,还他娘的让她站在一旁观刑。

范灵枝不解得看向高座上的温惜昭,可温惜昭看都不看她一眼。等巳时一到,温惜昭挥了挥手,很快的,站在他身边的刘公公便扯着嗓子细喊:“时辰到,行刑——”

被绑在烈焰台上的齐易,脸色恐惧成了扭曲的样子,一边朝着范灵枝大喊:“爱妃、爱妃,你、你快来陪孤——”

她倒是想啊!她真的开始生气了,——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去死?!

烈焰台上的大火越来越大,很快就将齐易吞噬殆尽,小皇帝算是死得透透的了。

范灵枝咬紧牙,转头恶狠狠得看向高座上的温惜昭,阻拦她回家的人就是她最大的敌人!

日!他到底想干什么?!

可温惜昭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范灵枝一眼,等齐易领了便当,就径直走了。

倒是站在他身下的这几位心腹们,在经过范灵枝身边时,用一副或讥嘲或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视着她。

这几年的憋屈日子眼看快要结束,可临门一脚却被拦截,范灵枝实在是懒得伪装了,当即对他们冷声大骂:“看你爹呢!没看过美女?!”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小将当即怒了,指着范灵枝鼻子回骂:“你说什么屁话?!你再说一句试试!臭娘——”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后已有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王小将军,宫内规矩多,还请谨言慎行。”

王小将和范灵枝一齐朝着来人看去,便见来者穿着黑色小蟒服,正是温惜昭身侧的大内总管刘公公。

刘公公脸上笑眯眯的,一边朝着他们走来,等走得近了,他先是对王小将行了行礼,这才笑着对范灵枝道:“夫人,咱家奉皇上之命,请您去御书房一趟。”

王小将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范灵枝则皱了皱眉,心里陡然升腾起了不好的预感:“皇上可说了是为何事?”

刘公公一张白净的老脸依旧笑着,脸上的褶子配着胖乎乎的脸颊,就像一颗肉包子。

他说:“君心难测,咱家可不知道。夫人跟咱家走一趟,不就知道了?”

说罢,刘公公便一路引着她朝着御书房而去。

[重启。]

[更新系统中。]

[滴——滴滴——]

瞬时之间,宕机很久的妖妃系统突然又在范灵枝耳边响起了声音。

范灵枝眼前又重新出现了系统画面,只是画面还在闪着雪花,有无数微光快速闪过,闪得她眼睛有点疼。

她忍不住眯了眯眼,忽略心底越来越强烈的不安,强自镇定得跟在刘公公身后。

御书房内熏了龙涎香,并不好闻。

温惜昭正坐在绛紫色伏案之后,提笔写着什么。

刘公公对着温惜昭躬身,轻声道:“皇上,夫人到了。”一边说,一边退隐到了一旁。

范灵枝深呼吸,抬头看着他,拒不行礼。

直到许久,温惜昭终于放下了手中笔,抬头看向她。

他的气势凛冽,眉眼亦正亦邪,是范灵枝完全读不懂的灵魂。

然后,他站起身,一步一步朝她走来,似笑非笑:“多亏了夫人的美人计,才得以让朕如此顺利攻下这江山社稷。”

范灵枝根本不想浪费时间和他客套,面无表情道:“哪里哪里,是皇上您英明神武,与我无瓜。”

温惜昭站得离她极近,才停下脚步。他个头极高,身上是好闻的檀香,混着凛冽的男子气息,尽数将她笼罩。

范灵枝不由得后退一步,完全不想和他捱得这么近。

可她后退一步,他却又逼近一步,让她变得很被动。

——日,他到底想干嘛?!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眼下还是赶紧想法子脱身再说。

范灵枝对他跪了下来,软着嗓子带上了哭腔:“罪妃深知罪孽深重,还请圣上赐我一死,让罪妃早日解脱……”

一边说,还一边深深得对他叩了叩首。

此时此刻,低胸长裙,春色一览无余。

可谁料,她的身体突得被一股大力冲撞到了地上,竟是温惜昭栖身逼上了她!

他将范灵枝紧紧压在身下,还伸手重重捏住她的下巴。

他的双眸泛着可怕的红光,他眯着眼睛,邪肆道:“欲拒还迎,你在勾引朕。”

范灵枝:“?”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