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64794夏七七封向北
继续看书
22164794夏七七封向北海市,全国电竞比赛现场。 结束长达四小时的解说后,夏七七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休息室。 谁知刚推开门,就被一只手扯了进去。 “嘭”的一声,高大坚硬的身躯将她抵在门后。

《22164794夏七七封向北》精彩片段

过分亲昵的距离让夏七七面颊泛红:“那只是正常交流,而且这是我的工作。”


封向北眸光一沉:“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身为VKG电竞战队队长,又是电竞圈屈指可数的大神,他确实有资本。


而夏七七不过是刚登上全国舞台的游戏解说主播。


就是这样有着云泥之别的两个人,却是交往了五年的情侣。


“趁着比赛,我们公开怎么样?”


封向北俯下身,温热的呼吸洒在夏七七肩窝。


她浑身一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察觉她的犹豫,封向北眼底划过抹寒意:“你不是一直想要公开吗?”


夏七七心一顿,涌上股说不清的复杂。


她当然想公开,可也明白两人的相处远不像刚开始从容。


封向北想要的,似乎是她的依附和顺从。


“你刚结束比赛,热度高涨,我不想让你的事业受到影响。”


夏七七解释总算让封向北眼底的阴郁散去几分。


他放开手,捏了下她的脸颊:“离其他男人远点,忙完早点回家。”


说完,封向北开门离去。


听着渐远的脚步声,夏七七紧握的手才缓缓松开。


已经晚上十一点,别墅一片漆黑。


夏七七叹了口气,叮嘱她早点回来的男人自己也没回来。


她放下外套,揉着酸痛的脖子上了楼。


经过书房时,夏七七停下脚步。


里面是封向北的禁地,连她都不允许进去。


同居几年,她始终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犹豫了半晌,夏七七深吸口气后准备推开。


可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封向北从里面走出来。


他冷峻的眉眼噙着丝不满:“怎么现在才回来?”


夏七七尴尬地收回手:“公司开会,所以耽搁了。”


话音刚落,便觉身体被打横抱起,她下意识地搂住封向北的脖子。


进了卧室,封向北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声音低哑:“迟到的惩罚,你别忘了。”


夏七七抵着男人坚硬的胸膛,僵硬开口:“向北,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是封向北。


夏七七呼吸微滞,犹豫了半天才按下接听键。


“你在哪儿?”


冷冽的嗓音让夏七七心一紧,喉咙像被堵了团棉花,难以发声。


“我再问一次,你在哪儿?”


封向北的声音多了丝骇人的愠怒。


夏七七攥紧被角:“在外面……”


话还没说完,本能驱使着她挂断电话。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封向北,还有他偏执的控制欲。


这一切都让他们昔日甜蜜的过往变了质……


手机一遍遍响起,夏七七索性关了机。


次日一早。


一夜未眠的夏七七才平复好心绪,决定回去和封向北好好谈谈。


没想到刚出酒店,昏沉的头袭上股晕眩。


她一个踉跄,直直朝台阶下摔去。


“小心!”


夏七七只觉胳膊被一只手抓住,错愕回头,撞上墨尘琂满是担忧的眼神。


气氛凝了瞬,她站稳后抽出手:“谢谢……”


说话间,夏七七心中忍不住自嘲,为什么总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遇上他。


面对她苍白的脸,墨尘琂眸中掠过丝复杂:“你怎么在这儿?”


明明昨天他已经送她回家了……


夏七七像是被戳中痛处,压抑的无法发声。


最后,她也只是扔下句“抱歉”便转头上了出租车。


望着远去的车子,墨尘琂眉目紧拧。


车上。


夏七七呆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手机突然响起。


她心一顿,低头看去,是夏父。


夏七七收紧了手,缓缓按下接听键:“爸。”


“死丫头,你翅膀硬了是吧,居然不接老子电话!”


尖锐的叱骂刀子般割着她的心。


夏七七忍着眼眶的酸涩,哑声道:“爸,我病了,如果不手术就只能活半年……”


“你要死就死,死之前记得先买份保险,等你死了还能有份赔偿,也对的起我们把你养这么大!”


夏父的声音如同雷在夏七七耳畔炸响,她甚至看到了夏机同情的眼神。


这就是她的家人,哪怕她面临死亡,也要被榨取最后的价值。


回到别墅时,天空又飘起了雨。


夏七七在门口站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进去。


屋子静的像个无形的牢笼,压的她喘不过气。


封向北不在。


夏七七疲倦地回到卧室,巨大的心理压力挤压着她的意识,让她慢慢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天已经黑了。


而封向北坐在她身边,冰雕般的侧脸阴沉的吓人。


夏七七一怔:“向北……”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男人突然扣住她的双手:“你昨天去了哪儿?”


鹰爪般锐利的目光让夏七七心头颤了颤:“酒店。”


“和谁?”封向北凤眸一眯。


质问的语气像针扎着夏七七的喉咙,让她难以开口。


“我一个人……”


“你撒谎!”


沙哑的回答挑起了封向北的怒火,他拿出手机,界面停留在微博


封向北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是封向北。


夏七七呼吸微滞,犹豫了半天才按下接听键。


“你在哪儿?”


冷冽的嗓音让夏七七心一紧,喉咙像被堵了团棉花,难以发声。


“我再问一次,你在哪儿?”


封向北的声音多了丝骇人的愠怒。


夏七七攥紧被角:“在外面……”


话还没说完,本能驱使着她挂断电话。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封向北,还有他偏执的控制欲。


这一切都让他们昔日甜蜜的过往变了质……


手机一遍遍响起,夏七七索性关了机。


次日一早。


一夜未眠的夏七七才平复好心绪,决定回去和封向北好好谈谈。


没想到刚出酒店,昏沉的头袭上股晕眩。


她一个踉跄,直直朝台阶下摔去。


“小心!”


夏七七只觉胳膊被一只手抓住,错愕回头,撞上墨尘琂满是担忧的眼神。


气氛凝了瞬,她站稳后抽出手:“谢谢……”


说话间,夏七七心中忍不住自嘲,为什么总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遇上他。


面对她苍白的脸,墨尘琂眸中掠过丝复杂:“你怎么在这儿?”


明明昨天他已经送她回家了……


夏七七像是被戳中痛处,压抑的无法发声。


最后,她也只是扔下句“抱歉”便转头上了出租车。


望着远去的车子,墨尘琂眉目紧拧。


车上。


夏七七呆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手机突然响起。


她心一顿,低头看去,是夏父。


夏七七收紧了手,缓缓按下接听键:“爸。”


“死丫头,你翅膀硬了是吧,居然不接老子电话!”


尖锐的叱骂刀子般割着她的心。


夏七七忍着眼眶的酸涩,哑声道:“爸,我病了,如果不手术就只能活半年……”


“你要死就死,死之前记得先买份保险,等你死了还能有份赔偿,也对的起我们把你养这么大!”


夏父的声音如同雷在夏七七耳畔炸响,她甚至看到了夏机同情的眼神。


这就是她的家人,哪怕她面临死亡,也要被榨取最后的价值。


回到别墅时,天空又飘起了雨。


夏七七在门口站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进去。


屋子静的像个无形的牢笼,压的她喘不过气。


封向北不在。


夏七七疲倦地回到卧室,巨大的心理压力挤压着她的意识,让她慢慢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天已经黑了。


而封向北坐在她身边,冰雕般的侧脸阴沉的吓人。


夏七七一怔:“向北……”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男人突然扣住她的双手:“你昨天去了哪儿?”


鹰爪般锐利的目光让夏七七心头颤了颤:“酒店。”


“和谁?”封向北凤眸一眯。


质问的语气像针扎着夏七七的喉咙,让她难以开口。


“我一个人……”


“你撒谎!”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