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也想当顶流
继续看书
经过两天的恶补,苏念瑾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了解了情感纠纷类节目的套路了,大概内容也就是两个情侣因为各种各样的矛盾在节目上互相......

《女配也想当顶流》精彩片段

回到家里的苏念瑾花了一上午时间终于把房间收拾好了,把行李安顿好后已经累到躺下就能睡着的地步,但脑子还是十分清醒的状态,于是她整个人窝在了一个粉色的懒人沙发里,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不然还是继续走演艺圈吧,如果当初没有恋爱脑上头的因为傅川放弃当演员,就算凭借她的美貌也能在演艺圈混个一席之地吧,更何况苏念瑾对自己的演技一直都很有自信。

想到这里,苏念瑾突然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她好像.......忘记了和傅氏娱乐解约!

苏念瑾噌地一下从床上猛地坐起,脸上的懊悔表现得明明白白,双手更是放在头顶不停地挠着,隐约间好像还拽下来了几根。一时间,本来光滑柔顺的秀发被她抓得乱七八糟。

苏念瑾啊苏念瑾,你可真是猪脑子,只记得两千万不记得要解约,还一席之地,这下可真是雪藏到底了。

而此时此刻苏念瑾盯着桌上的手机,最后还是叹了叹口气仿佛认命般似的拿了过来,并给傅川打了个电话。

苏念瑾,你又要闹什么?

我告诉你,分手是你自己答应的,少来缠着我。

电话刚拨通,傅川无情的话语就从手机中传出,苏念瑾心中自觉理亏,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傅总,我记得我之前和公司签了五年的合约,如果我现在解约的话,你觉得凭借我们的关系可以善了吗?

傅川听到苏念瑾并不是打算缠着自己而是提出解约,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一股感到被人戏耍的恼怒,在家里时心里的那种不满变得更加明显。

这该死的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招,先是要钱后是解约,还真打算离开我?难道是找到什么下家了?

不对,不可能,苏念瑾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没事就知道缠着我,就这副样子能找到什么下家,除非对方眼瞎。

解约是吗?行,我倒想看看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想明白了后,傅川冷淡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出:你找个时间和林特助聊一下吧。

行,我现在就去。

苏念瑾迅速的回答像是生怕傅川反悔的样子似乎被手机对面的男人嗤笑了一下,随后便是他一如既往冷漠的声音:随便你。电话便被对面挂断了。

而电话这头的苏念瑾对着手机小声逼逼道:傅川这个没风度的男人,整天冷冰冰的,还老挂人电话,也不知道女主喜欢他什么。不过好在我马上就要跟你解约了,终于再也不用跟你这个冷漠的臭男人纠缠了。

想到这儿,苏念瑾心情愉悦地画了一个淡妆,挑了一件红色连衣裙,挎着自己心爱的包包,打了一辆去往傅氏娱乐的车。

傅氏娱乐门口。

苏念瑾望着眼前的高楼,不由得想到两年前在片场时,林特助与自己说的两年时间把她打造成顶流,苏念瑾一只手握紧砸在了另一只手掌上。

早知道就让林特助写在合约上了,没准我现在还能拿一笔违约金。

咳咳,苏小姐,我们不如还是上去会议厅聊吧。

苏念瑾转头就看到林特助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位置,然而被抓包的人脸上也没有一丝不自然的表现,甚至还有点可惜自己想到得太晚了。

空荡的会议厅内此刻静悄悄的,而玻璃墙外的办公室里却有不少人八卦地往这探出脑袋。苏念瑾在和傅川谈恋爱期间是没有参加任何通告的,所以也并不会来公司,而且傅川也不喜欢她来公司。因此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对于苏念锦都是没有印象的,然而现在公司里突然来了一个大美女,还是由林特助亲自接待,这就不由地让人们加以关注了。不过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大美女倒是和这几天傅总身边新来的艺人有五分相似。

会议厅内,苏念瑾和林特助在座位上面面相觑,看上去谁也没有主动打算说些什么的样子。

所以我们现在可聊聊解约的事了吗,林特助?

听到苏念瑾突然地发问,林特助头皮一麻,脑海里回想起刚刚傅总和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许为难地说道。

苏小姐,由于您两年前签约的合同期限是五年,而现在并未到期,总裁那边的意思是不需要您赔偿一个亿的违约金。

话刚一落地,苏念瑾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幅度,心中想着傅川难得做人了。而林特助下一句就紧接着:只要赔偿两千万就好了。您看这

此刻,苏念瑾觉得脑子里仿佛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样。

请问傅川先生真的可以算是个人吗?

出轨在先,给了两千万分手费打发她,现在又要以两千万的解约费再讨回去?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资本家吗?

古人,诚不欺我,呜呜。

咳咳,从生理角度来说,算的。

不管是傅川的资本行为,还是林特助严谨地回答此刻都令苏念瑾感到无话可说,可傅川现在明白的就是要讨回这笔钱,苏念瑾要么就老老实实的等三年后在复出,要么就是老老实实地把钱还回去。

思考了片刻,虽然很不甘心,但也没必要为了两千万而放弃解约,而且那两千万本来也就没在她的计划中,哪怕没有两千万她也是肯定要和傅川分手的。

好,那两千万我会退还给你们傅总,也祝我们各自安好。

从傅氏娱乐出来后,打了车跟司机报了家里的地址。苏念瑾靠在汽车后座的靠背上,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地向后移动着,心里默默想着这也算是难得的宁静。

以前在傅家的时候,为了想做一个合格的未来的傅太太,每天都强迫自己上一些礼仪课之类的富太太技能课,闲的时候还会为了讨好王阿姨而去承包大部分家务活。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再回头看看以前自己做的事,打心底的觉得恋爱脑biss!

家中。

半躺在沙发上苏念瑾双手举着手机,眼神紧紧盯着面前的号码。

这个号码是娱乐圈里人尽皆知的金牌经纪人,同时也是在石油产业赫赫有名的林氏集团的大小姐。

听说这个大小姐为了追一个娱乐圈里的影帝,不顾违背了她父亲让她管理家族产业的安排,自己偷偷的跑去娱乐圈从底层开始做经纪人,还励志要做影帝经纪人。

虽说最后没有做上影帝经纪人吧,但后来在她手上的小明星基本都被她捧红了,现如今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金牌经纪人。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放弃追星的梦想,已经处于半退圈的状态了。

而这位敢于追梦的金牌经纪人,正是苏念瑾从小到大最好的闺蜜林琳。

苏念瑾紧张犹豫了好一会儿,并做好了十足被骂的心理准备,还是选择拨通了这个电话。

喂?

咳咳,琳琳啊,我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念...苏念瑾?

你个死丫头还知道打电话给我,不是说所有人都不理解你,你要为了爱情放弃一切吗?打给我干嘛,怎么?我能理解了?

面对林琳不带掩饰的嘲讽,苏念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确实自己喜欢傅川的时候确实跟脑子缺根筋一样,谁劝都不听,所以她这时也很理解昔日好友的吐槽,张了张嘴,不好意思反驳什么。

说吧,我要听好消息。但是我警告你,现在除了傅川暴毙的消息在我这里被称为好消息,与之相反的你就不用跟我说了,我也懒得听。

电话对面的林琳虽然很高兴这么久不联系的好闺蜜终于打电话过来了,但是想到当初对方为了一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怎么爱她的男人放弃多年的友情,林琳还是端起了架子,想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她明白一下好朋友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糟蹋的。

我和傅川分手了。

什么?真分手了?今天愚人节吗?

随后林琳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带着些许警告道:苏念瑾我告诉你,如果你敢拿这个事情寻我开心的话,朋友真的没得做了!

苏念瑾知道自己前两年确实给身边的人带来了太多不好的回忆,与此同时也更坚定了离开傅川好好生活的念头。

今天不是愚人节,我也不是在开玩笑,我和傅川是真的分手了。

听完这话,林琳那边安静了下来,似乎在消化这个事情,大概过了一分钟,手机那边才悠悠的传来林琳的下一句话。

那坏消息呢?

苏念瑾听终于问道正轨上了,也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讪笑了两声道:就是我跟傅氏娱乐解约了,但我还想继续混演艺圈。

所以一没有经纪公司,二没有资源的我,可以请金牌经纪人林大小姐收留一下吗?

刚说完,林琳直接气笑了,说道:好家伙,你这纯属无事献殷勤了简直。当初我叱咤圈内时喊你给我当艺人,我说什么都给你捧起来,你毅然决然说不,非要为了什么爱情献身。

现在我半退圈了你跟我说你不要爱情了你要事业?苏念瑾你玩我呢?

琳琳,我真的错了,我保证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绝对全听你的,好不好嘛。

吃软不吃硬的林琳对面好友久违的撒娇心里只能默默道一句服了你了,然后继续端着个冷脸,假装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

既然答应下来了,林琳挂掉电话后也开始思考起对于苏念瑾的规划,但由于林琳早就已经是半退圈的状态,手里的艺人早就转出去了,也就是说林琳手里是没什么资源的,而指望苏念瑾本身的资源的话。

林琳思考了三秒钟,最终还是把这个想法哔掉了。但很快她嘴角上扬的微笑彻底暴露了她心中的考量,下一秒她就拨通了久违的电话。

老板,我给你找了个艺人,一年之内我给你捧红,要不要考虑一下什么时候签约?

你带艺人要跟我讲?对面略显深沉的男声从手机里传了过来,语气里带着不耐,仿佛在质疑林琳为什么要打电话过来说废话。

平时是不用,但是如果我这次签的这个人是苏念瑾,之前傅氏娱乐的苏念瑾呢?

林琳说话的语气上扬,嘴角的微笑更是随着谈话的进展而扩大,对于苏念瑾对自己老板的影响力她还是了如指掌的,可以说这通电话不仅仅是为了苏念瑾找资源,更是给自己的这位老板通风报信。

果然电话对面的声音静滞了一会,随后便传来男人深深的一声叹息,语气有些无可奈何道:签约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要什么资源跟杨助理说就行了。

这话刚说完,男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男人停下了手中的笔,他的眼角微微弯起,似笑非笑,语气中透露着恶劣的气息道:不过公司毕竟要挣钱,在此之前先让她参加两个节目。

听到老板熟悉又令人恶寒的语气,林琳知道这下子苏念瑾想起轻松拿到资源怕是不可能了,这人怕是又在憋着什么坏要使了,只能默默的在心中给苏念瑾点上了一根香。

哪两个?林琳还是弱弱的问道。

苏念瑾不是为爱献身的大哲学家嘛,就先去那个最近王导在筹备的情感调解类综艺上去当两期嘉宾吧。

哪怕知道男人现在就是故意利用借资源而给苏念瑾一点教训,但林琳确实也不能怎么样。一点是此人确实权势滔天,起码在A市没有人能管的了他;另一点就是林琳知道他是最不可能于苏念瑾而不顾的人,所以他肯定不会让苏念瑾的事业就此毁掉。

咳咳,那另一个呢?

再说吧,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说,挂了。

随后只留下了电话挂断的嘟嘟声,看着被如此干脆利索挂掉的电话,林琳表示。

什么事啊这都。

而窝在家里十分快活的苏念瑾本人对于林琳这边发生的一切事情一无所知,以至于她接到过两天自己要去一档名为《爱情选择》的情感调解类综艺感到十分困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