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白总后她惊艳全球了
  • 拿下白总后她惊艳全球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恬恬
  • 更新:2022-03-29 15:1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堂哥白御泽
点击阅读
夏颜作为白老爷子一直资助的孤女,在他去世之前,答应嫁给他的孙子白司霆,帮他继承家族财产。她只把这场婚姻当做报恩,她对他有的只是尊敬和畏怯。殊不知,白司霆早已在这些年的资助中爱上了这个干净单纯的女孩。可惜,他以为她喜欢的人是他的对手。由此,两人虽是夫妻,却都陷入彼此试探中,不敢言爱!

《拿下白总后她惊艳全球了》精彩片段

黑白灰的房间里,摆设简洁干净,一丝不苟。

夏颜坐在床边,手足无措地观察周围。

半个月前,启元集团老爷子去世,作为老爷子一直资助的孤女,她答应老爷子最后的请求,嫁给他的孙子白司霆,协助白司霆稳定集团,也保住白司霆的启元集团总裁的身份。

她和白司霆今天领证结婚,没有婚礼,她也不需要婚礼。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个面容冷厉的男人,她就很忐忑,青葱白嫩的手指不自觉地向手心蜷缩,在娇嫩的手心里掐出一道道痕迹。

今晚,她就要再次见到白司霆。

整个白家,可能没人欢迎她的到来,甚至是厌恶。

咔哒!

门把手被转响,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门打开,走进一个穿着黑色西服,面容冷峻的男人。

他就是白司霆,生意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小阎王。

“夏颜。”

白司霆目光从她身上掠过,目光森冷无比,见她衣着朴素,眼底划过一抹不悦。

“老爷子资助给你的钱,应该够你买几件好看的裙子。”

沉醉的声音再次响起,夏颜的心都揪了起来,嘴唇微微掀动,“我……我喜欢这样。”

“呵。”

白司霆眯着眼睛,看着她因为惧怕慌乱变得微微泛白的小脸,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

她穿着一条半旧的棉布碎花裙,白色帆布鞋,笑吟吟地跟老爷子聊天道谢,落落大方,就像夜色中拥有自己的光芒的星辰。

从那以后,他主动承担起资助夏颜的事务,就为了能偶尔见她一面。

不知不觉,她便被他藏在了心底。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以前他对这句话很不屑,直到毫无察觉地爱上夏颜。

他心心念念,希望能够跟她在一起,可白家家大业大,多少人虎视眈眈,他作为商场上雷厉风行的小阎王,不能有软肋。

爷爷去世,却给了他这个机会。

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她并不喜欢他,甚至,心有所属了。

莫大的失望和悲伤笼罩在他身上,可当他见到她的心上人时,更多的,是感到愤怒。

她喜欢的人,竟然是他的死对头,对于老爷子把集团交给他,白家其他人一直不服,甚至暗中搞起了小动作。

夏颜,会不会是那人安排到他身边的呢?

白司霆心情复杂万分,百味陈杂,面对夏颜那张慌乱无措的脸,他越来越觉得愤怒。

“夏颜,嫁给我,你甘心吗?”他微微俯身,俊脸在她面前无限放大,眼神冰冷而厌恶。

夏颜心尖一颤,甘心吗?她说不上来,不过,她对白司霆只有感激和尊敬,甚至是惧怕,没有爱。

嫁给他,只是为了偿还白爷爷的恩情。

她低下头,不敢直接跟他对视。

这一举动,生生地刺痛了白司霆的心。

嫁给他,夏颜心里终究不愿意,甚至还惦记着别的男人。

嫉妒和愤怒从心底油然而生,他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眼底透着冷意,“要不是为了白家财产,你不会嫁给我吧!你这个年纪,应该去追求你的真爱。”

他眼底尽是嘲讽。

夏颜被他阴鸷的模样吓了一跳,与生俱来的恐惧让她身体微微发抖,“不,不是的,我没。”

她只是想要报答白爷爷的恩情,要不是白爷爷,她早就被当初那个黑心的孤儿院卖给人贩子了。

白司霆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只当她是害怕了,慌了,心虚了。

“别撒谎!”他声音压低,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很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想在白家安稳的生活,就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作妖,不然……”

他话没有说完,可冰冷的气息和压抑的氛围,足以让夏颜吓得瑟瑟发抖,慌乱不已。

她不明白,白司霆为什么这么讨厌她,难道是因为他有喜欢的人了吗?那样的话,她也可以把白司霆太太的位置让出来。

见她眼眶红红,白司霆心疼了,可表情依然冰冷可怖,冷冰冰地看着她巴掌大的脸。

夏颜忍不住颤抖,不停摇头否认,“我真的没有,我只想报答白爷爷对我的恩情,白先生,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可以……”

“老爷子的遗嘱上交代了,我只有跟你结婚,拥有法定夫妻关系,才能完全继承他的遗产,夏颜,你不会是想让我主动放弃吧?”

嘲讽的语气让夏颜呼吸一滞。

他怎么能这么想她,她只是想说,她可以跟他假装结婚一段时间,等他彻底稳住集团,她愿意离开,给他和他喜欢的人生活空间。

夏颜想要解释,可对上他嘲讽漠然的眼神,她嗓子眼里干干的,说不出话来。

见她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白司霆嗤笑一声,“果然是不怀好意,我劝你在白家消停点,我会按照爷爷的意思,安排你进公司,做我的助理,希望,你不会让爷爷失望。”

他说完,大步离开,门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夏颜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了,后背上全是冷汗,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白司霆太可怕了,她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紧张,现在还被他误会不怀好意,以后的日子恐怕要难过了。

“哟!成功嫁给我堂哥,成了启元集团的总裁夫人,你这只小麻雀,应该很高兴吧!”

嘲讽不断的话从门口传来,她抬头一看,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五官精致,身材姣好,就是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夏颜整理了一下情绪,尽量平复心底的慌乱,重新看向那个女孩,“请问你是?”

“记得上次你在学校被人欺负时,出面帮你的人吗?我是他妹妹,白思思。”白思思高高在上地抬起下巴,审视着她。

长得……还算可以,小家碧玉,看上去就很小气,上不了台面,这样的人,才好掌控。

察觉到她眼底的不屑,夏颜淡淡一笑,“请问,你有事吗?”

“当然有事!”白思思一手叉腰,慵懒地靠在门边,“我来看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是怎么帮白司霆的。”

“你!”

“你什么你!”白思思高高在上地看着她,“难道不是我哥当初在学校替你解围,还帮你拿到了参加竞赛的门票?装什么装!忘恩负义的东西。”

夏颜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指不停绞着衣角,她知道白家人不欢迎她,但白家小姐说话也太难听了点。

她看向白思思,“白小姐,好歹我也跟白司霆领证了,算是你的堂嫂,这么说话不合适。”

这是白家,她恩人的家,她不能对白家人不礼貌。

这样一想,夏颜脸色才好看一点。

谁知白思思一听她这句话,嗤笑一声,“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还堂嫂,我呸!”

“你这样……”

夏颜就没见过这么没礼貌的人,一下站了起来,眼睛里带着怒火。

要是其他人,她才不会这么好脾气呢。

“你想怎么样?”白思思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可想到她不过是个孤女,还不得白司霆喜欢,底气立马足了。

夏颜比她矮了半个头,加上她的白家人,夏颜此时面对白思思,就莫名矮了几分。

见状,白思思冷笑一声,“小贱人!忘恩负义,亏我大哥还为你解围呢,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把家产都给了白司霆那个野种!”

“你够了!白司霆是你堂哥。”夏颜听她张口闭口的野种,下意识开始护短。

谁知道白思思眼底划过一抹不悦,甩手就是一个耳刮子,抽在她脸上。

夏颜被打得偏了脸,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委屈油然而生。

她凭什么啊!

“是,白先生为我解围,可白家遗产是白爷爷说了算,你与其怪我,不如在梦里跟白爷爷商量。”

她倔强地对上白思思凶狠的眼神,却没有勇气真的还白思思一巴掌。

这里是白家!

她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眶微微泛红。

白思思却冷笑一声,“不如你去死,死了之后跟爷爷商量。”

夏颜没想到她的想法竟然这么恶毒,白爷爷可是她的亲爷爷,为了遗产,连亲爷爷的遗嘱都不放在眼里了?

她从小就是孤儿,一直羡慕那些有亲人的孩子,白思思就是她羡慕的其中之一。

可现在看来,也不是所有有爸爸妈妈和亲人陪伴长大的人,都是善良的。

她后退一步,拉开了她和白思思的距离,“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作没发生,你出去吧。”

“出去?”白思思冷笑一声,在门口招呼一句,几个佣人就冲了进来,一个个的冷着脸,对她非常不满。

夏颜顿时感觉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来,让她浑身发冷。

不用问也知道,白思思今天叫人进来,肯定不怀好意。

见她脸色苍白,白思思两手环抱在胸前,嘲弄地看着她,“来,教教她,白家的规矩,一个孤女,也敢在我白思思面前讲道理!”

白思思眼底划过一抹狠厉,随即后退一步。

几个佣人相视一眼,就团团向夏颜围过去。

夏颜本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只不过对生意极其敏感,白爷爷才想让她嫁给白司霆帮忙,面对几个强壮有力的佣人,她应付不了。

两个佣人用力地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弹。

剩下一个人站在她面前,不自觉地看向白思思,询问下一步要做什么。

白思思幸灾乐祸地看着她,“看我干什么,动手啊!”

啪!一个耳光用力打在夏颜脸上,她感觉耳边嗡嗡作响,整个人都感觉天旋地转,痛得不行。

“放开!”夏颜用力地挣扎着,她只是为了报答白爷爷,不是嫁给白司霆被人羞辱的。

可白思思冷笑一声,“放什么放!我同意了吗?继续。”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打在她脸上。

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很快变得冰凉,从火辣辣的脸颊滑落,不是个滋味。

“放开!放开!”她用力地挣扎着,可两个佣人力气特别大,她一点都挣脱不开。

看白思思得意洋洋,她心里越发觉得屈辱。

她本来……也没想过要争什么。

那个佣人啪啪几耳光打在她脸上,白嫩的皮肤变得绯红,甚至透着红血丝,就好像要流血了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略显凌厉的女生声音响起。

夏颜抬起头,脸都快肿起来了,隐约看到一个跟白思思身形差不多的女生站在门口,满脸怒气。

白思思撇撇嘴,“没看到我在教训人吗?新来的不懂规矩,娇娇姐,你可别放在心上啊!”

夏颜听两人的对话才知道,来的这个女生叫沈娇娇,是白御泽的未婚妻。

看白思思的样子,应该挺忌惮她的。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白思思这才气势汹汹地让佣人出去,她也恶狠狠地瞪了沈娇娇一眼,这才离开。

夏颜垂着头,脸上火辣辣的疼,看来得冰敷一下。

“下次不要这么软弱。”沈娇娇站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狼狈的夏颜,“你就是白司霆的新婚妻子?看起来很糟糕嘛。”

她今天就是为了来看看白司霆的老婆什么样子,没想到就看到夏颜被白思思欺负。

啧啧!真没用。

打量着的目光让夏颜抬不起头来。

很糟糕,的确很糟糕。

她愧对白爷爷的期待,刚刚嫁给白司霆,就被他厌恶,还被白思思冷嘲热讽。

这样下去,她怎么帮到白司霆?

她咬着嘴唇,才发现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应该是刚才被打的。

她苦涩地笑了笑,闷闷地说道:“确实有点糟糕,今天的事情谢谢沈小姐。”

“不用。”沈娇娇不屑地扫了她一眼,反正她也不是真心想帮她。

白司霆,应该是她的!

沈娇娇心底满是不甘,看夏颜懦弱的样子,心里这才舒服了点。

在学校成绩好点又如何?什么都不懂的孤女,就是白家这些人,都能把她吃了。

这样一想,沈娇娇心情好多了。

房间的门被轻轻关上,夏颜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缓缓抬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中苦涩不堪。

她以为大学毕业,她的人生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可这个开始,并不是那么美好。

她出门找了一个冰袋,给自己冰敷了一会,脸上没有火辣辣的疼了,她才觉得舒服点。

安静的房间里,她只能听到自己浅浅的呼吸声。

她看向窗外,白家拥有一个很大的庄园,她就在其中。

第一次来的时候,她还不太懂事,甚至期望自己将来也能住进这样的大庄园里。

现在看来,有什么好。

她自嘲地笑了笑,眼泪倔强地在眼睛里打转。

已经嫁给白司霆了,无论如何,她都要按照白爷爷的意思,帮他在启元集团稳住总裁的身份。

至于其他人……

她有些迷茫,躲开他们?也不知能不能躲得开。

想罢,她安静地躺下,闭上眼睛。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她梦见那个可怕的孤儿院院长要把她卖给人贩子,忽然又变成了白司霆的脸,还有凶神恶煞的白思思,跟白御泽抢走了白司霆的总裁。

白爷爷质问她的,为什么没有帮白司霆。

她猛地睁开眼睛,已经是大天亮了。

夏颜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抹额头,全是冷汗。

“原来都是梦啊!”

她低声喃喃,动作僵硬地走进浴室,热水洒在脸上,痛意直上,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下手也太狠了!

还好白家有规矩,刚刚嫁进白家,三天之内都不能出去,她没事就留在房间里,过了三天,她的脸应该能消肿。

这样想着,夏颜洗漱好,换了一条干净的浅蓝连衣裙,下楼准备吃早餐。

白爷爷去世后,白司霆接管了启元集团,自然接替了白爷爷的位置,坐在了主位上。

白御泽从容地坐在他的旁边,在白御泽另一边,是沈娇娇。

见到夏颜下楼,白思思嗤笑一声,“哟,脸怎么了?过敏了吗?肿得跟猪头一样,我看啊,你这种穷人,是对钱过敏吧!”

对于这个帮白司霆坐稳白家老大的人,白思思没有丝毫善意。

夏颜揪了揪手指,强装镇定,假装什么都没听见,淡定地坐在白司霆的身边。

这,是白家的规矩。

“啧啧!真是艺高人胆大,敢坐在堂哥身边啊。”白思思出言嘲讽。

夏颜本想能避开就避开,没想到白思思一直往她面前凑,还冷嘲热讽。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白思思,“堂妹最近好像很闲啊,听说被学校劝退了?”

这话一出,白思思得意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思思,怎么回事?”白御泽从容的脸上划过一丝裂痕。

“哥,是她们自己找事,我只是小小的教训她们一顿,是辅导员大题小做。”白思思死鸭子嘴硬。

见白思思的注意力都被白御泽拉了过去,夏颜这才松了口气。

她不想跟白家人正面起冲突,也不想就这么受欺负。

夏颜安静地坐在白司霆身边吃早餐,餐桌上只能听见白思思跟白御泽狡辩的声音。

看来白思思最怕的是白御泽。

吃饭时,夏颜的嘴角悄悄上扬,尽量让自己无视身边白司霆散发出的不善的气息。

她怕,又不能说怕。

感受到她的惶恐,白司霆脸色越加难看。

他很可怕吗?每次见到他都战战兢兢的。

见她胃口毒不大好,白司霆心情越发烦躁,喝了咖啡便起身上楼了。

夏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小小地松了口气。

“嘁!不就是图白家的钱吗?给你五百万,你能滚得远远的吗?”白思思逃脱了白御泽的审问,又质问起夏颜。

对上她轻蔑的眼神,夏颜满心无奈,“我只是按照爷爷的交代,嫁给白司霆,并不是……”

哗啦!

一杯热牛奶猝不及防地泼在她脸上,她脸上本来就有伤,被热牛奶一泼,顿时觉得更疼了。

“白思思,你发什么疯!”白御泽冷眼看向白思思,示意她先坐下,随即让佣人给夏颜拿一条干净的毛巾。

夏颜又气又疼,起身说了句抱歉,就匆忙回了房间。

白家其他长辈都在白爷爷葬礼之后出国了,家里就剩下白司霆和白御泽兄妹俩,白思思本来就嚣张惯了,做事都不经思考。

她重新洗澡换衣服,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这才下楼。

早餐已经收拾了,她揉了揉空空如也的肚子,自己去找吃的了。

在冰箱里找了一袋牛奶,一个面包,她就叼着牛奶袋子去了外面的花园。

这里太让人被憋得慌了,她想出去走走。

她草草吃了早餐,坐在花园的小池塘边上喂金鱼,心不在焉的。

“再喂下去,鱼都要撑死了。”白御泽也穿了一身休闲服,两手插兜,温和地站在不远处。

这样平和的笑容,让夏颜心里生出了一点点友好。

可转念一想,白爷爷既然要她嫁给白司霆,为他稳固集团总裁的身份,那眼前的白御泽肯定也不是善茬。

不然,让自家人帮忙不是更好吗?

她向白御泽浅淡一笑,“堂哥。”

“思思做的事情我刚刚都知道了,我代她向你道歉。”白御泽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防备,淡然地走到她身边,“思思脾气不好,我会多多教育她,也请你这个堂嫂多多担待,如果她又欺负人,你就来找我。”

“谢谢。”夏颜点点头,态度比较疏离。

白御泽微微挑眉,对她的态度还有些意外。

初次见面时,她还没有这么冷淡。

嫁给白司霆,心气高了?

他心底生出几分嘲弄,小姑娘家家的,眼光就是不能长远。

白司霆,不过是他二叔跟一个乡下女人生的儿子,根本不配接管启元集团。

他,迟早都要被赶下来。

夏颜,或许是一颗不错的棋子,当初他得偶然发现白司霆对夏颜与众不同,就让人误导了白司霆,让白司霆以为,夏颜喜欢的人是他。

楼上,白司霆把两人的举动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夏颜脸上的笑容,生生刺痛了他的眼睛。

“看什么呢?”沈娇娇凑到窗边,正好看到池塘边的一幕,心中满是冷意。

这么快就说上话了,看来这个夏颜也不简单。

她抿嘴一笑,“看来夏小姐的适应能力很强,这么快就能跟御泽说上话了。”

这话听在白司霆耳中,就像赤裸裸的嘲讽。

他冷着脸,大步走出房间。

夏颜正跟白御泽说着学校的事情,就听到身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的心,不自觉地提到了嗓子眼。

拿下白总后她惊艳全球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