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自欢喜
  • 兀自欢喜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姬珩
  • 更新:2022-09-13 04:50:00
  • 最新章节:兀自欢喜第2章
继续看书
我昏睡了百年之久来修复神魂,一觉醒来却发现我守了千万年的天上地下,都不要我了。人间原本不论城邑大小,都供有我一间庙,如今庙堂还在,只是里头供奉着的神仙换了一位不认识的仙,眉眼与我类同,只是少了我眉间一点红痣,肩上多了小朵精致的红莲。

《兀自欢喜》精彩片段

我昏睡了百年之久来修复神魂,一觉醒来却发现我守了千万年的天上地下,都不要我了。

人间原本不论城邑大小,都供有我一间庙,如今庙堂还在,只是里头供奉着的神仙换了一位不认识的仙,眉眼与我类同,只是少了我眉间一点红痣,肩上多了小朵精致的红莲。

人间从前多传颂我的功绩,如今却成了旁人的信徒。

我从九重天走过,有仙侍见了我一怔,低头唤了句桑榆神女。我顿住,一字一顿地纠正他,我名华阴。从前天上再糊涂的仙侍、再不出世的神仙,也该记得日出之地的华阴上仙,如今一个仙侍却能将我唤成旁人的名字。

我的躯体被人妥善放于冰雪中一百年,却任由寒草快缠到我脸上,我要是还不醒,就要变成它的肥料了。我无端生出许多悲哀,从前我有徒弟精心教习,有好友倾心相待,有亲人敬重如斯,我重伤沉睡之后竟然没有一人记挂我。

我等了好久,没有人来寻我,连我百年前差点结成仙侣的行止君都没有半分消息。这地方太冷,我的神魂太脆弱,灵力聚了又散,孤孤单单地等了又等,总归是熬不住了,拾掇拾掇自己出去寻人了。

我想着,这样多年,想必是他们太忙,我又睡得太久,忘了来看我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仙侣、徒弟、好友、亲人、信徒、爱慕我的人,把对我的情感,都给了名为桑榆的替身,甚至要反过来对我刀戈相向,憎恶我为什么重新出现。

可我那时候不知道啊,兀自欢喜,还想着大家重见了我必定欢喜。

九重天上最好找的是行止君,他的殿宇最东,极尽尊贵。去之前我还对着天河水照了照,我眉间一粒朱砂痣仍然透亮,我满意地点点头。

然而一路上张灯结彩,红绸飘飘,像极了人世间成亲的习俗,我从未见过天上有这样的景象。路上也没几个散游的神仙,等我推开行止君的殿门时,才知道,大半天上的神仙,都在这里了——来见证我百年前订下婚约的仙侣行止帝君同她人的大婚。

天底下原来真有这样荒唐的事情,司仪正笑眯眯地喊着祭拜天地,却一抬头看见我站在了门口,笑意一滞,瞪圆了眼睛,好久才说出一句:「……华阴上仙?」

我连应都懒得应,原来天上是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的。我瞧着拜下去的那一对新人,行止君向来爱穿白色,眼下却换了身红色喜服,万年不变的寒霜脸也像遇到春光一样融化了般,有女与他并立,肩上一朵红莲,我看着十分眼熟,原来仍然是她,我人间庙宇里另塑的神像本人。

殿宇幻术所化,千万桃花瓣纷纷扬扬地吹动着,落在一对新人上,观礼的宾客本都是笑意盈盈的,本就是极好的大婚,倒是我,孤零零地一身白衣站着,十分不合时宜。

有人打翻了酒碗,呆愣愣地重复一遍:「华阴?她不是死了吗?」

行止君立刻转过了身,眉眼尚且还柔和:「华阴?」

我一点点扫过去宾客上的人,要我如何说呢,我的徒弟打翻了酒碗愣神,我的母亲于上首喜悦地观礼。见到我之后,神色都变得不大好看了,甚至怕我对桑榆做些什么,十分警惕地看着我,瞧,他们也并不是记不得我,只是不愿意见我了。

我「啊」一声,应道:「原来你们都还记得我啊。」

我于一百年中修复神魂,过程十分混沌痛苦,千百次要魂飞魄散,没人能知道那一段日子我是怎样熬过来的,我和自己说,别死啊华阴,有人在等你的。梦里也听见有人要我活下来。

可是没有的,一觉醒来,大家的脸面都十分陌生可怖。

他身旁的女子却喊了声:「慢着!」

行止君挡她不住,她拿去遮脸的扇子,精致流苏下面容与我果然有七分相似,眉间少一粒朱砂痣,生得要更娇气一分。她眼眶微红,笑了一声:「原来是你啊。」


行止君握住了她的手,蹙眉安慰道:「桑榆,你不是她。我从前就和你说过,你在我这里是独特的、活生生的。」真动听的情话。

她翘了翘嘴角,却还是慢慢走下了阶梯,走到了我的跟前,一寸寸地打量着我的面容,那目光有如实质般从我脸上刮过,她几乎是带着恨意说道:「若不是你,行止神君、重光上神、长辛一族他们怎么会注意到我,我本来自在地生于桑榆之地,却因为生得像你,被他们困于身侧,我还天真地以为他们喜欢我天真善良,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这副面容像极了你。

「这一百年,就算修为一日千里又怎么样,就算他们已经真的付出真心了又怎么样,这本该就是我应得的,可是你怎么能懂我这份屈辱。梦醒之后,我发现自己不过是替身。」她眼眶含泪,用羽袖遮住了唇。

人间供奉的香火,不可估量的修为,原来在她眼里,不过都是羞辱。

她咬牙,香腮滚泪。我往前一步,还没说话呢,却中了一道术法,脊骨蓦地一弯,疼得我面色发白。我从前的徒弟站了起来,皱眉道:「华阴,你闹够了没有。」他大概也没想到这样浅显的术法还能打中,可是我从那一场大战中能活下来已经是竭尽全力了,神力散得七七八八。

他长得越发开了,已是银鞍白马的风流少年,却将我教习他的术法回击给了我。

桑榆一扬手,在我脸上挥了个巴掌,我被打侧一边,却见她掉了眼泪。

「这一巴掌,解不了我的恨。」

这一巴掌,若是放在一百年前落下来,我华阴都不需要自己动手,我身前身后有无数人要替我挡住。如今这些人都在冷眼旁观。一百年对于神仙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梦,然而我始终不清楚,我何至于落到这种田地。

我没站稳,晃了晃,擦去嘴角的血迹,十分羞辱地落在我的心上。我抬眼看上首的母亲,轻轻唤了声:「阿娘。」

现下我如此受辱,她却一声不吭。等了又等,却听见她温和地瞧着桑榆,说着责备我的话:「本来你归来也是好事,可是今日是桑榆的大婚,你不该这样闹腾。」

可怜我自始至终不过说了一句话,一眼一眼看过去,见到的全然都是横眉冷对的模样。谁能想到百年前的华阴上仙,那样的风光,不过隐退了百年,就被极南之地的一个不知名小仙给替代了。

我问桑榆:「你用着我的脸,占着我身份的便宜,你怎么敢恨我?」

桑榆咬着唇,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似乎想不到我这样羞辱她,扬起了手,就要再打我。

我冷冷瞥她一眼,平静道:「我是华阴。你敢?」

我是昆仑山上最有天资的弟子,出身西洲边最纯净的蓬莱一族,五百岁就历劫当了上仙,人间瘟疫、大旱发生,每每都是我亲历人间解决祸患,人间庙里供奉我乃是天经地义,连我百年前险些身死道消,都是为了天下苍生,谁给她的胆子来打我?

桑榆的手踌躇了一下,连行止君都缄默了。却听见有声音传来:「怎么不敢,师姐消失了一百年,说不准是堕魔了,天上哪还有华阴?」大风带着极寒的灵力刮过,我重伤未愈,神魂不稳,一时间竟然灵台混沌痛苦。我的师弟长辛缓缓走出,一地的桃花都被风吹散。

「天上只识桑榆,再无华阴。」他受不了桑榆受委屈,就要从我身上给她讨回公道来。

长辛一族的法力向来阴寒,我神魂忍受的乃是十二分的痛楚,却还要挺直了脊梁,环视了四周,脸上还残留着疼痛,不过区区一百年,天上只识桑榆,再无华阴。

我忍受百年孤寂、重塑神魂回来,所见不过信徒另奉神明、亲人背离、好友相弃、道侣执手她人。

长辛一双桃花眼却看紧了我,我与他对视久了,却觉得目眩神迷,有什么东西从心里撕裂开,穿破血肉纷涌出来,我痛得站不了,跌落蜷缩在地上,冷汗连连。

「瞧,师姐果真入了魔。」他笑盈盈道。

行止君将桑榆护在身后,我艰难地看向自己的手,果真有黑气一丝一缕地漫出,形容不堪,像极了入魔的情形,我痛得张不开嘴,可我分明知道,我没有入魔,一切不过是长辛作的鬼。可却半个字都辩解不了,因着这九重天,再没有人肯为我华阴说一句话。

我咽下翻涌上来的一口血,平静道:「世上还有华阴,只是华阴和你们,再没有半分关系。」

长辛俯下身,噙着笑说:「师姐话说得太早,如今你这般情形,也该先入了牢、审过再说。不过在此之前,先断了师姐的筋骨,以免横生事端。」

我被术法桎梏得动弹不得,眼睁睁见到他伸出手来,我难得有这样无望的时候,却见到从我身上涌出的黑气里凝出极黑的墨色,此前从我身上散出的黑气像是遇到了恶主般颤颤巍巍地要散去,刹那之间那墨色如同业狱中的火蔓延,一直烧上长辛的手,他脸上的笑意被苦痛给替代。

好像听见一声冷笑。莫名熟悉。下一瞬疾风骤起,灵殿崩塌,漫天的花十分恶劣地被烧尽,业火分化成千万簇分散开来。方才还坐得好好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的众人惊惧起来。

一场九重天盛大的婚礼被业火吹烧毁尽。

我也不知缘故,灵台兀自疼痛,然而身体一轻,我闭上眼,再睁开眼来,已经不在天上,身处在人间的一间……破庙里?我刚从重伤中醒来,受不住这颇多动荡,终于昏睡了过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