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丫头等我来娶你
继续看书
阿瑶很想一个人待会儿,可刘婶不让,房门被保镖硬生生撞开,刘婶冷着脸抽走了她手中捏着的验孕棒,看清结果后,阴阳怪气的扯了扯嘴角,“还要去医院做个B超检查看是不是宫内孕。”

《傻丫头等我来娶你》精彩片段

阿瑶紧咬牙齿,脸上流露出拒绝。

刘婶冷笑,“阿瑶阿瑶,少爷为你起这个名字,不就是希望你一辈子听话任人揉捏吗?”

踏进范家时,她还没个正式的名字,于是,范司骁给她起名阿瑶。

这么多年,她也被叫习惯了,甚至与他水乳交融时听他唤这个名字,会生出说不出的感动,觉得动听至极。

此刻经刘婶提醒,感动瞬间变成了讽刺,刺的她胸口闷痛,就连跟范司骁的温存也变得冰冷起来。

现在,他不但强迫她,更囚禁她。

时间煎熬的前行,她的心脏仿若被丢进寒潭,一天天变冷。

如此两个月后,她出现了剧烈的呕吐反应,刘婶木着脸把验孕棒扔给她,她把自己关在卫浴间,看着两条横杠发呆。

她真的怀孕了。

偏首,望向窗户,范司骁已经把她晾在别墅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里,他连个电话都没打来,她也想尽办法逃离,可重重围困下,根本束手无策。

算算日期,他和章素锦就在这几天要举行婚礼了。

得知他要跟章素锦结婚,还是她回范家老宅时偶然听刘婶和高叔私下议论才知道。

怪不得她回去,佣人们看她的目光都不同以往,大家知道她十八岁搬出老宅跟范司骁同居,都对她高看一眼。

可现在,无不鄙夷唾弃,认定她根本就配不上范司骁,是个活该被抛弃的人。

高叔那时感叹:“阿瑶是个好孩子,可惜了。”

刘婶不以为然,“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又是个哑巴,范家世世代代的豪门,钱多的够填海,你说怎么可能娶她这种一无是处的残疾人?说白了,她现在就是个暖床的,等少爷结婚,她的用处也就只剩生孩子了。”

她站在花园的一角,听着他们的议论,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心头犹如被人打了一记闷棍。

她是最后一个知道他即将结婚的人,她不敢置信,心乱如麻。

她硬着头皮去找范母询问,得到千真万确的答案,同时被恶狠狠羞辱一番。

范母说她是贱泥……不知天高地厚妄想她儿子娶她。

或许是这四年跟他相处的太过美好,她情不自禁生出一丝希翼,梦想他有可能娶她为妻,最终,现实恶狠狠给了她一记大耳光。

梦碎了,心痛了。

眼下她千万个不愿意,还是怀孕了。

双手不自觉去摸平坦的小腹,里面正孕育着一个新生命。

而这个孩子,生下来会叫另一个女人为妈妈。

“阿瑶,验出结果没?开门。”刘婶的声音,在门外硬邦邦的扬起。

阿瑶很想一个人待会儿,可刘婶不让,房门被保镖硬生生撞开,刘婶冷着脸抽走了她手中捏着的验孕棒,看清结果后,阴阳怪气的扯了扯嘴角,“还要去医院做个B超检查看是不是宫内孕。”

阿瑶被监视着收拾好出门去医院,B超显示确实是宫内孕,刘婶风风火火地忙着打电话‘报喜’,阿瑶乘机去了洗手间,从窗口逃跑。

她本该不顾一切地立刻远离这座城市,可半路上却被整条街的豪车吸引,每一辆车上都贴着大红喜字,最前面的林肯房车上缀满鲜艳夺目的玫瑰花,半降的玻璃窗内映出范司骁西装革履的身影。

原来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

鬼使神差的,她跟着车队到了酒店,酒店门口放着巨大的婚纱照,两人甜蜜相依,看起来很般配。

不受控制的,走进了婚礼现场。

有那么一瞬间,阿瑶感觉自己进了皇宫,目光所及皆是荧幕上的大人物,往里看去,高台上,新郎官正在亲吻新娘子,现场的气氛热烈欢快。

“……现在请来宾们举起酒杯,祝福这对新人新婚愉快,白头偕老,真爱永恒!”司仪高亢的声音把喜庆的气氛推到高潮。


阿瑶冲到台下,奋力地张嘴,想要喊出一句不要,可她只发出啊呜的悲鸣。

双手朝着台上的范司骁焦急地打着手势,“我怀孕了,求求你,别跟她结婚,求你……”

她怪异的举止引来周围诸多好奇的视线,人们见她打着哑语,不约而同地判定她是个无足轻重的残疾人。

一个残疾人,怎么配来范家唯一继承人的婚礼现场?

阿瑶被安保人员钳制住,不由分说地往外拖。

眼睁睁看范司骁娶别的女人,明明心口撕心裂肺的痛,可她却根本发不出半个字,只有痛苦的呜咽声,悲怆绵长,淹没在一片祝福语中。

眼泪,倒流进心里,疼到痉挛。

范司骁深沉的目光轻飘飘略过被桎梏的她,俊颜没一丝波动,若无其事淡笑着配合司仪跟新娘互动。

阿瑶的出现,就像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石子被投进大海,连点涟漪都没激起。

酒店外,刘婶已经领着人在等她了,她被塞进了车里,刘婶端坐一旁,气得不停地咒骂,“一个小哑巴,居然想嫁给范家少爷,真是痴心妄想……要不是章小姐上次怀孕有溶血反应自动流产了而你的P型血又跟少爷的相配,否则你连给少爷生孩子都没机会,还有脸跑到婚礼现场,真是够下贱的……”

范家有钱,早就调查过全国的P型血有多少人,结果只有十个,这十个当中,也只有阿瑶跟范司骁年龄差最接近,当然,也更好掌控。

阿瑶听着,情绪渐渐绷不住了,脑海里都是范司骁那个风轻云淡的眼神,好像她就是他踩在脚下的蝼蚁,卑贱的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心口,绞痛的厉害。

回到别墅,她被关在了楼上。

她趴在床上无声地哭泣,从白天哭到黑夜,最后想到哪怕自己哭死,也不会有人来安慰一句,到底止住泪挣扎着坐起来。

这时窗外的天空突然窜起漫天的烟花,烟花是特制的,在空中显出字形,‘我爱你’三个字,在黑幕之下不停地变幻,美的动人心魄。

她站在窗边怔怔看着,止不住去猜想这烂漫的烟花是谁精心布置的。

房门突然打开,刘婶端着托盘走了进来,见她站在窗边仰望天空,轻蔑地哼了声,“少爷的婚房就是前面那栋别墅,这烟花也是少爷特意为少夫人准备的,是不是很羡慕?”

阿瑶身形一颤,不由自主扶住了窗棂。

刘婶冷笑,重重地把吃的放下,“可惜你这条贱命配不上少爷。”

房门再次被锁住,房内重新恢复了安静,耳畔连绵不绝的爆竹声像是魔咒,炸的她脑袋嗡嗡作响,她痛的弯下腰,踉跄着走过去把托盘拂到地上。

眼泪,啪嗒啪嗒落在饭菜上。

难道哑巴就是低贱?

就不能得到公平的对待?

就不配得到幸福?

既如此,他为什么又要占有她,又为什么会对她好,为什么?

夜渐浓,为了不让自己太过绝望,把室内所有的灯都开着。

她睡不着,抱着双膝靠在床尾,毛茸茸的脑袋搁在膝盖上,自虐似的听着窗外的一切动静,想象着范司骁的新婚夜会是什么样的。

他比她大整整12岁,她十八岁时他已经三十,三十岁的他,成熟稳重,气势摄人。

在男女情事上,更是技巧娴熟,十八岁的她,整个人都是生的,紧张的在他身下不停的颤抖。

他当时紧握住她的手,伏在她耳边低声诱哄,“把你交给我,我会保你一世无忧。”

他的眼神很柔,像是漫天星辰落入他眼底,她吃了迷魂药似的,痴痴傻傻地笑着,笨拙又战栗地去吻他的唇。

转眼,他们在一起四年了。

“阿瑶——”正当她恍惚时,记忆深处的声音低唤着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